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我和尼亚相遇于一个夏日午后,在哈莱姆河大街旁的河畔公园里。那天是个周末。当时我正坐在长椅上轻松地看着刚才在商店外被一个女孩塞进手里的一份电子产品宣传单。
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总会让人的心情跟着一同好起来。

≫「【MN】夜色已至 01」の全文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7.21(00:49)|【MN】夜色已至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这一周我们都没联系过对方。每个晚上我不是和朋友在一起就是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为了周末再次『赴宴』我甚至推掉了两个约会——我不知道自己干吗要这么在意一个男人的邀请,也许只是因为他很特别。他很特别,不是吗?他特别得让人疑虑。我总觉得他似乎在躲避什么。……但那是什么呢?我不明白。我唯一明白的是这次去用不着带什么红酒了。

≫「【MN】夜色已至 02」の全文を読む
2008.07.21(00:48)|【MN】夜色已至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转天下班后我去买了两只音质清晰的录音笔,回到公寓之后草草吃点东西,然后将门窗全部关紧,开始尝试录音。要是这样能有效果的话,就不必让尼亚只能每个周末听上一点,还可以让他反复听——这不是很好吗?我决定给他做份独一无二只给他听的有声读物。

≫「【MN】夜色已至 03」の全文を読む
2008.07.21(00:47)|【MN】夜色已至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一整天我快乐得让我自己都吃惊。在休息、等红灯和吃午餐的空当,我总是掏出尼亚的那封信反复看个没完——我在心里想象着他趴在书桌上吃力地写信的样子,集中精力,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写下来然后核对是否有误,改正之后再继续写下去,眼睛都要贴到信纸上,比初学写字的一年级生还要费劲,……想到这些我总是觉得又好笑,又酸酸的不是滋味。

≫「【MN】夜色已至 04」の全文を読む
2008.07.21(00:46)|【MN】夜色已至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什么事情都是一旦开始就不会停止了。从那以后,我这种不想再帮他找东西和做什么的行为似乎越来越频繁地出现,我想我的确越来越懒,甚至连录音都没兴致了。毕竟我不能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都用来念东西——难道我不需要去酒吧吗?难道我要跟朋友们告别吗?难道我必须用跟他分享一切代替我的私人自由吗??……无论如何这都非常不可能。

≫「【MN】夜色已至 05」の全文を読む
2008.07.21(00:45)|【MN】夜色已至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我们之间很多东西都改变了。过去他会跟我倾诉他的苦恼,不管什么都从不隐瞒;可是现在他几乎没有什么不隐瞒的——我知道现在他心里比过去痛苦上万倍,可他一个字都不肯跟我说,因为他不想说,那样我就会说他是在毫无意义地抱怨和发牢骚——好吧,我承认,过去我曾经口无遮拦地这么说过,所以他不想再做这种傻事;何况他又有什么必要去跟一个建议他使用盲杖的人抱怨盲杖何其残酷地摧毁和改变了他的一切呢?那不是很可笑吗??

≫「【MN】夜色已至 06」の全文を読む
2008.07.21(00:44)|【MN】夜色已至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起初我们两个多少都有点不自然,尤其是尼亚,要是他在客厅里撞见我,就像不知道该怎么表现才好,脸上的表情又止不住变得尴尬又想要极力掩饰,要是我们碰巧一起坐在餐桌对面用早餐,他也很不习惯,整个过程都要把脑袋扎进面前的盘子里似的。我当然不会很快就厌烦或是灰心丧气,这是个长久的过程,而我充满耐心。我把握着恰当的尺度,不让自己侵入他的生活范围。要是引起他的警觉和反感,我的努力可就全白费了。于是慢慢地,当他意识到我的确只是以一个纯粹室友的身份存在于他身边之后,他似乎才逐渐放松了下来。

≫「【MN】夜色已至 07」の全文を読む
2008.07.21(00:43)|【MN】夜色已至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从那以后我固定了自己跟在尼亚身后的任务,只要他走路去上班,我就保护着他。
有好几次我遇到小偷从他的衣袋里顺手牵羊,我当然不会上前抓个人赃俱获,毫无知觉的尼亚继续向前走,我会稍后点追上或在其他地方逮住那小偷把尼亚的东西抢回来,晚上再带回公寓随便放在什么地方,要是尼亚说起我就告诉他他记错了,他根本没带着之类的。

≫「【MN】夜色已至 08」の全文を読む
2008.07.21(00:42)|【MN】夜色已至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之后我们分别向学校和公司请了年假,一起去欧洲旅游。在他的视力逐渐恶化之前,我想带他去更多地方,即使看不清楚又怎么样呢?他还能倾听、抚摸、感觉和想象,认识这个世界的方式不是仅有观看一种,即使观看是很重要的一种,但那不是全部。不管尼亚和我的感情将要延伸到何时,不管最后我们是分开还是在一起,重要的是我想要尼亚能拥有信心,不会坐在原地哀叹抱怨而是站起身朝前面走。我想帮他。我会带他一起走,至少现在,乃至将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想要带他这么走下去——也许会是一辈子。其实一生的时间并不长,有时候它会很短,短得让人惊讶,让人难以置信,仿佛从年轻到垂暮也不过有一步之遥。

≫「【MN】夜色已至 09」の全文を読む
2008.07.21(00:41)|【MN】夜色已至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我走过去帮他捡起来,放在书桌上。“这次可不是我送来的咖啡惹的祸。”
“嗯,是我不小心,”他匆忙地看了我一眼,“谢谢。”
“干吗总是那么客气——好吧,那吻我一下吧。”我笑着说。

≫「【MN】夜色已至 10」の全文を読む
2008.07.21(00:40)|【MN】夜色已至コメント(3)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