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會流
> 【MN】汇流 01
尼亚一直热爱奔跑的感觉。爱那种必须逼迫自己跑得更快,跑得更远的渴望。强迫自己永无止歇地前行。朝更高处,更远处,更艰深处,不断跋涉过去。坚持不懈,没有退路的。清晨的凉风吹拂过面庞,全身肌肉配合默契地调动起来带动他的身体不停往前。脚下的水泥马路正在坚硬地撞击着他的脚底,太阳尚未越过地平线,他已经跑了整整五公里。 当尼亚终于结束每天早上固定七公里的跑步,气喘吁吁地擦着脸上不断淌下的热汗刚刚迈步走上台阶,他听到面前虚掩的门里传来急促的电话铃声。尼亚连忙用肩膀蹭掉下巴上的几滴热汗,推开门大步冲进客厅接起还在叫嚣不已的电话,“喂,这里是……”
“是我,弗兰克,尼亚。”低沉的嗓音在那边响起,“收拾东西,现在立刻来警署。”
“是,马上到。”尼亚毫不迟疑地回答,继而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我要带上什么?”
“你的头脑,体力,意志力和心理准备。”弗兰克从容而冷静地给他的下属布置任务,“我需要你跟我确保你会完成我交给你的重要任务,在不会以你的性命为代价的前提下。”
“……明白。”尼亚回答,一边擦拭一直流淌着的汗水。“我马上到警署,长官。”
二十分钟后,当尼亚衣冠楚楚地站在他的上司面前,望着他上司的眼睛。
“那天晚上纯粹碰巧撞到一场街头纠纷事件——是托尼负责的,”弗兰克将一叠资料放在他下属的手里,让尼亚自己翻看,“抓住了几个食物链最底层的小喽啰。简而言之是一个叫丹尼斯的家伙弄丢了他的毒品——然后被两个等着要货的家伙堵在墙角力饱揍,刚好托尼几名警官从那里巡逻路过,把他们一起带到警署。现在关着那几个人,他们只是听到那几个人在叫喊着『交出弄丢的货』一类的话,确凿证物只有从两个人身上搜到的一点粉末,他们拒绝承认在做违法交易,声称只是从一个贩子手里买来准备找找乐子。他们很可能会被无罪释放,就算不是,大概很快就会有人来把他们挖出去。因为托尼听到萨瓦尔几个字。”
尼亚迅速抬起眼睛,“墨西哥最大的毒品团伙。”
“所以那即使只是简单的小头目,似乎也来头不小——没准他们刚好来美国度假顺便插手管管闲事,但我们没有找到任何关于他们之前的不良记录。现在我们只有这一点点线索,我希望你能够充分利用这个机会摸到更多线索——另外,那两个人有点西班牙口音。我们已经能确定他们与墨西哥那边有联系,所以目前只是用买卖毒品的罪名暂时将他们关押在这里,我保证这个过程不会太久——那边一定会有所动静,要是他们真的是毒帮的人的话。”
尼亚点点头,继续看着手里那份由其他探员连夜整理出来的关于萨瓦尔毒帮的资料。除了垄断当地的贩毒交易,他们还被怀疑与世界各地恐怖组织有联系,训练和供给雇佣士兵。他知道这次或许是被他们抓到了大鱼——要是他能表现得好的话。显然弗兰克非常不希望把偶然撞到的机会错过然后把事情搞得一团糟,所以才会叫他做这些准备。他可能要面对一场非常艰苦的战役——不,那是必须的。而第一步的接近,要从最近距离的接触开始。
“我要做什么?”尼亚问到,“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按照您的要求,长官。”
“去跟他们接触,让他们注意到你。然后,尽可能地打入他们内部。”弗兰克的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其他同事总是开玩笑地打趣弗兰克是因为他们有着同样颜色的眼睛所以才会看待他的目光与其他人都不一样——当然,这不过是无稽之谈而已。即使他们的眼睛真的很像,在某种程度上。“你必须小心留意,我们已经为你做好了掩饰身份。”弗兰克顿了顿,用指节轻叩着揣起的手臂,眼睛则微微眯起望向尼亚脸颊一侧偏上的位置,这是他习惯性的思考方式,“听着,尼亚。要是你必须跟他们走,我们会安排墨西哥当局做好接应工作……”
“那么事情就会立刻暴露,”尼亚拒绝到,“我会自己照顾自己,不用担心我。”
“这不是小事——要是你遇到危急情况,我们必须保证你能随时得到救援。”
尼亚扯直嘴角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然后叹了口气,“我不是刚毕业的警校学生,长官。我会想办法确保找到我想要的东西,在不以我的性命为代价的前提下——你得相信我。”
弗兰克看了他一会儿,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这真的很危险,尼亚。”
“但总要有人去做,”尼亚的态度很坚定,“我已经决定了去做,以及去做的方式。”
弗兰克摇头,“难道你要我打电话到当局告诉他们,我们可能将要派一名美国警官到那里去做卧底,完全孤立无援,没有支援系统,你认为他们会信任你可以做到??”
“他们没有选择,”尼亚说,“或者你也可以选择不打电话。”
“上帝。别这么任性,尼亚。”弗兰克皱眉,“好了我现在打电话,你跟着托尼走,他会告诉你你要做什么——然后一切按照我们的安排进行。从现在开始,小心你的每一步棋。”
“遵命,长官。”

他看着门被打开,一名新的罪犯被送进来,不由得皱起眉撇了撇嘴。上帝作证他可真的不想和其他犯人同住一间牢房,即使他只需在这里待上个一月左右。很快他就会被弄出去。那不会费什么力气——这两天罗实在是太忙了,忙得没时间搭理在美国一不小心阴沟里翻船的他。寐罗觉得简直他妈的不走运透了。他不过是凑凑热闹而已,结果却被那个歪打正着的警官一把抓到警署。相比之下他还是更乐意在墨西哥混,那里的警察很少会找他们麻烦。
狱警将那个人推进来,然后紧紧锁上牢房的门便转身离开。他装作假寐坐在那里,看着那个卷曲刘海微微挡住眼睛的年轻人走进来,在对面的那张床上坐下,然后像是习惯性地盘起腿做出一个打坐的姿势,继而闭上了眼睛。自始至终没有弄出一丝声响。
寐罗继续假寐着。一边在暗中观察着那个男人。
对方的脸很脏——大概是刚才什么斗殴或揪打中脱身,脖子和脸颊上有点红肿和擦伤的痕迹,头发也有些乱。他不知道那个人出了什么意外,但必然不是什么大事——这否则那家伙绝对不会这么气定神闲地坐在这里,而是像个蒙受大冤的白痴一样在这里声嘶力竭又叫又骂或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他在这几天里已经见过好几个这样的白痴了。不过算那家伙有点头脑,要是他也那么做的话,寐罗保证会在狱警离开后给他一顿让他从此再也不叫的拳头。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开始盘算着到底还要在这鬼地方待几天才能出去。
整整一天那个年轻人只是坐在那里。除了出去时间,他什么都不做。
接下来寐罗很快意识到那个人似乎除了在自己的床上保持着那个古怪的坐姿以外没有任何其他举动。从来不开口,从来不叹气,既不挑衅也不表现出畏惧。寐罗将偷窥变成明目张胆的瞪视,他也没有任何反应,甚至眼睛也很少睁开。一周时间里他只见过几次那个人的眼睛,在需要出去之前——他看着那人慢慢睁开眼睛,然后面无表情地下床,走出去。此外就是吃饭或者劳动的时候,他会看到那双灰色沉静的眼睛,即使那目光从未在他身上做过任何停留。他从未见过他一起参加什么运动,比如篮球之类的。在某天晚上醒来,他发觉那人居然也保持着那个姿势睡觉,这让他更加感到不可思议——就像为了保持着某种高度警和做好随时出击或是防御的准备,那人从来不会躺下睡觉。这些是关于0414号犯人的全部。
本来他可以完全不关心其他人的任何事,但那个人古怪的作为已经有点引起他的好奇,他甚至不想那么快就出去——当一周之后发生那事之后。事情的起因他没有看到,当时他正和另外两个同伴坐在一起分享着监狱里难得才有的烟草,然后他听到那边传来犯人们叫喊的声音。夹杂着大笑,咒骂,起哄和口哨声,就像那边要展开什么令人振奋的拳击赛一样。他和同伴互望一眼,迅速起身朝那边跑过去凑热闹——寐罗耐不住的性格让他从来不会错过任何好看的场景,当他分开众人挤进去,他不无惊讶地看到那些主角之一居然是他的『室友』。
或者那该定性为一场极不公平的肆意欺辱。
至少有四个身高力壮的男人是那一个人的对手,他不知道他们是故意找茬还是什么,在周围犯人议论纷纷的声音里他听到一些关于什么0327号被0414号的目光挑衅之类的搞笑原因——他真的觉得很好笑,因为0414号从来都是那一种目光。虽然没有真正见过0414号看着人的表情,他几乎能感觉到那人一定是会顺着鼻梁向下去看——让对方有种愚蠢的在对方眼里自己像个白痴被看待的感觉。当然,也许只是那些人手痒所以才要借题发挥而已。
他饶有兴趣地站在那里看着那个大块头揪住相比之下显得瘦巴巴的男人的衣领大吼着要把他揍成几截,然后在心里暗自盘算着是否要出手小小地援助一下以便在这里树立自己的形象之类的,尽管他不需要那个。他又不是准备在这里住上个十年八年,但爱出风头的事谁不乐意做呢。他抱拳站在那里看着那个大块头用力挥出头一拳——但那人以非常敏捷的速度闪开滑向一旁,继而快得几乎让他无法看清的一拳已经袭上大块头的左侧肋骨,接着另一拳落在弯下腰的男人头部,传来指关节击中头骨的声响,在寐罗震惊的目光里,大块头软软倒向一侧,同时那个男人在他下巴上补了一拳让他彻底仰天栽倒。第二个人冲上去,男人灵活地将身体向后一倾躲开瞄准他脸而去的那一拳,接着往旁边一侧身,左手紧握成拳透过对方留下的破绽一拳击中对方牙齿。伴随着一道可怖的碎裂声,那人的齿间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洞,他立刻本能地伸手捂住嘴巴,却被那个早已料到的男人再次用力击中挡在唇前的手背,鲜血从张开的指间飞溅出来,犯人们开始惊叫。很快男人猛地转身将拳头狠狠凿向第三个明显有些畏缩的男人鼻梁,清脆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寐罗知道那人的鼻梁已经粉碎性骨折,接着又是狠狠一记右勾拳,鲜血如泉涌出。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了。寐罗看着那个男人走向最后一个家伙,在对方挥出拳头的同时狠狠抓住对方的一条胳膊顺着关节一扭,接着狠踢那个人一腿,利用对方自身倒下的动作折断他自己的手腕。一声惨叫让围观犯人同时禁不住发颤。
当然,寐罗不在发颤的一列。他只是睁大眼睛看着那个男人松了手,脸上带着古怪的漠然看着那四个躺在地上辗转痛呼或是彻底昏厥的男人,在狱警们奔跑过来之前抬起了眼睛,继而转过身若无其事地离开——就像他完全只是路过而已,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众人。
寐罗听着狱警们急匆匆抬起那几个严重受伤的家伙送去抢救以及质问犯人们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恶劣事件的严厉声音,眼睛再次瞄了一下已经远离这里的男人,他肯定那人又要回去自己的床上用那怪异姿势打坐。他耸耸肩,揣着手臂不慌不忙地跟着朝同一方向过去。
他觉得他似乎有了点兴趣,关于那个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3(00:59)|【MN】會流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两个在监狱里显得与众不同的罪犯.
当然,一个是假的.
这真是不错.
From: 腐 * 2008.08.31 15:24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