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jpg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尼亚一直热爱奔跑的感觉。爱那种必须逼迫自己跑得更快,跑得更远的渴望。强迫自己永无止歇地前行。朝更高处,更远处,更艰深处,不断跋涉过去。坚持不懈,没有退路的。清晨的凉风吹拂过面庞,全身肌肉配合默契地调动起来带动他的身体不停往前。脚下的水泥马路正在坚硬地撞击着他的脚底,太阳尚未越过地平线,他已经跑了整整五公里。
≫「【MN】汇流 01」の全文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3(00:59)|【MN】會流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寐罗回到牢房里,不出所料看到那个男人正在床板上盘膝而坐。他能肯定那个人听到了自己的脚步声,没准也能猜到他是跟着他回来——尽管那人一动不动,似乎根本没有觉察。
≫「【MN】汇流 02」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58)|【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一切都需要适当的时机。无论什么。
而他确定他已经抓住了一个很棒的机会——引起那个男人的注意和兴趣。尼亚默不作声地坐在那里,感觉着对方仿佛带着天生霸道的呼吸,在他三四米远处,另一张床上,存在着。

≫「【MN】汇流 03」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57)|【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你到底犯了什么错误?”
当他们结束掉让人腰酸背痛的体力劳动回去休息,寐罗坐在他的床上跟他说话。自从他服用过他给他的冰毒后,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的确是亲密了点——即使毒品的效力早已过去。即使他也仍然保持着那古怪的睡姿,但他们不再整天不交一语。当然,比起寐罗他还是相当沉默。大多数时候还是寐罗说话更多一些,他就像个不善言谈的性格冷漠的人。

≫「【MN】汇流 04」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56)|【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站在弗兰克面前时,尼亚已经让自己完全恢复平常模样。他坐在弗兰克对面的椅子上,听着那个男人给他布置后面的任务。“寐罗大约十天后离开,”他说,“当然,我们睁只眼闭只眼让他自由地走,现在你那里进行怎样?他是否跟你提起过他的职业?”
≫「【MN】汇流 05」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55)|【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他得鸣金收兵了。尼亚知道再这么钓下去胃口,事情就会适得其反。寐罗自从洗过澡回到牢房后就只给他一个冷冰冰后背,他在心里暗自盘算着待会儿会听到寐罗实话的可能性。当他瞥见狱警从门外巡视而过,尼亚悄悄朝那人做了一个他要出去的手势,对方立刻会意。
≫「【MN】汇流 06」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54)|【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寐罗果然没有食言,带他顺利出了监狱然后直接登上飞往墨西哥的航班。当他跟着寐罗走出机场,尼亚在一片快要让他听不清楚的唧唧喳喳西班牙语里晕头转向。他费力梳理着他那几乎很少用到的语言,在内心里努力熟悉着它。寐罗和同伴之间的交谈全部换成了考验着他听力的语言,尼亚有种小小的被排斥在外的郁闷——继而他被拉上了一辆出租车。
≫「【MN】汇流 07」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53)|【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尼亚在街上走了很长时间,他一直怀疑寐罗在身后跟踪他,所以没有冒失地跑到街边电话亭去打电话给警署。他知道不能掉以轻心——否则尼亚保证自己立刻就会毙命。他去买了一部新的手机,然后到超市选购一番,尽量少在外面用餐,以及减少不必要的外出。
≫「【MN】汇流 08」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52)|【MN】會流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尼亚除了探听到一些关于萨瓦尔毒帮的人有多凶狠残忍以外并没有得到什么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显然,帮内的人口风很紧,从来不会跟外面吐露半点信息。当第三天晚上他躺在房间里想着今晚寐罗是否会出现时,门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
≫「【MN】汇流 09」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51)|【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当尼亚醒过来时他感到头晕目眩,全身上下都在隐隐作痛,让他喘口气都难受得要命。他小心地吸了口气,尽量不牵扯到左胸部位,然后勉强睁开眼睛看着身边围住的几个人。
≫「【MN】汇流 10」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50)|【MN】會流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平稳行驶着的货车里,尼亚半倚在那里偏着头疼痛地喘息着。两个人在前面的驾驶席,其余四个和寐罗还有他在这后面,那几个男人只管自顾自地开玩笑说话,就像他根本不在这里存在似的。寐罗则双腿伸直坐在他身边若无其事地喝着啤酒,车子突然一个颠簸,啤酒罐从寐罗手里掉了下来滚到他胸口上,让他没有准备地被砸到伤处发出一声本能地痛哼。
≫「【MN】汇流 11」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49)|【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杰克。布莱恩。柯特。比尔。托马斯。亚伦。”
寐罗依次给尼亚介绍了那六个人。
他们带着些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尼亚,跟他形式化地打着招呼——欢迎加入,你这杂种。以后你小子有的苦头吃了。他在他们的眼神里读到这样的讯息。
≫「【MN】汇流 12」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48)|【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他实在不想计算,也没有力气去计算。仅仅是为了能躺在现在这个房间里,靠近寐罗的位置,他已经挨了多少拳头昏过去几次。他现在唯一能想的是他什么时候能回那旅馆拿他的行李。他的东西还都在那儿。他得回去一次。要是他能找到一个机会的话。
≫「【MN】汇流 13」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47)|【MN】會流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埃米莉跟他说话。把早餐给他。他们说话。他抓住她的手腕。他询问,她回答。他叹气。她把他的箱子从床底下拖出来——然后他去拿了换洗的衣服,到浴室。
寐罗换了个姿势做好,轻轻抿了一口杯里的酒,然后将屏幕切换到浴室。

≫「【MN】汇流 14」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46)|【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沉默。让人心脏发紧的沉默——那种半开玩笑半是胁迫的伺机等候几乎在这场沉默里被他的错觉酝酿成一种意味深长的期待。他不知道寐罗在等待他的什么回答。或者说他该给出怎样一个回答才能让自己拿满分。在这场从不停止永无懈怠的较量游戏里。
≫「【MN】汇流 15」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45)|【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转天早上,尼亚睁开眼睛便看到视线里有模糊的人影在晃动。他以为那是埃米莉,没有想太多便翻了个身准备再睡那么一会儿。反正他起来也没什么要做的事情,每天早上的跑步被取消了——甚至寐罗不知道他有这个习惯。不过他以后会让他知道的,等他离开这地方。他知道寐罗不会让他一直在这里,尽管他不知道当他完全恢复以后他们将要到哪里去。
≫「【MN】汇流 16」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44)|【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一个多小时的航程加上四个小时的车程。尼亚犯起了晕车的毛病,当他坐在货车后部他就开始忍不住想起上次自己奄奄一息躺在这里的惨状,颠簸起伏的过程让他感到头晕目眩,尼亚尽量坐在角落里,闭着眼睛强迫自己睡着。那个时候货车刚刚行驶了半个小时左右。
≫「【MN】汇流 17」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43)|【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尼亚开始了他在这里的新的一切。
圣玛尔塔西北山麓的庄园。更多的手下和随时补充进来的新手。龙舌兰酒。每个晚上的游戏和白天的训练。暂时稳定的生活。他和寐罗之间关系的暂缓——这只是一个阶段而已。尼亚知道,这个阶段距离他想要得到的还有很长一段路程。他还要小心翼翼继续走下去。

≫「【MN】汇流 18」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42)|【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转眼之间,又是两周的时间过去。尼亚慢慢适应了这种生活,也已经非常熟悉他所带着的那些队员——不管他们的表现出色还是差劲,他能说出他们每一个的特征和习惯,尤其是他们在训练中所表现出来的。他在警校被训练要会记住人,而他在这一点上做得还不差。
≫「【MN】汇流 19」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41)|【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当尼亚回到训练场地,他有些不高兴看到他们当中有人在偷懒。他知道他们都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脱离男孩的阶段没有多久,而人总是有惰性的。当他站在他们周围看着他们,不管他的眼睛朝向哪里,他们都会认真得多。而一旦他走开,有些人就开始偷懒。他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寐罗只会把这归结为他没有严加管教这些不听话的家伙。
≫「【MN】汇流 20」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40)|【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随便。”他淡淡地答了一句。“我对酒一般。”
“嗯哼,是么,”寐罗无所谓地耸耸肩,叼着烟自顾自走到酒架那里,抬起手沿着架子移动几寸便很干脆地拎了一瓶下来,“来这个,墨西哥最棒的龙舌兰——你会喜欢它。”

≫「【MN】汇流 21」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39)|【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罗•萨瓦尔。
他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审视尼亚面无表情的脸孔。显然,尼亚的冷漠让他感到满意。至少寐罗觉得是这样。罗的微笑很少能让人觉察到眼底的深意。大多数时候他只看着罗朝人露出与情绪截然相反的表情。要是他在发火,很可能他在微笑。也可能的确是在暴怒。他的脾气和罗在某种程度上极为相似——而现在,尼亚的加入为他们添了一丝不同味道。

≫「【MN】汇流 22」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38)|【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托尼。去帮我调查一个人——前海军陆战队员。没有真实姓名。我只知道他叫寐罗。身高体重与我相似,金发,齐肩。墨绿眼睛。拜托,一定要调查清楚这个人的一切情况!”
“出意外了吗,尼亚?”

≫「【MN】汇流 23」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37)|【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你尝试过和罗交手吗?”尼亚问到。
“罗?”寐罗一边按着喇叭催促前面的车辆跟上车流一边漫不经心地看了眼时间,而后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烟低头叼了一根,“没有。怎么,你有兴趣?”

≫「【MN】汇流 24」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36)|【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那个男人一直在和对方喋喋不休,试图把事计划得完美周全——当然,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事。要是他知道此刻柜子里躲藏着的两个男人。有些人就是这么失败的。防不胜防。
≫「【MN】汇流 25」の全文を読む
2007.10.13(00:35)|【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