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jpg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从他坐在吧台旁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在等着。
“我可以跟你说话吗?”那个灰色眼睛的男人终于走过来,跟他说。

≫「【NM】噩梦 01」の全文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6(23:59)|【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到达尼亚的公寓的确没用多久时间。
他跟在尼亚身后进去,当那个男人按亮壁灯,黯淡光线将室内的一切清清楚楚袒露于他面前。而那让他不由得困惑地睁大眼睛,看着面前那间就像童话城堡一样的单身男人公寓。

≫「【NM】噩梦 02」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58)|【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当然,尼亚没有扼死他。
只是在他快要断气时才松了手,冷冷看着他痛苦地大咳。他说不出话,鼻子泛酸得让他胃部抽搐,他想不到那几根看起来修长干净的手指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差点就活活扼死他。可到底是为什么??……他边咳边愤怒地瞪视那个男人,尼亚则无所畏惧地回视着他。

≫「【NM】噩梦 03」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57)|【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他奢望着能够在晚上睡觉时分找到些机会,好让他打个电话或是偷偷溜走之类的。那个神经病患者一直将他折腾到凌晨,当十二点整的钟声敲响,他已经疲惫不堪只想快点睡觉。
他坐在那里,看着那个男人独自旁若无人地搭着纸牌塔。

≫「【NM】噩梦 04」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56)|【NM】惡夢コメント(4)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当他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他睁开眼睛便看到斑驳的天花板上一块又一块不的投影。他颇为费力地喘着气,看着四周。仍然是那个让他窒息的地下室。他独自躺在一张单人床上,而那个男人则在另一张床上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书。他试着动了动,全身都泛出剧痛。
≫「【NM】噩梦 05」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55)|【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接连几个小时他只能倚在床上一动不动。他的脚踝扭伤得相当厉害,连走路都费劲。更别奢望能爬出这个地下室。门被尼亚锁得死死的,毫无半点撬开的可能。他想也别想。何况尼亚是个警察的话就更明白他们会用什么办法撬锁,所以他一点希望都没有。
≫「【NM】噩梦 06」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54)|【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他一定是死了。如果不是,那么他大概快死了。
他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听着尼亚在他身边轻手轻脚走动的声音。当他睁开眼睛,仍然是那番铺天盖地的暗。他差不多被剥夺了所有自由,即使他偶尔能够在这个地下室里走动或是做些什么——但他已经没心情再去做任何事,在一片漆中他总是会被绊倒。

≫「【NM】噩梦 07」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53)|【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他必须要想办法出去。否则他很快就会完蛋。
当寐罗在暗里淌着冷汗喘息时,这个念头异常强烈地震颤着他突突跳动的神经。要是他不想在这里被困上一辈子,他就得做点什么,而不是在这里等死。如果一切就这么下去,那个男人迟早要折磨死他——他会一边口口声声地说着他爱他一边给他施以各种折磨。

≫「【NM】噩梦 08」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52)|【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这场激情让他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很长时间。
他在梦里再一次回到那个已经让他恐惧之极的地方。而梦的一切让他再也没法镇定了。
≫「【NM】噩梦 09」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51)|【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他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尼亚反应无比迟钝。但这是好事,不是吗?他抬脚将那个男人再次狠狠踹下楼梯,听着尼亚跌下去的狼狈声音,他快意而凶狠地勾起嘴角,然后一边擦着嘴角的血一边哆嗦着手指将钥匙插入锁孔——他要自由了。上帝啊。他妈的他要逃出去了!他终于能逃出这个该死的他妈的混蛋地下室。他不会就此罢休的。他一定要把那混蛋宰了。
≫「【NM】噩梦 10」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50)|【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只觉得后脑勺痛得要命。从冰冷的地板上勉强撑起身体,他坐在那里望着一片模糊的四周发呆。当倾斜和旋转着的视线终于慢慢聚焦,他却异常惊恐地发现自己仍然坐在尼亚的卧室里——他抬起粘腻的手掌,上面沾染的暗红液体触目惊心。
≫「【NM】噩梦 11」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49)|【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当他帮尼亚缠上止血绷带看着那个男人终于闭上眼睛昏睡过去,他已经要全身散架了。他坐在那里精疲力竭地收拾了医药箱,看了尼亚一眼,对方苍白失血的脸色让他恐惧。
他在那里坐了几分钟,迅速起身朝楼梯奔过去爬出地下室。

≫「【NM】噩梦 12」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48)|【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他毫不费力地破门而入,直接奔向卧室踩着楼梯冲进地下室。
在他看到尼亚的一瞬间,某些复杂异常的汹涌情绪猛然泛上他的胸口,让他呼吸粗重,眼睛发红。他恶狠狠地瞪着那个男人望过来的茫然目光,深吸口气而后冲过去,二话不说便把尼亚直接从床上拖下来摔在地板上翻身压上去一顿劈头盖脸发泄般的狠揍。

≫「【NM】噩梦 13」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47)|【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尼亚说出那些之后,一切痛苦的神情赫然倦怠下来。
寐罗望着那个男人破碎不堪的眼神,深深懊悔的表情和颤抖着的嘴唇,脸颊上一道道铺陈下来的眼泪让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尼亚没办法忘记过去那些事。尼亚让他被所有人误解是个小偷,他无法辩解便干脆选择离开,让失去道歉机会的尼亚一直活在痛苦的自责和悔恨之中。

≫「【NM】噩梦 14」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46)|【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日子就这样慢慢地延续着。
可寐罗越来越不安了。他发觉他总是想起尼亚,后来差不多是每天都想。当他早上睁开眼睛,第一个跳入他脑海的是那个男人的名字。在他睡着之前,他想的仍然是尼亚如何了。不管他做些什么,还是他在哪里,他总是会想起尼亚——继而他发觉他已经无力摆脱那些。

≫「【NM】噩梦 15」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45)|【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他怎么也睡不着。在床上辗转反侧倍受煎熬。最后他干脆一骨碌坐了起来,抓着乱糟糟的头发对着一片漆的房间发呆。慢慢地,他突然发觉自己竟然想念着那个地下室。
≫「【NM】噩梦 16」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44)|【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仿佛有一记重锤猛地砸入寐罗的头部,让他在一瞬间便记起他所遗失的那些记忆。
格兰菲特先生并未食言。他的确找到了他。寐罗很快便记起了曾经发生的一切。
≫「【NM】噩梦 17」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43)|【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他用尽各种能够想到的方式,花了足足九个月的时间找到尼亚。
他真的非常感激上帝还能让他有机会看到尼亚,而没有因为偏爱尼亚将他弄到天堂里。虽然上帝还是给了他们痛苦作为惩罚的方式——他没法相信,尼亚的精神的确遭到了损伤。他坐在亚利桑那州当地的精神疗养院里,沉默地听着医生告诉他一些关于尼亚病症的情况。

≫「【NM】噩梦 18」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42)|【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他在那间客厅里站立着,等待那个男人下一次打开房门。可时间慢慢过去,阳光消失,夜幕降临,外面响起医护人员送餐的敲门声,尼亚卧室的门仍然紧闭着,更没有丝毫声音。
≫「【NM】噩梦 19」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41)|【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一天的大部分时间,尼亚习惯于在房间里安静地待着。可以一直从早上到晚上,有时候被寐罗强拉出去走上一会儿,通常不会坚持过二十分钟。他和尼亚说话,那个男人常常注意不到,却总是在他沉默着的时候突然问他是否跟他说了什么——即使他不想承认,日复一日过去,寐罗越来越痛苦地发觉到一个事实。那是真的。尼亚的病是真实存在着并且不是像他所一厢情愿的那样出于爱。而是出于自责。无休无止永无止境的自责和自我放弃。
≫「【NM】噩梦 20」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6(23:40)|【NM】惡夢コメント(5)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