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死心塌地 07> 因為愛II【NM】死心踏地
> 【NM】死心塌地 07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我说——尼亚啊……”龙崎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寐罗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是跟你说了不出三个月么?”尼亚修长的手指习惯性地纠缠着发丝,一边毫不影响地看着手里大叠资料。“你怎么会问出这种奇怪的问题。”
“对于寐罗在三个月之内会乖乖回来,我毫不置疑。”龙崎连忙撇清立场,“问题是现在的情况实在很要命——呐,就是你手里这份案件,由你和寐罗去才能万无一失。”
“哦,这样吗……”尼亚皱眉思索一会儿,“没关系,我和玛特也没问题!”
“有了问题你负责吗?!”
“当然不。”尼亚耸耸肩,“那只能算失职而已,你要把我当罪犯治理么?”
“少跟我兜圈子,尼亚。”龙崎叹了口气,“明明有办法阻止寐罗离开,你却偏要……”
“那不能保证以后,龙崎。”尼亚放下手里资料,“不希望寐罗死心塌地留在这里吗?”
“我只知道你在等着他死心塌地爱上你而已。”龙崎难得地瞪了尼亚一眼,后者一笑。“啊,你说得没错——因为我非常贪心,所以再给多点时间吧,龙崎。”

两天后,尼亚果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寐罗独自站在街道上,对着面前那幢已经贴上『待租』的公寓发呆,内心滋味杂陈。尼亚真的走了吗?……这个混蛋,居然说走便走。该死。寐罗咽下要涌出口的苦涩,转身低头朝自己的公寓走去。
走前根本都没有一声道别。也未有留下新的地址或是电话。像是要刻意断掉和寐罗的一切联系,做得彻底而迅速,甚至是毫不留情的。明明被拒绝掉的是尼亚,为什么此刻的心情却仿如被拒绝的是自己一般,溢满酸楚的失落,隐隐的疼痛。尼亚……混蛋。
寐罗走进公寓,用力摔上门,把手里装模作样的大堆文件朝沙发里狠狠一扔。他呆立片刻,身体如同被抽掉筋骨般颓然跌坐在地板上。
一切都顺得该死,提升快到都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寐罗终于尝到绝对强势的滋味,并为此曾经得意了相当一段时间。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越来越繁复大量的重复性工作让他味同嚼蜡,即便身边都是仰慕赞叹的目光,且不管那些是真是假,是佩服还是谄媚,寐罗只觉得令人作呕。一切都是如此。这不仅仅是缺乏对手的空虚,而是缺乏某种东西无法弥补的刻骨难受。在那样的地方,寐罗感到自己是一只高速运转的冰冷机器,再无其他。
因为缺少了某些东西。那又是什么。寐罗闭上眼睛,眼前居然浮现出那晚尼亚的凝视。忽而又觉得不是那个夜晚,是何时寐罗也说不清楚,那样专注而认真的凝视,重重叠叠出现于他面前,一瞬间觉得是很多时候,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刻,同样的凝视。
不正常了么??寐罗摸摸自己额头,嘴角浮起一丝讥笑。

寐罗打电话给玛特大约是一周以后。他不否认自己实际上是想要问问尼亚的。然而玛特的回答却很出他意料,是太出意料了,以至寐罗手里的东西全都悉数掉到地上还全然不知。放下电话,他顾不及想太多,便飞快跑出去拦了计程车朝玛特所说的医院疾驰而去。
那个混蛋……也会有失手吗?!受伤了??……笨蛋,白痴,傻瓜!!
一路上寐罗把各种能想象到的贬低词都倾尽所能地痛骂尼亚几百遍,还不觉得解气。他跳下车子,急慌慌地奔进医院,跑错了好几间病房,若不是被玛特及时一把拦住很可能便在下一秒被护士们怒气冲冲轰出医院——哪里有他这样大跑大叫的?好没规矩!
“在休息呢,你现在还是先别打扰的好。”玛特拉住他要闯入病房的身体,死命把寐罗按在长椅上坐下,“不管怎么着,你先给我安静下来!这副样子就算他醒着,你也别想见。”
“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寐罗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低喊到。
“你先给我冷静,白痴!”玛特有些不耐烦了,索性硬拖着寐罗一路到了外面。他停在一片浓密绿荫下,并不急着说什么,先是习惯性地掏出烟叼了根点上,直看得寐罗几欲冒火。终于满足地吐了两口烟,玛特才摸摸头发,说到,“是我不小心,拖了尼亚后腿。”
“你?你做了……什么?!”寐罗惊讶到,“你们搭档吗??”
“不然你还期望是谁?”玛特笑到,“现在你走了,也只落得我和尼亚搭档。不过说实话我的确是不熟悉他那套思维方式和作战手法,好几次意见不一差点误了大事……说起来,我倒也有丝奇怪,平日并不见你们哪里合得来,为什么偏偏每次任务却合作得那么顺手,像一个人似的?我觉得自己可以轻易明白你的想法,大概跟尼亚也差不太多——可根本不是那回事,跟他合作简直要让我吐血,合一次吵一次,远不及和你做得好。我指他,也指我。”
寐罗听得呆了半晌,忽地想起尼亚伤势才有急忙问到,“伤得重吗?”
“腹部中了一枪。”玛特叹气,丢下烟蒂狠狠踩了两脚。“都怪我当时太冲动,一个忍不住就冲了出去——如果是你肯定会在后面掩护我的,可那时尼亚注意力却在另一处,待到发现我有危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收拾,便也冲动地奔出去推了我一把——真他妈的该死的!!那白痴匪徒的枪法准得该死,倘若不是尼亚我现在便要死不瞑目了吧。”
寐罗又是呆了好久,身体忽然有些软绵绵地无力。
“你工作不忙吗?!”玛特奇到,“现在跑出来会被扣掉薪水的吧??”
“……去他妈的薪水,都扣掉也随他!”寐罗恨声到。
“那可不行,之前尼亚说过,『若是寐罗来了让他回去』,他明明白白这么说的。”玛特拍了拍寐罗的肩膀,“我知道你很着急尼亚的伤,不过他现在也没什么大碍,你还是回吧!”
“要他管我!我高兴在这里待着,不行吗?!”寐罗吼到,“这个正白痴!!”
“你骂他还是骂我啊?”玛特失笑,“是我拖累尼亚的,你骂他又作什么?”
“我就是要骂他!他这个天下最笨白痴!!死了才好……混蛋……”寐罗说着,眼圈便有些发红,狠狠咽下喉头的梗塞,他低垂着头盯住草地默不作声。
玛特看了他一会儿,关心问到,“最近还顺利吗?我猜你一定做得不错吧?!”
寐罗模糊不清地哼了一声,根本听不出是些什么。
“还是在那里好好努力吧,寐罗。”玛特朝他点点头,像是鼓励,又像是诚恳的劝慰。“那天和尼亚闲聊,他说起你——‘其实寐罗才算聪明,警官这份工作又有什么好?抛开劳累琐碎不说,处处是危险。虽然寐罗做得出色,但也总是叫我担心,他那个脾气早晚有天要出事,所以他不做才真让我放心——我可见不得寐罗受伤。’尼亚大概是这么说的,那时我们一起出去喝酒,J.R和杰瑞也在场,或许尼亚情绪不太好,说话莫名其妙,我都忘了。”
寐罗死死咬紧嘴唇,觉得尼亚一字一句都直冲自己软肋而来,狠刺出血。“他讽刺我。”他恨声到,“他一直气我辞职的事,我就知道他才不是那么大度的家伙……”
“你说什么,寐罗?”玛特皱眉,“尼亚明明是在担心你好吧?!你搞清楚点。”
“他见不得我受伤、我就见得他受伤了?!”寐罗提高声音,吓到周围几个散步的病人及家属,那些人惶惶然望他们一眼,急忙远远避开两人。“我会是那样的小人吗?!”
“你别这么冲动好不好?这里可不是警署!”玛特双手插进口袋,眼睛不由自主望了望尼亚病房的方向,“不管怎么样,路是你自己选的——现在再说这样的话,又做什么。”
寐罗一怔,神情一时有丝怅然,慢慢染上悔意。“我只是……想要……”
“所以既然选定了,就继续走下去吧。”玛特用力一拍他的肩,“出尔反尔可不好呦!”
刺耳铃声突然响起,是寐罗的。他接起来,那边急急求他回公司。寐罗推脱不掉,只能恨恨叹口气,打道回府。“我会帮你问候尼亚的。”玛特安慰到,“你尽管放心好了。”

下班后,寐罗便又马不停蹄来医院,还未进去病房便听到一阵大吵。
“你开什么玩笑?!现在这样也要去出任务??”玛特的典型怒喊,与自己不相上下。寐罗的手停在门外把手,立在那里默默听着。“你给我好好养伤,我和J.R就可以!”
“你才是开玩笑吧。”尼亚冷静的声音传来,让门外那个男人一阵心悸。“这次要抓的罪犯不简单,你又不是不知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去,另外你们谁还要去与我无关。”
“你不要总是这么专制好不好??”玛特吼到,“当我们这些都是陪衬、全宇宙都围着你转吗?!……你若是去了,挂在那里可没人来救你去医院!!”
“我也没求你们救我,你倒是气什么?”尼亚冷冷说到,“不管怎样,龙崎准我去了。”
“他白痴!!”玛特有些气急败坏,“他凭什么叫你去??又不是没见到你的枪伤……”
“你才白痴好不好?!”尼亚也提高声音,“首先我的伤并不碍事,既然龙崎准我去,那便说明这次任务有多要紧、你以为平常案件他会让受伤的我打前锋去吗?!!”
“那谁来保护你?!你这副样子才会拖人后腿的吧?!!明知道我和J.R又不能及时和你合作得来还要逞强……我们便等着给你收尸好了!!”玛特愤然到。
“那么多谢好意,把我葬个好地方。”尼亚冷哼一声,“现在没事可以走了吧?”
玛特似乎是恨恨叹了口气,声音忽地放低。“尼亚,真的一定要去吗?”
“没有转圜余地。另外我再声明一次,我的伤没那么严重。”
房间里沉默了好久,玛特才勉强应到,“那好吧。我们会尽力协助你,尼亚。”
“……多谢。”尼亚的口气也软下去,“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那不打扰你休息,这两天好好养精蓄锐,总算离任务还有几天时间,多加注意吧。”玛特说着,走到门口拉开房门,看到寐罗立在门外,“呃,寐罗……”
寐罗便朝他点了点头,“我跟尼亚说几句话。你先回去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13(13:53)|【NM】死心踏地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