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独自祈祷
> 【NM】独自祈祷 20
失业一周之后,寐罗成了酒吧的常客。
他认为那里是个很能赚钱的地方。那里不仅有无限潜力可挖也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他做着调酒师的活,偶尔也会唱几支曲子——要是他高兴的话;或者参与一些有趣的小型赌博——轻而易举地赚上几把;并且还能意外地收获一些有利于警察行动的小道消息。他用这一点说服了尼亚同意他在那里做个兼职『卧底』。比起警察,在那里赚钱简直轻而易举。
而后更加出乎寐罗意料的是某天他在那里愉快地对着麦克风大吼时,一个自称能够让他一举成名的音乐制作人找上了他,认为他天生是个当歌手的材料。他没有理会那个人的天花乱坠,但这件事的本身让寐罗心情大好。他回去之后跟尼亚大肆耀了足足三个小时,关于他很可能是个摇滚歌手之类的伟大设想。之后他被尼亚的目光冰冻了一个晚上。
“没门,”尼亚相当不悦地回答,“那样的话你还是老老实实去做警察,我做其他的。”
“喂,你是不是在嫉妒??”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支持让寐罗大为沮丧。
“我不认为那样的职业适合你,”尼亚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回答,“那不过是些娱乐大众的无聊东西——你认为那很有意义吗?好了寐罗,我想你该认真一些找个正经工作。”
尼亚什么都好,就是头脑太死板。
寐罗张着嘴坐在那里,半天没有出声。尼亚什么都好,就是死板得让人愤怒。在尼亚的头脑里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他也是用了很大力气才在尼亚那里占到略微高于工作上风的位置,在他们最初开始交往的阶段尼亚的脑袋里根本没什么在交往的自觉,不但习惯把约会地点订在节省时间的快餐店还经常忘记赴约。在尼亚错过三次约会之后,他给那个男人下了最后通牒——要是再忘记约会的话他们立刻就玩完。并且他很清楚地记得他们第一次的约会完全只是在谈工作而已,看起来像在参加工作汇报。所以现在尼亚这样,他实在不足为怪。
“什么叫做正经工作?”寐罗不高兴地说,“我喜欢做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
“你从来都不想一想你的工作对于其他人而言有什么意义吗?”
“你该庆幸我现在还没有心情当个罪犯。”寐罗没好气地说。
尼亚立刻从报纸里抬头瞪了他一眼。“就算是开玩笑,这样的话也不应该出自你口。”
“你在局里一本正经够了,回来也要继续跟我摆这套吗??”他不耐烦地甩了一句。
“……你想吵架吗?”尼亚皱眉,“今晚怎么了,寐罗?”
“没怎么,”他冷哼一声,起身去洗澡,“我累了。我要睡觉。”
尼亚没有说话。
二十分钟后当他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他看到尼亚仍然坐在那里,只是报纸换成了书本——他不屑地哼了一声,从尼亚身边走过。或许尼亚还有一点不好,就是很没有情调。或者说是在尼亚不想有情调的时候是绝对什么都没有的——那让他相当地被动。尼亚从来不像其他的情侣总是随时随地有着花样百出的念头和冲动,寐罗深刻认识到和一个冷静而理智的男人谈恋爱是一件多么折磨人的事。但毫无办法……见鬼的他为什么偏偏会爱尼亚呢?!
他一头栽到床上,随手拿起床头一本汽车杂志随手翻了翻。他希望能够拥有封面那辆很威风又很帅气的深红色法拉利跑车——那样的车开起来感觉一定棒极了。他全心全意沉浸在车型和报价的热潮当中,直到水杯被放在一旁他才意识到尼亚终于停止了每晚的学习。实在搞不明白一个警察要那么高深的知识理论干什么。他翻身朝旁边挪了挪,和尼亚保持距离。
“还在生气?”尼亚问到。
他默不作声地翻着杂志,直到它被身后的男人抽走。他立刻转身瞪着尼亚,“干吗?!”
尼亚看着他,一副想要跟他论战的架势——但好一会儿过去,那个男人却把杂志塞回到他手里,背对着他躺下去,似乎什么也不想跟他说了。“早点睡吧。”尼亚淡淡地说。
“你管我。”寐罗闷声嘟囔着。“我今晚失眠。”
时间慢吞吞地过去。床上的两个男人谁也没有睡着。寐罗仍然在心不在焉地翻着杂志,一边留神听着那边有可能传来的任何声音。但尼亚虽然醒着却没有半点动静。他越来越烦躁不堪,最后索性坐起来拿起床头的半杯水喝了一口。他边喝边斜过目光看着尼亚,看到尼亚仍然在装睡时忍不住怒火冒出,寐罗立刻装作被呛住喉咙大咳几声,水全都喷到尼亚头上。当他发觉事情似乎比他预想的要严重很多时,寐罗想逃已经来不及了——尼亚猛地睁开眼睛怒气冲冲地看着他,一边抬起手臂动作笨拙地擦掉脸上的水,“你故意的??”
“不小心,”他咳着说,“呃……对不起……”
“你有什么不高兴的话尽管说出来——何必在这里跟我赌气?!”尼亚毫不客气地说,脸色冷得厉害。“好吧,要是你想去当什么引人瞩目的摇滚歌手你尽管去当。我不想成为你成名路上的绊脚石。你可以去做任何你喜欢的工作。调酒师也好,乐队歌手也好,侦探还是卧底都随你便——只要你喜欢。要是你在因为这个而跟我生气,听着,没有必要。”
“你以为天下的人都像你一样整天把他妈的国家社会放在脑袋里——一张口就要跟我大谈道理,你不觉得那很无聊吗?!”寐罗不甘示弱地反唇相讥,“我承认我的思想大概没法跟上你的步伐,但你最好不要用你的思维作为衡量其他人的准则。那很愚蠢。尼亚。因为我辞掉警察的职业又不肯找个体面工作所以你就拿我当作一个改变立场的反社会者??”
“我没说你反社会之类的话,我只是认为你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收起你那套见鬼的说辞吧,我一点都不想听!”寐罗翻身躺下去,气冲冲背对着尼亚。“你当了警察真是可惜——你原本可以成为一个能言善辩道高尚的政客!不是吗?!”
“谢谢你的评价,这就是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看法?”
“你不觉得你那套思想简直他妈的老过时了吗?!”
尼亚忿忿地皱着眉。“它永远也不会过时的。你根本不曾考虑身为一名警察的真正意义——你也不曾认真想过这个职业象征着什么。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警校里都学到了什么?!”
“我学到了那里教育出来的学生多少脑袋有点问题——连我也是!我干吗对一个警察要这么执着呢?就因为他穿着那身制服很好看所以就让我为他着了迷了吗??”
“你要是不想的话,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人可以让你着迷。”
“这个建议不错——明天开始我会在酒吧里找个更让我着迷的。”
然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再开口。
“我知道你辞掉工作是因为我,”尼亚终于再一次出声,“可我不喜欢你现在这样。”
“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够了,”寐罗冷冷说到,“你不要总是把眼光放在我所作的事情是否能造福人类这样的高度上——既然我已经脱离了那个机构,我就无须再对那些事负责。我也受够了那种整天到晚随时待命的日子。虽然和你合作的感觉让我不胜愉快,不过……”
“总之我不希望看到你改变。”尼亚打断他,语气生硬。
“我不是橡皮泥,”寐罗闷声说到,“好了我要睡觉了。”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而这番沉默是长久的——他们再也没有谁开口。当寐罗在暗里想着自己那个看似冲动的举动到底让尼亚产生什么想法时,他有那么一点点懊悔。可能他是太过冲动了点。也可能尼亚误会了什么。但转而想到这个结果迟早会出现,他又觉得坦然。不过,关于什么所谓的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之类的话对他而言没什么实际意义——那些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要是他有精力去考虑那些,他还不如去想想怎么去赚上一笔。
直到他们各自入睡,也没有一个人再说些什么。这个过程持续到转天早上,他在睡梦中模糊地听到尼亚起床的声音,现在他用不着那么早爬起来——所以寐罗有的是时间睡觉。他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直到很长时间过去之后一声沉闷的门响传入他耳中。他很恼火这个早上尼亚居然就这么去上班了——以往尼亚都要来卧室里跟他说句什么或是给他一个亲吻,看来尼亚还在生气。不过他管他的。他也气得不轻。看来他们又要冷战上几天了。
以往他们闹起脾气是很容易和解的。就算他们本身并不想和解,工作之便也会让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和解机会——至少他们还要工作。他们要工作就要不可避免地交流,配合,共事。但现在却不是了。寐罗一整个白天都在沙发里看电影,他的工作时间是下午四点钟到深夜十点钟。差不多可以完全和尼亚错开时差——要是那个男人早些睡觉的话,就完全地错开了。这相对地给了他们各自一些自由空间,现在寐罗正享受着这种所谓的『自由』。
他盯着电视屏幕,关于那个神奇的『忘却治疗』已经设立了专门节目,收视率非常高。他实在是因为无聊才看上一眼的——再说他好歹也要关心一下社会问题。人们用它作为治愈痛苦的方式已经非常普遍,就像感冒了吃个药,划破手指贴个OK绷一样。他们对它的效力深信不疑——有什么好怀疑的?它明明就是有效。并且……它开始逐步晋升为娱乐方式了。
他看到很多年轻的男孩女孩在报名参加某个活动。用了好半天时间寐罗才搞明白他们在准备消除之前的记忆然后重新在那个节目里寻找他们原本的另一半——有人说爱情全凭某种感觉,要是两个人非常相爱的话那种感觉依然强烈,所以他们用这方式来见证真爱和娱乐自己……开什么玩笑。寐罗不屑地撇撇嘴,拿起遥控换了个频道。见鬼的这节目仍然是关于此事的专人采访——关于那些做过治疗的人……呃,没准当中还有杰勒米的影子呢。
过了一阵,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它看也没看地接听,“喂?”
“寐罗,寐罗!是我,吉恩!晚上出来喝两杯吗??”那边的男人神情振奋激动不已。
“哦,好啊,”寐罗漫不经心地答应着,“现在我有的是时间喝酒——怎么了吗?”
“我和克莱尔和好了!”吉恩在那边喜气洋洋地大叫,“上帝啊——上帝啊,寐罗,真是让我不敢相信——那晚我遇到她,在街角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咖啡厅那里,我看到她和她的新男友遇到强盗,那个没用的娘娘腔居然扔下她自己跑了!所以我愤怒地冲上去把那两个强盗狠狠教训一通并送克莱尔回家……她给我留了电话号码,现在我们已经约会了两次!这简直就像在做梦一样寐罗……你没法想象这种感觉有多奇妙,我好像又重新和她恋爱一次……”
“哦太好了,”寐罗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视屏幕,“这次不要再让她把宝贝摔掉了。”
“寐罗!你这个混蛋——好吧,那晚上见,”吉恩快乐异常,“不说了寐罗今天尼亚好像心情不太好……他在瞪我了,我要挂电话了寐罗晚上我们见面再谈拜……”未等吉恩说完,那边已经赫然响起电话线路断掉的声音——显然是被某个脾气不好的男人硬性切断了。
“尼亚这家伙。”寐罗哼了一声,收起手机扔回桌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1.25(15:40)|【NM】独自祈祷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哎呀……M不会就是要用这种方式重新开始吧
From: 傀儡吸血鬼 * 2007.12.15 13:08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