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一百万!”我朝那边吼道,“否则你的儿子就完蛋了!”
然后我摔下话筒,觉得自己简直像个丧心病狂的混蛋。
托米玩着大黄蜂——我买的,一整套变形金刚,花了我一大笔钱——用完全不属于七岁孩子的深不可测的目光看着我,然后慢吞吞地说,“我猜,我们马上就要亡命天涯了。”

≫「【NM】綁架」の全文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1.05.21(21:29)|【MN/NM】中篇コメント(4)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住在我旁边的邻居是个怪胎。
晚上我总是能在我们共同拥有的房顶上看到他。一个人坐在那里,一双手抱着块画板,专心致志却又近似疯狂地涂抹着。当画板在他脚下时,那双看似平静但实则狂野、一眨不眨如镭射般的灰眼睛直直地盯着前面,目光好像能够穿透整个宇宙;但他总是一言不发。

≫「【M中心】心魔」の全文を読む
2010.02.18(22:40)|【MN/NM】中篇コメント(17)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先是衬衫。白色的衬衫。接着是皮带。还有裤子。蓝色哔叽工装裤。再下来是蓝色带沿帽和一左一右两只白手套。等到这些东西纷纷被丢在地板上,对着我的就是赤裸的背部。
梵高画布上一样扭曲而迷幻的银灰色卷发。修长的颈项。

≫「【M中心】血紅的地牢」の全文を読む
2010.01.09(23:45)|【MN/NM】中篇コメント(14)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睡醒时他发现自己趴在沙发上,胸口沉闷,全身燥热,被从窗外投进的午后阳光猛烈地炙晒着身体,埋在沙发垫子里的脸被印出一道道波浪型条纹。他试着动动手臂,一阵酸麻感迅即窜过肩膀滑下脊梁;他仰起头,抬高摇晃模糊的视线,时钟告诉他已是午后四点钟。

≫「【NM】枷鎖囚徒」の全文を読む
2009.10.28(20:48)|【MN/NM】中篇コメント(13)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早餐桌上我妻子一直拒绝跟我说话。她默不作声地用着餐,好像她很专心于这件事似的——但实际上她没什么胃口——面包卷和火腿沙拉一点没动,煎蛋也没动,奶酪和树莓果酱仍然原封不动地放着,她只是喝牛奶。一点点地,像小女孩吸果汁汽水那样抿着牛奶。

≫「【N/M】他需要幫助」の全文を読む
2009.10.17(15:21)|【MN/NM】中篇コメント(9)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快下班之前,尼亚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他身边的同事——寐罗——将棒球帽朝后戴着,趴在桌台上,眼睛直直盯着电脑屏幕,一条手臂压在下巴底下,另一条则无力地伸展着。
我操。他说。真他妈的没劲透了。

≫「【MN】無所顧忌」の全文を読む
2009.10.08(15:43)|【MN/NM】中篇コメント(8)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这是我被关在这个他妈的倒霉鬼地方的第五天。
每天他们给我提供不赖的三餐和住宿,他们给我讲好笑或不好笑的笑话,他们给我笔纸和空无一人的房间,他们乐于满足我的一切要求,唯一交换条件就是我不能从这里出去。

≫「【N/M】亡靈序麯」の全文を読む
2009.10.07(13:56)|【MN/NM】中篇コメント(5)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爸爸,”房间的门被推开一道缝,尼亚从大堆的报表里抬起头,看到马修的半张脸蛋在阴影里若隐若现,“弗吉妮亚小姐说明天要记得带上周末郊游的钱,你会记得的吧?”
“嗯,当然,”他说,“我已经准备好了。明天一早就给你们带上。”

≫「【N/M】发酵」の全文を読む
2009.09.14(23:34)|【MN/NM】中篇コメント(1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每天晚上,尼亚都会放一张唱片,然后全身放松地躺在床上,听到睡着为止。
唱片都是他从玛特那里拿到的,玛特的爱好是跟别人分享唱片,尤其非常热衷于跟尼亚推荐唱片——尼亚是他从小到大的好友,在他的强制性推销下,尼亚这个原本对音乐完全不感冒的人逐渐变成了唱片收集者,他每周要去两三次玛特的唱片店,拿几张唱片回来听。

≫「【NM】頓失鏇律」の全文を読む
2009.02.27(23:34)|【MN/NM】中篇コメント(8)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一滴眼泪飞快地滑下他的脸颊。
仿佛夜间最美的露珠,仿佛夜空最亮的星辰,仿佛夏夜里闪烁在草丛上的轻柔的荧光,仿佛午夜时分从湖畔四周凝聚起的不灭的灵气,——世上所有的最宝贵与纯粹的忧伤。

≫「【N中心】天鵝」の全文を読む
2009.02.22(23:34)|【MN/NM】中篇コメント(5)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尼亚已经在机场里坐了整整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再一次地,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然后将目光投向大厅正前上方的电子钟上——时间正显示着红色的11:53AM,接着尼亚又低头看看时间,仿佛要反复确定是否现在正好是这个时刻才能让他相信。还是11:53。

≫「【N中心】伫立于深渊」の全文を読む
2009.02.21(11:38)|【MN/NM】中篇コメント(4)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我说,寐罗,最近你很清闲吧。」

≫「【MN】寂静尚存」の全文を読む
2009.02.11(20:40)|【MN/NM】中篇コメント(1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要不是那个突如其来的梦,寐罗几乎已经淡忘了尼亚。

≫「【N中心】无名的艺术家」の全文を読む
2009.02.09(18:35)|【MN/NM】中篇コメント(9)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尼亚一直是寐罗最好的朋友。

≫「【N中心】你所不知」の全文を読む
2009.02.06(18:36)|【MN/NM】中篇コメント(19)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要不是警车突然半路抛锚,尼亚是不可能发现那个男人的。假如没有发现那个人,那么后面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由于他们两个在此时此地偶然相遇,引起了之后一系列混乱。

≫「【NM】事髮之後」の全文を読む
2008.07.26(21:55)|【MN/NM】中篇コメント(7)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从前有个国王,他有三个儿子。最大的叫尼克洛斯,已经二十岁;第二个叫托尼,刚满十八岁;最小的叫尼亚,还未成年,只有十六岁。

≫「【MN】狼先生」の全文を読む
2008.07.24(19:14)|【MN/NM】中篇コメント(6)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在那位年轻的伯爵到来之前,格拉齐娅已经焦急地等待已久;打一早她就趴在窗台上,朝可以望得见雕花青铜上爬满了紫藤和椴树枝的大门来回投目光,期盼听到骄傲的马车声,马儿欢快地得得小跑着,车厢里则坐着那位即将带她离开这里迎接美好生活的年轻人。

≫「【NM】背叛者」の全文を読む
2008.07.23(20:00)|【MN/NM】中篇コメント(9)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在尼亚的七岁生日那天,他得到了一个特别的礼物。
生日PARTY结束后,他独自一人来到河边,坐在那里发呆和沉思。事实上他最想要的礼物是一个陪伴——他希望自己能有个兄弟,但看起来没有人能给他这份昂贵的礼物。即使他的父母也没法给他。许多年后他知道自己只是父母『某次意外的获得』,他们压根也没有打算过想要个小孩。他有点怀疑要是自己非常吵闹和顽劣,是否会遭到被父母送人的命运。

≫「【NM】光与暗」の全文を読む
2008.07.21(00:52)|【MN/NM】中篇コメント(8)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一切发生得非常突然。甚至有些出乎意料。即使我总是自觉自己本身并不是个容易大惊小怪的人——可还是被这突发的意外而震惊到了。我感到自己像是落入精神幻觉的小说里,可接下来,我既不知道缘由,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更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

≫「【MN】迷牆」の全文を読む
2008.06.24(16:42)|【MN/NM】中篇コメント(33)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尼亚像往常一样在公寓附近的便利店买东西时发现那里换了张新面孔。
坐在收银台旁边的不再是那个总是笑眯眯的棕发女孩,而是换了个金发男人。
≫「【NM】伴侣」の全文を読む
2007.11.16(13:38)|【MN/NM】中篇コメント(8)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长兄为父。这句话天生是为尼亚说的。
尼亚四岁时得到一个弟弟,代价是失去了他的母亲。当父亲去工作,他就得负起照顾寐罗的责任。每天早上父亲叮嘱他看好寐罗,按时吃饭,不许随便开门和跑出去。他都会一一记在心里并告诉他的父亲他会做得很好,然后看着他的父亲放心地点点头,转身出门。

≫「【NM】没有人孤独」の全文を読む
2007.11.02(07:34)|【MN/NM】中篇コメント(4)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