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意外
> 【NM】意外 06
寐罗耐心帮尼亚上了药。他看着尼亚轻皱起眉头的表情,带着一丝冷漠而隐忍的味道,那张脸孔在月光下越发显得冰冷。如果线条再柔和一些会更完美呢……他出神地想着,手下不小心用了力气,尼亚的手臂猛地一抖,寐罗听到他轻轻倒吸了口冷气。他以为他会很不高兴地抱怨几句,却意料之外地一片沉默,没有任何声音。
“对不起。”寐罗低声说着,放轻动作。
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着尼亚,他嗅到他身上清淡的味道,有点像薄荷混合着青苹果。尼亚慢慢松缓的表情使寐罗也放松下来,平时很讨厌的一本正经的白色衬衫此刻看起来也顺眼得多。他发觉自己离开尼亚这几天,的确是有点想他。
收拾好医药箱,他转头看着那个仍然坐在那里的男人,“要睡觉吗?时间不早了。”
“寐罗,你在这里有多久了?”尼亚突然问到。
“嗯?……不太清楚,大概四十多天吧。”寐罗含糊其词地答到,心里诧异。
尼亚轻轻地叹了口气。“你去睡吧,我在这里坐一会儿。”
“……怎么,心情不好吗?”寐罗放回医药箱,走到餐桌旁拿过咖啡机去水池那里冲洗着玻璃壶。“我煮点咖啡给你吧,尼亚。我们可以聊聊天。”
“你不睡吗?”
“没什么心情。”寐罗漫不经心地说到,“你自己坐在这里,我怎么安心睡觉。”
“关心我吗?”
“切……少自作多情吧,我不过是想念你这里的顶级咖啡豆罢了。”寐罗擦干净清洗过的器具,朝里面倒进咖啡粉和水,然后按下开关,又转身去洗了两只杯子。
房间里很安静,轻柔的夜风从窗外吹进来,荡起一缕清香。寐罗歪过头望望坐在那里静静沉思的男人,偶然觉得这样的生活其实也不错——或许是他习惯了?当然是指没有那些琐屑烦人的家务和不能出去的郁闷。如果那样的话,和尼亚住在这里也不错。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尼亚的眼睛不能得到医治的话,是不是一直就这么下去?他叹口气,甩掉那令人烦躁的想法,去倒了两杯煮好的咖啡,走到尼亚身边递给他一杯。“小心热。”
“谢谢。”尼亚淡淡地答了一句,接过杯子。
寐罗在他身边坐下来,盯着杯中冒出滚滚热气的褐色液体。“尼亚,你还是生气吧?”
尼亚沉默了好一会儿,低声说到,“我要崩溃了。”
寐罗一愣,继而不安和愧疚慢慢涌了上来。他想不出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尼亚,半天才吞吞吐吐哼了一声,“再等些日子,我想你的病一定会有治的。”
“已经四十几天了。”尼亚叹息,“你知道每一天对我来说有多漫长??你可以闭上眼睛尝试一天失去光明的感觉……我保证你会感到生不如死。”
“……好了,可我也不是故意的。”
“我倒希望你是故意的。”尼亚摸索着把一口未喝的咖啡放到旁边茶几上,“报复性的灾难或许没有突如其来的意外更让人难以忍受。我没办法说出抱怨的话,也无权责骂你。”
“我会一直照顾你到恢复健康啦,白痴。”寐罗不耐烦地堵他一句,“我又不是无赖。”
“……你有时候很可爱。”尼亚微笑,“如果以后能看到你,也是件有趣的事。”
“喂!过分!!……有这样说一个二十五岁大男人可爱的吗??”寐罗愤愤瞪他一眼,虽然尼亚看不到,但是也可以感觉到那个人的怒气。他摸摸下巴,又长出一层薄薄的胡茬。琳达是个女孩子,他可没好意思要她帮自己做这些事。
“要我帮你吗?”寐罗的眼光顺着尼亚的手跟至下巴。
“现在?”
“现在。”

虽然以前也这样做过,但这次的两人却感觉出一丝异样的味道。他们的脸孔挨得很近,尽管不会因为视线而尴尬,却还是有丝颇不自然。尼亚的呼吸有点不稳,寐罗的手指也有些发抖,他盯着尼亚灰色黯淡的眼睛,从那里面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影子,忽然心里一慌。
一道细小的血痕出现在尼亚脸颊上,寐罗懊恼不已。“对不起……”
“嗯。”尼亚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他没办法张嘴骂他,否则只能吃下一大口膏沫。
寐罗迅速完成后面的,然后帮尼亚清洗干净。他用毛巾小心擦了他的下巴,伸手过去轻轻摸了摸那道痕迹,“喂,痛吗?”尼亚的皮肤很光滑——寐罗想着,有点流连不已。
“还好。”尼亚答到,感受着寐罗修长的手指抚摸自己,那种感觉很舒服,也很奇妙。他说不出会产生这种近乎虚幻的感觉,一片暗中只有寐罗温柔的手指。或许是因为四十几天的一片暗中,只有寐罗在自己身边,尼亚对他有点莫名的好感。
在此之前,他从未和谁有过这样近的接触或举动,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他暗自有些沉迷地想着,伸手去抚摸寐罗的脸。那个男人吓了一跳,“喂,你干什么?”
尼亚低声答到,“我摸摸你的样子,别动。”他说完,另一只手也滑上寐罗的脸,一起慢慢抚摸感触着。睫毛很长,鼻梁也很高。嘴唇的形状摸起来似乎很美好……脸颊略微有些瘦削,皮肤的手感却很舒服。“你——应该有张挺帅的脸孔吧,钟楼怪人?”
“切,你这混蛋!”寐罗弯弯唇角,尼亚摸出他在微笑。“不讽刺人心里就不舒服么?!”
“也要看是谁。”尼亚跟着笑笑,“我可没什么心情去讽刺别人。”
“哦?我还要承蒙厚爱了么??”
“你真这么想,倒也不差。”
“我说——你摸够了没有?!”寐罗嘟囔一句,“没完了吗??”
尼亚沉默不语,片刻之后做出一个令他自己都感到费解的举动——他双手捧住寐罗的脸,凑过去吻住了那张柔软的嘴唇。轻轻探出舌头进入他的口中,尼亚品尝到一股浓郁的咖啡香,混杂着一丝巧克力甜味。——没错,寐罗似乎是很喜欢巧克力,身上总有那股味道。
寐罗瞪大眼睛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孔,被尼亚的动作惊住。“……喂……”
尼亚一手环住他的肩膀,一手抬起他的下巴迎合着自己的亲吻。刚刚一直在想那么做。或许暗也未免不是好事,可以给他勇气吻下去——反正他又看不到他是什么表情。分开的一周里总是想着这个陪在身边的男人,没有他的声音,仿佛寂寞许多。
他不知道寐罗是怎么想的,事实上自己的想法也不是非常清楚。他只是想那么做。
好一会儿,尼亚才放开寐罗,低声说到,“我有些累了,寐罗。回卧室吧。”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寐罗僵硬的脑袋终于留回一丝意识,他气急败坏地抓紧尼亚肩膀有些恼怒地问他,“你干吗要……”
“……不知道。”尼亚淡淡答到,“或许是因为寂寞。”
“那你干吗不去找个女人?!”
“没兴趣。”
“你……”寐罗咬牙。
“那只是个吻而已,不代表什么的。——现在我想回卧室,寐罗。”尼亚自己转身朝浴室外走去,寐罗便不得不压下心里的复杂情绪追上去拉住他手臂,带着他回到卧室。
以往躺下后都要再互相嘲讽一会儿的他们这个晚上非常安静,两个人都默不做声地躺在自己该睡的地方,顾自发呆。真的是因为寂寞让他竟这样冲动吗??尼亚有点心烦意乱。正当他东想西想难以入睡的时候,沙发上的寐罗突然开口问到,“喂……你喜欢男人是吗?”
“不。”尼亚本能地接口,并觉得理所当然。
“……那为什么那么做?”
“我说过了,或许是因为寂寞。”沙发上的那个男人没再发出任何声音。很长时间后,他听到寐罗叹了口气。“……别想了,寐罗。睡吧。”
“我没想什么。”寐罗闷声答到,“只是——有点惊讶而已。”

一夜都没怎么睡。尼亚听着耳边滴滴答答的钟表声,抑郁沉闷的气息一点点压迫过来,几乎要让他窒息。——他还要这么忍受多久……还有希望吗??他不想以后一辈子都生活在暗里,那样还不如去死。他为此而怨恨寐罗,却又难以抑制心里的某种冲动。
非常矛盾的感觉。
他想朝他大吼、想要愤怒地责骂他埋怨他想要狠狠揍他一顿,可是另一方面,他也想像刚才所做的那样轻柔地碰触他的嘴唇。大概是因为失去了视觉的关系吧……所以会对触觉产生特殊的依赖。但是刚刚那种亲吻的感觉真的很美好——虽然对方是个陌生的男人,亦因此而更加令他莫名地兴奋,带着点好奇的心理。……天啊,他都在想些什么。
他听到沙发那里传来轻微而均的呼吸,心里隐隐有丝失落。
寐罗是真的无所谓吧??……不过,那样也好。他想。今晚的一切都有点超乎预料。尼亚从未想过会亲吻一个男人,也从不知道亲吻一个男人的感觉竟是这样令人心跳。
寐罗翻了个身,口中模糊地溢出呓语。像个可爱的孩子。尼亚把手指放在唇上,用心回忆着刚刚抚摸寐罗脸颊的感觉——应该是个很帅的男人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11(12:54)|【NM】意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