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GN】阳光之下 08> 因為愛II【GN】陽光之下
> 【GN】阳光之下 08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再次见面之后,他们都没再提起那件事。看起来尼亚已经不打算把那列入考虑的范围之内,而杰邦尼也不可能为此而说些什么。他知道一切都该用理智去衡量,此时此刻。而显然尼亚在这方面向来做得很好。所以他们只是像过去那样仍然继续着更加紧迫的工作。 很快他们都有了新的任务。莉多娜成为高田的护卫,而他则负责追踪X KIRA。一切都在以无法预测的速度进行下去,随时都会有新的情况发生,尼亚决定与所谓的二代L见面,情况发展到任何人也无法抽离的针锋麦芒。无人知晓到底谁会赢,但看起来都势在必得。
尼亚偶尔会和他单独相处一会儿,但那样的机会并不多。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外面,并且尼亚需要足够多的单人时间和空间。他不让自己去打扰尼亚,在各个方面都不。
看起来他们之间似乎没有任何存在。即使那些真的发生过。
杰邦尼不想去揣测男孩对于之前那些的心思,何况猜测也只是枉然——现在尼亚根本不会关心那些事情。与KIRA的对决迫在眉睫,其他一切都没有任何被提及的意义。但偶尔,只是偶尔,当杰邦尼回到住所疲惫不堪地倚在沙发上休息神经,他还是会想到尼亚。
这几乎没什么奇怪的。为什么他不想尼亚?对他而言,尼亚是KIRA以外最重要的。而杰邦尼不知道对于尼亚而言,他是不是KIRA以外那个唯一能引起尼亚在意的人。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不论哪个结果都不会太让他吃惊。他早已习惯于接受一切了。
时间在他们的全力以赴中飞快流逝。他和尼亚几乎只用通讯器联系,谈话内容完全只是关于KIRA的问题。但杰邦尼相信一切很快就会过去——他有种坚定的信任感,尼亚会赢。当然那是他们都期待的最终结局,而杰邦尼有有种莫名的确定,在那之后,他和尼亚之间也会随之而有一个……被挑明的结果。或许那不会让他失望。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当他难得看到尼亚,并且经过一番仔细的寻找,能够在对方脸上看到不易察觉的释然,他几乎能确定尼亚是喜欢他的。他可以等待。距离与夜神月约定的见面只有几天时间。他们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迎接最终的结果。KIRA和L之间的。以及……他和尼亚之间的。
他几乎以为就是这样了。
然而他忽略了一个人的存在。或许是因为那个人长久地没有露面,以致于他几乎忘记了对方。但怎么可能呢?他该知道寐罗绝不会停止与尼亚的竞争——寐罗不可能会中途放弃。因此当寐罗的名字再一次冒出来,并且伴随着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消息,一切都改变了。
他们最终在那场斗争中得到了胜利。
尼亚证明了一切,以尼亚所期望的方式。
但事情却已经不是他所希望的那样。
当他们从YB仓库回来回到住所收拾东西准备返程时,尼亚避开了他,用无声的沉默。或者还有男孩苍白的脸颊以及悲伤失落的眼神。他在那一刻再次明白了一些事——或许,他并不能给尼亚所需要的。而尼亚和寐罗之间的关系也绝非那个男孩曾经轻描淡写所说过的。
杰邦尼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过于理想化了。
当晚他们住在酒店里,各自准备着明天的航程。莱斯特和莉多娜回美国,尼亚则决定回英国——只有他还没有决定。在他打过那个电话之后,听了尼亚的回答,杰邦尼有些失落。而此刻他坐在尼亚的房间里,看着男孩在他面前心不在焉地进行着手里的游戏,丝毫没有和他说些什么的表示——杰邦尼感到自己的心脏慢慢沉了下去。毕竟,他不能强迫尼亚什么。
『那么你一定没失去过对手一样的同伴……?』
是的,他没有过那样的同伴。而在此刻,他再一次意识到,那个男孩对于尼亚而言要比他所能想象的更重要。那种重要……是所有人对于尼亚而言都无法企及的么??
漫长的沉寂过后,杰邦尼终于决定要说点什么了。“……尼亚?”
男孩并未用太久来反应,相反地,尼亚几乎是很快就回应了他。“嗯?”
杰邦尼突然从沙发上站起身,在尼亚身边蹲下,伸手拿走男孩手里的魔方。“为什么,”他看着他,放低声音以免引起男孩的不安,“你不去好好睡觉呢?你很累,不是吗?”
尼亚有点惊讶地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不,我不累。”他说。试图夺回他的玩具。
杰邦尼没有把魔方还给他。他轻吸了口气,握住尼亚的手将其放回男孩的身侧,“如果你觉得独自在这里睡觉很困难,或者害怕做什么噩梦的话——我可以留在这里,”他说,边认真地看着尼亚的表情,想要在那上面找到些他渴望得到的反应。“先去洗澡,然后睡觉。”
尼亚想要挣脱他,他却紧紧握着他的手。眼神坚定地看着那男孩。
“杰邦尼,”尼亚的声音有些发紧,“你不觉得……这很无趣吗?”
“到底是什么让你没办法安心呢?”杰邦尼问到,“我不想要看到你在终于结束了这些之后却整夜都睡不着。一个人坐在这里玩上一个晚上的游戏,并且精神糟糕。如果你是因为失去同伴而难过,那种经历很多人都有过,尼亚。你并不是唯一一个,即使你的情况……或许比那些人都要特殊一些。而你应该很清楚,你的伤心对于发生的事根本无济于事。”
尼亚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再次摇头,并伸手在杰邦尼面前摊开。“不止是,”他虚弱地开口,“你知道他不止是我的同伴。可是……为什么我觉得我输了??……杰邦尼,你不明白。你不会明白这种感觉的。寐罗……”他用力吞咽了一下,“寐罗不该得到这种结局。”
“如果你在这里折磨自己能够让他回来,那无所谓,”杰邦尼说,“你已经不是孩子了。你多次跟我强调是这样——可为什么现在你却在这里做傻事??……当然,我知道寐罗不该得到这种结局。事实上你想要说是他赢了,对吧?……但寐罗已经——不在这里了,尼亚。”
尼亚吸了口气,埋头将脸颊贴住膝盖。“我想一个人待会儿,杰邦尼。”
“……好吧,”杰邦尼无话可说,只能让自己识趣点。他将魔方放在男孩仍然摊开的手上,迟疑着,抬手摸了摸男孩柔软的卷发,然后用力揉了一把像是为了鼓励对方才站起身,“我就在隔壁,”他说,“要是你想要叫我就打电话——我随时都在,尼亚。”
“好的。……谢谢你,杰邦尼。”尼亚的声音闷闷地传出来。
然后杰邦尼离开了。
回到房间后,他沉默地关上房门回到床边,坐在那里对着窗外发呆。之前他一直试着在说服自己找个普通的生活,他假装没有尼亚的存在,设想着之后能够找到一个不错的伴侣,一起生活,一起分享充满乐趣的人生,就像那句又笨又可爱的话——爱生活,爱彼此。或许那对于他更实际些。是的,还有什么比实际更重要呢?或者说,『实际』是非理想化的。
比起找一个男孩做陪伴,或许他更该选择一个妻子。
……他能做到吗?杰邦尼有点忧虑地转头看看墙壁,想着男孩在那边仍然独自沉默着,在心里无数遍地想着关于寐罗的事——他感到一丝不是滋味的情绪蔓延上来。要么,他索性和莱斯特他们一道回美国,就此与尼亚分道扬镳。尼亚作为L的继承人,会是个出色侦探。而他终究也只是个普通的FBI警官而已。他们的生活此后实在没什么交集了。
那么。就这样吗?明天他送尼亚上了返回英国的航班,之后就……
杰邦尼坐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再次起身夺门而出。可他停在尼亚的房间前,却又犹豫起来。他站了足足有一分钟,最后杰邦尼缩回了手。要是尼亚已经决定了,他还有什么可能去改变呢??……他并非不知道尼亚的脾气。而尼亚的感情……现在他不能再妄下结论了。
在他刚刚转身的同时,杰邦尼听到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他立刻回头,看到尼亚站在那里用那双仍然情绪复杂的眼睛望着他。“……抱歉,”他不安地说,“我忘记问你是不是想要吃些什么,或者……喝点东西之类的。你晚餐几乎没有吃什么。”
“现在你不是SPK的成员,我也不再是你的长官了,杰邦尼,”男孩低声提醒他,“我很感激之前你一直都在照顾我。我要谢谢你。不过以后……你知道我的意思。”
杰邦尼垂下手臂站在那里。他几乎不知道该把手放在什么地方——上帝啊。他觉得他有很多话要说,可面对尼亚,那个总是轻易能够用一张冷静的脸孔就击败一切情况的男孩,他总是感到无从下手。为什么尼亚总是能这样?甚至不动声色地隐藏起自己内心的真正感情?但话说回来——尼亚真正的感情又是什么呢??……他只知道,尼亚不再是来日本之前那个习惯躺在地板上和他说话的男孩了。他们之间被某些事实割裂,并且似乎无法复合了。
“你会一个人照顾自己吗?”杰邦尼问到。
这句与之前在他离开美国之前那个晚上一模一样的问话让男孩愣了一下。他站在那里,看着杰邦尼的眼神带着种莫名的困惑。“……我想……”他说,但很快被杰邦尼打断了。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能允许我继续跟着你?一起办案什么的?”杰邦尼急匆匆地开口说到,“或许你会觉得和我一起合作是……是不错的事。比如这一次的经历??”
尼亚的声音仿佛消失了。他看着杰邦尼,久久没有回答。
“……好吧,坦白地说,”杰邦尼深吸口气,决定把他想要说的全部说出来。如果尼亚真的很干脆地拒绝他,那就算了。为什么他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呢?如果尼亚希望的话??但尼亚用手势制止了他的话。男孩仅仅是抬起手横在他的面前,示意自己并不想知道。
“你并不明白,”尼亚低声说,“我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了。杰邦尼。这无法解决。”
“因为寐罗?”杰邦尼问到,声音有点绝望了。“我不想知道你是因为太在意他所以才这样地自责和否定自己——尼亚,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寐罗自己选择的。虽然这么说对寐罗很残忍,但他有足够的权力选择不做。那么输的是你和SPK,他也能够抓捕KIRA。可……”
“可他那么选择了!”尼亚大声说到,神情近乎恼怒了,“他那么选择了!在他完全有能力做出相反选择的情况下——即使这样,你也能明白我的感受??……”他说着,声音开始无法控制地带上了杰邦尼不想听到的哽咽——那代表着尼亚对于另一个人的在乎。而他不想承认,尼亚对他从未有过这种看起来敌对而实际上却沉重的感情。他不去想那到底是什么。“回去,杰邦尼,”尼亚用力咬重了声音,“我明天要回英国。因为我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而后不等他回答,男孩退回房间并在他面前关上了房门。
并非很用力,却很坚定。那足以意味着某些……他不想要的结果。
这就是他所得到的。
杰邦尼伸出一手捂住眼睛,拼命压抑住几乎快要涌出的情绪。好久过去,他才重重地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带着模糊的视线和有点呼吸不畅的鼻子转身回到他的房间。
如果尼亚确定想要这样一个结局,或许他只能选择接受。
他又能做什么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8(18:32)|【GN】陽光之下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