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任性 > 因為愛II【NM】短篇
> 【NM】任性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他这个人,一点都不解风情。也不会掩饰。
有时候我说:“尼亚,试试巧克力怎么样?”
他在一旁拿着报纸看得连眉也不皱一皱,仿佛连标点符号都有趣到让他入迷。
“喂,试一下,喜欢不喜欢试过后才知道吧?!”我像个孩子似的(真够难为我的,已经二十五岁的男人了啊)趴到他肩膀,叼着巧克力去喂他。他没有拒绝我,吃掉巧克力也回吻了我,然后朝我温和地笑笑。“嗯,不错。”然后继续低头看报纸。
喂!我的脸没有报纸好看吗?!……混帐。
我一脸愤然地咬着巧克力看电视,看完新闻看娱乐,看完娱乐看体育。一个台一个台换过去,试图引起那个男人的注意『老子现在心情很不爽,快来安慰我!』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从报纸里抬起头。我用眼角余光捕捉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和动作,结果一无所获。他放下报纸,然后收拾掉早餐桌上剩下的东西,堆进盘子端去厨房,把牛奶放进冰箱里,一切有条不紊得让人着恼。我知道我很懒,所以他必须勤快一点。否则我们两个会生活在一个巨大的垃圾空间里。不过就那个混蛋神经质的洁癖来看,没那种可能。
“走吧,寐罗。”他走过来抽走我手里的遥控,关掉电视。“该去工作了。我送你。”
“不用!”我咬牙切齿到,还记恨着早上的『报纸仇恨』。“我自己有机车!!”
他看了我一会儿,便点点头。“那路上小心,别太快了。嗯?”
我看着他俯下身在我脸上留个轻吻,修长有力的手指扣住头发抚摸一会儿。“晚上见,寐罗。如果有事就打电话给我。”然后起身干净利落地走出房间并带上门。
已经这么大的人了,还用你每天叮嘱我『有事打电话给你!?』抛开拿你捉弄消遣的可能,倘若真有事的话如果不是大到要出人命恐怕你不会过来的吧?比如我说我现在心情不好,你会立刻放下手里的工作开车过来安慰我吗??……虽然我不是个女人,但该得到『浪漫』的时候,我也是很期盼的啊……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故作不知呢,尼亚。

“呦,寐罗!怎么心情这么不好啊?!”玛特看到我萎靡不振的样子,笑嘻嘻凑过来一把揽住我肩膀,“喂,昨天发现一个气氛不错的酒吧,晚上去试试吗?”
说实话,如果能有玛特这种男人做情人,才真是享受呢。帅气潇洒,热情洋溢,又懂得察言观色,连油嘴滑舌也让人舒服……可我为什么却偏偏喜欢那个石头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我真是脑袋石化了。有谁来给我几拳让我清醒清醒??……妈的。
“好啊。”我懒洋洋地答到,反手揽住玛特肩膀。“那天偶然尝到一种酒,味道不错。”
他把我来回打量几番,“你和尼亚吵架了?”
“没。”我有气无力地摇头,然后去工作间换衣服。“大概还没完全睡醒呢。”

那天晚上和玛特喝酒喝到很晚。他的女朋友——我也没注意是哪个,反正是现任中的一个,一脸担忧地跑了十几个酒吧才找到这个醉鬼。虽然那时候我也醉的不轻,可却清清楚楚地看到当那个女孩看到趴在吧台上半醉半醒的玛特时,那副明显如释重负的放松,然后才气急败坏地骂了他几句,拖着他跌跌撞撞朝外走。
酒吧里总是上演这一幕,不时地会有男人被他们各色情人以各种姿势各式表情拖走……可从没一次在我身上上演过。尼亚从来不来找我,也很少打电话。因为他知道我不管醉成什么样,也能准确无误找到回家的路,连钥匙插进锁孔都不会费两次力气。
……这该死的行为是叫做本能吗?!为什么我有这么可恶的本能……
妈的。不爽。我愤愤对着玛特和他女友瞪了几眼,继续灌酒。
我偏不要回去,我到底要看你是否会来找我。哼。——混蛋。
结果,早晨时分我被酒吧服务生客气地『请』了出去……

我歪歪斜斜地回到公寓,阳光刺眼到让我难受,酒精挥发得很不是地方,全都从眼眶里滚了出来,热辣辣的带着委屈。我呆呆地倚在门外,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我没有抬头,所以不知道尼亚看到我这副尊容时是什么表情。不过他倒是很负责地把我抱进房间里放在床上,然后拉过被子盖好。他去拉窗帘的时候,我继续对着他的身影发楞。干净的衬衫和裤子熨烫得笔直板生,就像他严谨而僵硬的性格。
谁来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喜欢这样的人呢……为什么。
他拉严窗帘,走到我身边弯下腰来看我,温暖的手指顺好我有点乱的头发。“胃难受吗?我去拿些药给你。……今天不要去工作了,在这里好好睡一觉……”
“你陪我吧,尼亚。”我低声说,“我很不舒服。”
“怎么,哪里难受?”他有些紧张,“我带你去医院吧——你喝了多少??”
我摇摇头,忽然一把拉过他的头,在他耳边轻声问道,“尼亚,你哭过吗?”
他看着我,眼里有丝诧异,然后是困惑。“……大概,很小的时候。”他抚摸着我的脸,凑过来隔着发丝吻了吻额头。“别想那么多了,好好休息一天,寐罗。”
“你哭给我看。”我像个孩子似的任性到,“快点!尼亚。否则我就好不起来……你哭给我看看嘛?我想看你哭是什么样子的……尼亚,哭一次就好……”
他愕然瞪着我,像是有些哭笑不得。“寐罗,你喝醉了。”他想要起身,“我去拿水。”
“不!我没醉!”我拉住他的手臂,用力拖着他不让他离开。“哭一次,尼亚。就一次。”
“……你到底怎么了,寐罗?”他颇为困扰地看着我,轻皱眉头。“我要迟到了。”
“要不你就哭给我看,要不你就在这里陪我一天!”我丝毫不给他缓冲的余地。
“寐罗,别耍小孩子脾气。”他耐着性子安慰到,“想吃什么告诉我,回来时我买给你。”
“我要你哭给我看。”我固执地说。“快点,尼亚。”
他沉默地看了我很久,用力拽开我的手,起身去倒水拿药,放在床头。“我必须去工作了,寐罗。如果饿的话餐桌上有准备好的东西,先吃一些,晚上回来做你喜欢的晚餐。”
“喂!你滚出去就不许再进来!!”我扬起身体朝他愤怒地吼到。“你这个混蛋!!”
他已经走到门旁,却还是回头望了我一眼。隐忍的表情后有着我捉摸不透的东西,蕴怒的气息隐约可见,还有一丝不可理喻。“寐罗,乖乖躺着。如果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滚吧。滚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你这个该死的木头脑袋石头心!
我无可奈何地端起杯子送下药片,拼命把那股酸楚和着水一起吞进去。结果他没有哭,我倒是哭了。
哼,让我哭两次?我会让你哭一辈子!如果你有哭这种本能的话。如果没有,当我倒霉。
我愤愤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家出走,可是去哪里呢……这是个问题。我坐在地板上,一边往箱子里装东西一边考虑。钱,当然有足够的。我可以租个小公寓,那样打扫起来不费劲。虽然不费劲,不过……算了,我生活在垃圾堆里也没什么,又不会死!
还要自己做饭吗??还是花点钱每天在外面解决更方便……
那衣服谁来洗呢??洗衣机,呃……洗衣机怎么用也不知道……
巧克力要自己买,各种费用要自己交,信和报纸也要亲自取……
一个人看电视……
一个人洗澡……
一个人睡觉……
一个人发呆……
一个人……
我越想越失去力气,动作慢慢缓下来。难道我已经变成寄生虫了吗……
妈的!难道没有尼亚我就活不下去吗?!我偏不信!!老子这次非要走不可!!
我胡乱往箱子里装了一通,非常傲慢地瞪了这个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房间一眼,向一年的同居生活告别——时间真的会消磨激情吗?在他面前我慢慢变得透明。

我拖着箱子在街上走了一天,累了就坐下来休息会儿。在街心公园的长椅上晒晒阳光,又和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喂了会儿鸽子,她送给我很多甜美的微笑。
夜幕降临时,我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瞪着喷泉发呆。夜风有点冷,却让我一直清醒。
我不由自主地开始想尼亚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买了我喜欢吃的东西回去,还是一边频频看表一边加快手下的工作,或者正焦灼不安地在堵车潮流中叹气。
……哎?我干吗要坐在这里啊……
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在离家出走中。箱子还在脚边放着呢。——糟了,我把租房子的事忘掉九霄云外去了!啊,晚上要露宿街头了吗??还是找个旅馆……
或者去找玛特吧。我翻手机,却发现手机忘了带出来。真是糟透了。
我恨恨责骂自己的粗心大意,一边不得不拖起箱子寻找住处。我走了两个小时,还是没有决定住在哪里。不想去旅馆,酒店又那么死贵。玛特不在公寓。其他朋友联系不到。
结果我垂头丧气地绕了好大一圈,又回到和尼亚的公寓了。
抬头望着上面漆一片的房间,我吓了一跳。尼亚难道没有回来吗??是不是他出事了?!我突然变得六神无主,连自己正在离家出走途中也忘记掉,急匆匆奔上去开门。
刚打开门还未冲进去,我便被狠命地抱进某个熟悉的怀里。
……原来他在。我松了口气,然后才觉得愤怒和羞耻——天呀我不是在离家出走吗?!
我冷冰冰地抬起脸正准备宣布我的出走宣言,却被面前那张泪流满面的脸孔再次吓到差点没了心跳。——原来一个人可以哭得那么凶啊……好像一辈子的眼泪都要涌出来……
这次我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下巴搁在他的肩上,他有力的手臂用力抱紧我的身体,仿佛一松手就会不见似的。我轻缓地吁了口气,眼睛扫过房间,看到堆在那里的几个购物袋,当然里面都是我喜欢的东西。还有大堆的影片和药店的袋子。难为他买这么多回来……
我就给他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做答谢。
“别哭啦,白痴。”我故作不耐烦地嘟囔到,“我不是回来了吗,快点去准备晚餐!”
“寐罗……”他的声音难得带着哽咽,听起来那么酸楚。让我一阵揪心般的疼痛。“或许我不懂得你在任性,可那与是不是在乎你是两码事……你明白吗??我……”
“你那种漠不关心的态度也能叫在乎吗?!”我酸酸说到。
“……那么我们来换换啊?你可以尝试一下等你等到彻夜不睡是什么滋味!”他狠狠瞪着我,“我有轻度的夜盲症,怎么去半夜找你??你都不能理解我一下吗?!……”
“……夜盲症?”我睁大眼睛,“我……我怎么不知道??”
“那么对我知道多少,你说来让我听听。”
我张口结舌,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连他工作公司的完整名称都不知道。
尼亚沉默很久,才摸索着关上门。他自己抬手擦干净泪水,然后在我耳边轻声说,“寐罗,饿了吧?我去做些吃的东西。……先帮我打开灯,好吗??”
我紧紧抱着他,非常丢人地开始了这一天的第三次哭泣。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4(07:10)|【NM】短篇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