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死心踏地
> 【NM】死心塌地 10
寐罗心满意足地享受掉晚餐,又心满意足地端着咖啡看电视,此刻只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当然还有个比他更幸福的,不过寐罗不知道而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单纯也是不失种幸福——尼亚望着那个一脸满足的男人坐在沙发上自得其乐,心情大好。
他收拾好餐桌和厨房——没办法,你总不能奢望一个专程过来吃饭的人去打扫,何况那是个连自己房间都懒于去管的懒鬼。当尼亚看到寐罗满脸坦然地坐在乱七八糟的垃圾堆中看电视时不免有种无药可救的感慨,只怕再多这样两个月过去,他会找不到出来的门。
他走到寐罗身后静静站着,寐罗看电视,他看寐罗。各得其所,这倒不错。
精彩的球赛结束,寐罗异常满足地呼了口气,一口喝尽杯中咖啡,然后才感觉到身后的熟悉气息。他本能地转过头,看到尼亚默不作声地立在他身后盯着自己,顿时一阵紧张。可是寐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直直瞪着尼亚发楞。
尼亚刚刚洗过澡,头发有些潮湿地垂下来,没有那样卷曲,柔顺服帖,发稍偶尔滴落下晶莹水珠,顺着平滑而略显苍白的肌肤滚落下来,没入衣服内里。衬衫也有些潮湿,裤子也是,一时寐罗有些诧异他是否擦干净身体就穿上衣服。因为潮湿而使得紧贴住部分身体的衣服勾勒出完美的身形轮廓,裸露的虽然只有颈项和修长手指,却让寐罗一阵呼吸紧窒。
他不安地咽口口水,抬眼望向尼亚的脸孔,看到他灰色细长的眼睛正专注凝视着自己,更觉紧张。几滴水珠沿着尼亚漂亮的脸颊侧面轻轻滑落……啊啊啊啊要滑下来了……
寐罗不由得再次咽口口水,滑动的喉结暴露出内心的慌乱。
尼亚俯下身盯着他,沐浴过后的清香一瞬间围拢过来,让寐罗无法抗拒。他看着尼亚的眼睛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直到可以贴上——不过贴上的似乎不是眼睛——温柔的触觉落到唇上,带着淡淡薄荷味道的东西窜入口中,纠缠着寐罗的舌头轻柔扭绞,极具煽情。
细微的喘息从寐罗口中溢出,他本能地后仰着脖子,却被尼亚突然伸出的手指轻拢住后颈,让他无处逃避,继而手指用力,将寐罗向前压过一些,舌尖便又深入几分。柔软而甜美的感觉让寐罗一阵轻微的麻醉,脑袋里昏昏沉沉,只剩下尼亚认真而深情的凝视。
他坐在沙发上轻轻仰着头,尼亚俯下身略微低下头,他们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温柔亲吻了很久,才恋恋不舍地分开。尼亚的手指从后颈爬上他的脸颊,低声问到,“喜欢吗?”
寐罗的脑袋非常僵硬,做不出任何动作。即使可以做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现在他的脑袋里已经乱成一团。不过尼亚似乎并不真的想听他回答什么,手指钳住寐罗的下巴轻微抬起一些然后再次吻上去,这次不再那么温柔,而是狂热。温热的舌头在他口中翻搅舔吮着,一再深入到他的口中。一丝液体顺着他们的唇角滑下,带着诱惑的味道。
“寐罗,喜欢吗?”尼亚的嗓音低沉而沙哑,带着从未有过的性感,让寐罗不由得一阵酥麻。他半闭着眼睛凝望尼亚,不知不觉开始和尼亚的舌头有力地纠缠,更多的液体顺着嘴角溢出,分不清是谁的,跟随着一起溢出的还有他们轻微而蛊惑的呻吟。
——话说回来,隔在中间的沙发还真是碍事——
寐罗想要摆脱掉那个障碍物的阻隔,而尼亚却似乎并不在意,仿佛只想专心于接吻。他们的双臂互相勾住对方的脖颈,拉紧彼此的距离,直到呼吸喘息混成一团,无法分开。尼亚的嘴唇轻轻滑上他的侧颊,轻吻了一吻,然后辗转到他的鼻尖和眉心,再到眼角,最后落到他的耳廓,轻柔舔吮了一番,在寐罗耳边低声到:“要去洗澡吗,寐罗?”
寐罗梦游般地点头,然后起身朝浴室走过去,身体僵硬。

寐罗洗到一半的时候才突然清醒过来,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他愣愣张着嘴巴回忆刚才发生的一切,顿时面红耳赤——那么煽情的亲吻,还有尼亚那把性感的声音……寐罗只想逃。他迅速洗完擦干身体,然后胡乱套上衣服,准备冲出浴室便夺门而出。
本以为尼亚会堵在门外,或是坐在沙发里等着。可一个人都没有。寐罗有些诧异,忍不住来到卧室——『我我我只是要跟尼亚说一声我必须回去睡觉而已仅此而已……』他拼命给自己找着借口,来到卧室,果然看到尼亚盖好被子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
寐罗松了口气,走至床边,弯腰看着尼亚沉静的睡容,低声说到:“我回去了,尼亚。”
“嗯。”尼亚哼了一声,眼睛都未曾睁开。
寐罗心里不免有丝失落,于是他又重复一遍,“那……我走了。”
尼亚便睁开眼睛一眨不眨凝视着他,让寐罗顿时懊悔不已刚刚那句废话。他慌慌张张地直起身体,“我走了,尼亚,嗯……”手被尼亚一把拉住,用力握紧无法挣脱,寐罗挣扎了一番,终于小声恳求到:“放开我啊,尼亚……我要回去睡觉……”
尼亚忍不住笑了一阵,“真是傻瓜。”他笑着说,“瞧你吓的,我是魔鬼吗?!”
寐罗有些难堪,尼亚这样善意的嘲讽让他有种小题大做的尴尬,“谁吓到了!”他嘴硬,然后习惯性地瞪了尼亚一眼,抽出手去。“我没时间跟你浪费,要回去了!”
“等等、寐罗!”尼亚急忙叫了一声,“我有事跟你说。”
“什么?”寐罗居高临下地望着他,“要说快说。”
尼亚沉吟不语,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寐罗便颇不耐烦地低头去看他,“有什么事……”脖子突然被尼亚伸出的手臂一把抱紧,寐罗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嘴唇已经再次被用力堵住。他惊惶失措地想要挣开,徒劳一番终于作罢。尼亚手臂滑上他的背部朝自己怀里紧压过来,然后用力扳住猛地一个漂亮反身,把天旋地转的寐罗压在身下。
快得晃眼。寐罗还未清楚发生什么,已经在尼亚下了。“喂!……”他叫了一声,便又被狠狠堵回后面的话,尼亚突然变得疯狂有力,压住寐罗一阵掠夺般的狂热亲吻,几乎要让寐罗窒息掉。刚刚洗过澡还未散去的热气笼罩了两人,汗水和湿气混到一起,愈加燥热。
尼亚拉下寐罗衣服的拉链,手指迅速探入进去抚摸上他的皮肤,柔韧光滑的触觉让两人不约而同头脑发热,他低头吻上寐罗的胸,舌尖游移,牙齿轻咬,双手顺着他的腰腹滑下,探进牛仔裤,然后拉开裤子拉链,在寐罗的惊叫声中一手覆盖住他的欲望。
一阵陌生而汹涌的快感瞬间淹没掉寐罗的理智,尼亚的舌尖和手指在他身体上燃起一簇簇灼热的火焰,四处蔓延开,让寐罗整个身体都焚烧起来。他连连惊喘着,在尼亚恶意的逗弄下不能自已。手不受控制地发着抖解开尼亚衬衫的衣扣,然后一把扯掉。
最开始还是很激情的。不过当寐罗发觉尼亚的企图很可能造成自己爬也爬不起来以后,顿时想要弃床而逃。无奈被那个男人死死压着无法动弹——一时寐罗很是恼羞成怒咬牙切齿——怪不得在警校时尼亚就非常专心于擒拿术的学习,并且他们总会在二人训练时分到同一组,那个混蛋根本在那时候就是有企图的,但是现在——啊啊啊啊已经不行了……
寐罗像过去那样认输投降地闭上眼睛,尼亚却没有像过去那样自他身上爬起,走到一边去擦擦汗或是喝水,如果他现在有这个想法寐罗会感觉到上帝的存在。不过上帝都已经失职那么久、似乎也不在乎再多失那么一晚,于是寐罗便非常可悲地因为上帝长久以来的失职而在这个该死的混帐夜晚失身了——真是可悲啊啊啊啊痛!!!……寐罗杀人般地尖叫起来。
那一个要命的瞬间,寐罗有种把身上这个男人狠狠咬死的强烈想法。可是尼亚根本不给他那样的机会,寐罗只剩得半张着嘴巴忙于急促地喘息和呻吟,然后慢慢沦陷下去。
从疯狂迷乱的高潮中跌落下来,两个男人喘成一团,有力的手臂仍然抱紧彼此。寐罗的脑袋空白了许久,才渐渐恢复过来意识。他也不清楚事情怎么会发生到这个地步,但刚才自己一直在叫着尼亚的名字是没错……他抬眼看着尼亚,对方也正看着自己。
他们互相对视一会儿,仍然喘息着,表情各异。
“喜欢吗,寐罗?”尼亚的嘴唇在他脖颈间来回游移轻舔,刺激着寐罗一波波脉动的神经,直到他无法抑制地呻吟出声,“……喂喂……别戏弄我了,尼亚!……”
“那么喜欢我吗,寐罗?”尼亚在他肩膀上成功留下一块痕迹,并吻了吻。
“才……才怪!你这个混蛋给我滚下去!!”声嘶力竭,血泪控诉。“滚!!!————”
倍受打击。尼亚一腔柔情在寐罗恨他入骨的无敌恨意中消失殆尽。
——寐罗,你终于把我惹怒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13(13:50)|【NM】死心踏地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