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短篇
> 【NM】分手
今天一定要彻底。尼亚想着,心里默默数到十,然后翻身坐起。
身边的男人哼了一声,不受影响地继续睡死过去。尼亚看了他一会儿,顿时气涌上头。这个混蛋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好像全天下的事都跟他没关,只会对着电视发呆,只会咬巧克力,还有咬着巧克力对电视发呆和对电视咬着巧克力发呆。
没错。外面发生什么他全都不管。别人对着他俩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他也不放在心上,仍然叼着巧克力笑得没心没肺,『管他呢,尼亚。……今晚我们吃什么??』
『吃你好吗?』尼亚很想揍他一顿。
可是——当初提出交往的人是自己啊。他觉得沮丧,虽然寐罗不是女人,可再由自己冷冰冰地提出分手,总有些不是滋味。……算了。那又怎么样??总之尼亚没办法坚持下去。周围的人全都用那种眼光看他,以前的朋友啦同学啦也都避着他走,尼亚心情不好的时候,似乎连猫啊狗的都退避三舍。『我惹你们了吗?!』他想骂人,又骂不出口。
昨晚回家,被不知情的父母又唠唠叨叨教育一番:『也不小了,还不找女朋友吗??还是已经有了?带回家让我们看看也好……难道女孩子害羞,怕被我们吓到啊??……』
『怕你们被他吓到。』尼亚心里念着,他想象父母见到自己带回家的女朋友居然是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时该要作何感想。只怕父亲的心脏病又会被勾起了吧。
同性恋,不管在哪里也还都是禁忌之语。大概等同于心理变态。
有时候尼亚也觉得寐罗的态度很是超然,管他呢。可他们毕竟又不是一个人,他们的性格也不一样。寐罗粗线条又满不在乎,似乎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连他那些朋友都不在意他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可尼亚不一样。尼亚从小生活的环境便是那种典型的中规中矩,走路目不斜视,坐姿平稳端正,说话条理清晰,办事一板一眼。他是这样,他身边的人也都这样。他们像演员般认认真真地扮演自己的角色,上帝指派给他们的角色。
可即使是这样从小到大熏陶着尼亚的教条主义准则,在遇到寐罗时全都灰飞烟灭。
第一次抓到寐罗的时候正是尼亚被调职到新警署的上任第一天。
当时那个男人正得意忘形地数着刚到手的钞票,数完后便人赃俱获被看个满眼的尼亚一把揪住衣领,“喂,跟我回警署。”寐罗先是呆了呆,随即装傻充愣满口胡编,一计不成便要脚下抹油。无奈尼亚抓得很紧他逃不脱,于是连踢带打边叫边骂十八般武艺全都使了个遍,可惜一般都没用上。最后垂头丧气地被尼亚塞进警车,在警署里接受教育一天。
出来后寐罗气呼呼地瞪了尼亚几眼,尼亚看着那个男人,觉得他表情很有趣。
然后他们两个便常常遇到——大概尼亚管辖的地区正是寐罗乐于下手的地方。后来寐罗朝他抱怨:“当初没有你这个混蛋,我哪有不得手的时候;后来遇到你,我一次都没得手!”在寐罗第七次从警署接受教育出来后,他很不屑地看着尼亚,“你不介绍下自己吗?回去后我要把你的肖像和光荣介绍贴到我公寓墙上,早晚烧香膜拜。”
尼亚面无表情地答到:“尼亚,25岁。现任警官。无不良嗜好,单身。”
寐罗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了他半晌,张大的嘴巴一直没合上,好像下巴脱臼了似的。半天才心悦诚服地点点头,“寐罗,25岁。现任小偷。不良嗜好多到吓死你,单身。”
一周之后,他们的个人介绍里『单身』这个词同时销声匿迹。
寐罗非常利索地收拾东西搬过来,舒舒服服往尼亚床上一躺,闭着眼睛喊道:“我没钱了!被房东了出来!都是你害得我一分钱也偷不到!!……”
“偷不到钱你还有理了?!”尼亚第一个反应便是抡起电警棍给他脑门来那么一下子。然后他的确是来了那么一下子——不过用的不是电警棍,是嘴唇。
思绪扯远了。尼亚猛然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已经穿好警服,戴好帽子,准备出门。
他看了一眼还赖在床上睡得死去活来的男人,转身朝冰箱走去,找了些吃的东西出来给他放在桌上。巧克力味道的牛奶也一并放好。他想了想,拿过签字笔刷拉刷拉写张便条跟东西放在一起。『东西热过再吃,昨晚买的巧克力都在沙发旁边。出去要锁好门。』
然后尼亚放下笔,看一眼这间已经同住整整一年的公寓,刚才还一直都很平静的心情陡然汹涌起来。这样不声不响地告别——寐罗一定会暴跳如雷吧??……犹豫半晌,他终于掏出昨晚写好的信,跟着一起放在纸条旁边。想想又怕寐罗没心情吃东西,便走过去放到寐罗的外衣口袋里。他翻了翻他的口袋,找到那把房门钥匙,和自己的一起握在手中。
『对不起,寐罗。』尼亚低声说到,又看他很久,才狠心转身走出公寓。
他到房东那里退掉钥匙,不再续租。老先生奇怪地看了他一会儿,像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连续租上七年的房子突然不想再住。却没说什么,只是温和地点头,以后想住再来。尼亚便吞吞吐吐地说房子里面还有个人,先不要他出去。
老先生很温和地笑笑,『当然,今晚十二点才算正式退租呢。孩子。』
尼亚几乎是落荒而逃。
他在警署里晃了迷迷糊糊的一天,脑子里总在想着寐罗。那个男人,看过信后会怎么样呢??他想着他可能的反应,突然瞪大眼睛然后急急忙忙抓起电话问个清楚还是呆愣很久,有气无力地跌在沙发上,或者咬牙切齿边骂边吼一把团掉狠狠扔到垃圾桶里??……
如果寐罗打电话过来怒斥他该说什么??
对不起,寐罗。我没办法无视别人的目光……我做不到你那样……
或者干脆说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就这样。
……真孩子气。尼亚沮丧地低下头,坐在警车里默不作声。
如果以后遇到寐罗怎么办??他们总是在这片地方晃来晃去,习惯了也好故意的也罢,再见面该要说些什么呢??……仍然像交往之前那样不浓不淡地打个招呼后擦肩而过吗?或许寐罗会对他冷嘲热讽,也可能装作看不到——这么想着,尼亚便有些难受。
和自己分开后,寐罗又会做什么呢?
尼亚对着车窗外的天空发呆,还是做小偷吗?
他早说过别再干这样的事,虽然寐罗现在的确是不再做了,可分开后或许还是会重操旧业的吧?他一直没奢望过他会真的改邪归正。
寐罗会不会因为心情不好整天在酒吧里喝个酩酊大醉??
会不会因为赌气而故意搂着女孩子在他面前招摇而过??
会不会因为愤怒而恶意丢尼亚的丑在警署里惹是生非??
会不会因为难过而心不在焉神不守舍如果出了什么事……
『……我都在想些什么!』尼亚烦躁地甩甩头,抬起眼睛,恍惚看到寐罗紧盯自己的眼睛。他心里一慌,定睛看去,却根本没有那个男人的影子。
额上已经细细冒出一层汗珠。尼亚深吸口气,低头看了眼手机。一直没有电话打进。
……为什么寐罗到现在也没有打电话给他??还是根本都不想再理这个冷酷无情的自己。尼亚想着,又感到酸楚。他是喜欢寐罗没错。可是这种爱情在他所生活的身边社会里,犹如太阳下的肥泡,忽闪几下便啪地一声破掉,短暂而残忍。
他吁了口气,忽然全身无力。
下午忙得不可开交,抓住几个街边斗殴的半大孩子,个个用不服气的眼睛狠瞪尼亚。随后又抓到一个撬锁的男人,把一个迷路的小女孩送回家,捡了只被丢掉的野猫。
看吧,警官总是有这么多事。身边总是有这么多乱七八糟零碎琐屑的大事小事……这么多这么多……让人根本没精力去想别的。尼亚忽然一怔。这么多事,哪里还有精力管别人。
他这么想着,仿佛看到一丝微弱的光线。
『在意别人的眼光干什么,他们自己还忙不过来呢。』寐罗嘲讽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尼亚起了身,刚要冲出警署——又出事了!尼亚尼亚!快点去X大街XX号!……
如此这般,一天悠悠晃了过去。
尼亚筋疲力尽地走出警署,走了两步便开始跑。他想着寐罗现在在什么地方,寐罗是否在生气还是坐在哪个角落里发呆,寐罗有没有看了自己的信?寐罗是不是在骂他??……
尼亚急匆匆跑回去,气喘吁吁地停在老先生的房间里,抓着他的手臂说不出话——从来没喘成这样过。可他的眼神流露出他的想法,老先生便笑眯眯把钥匙又交回他手里。
尼亚边开房门边想进去后先给寐罗打电话道歉,让他快回来。立刻回来。
尼亚冲进房间,却愣在原地。他看到寐罗懒洋洋地缩在沙发里对着电视咬巧克力,看到尼亚进来的时候便转头朝他露出抹笑容,“呦,你回来了。今晚我们吃什么?”
“……你没出去吗?”尼亚傻傻地问,眼睛瞄向寐罗的外衣。原封不动躺在地板上。
“出去干吗?”寐罗反问,“今天有我等了好久的球赛。”
尼亚松了口气,说到,“晚上我们出去吃吧。”
“嗯??”寐罗挑起眉毛看他,“今天怎么这么好心情?”
尼亚摇摇头,走到他身边低头吻了吻他的嘴唇,“一天没出门,你也不烦吗?”
“我懒。”寐罗笑眯眯地说,巧克力味的舌头纠缠着尼亚。“再说你不是回来了吗?”
尼亚想笑,却没有力气,全身软绵绵地像打了场仗。“你去收拾下,我们出去。”
寐罗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朝浴室大步流星迈进。
尼亚看着他的身影消失,一个箭步冲过去,急急忙忙抄起地上那件外衣,掏出里面的信封撕碎扔进垃圾桶,又把钥匙原处放回,顺手抖抖衣服沾上的尘土。
寐罗走过来,他便帮他披上身穿好。
寐罗有点失笑地看着他,“你当我幼稚园小孩子吗??”
尼亚说不出话,便抿嘴笑笑。他帮着寐罗穿好外衣,搂过他的身体顺势一吻。
“我说,尼亚。”寐罗双手勾紧他的脖子,闭上眼睛热情回应过去,“你要吻我就大大方方的,干吗还借穿衣服顺便吻呢??你是初恋少年吗??……”
尼亚没有回答,只是更深地吻住寐罗。
寐罗悄悄睁开眼睛,扫过垃圾桶里的碎屑,又摸摸口袋里的钥匙,唇角溢出一丝笑意。他这个可爱的傻警官啊。——你这笨蛋,尼亚。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4(07:08)|【NM】短篇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