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纯属巧合 04> 因為愛II【NM】純屬巧合
> 【NM】纯属巧合 04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尼亚跟着寐罗回到他的公寓。很简单的单身男人公寓,不很干净但也没有乱成一团糟,有些烟草和巧克力混杂的味道,没有香水味和脂粉气。这让尼亚有点些微的惊讶,他以为寐罗这样的男人一定有几个纠缠不清的女伴。看起来情况却不是这样……
『我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尼亚用力地甩了甩头,把那些突然冒出的乱七八糟想法通通从头脑里驱出去。为自己的如此多虑而感到不可思议。
“先去洗个澡再睡。”寐罗踢掉鞋子,摇摇晃晃地走到浴室里调好热水器的水温。“洗澡以后我帮你上点药,大概身上挂彩了吧?我看到你的衬衫上有血迹。”
“……不是很严重。多谢了。”尼亚觉得自己也很需要泡个热水澡来缓解一下浑身的酸痛。他站在浴室外面,看着寐罗在那里细心地调水温,忽然很想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笑。那种从内心自然涌出的温暖几乎挡也挡不住。尼亚很少有这种心情。
“好了,进来吧。”寐罗直起身,看到尼亚倚在门上笑着看他——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的确是在微笑,那微微上扬的唇角和弯起的眼睛绝不是哭的表情。
“你——你怎么了?”寐罗结结巴巴地开口,忍不住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是否扣错了纽扣或者没有拉好拉链,他认真检查了一番,确认一切正常。“你笑什么??”
直到寐罗问出口,尼亚才发觉自己的失常。他愣了愣,连连摇头。“不,没什么……”他有些诧异自己的行为,于是掩饰般地走进浴室。“我是不是可以洗澡了?”
“……哦,当然。”寐罗给他指了指毛巾和洗浴用品的位置,然后走出去顺手关好门。

尼亚一直泡到骨头都要酥掉才出来。他裹着浴巾走到卧室,看到寐罗正研究着医药箱里的瓶瓶罐罐。听到动静,寐罗立刻回过头,看到尼亚站在那里的时候仿佛呆住了。
尼亚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像寐罗刚才做的那样,他低头检查了一遍自己是否有疏漏的地方——当然没有。于是他抬起眼睛有些茫然地看着寐罗,对方已经恢复了正常表情。
“洗的舒服吗?”寐罗挑出两个瓶子,随口问道,“大概没你的浴缸享受吧。”
“还好,对我来说差不多。”尼亚走到床边坐下来,低头看着蹲在那里的男人。
寐罗朝床的位置斜了斜眼睛。“躺好,我帮你上药。”
尼亚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顺从地躺了上去。
寐罗用药棉沾着药水小心翼翼地涂抹在淤青和伤口上,手指碰到胸口皮肤的时候都会引起尼亚一阵轻微的颤栗,搞得两个人都有些紧张兮兮。
“喂,弄疼你了吗??疼的话说一声啊。”他盯着尼亚半睁的灰色眼睛,忍不住说到。
“……没关系。”尼亚有些困倦了,眼皮沉重得无法张开。
“等一下再睡!”寐罗连忙摇摇他的肩膀,“背后还有没有伤??”
“不用了,不用了。”尼亚嘟囔着闭上眼睛,“背后也上药你让我怎么睡啊。”
寐罗一愣,继而失笑。“也是,除非你侧身或者干脆坐着睡好了。”他收拾了医药箱,再转回头,尼亚已经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他抱了被子过来给他盖好,然后爬上另一边床。

尼亚是被脖颈间的热气弄醒的。他睁开眼睛,被鼻尖前的满头金发吓了一跳。
寐罗挤在他胸前,身体紧紧靠着他,甚至和他盖着一床被子……尼亚皱皱眉,不相信这个男人家里没有多余的被子。他向后看了看,看到床边上的一点被角——其余大部分都在地板上。看来寐罗睡觉时有爱踢被的毛病。他不禁哑然失笑。
看着眼前那个睡得一脸幸福的家伙,表情天真得像个孩子,尼亚忍不住有种想要吻吻他的额头的想法。他想其实寐罗还是个不错的男人,虽然有些小地方不够好。或许他只是有些粗枝大叶罢了——任何男人都难免有这样或那样的小毛病,不是吗?
他把被子向寐罗那里拉了些过去,以免露到他的背部。寐罗动了动身体,朝他怀里更靠一些进来,像是互相取暖的小动物一样。尼亚犹豫了一阵,没有推开他。
『还是再睡一会儿吧。』他想着,阖上眼睛。
刚刚再次陷入睡眠,尼亚便感觉身边猛地一震。寐罗已经坐了起来,揉着眼睛抓起床头的钟来看:“啊啊啊啊!!!已经这么晚了!!————”他似乎没有看到身边的男人,翻身下床朝洗手间跌跌撞撞地奔去,水龙头的声音随后响起来,伴随着不断碰倒东西的噼里啪啦。
尼亚皱皱眉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到中午十二点。看来耽误了寐罗很多时间……
正在想着,那边寐罗已经手忙脚乱地跑出来开始胡乱往身上套衣服。看到尼亚,他微微一愣,然后才像想起来昨晚的事情。“啊……抱歉,尼亚。我必须去工作了。你……”
“那顺便把我送去公司吧。”尼亚坐起来,“稍等我一会儿。”
“那好吧。”寐罗点点头,“你……要不要吃点什么?”
“不必了。”尼亚有些犹豫地看着寐罗,“你……可以借我一身衣服吗?”
“啊??……噢,当然。我去找找。”寐罗打开衣柜,在大堆衣服里翻了很久才找出一身稍微像样的正式装递过去。“不知道你穿怎么样,我可没有名贵的西装。”
“随便什么都可以,干净的就好。”尼亚换上那套稍微大了一点的衬衫裤子,去浴室简单清洗了一下,跟着寐罗走出公寓。
一路上都很安静,寐罗专注地开车,尼亚只是坐在那里看着前方,有一搭无一搭地说两句。只是到达时觉得原本挺长的路程好像短了不少。寐罗停下车,尼亚低头看了眼时间。“一起去吃饭吧,寐罗?”他抬头看着他,非常诚恳地邀请,“这么麻烦你真是非常抱歉。”
“哦,算了。小事而已。”寐罗连忙毫不在意地挥挥手,“我肚子不饿。另外我的胃口也不习惯你们那么高级的食物,你的工作又那么忙。……当然,以后有事再打电话给我。”
尼亚凝视着面前那张洒脱而溢满阳光的脸孔,觉得自己以前实在是过于小看寐罗了。他叹了口气,“好吧,今天先这样。过几天我可以趁假期回请你,你会来吗?”
“……嗯,如果不忙的话。”寐罗象征性地点点头,语气里那抹敷衍的意味让尼亚有些不舒服。或者与其说不舒服,失望的成分更多一些。“那么不打扰你了,你去忙吧。”
他们友好地微笑着,在尼亚的公司门外道别。

寐罗以为尼亚只是礼貌性地客气而已,当他几天后接到尼亚的电话时,感到很吃惊。
“你真的要请我吃饭吗?”这个男人拿着电话有些不知所措,“算了,尼亚……我不缺那么一顿饭吃,何况那天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不,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知道,不过我没有时间,你能理解我这样的工作很可能没办法准时赴约,或许根本没有时间去……”
“如果白天不行的话,晚上也可以。”尼亚坚持,“不要让我再废话了,寐罗。”
“尼亚……”寐罗感到非常困扰,“你干吗非要这么答谢我?如果你这么感到不安的话,干脆就把那天的车费给我算了。两个男人还这么客套,不是很奇怪吗?!”
那边沉默了很久,寐罗听到一声轻微的叹息。“我知道了,寐罗。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他听到尼亚这么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过还是习惯性地拒绝掉并道了谢。
挂断电话后,寐罗坐在车里沉默了一会儿。第一次感到自己选择的这个职业真是太不自由了——或者该怪自己太看重那几个钱??……算了,明明都不是。寐罗叹了口气,仰头靠在车座上闭紧眼睛。他只是有些不想去面对尼亚而已。只是这样。不管是因为他们之间阶层的差距还是公民道感的对比或是其他的什么……
他想着那天尼亚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样子,那时只感到自己有种呼吸困难的窒息。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从何而来寐罗有些找不到根据,他想大概是当时困得有些意识混乱了。
他又想起自己调好水温后回头看到尼亚一脸微笑地倚在门上看着他,那副表情——明显就是一个男人温柔地看着妻子的模样……而当时自己居然还真觉得事实如此……
『妈的,我在想些什么啊!!』寐罗烦躁不堪地睁开眼睛,强迫自己清醒过来,打起精神去工作。『虽然拒绝掉尼亚的邀请实在是有些可惜……』寐罗突然感到后悔。下一秒他又笑着摇摇头,觉得自己这两天想得太多了。
深夜11点结束工作。寐罗异常疲惫地回到公寓时,非常惊讶地发现立在门外的身影。尼亚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然后抬腕看看手表。“我已经在这里站了5个小时28分钟。……看在等你这么久的份上,别再拒绝掉邀请了,可以吗,寐罗?”他看着他,眼中尽是温和。
寐罗呆了很久,才微笑着点点头。“……呃,当然。事实上我还没有吃晚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18(07:56)|【NM】純屬巧合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