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會流
> 【MN】汇流 03
一切都需要适当的时机。无论什么。
而他确定他已经抓住了一个很棒的机会——引起那个男人的注意和兴趣。尼亚默不作声地坐在那里,感觉着对方仿佛带着天生霸道的呼吸,在他三四米远处,另一张床上,存在着。
不好打发的角色。他暗自想着,一个默默无闻的傻瓜是无法引起对方注意的。即使寐罗可能会在一时因为无聊而对他好奇,但他需要有机会来表现自己是个值得注意的人。现在他做到了。他迅速而沉稳地压下心里那丝微微有点得意的情绪,不动声色地调整好呼吸,以免稍有改变的吸气声会引起对方留意——让对方更加注意你的同时就要更为严密地做好伪装。他知道那个男人会喜欢这种类似于『服从』的『静待』。那是个说一不二的家伙。
他现在不能确定寐罗在那个团伙里扮演着什么角色,可能只是一个小角色,也可能是很重要的头目。他不能放松丝毫警——既然弗兰克把他安排到这间牢房里,必然有其理由。何况他也的确感觉出对方的不同寻常。即使那人的身份普通,也是个有着特殊性格的对手。
实话说,他很高兴能够再一次投身战斗。哪怕这其中的危险要远远超出他的预料,他也会喜欢并且欢迎这种带着危险气息和火药味十足的较量,和强有力的对手,而不是每天只用一两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案件打发时间。活在一个僵硬的躯壳里是个苦差。对他而言。他需要一些挑战性的东西。眼下,他很高兴有机会去迎战困难和取得情报的人将会是自己。
空气无声地沉寂着,他能感觉到他们之间虚浮地飘散着不安分的因子。摇晃着,存在着,聚积着,等待某一时刻的爆炸。或者更久之后——它会来的。他知道。那些会到来的。
随着一声细微的风声传入耳际,尼亚迅速而准确地接住对方朝他丢来的一小包东西。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躺在手心里的那个小塑料包。轻轻地用到嗅觉,他知道那是脱氧麻黄碱。但是很多人叫它冰毒。他抬起眼睛望向对方,“这是什么?”他故作不知地问到。
“你不知道?”寐罗在他对面狡黠地眯起眼睛,摆出一脸『得了,别跟我装』的表情。
“海洛因?”他问到。带着满脸的疑惑。
“不,比那要好,”寐罗摇晃着手指,朝他笑笑。“你不用这些东西?”
“不用。”他说,但将纸包放在自己的枕头旁边。“我不想让自己的反应变得迟钝。”
“不,它可以让你保持头脑清醒,体力充沛。不想试试?”
“不。”他回答。
“它不会像你想象中那么麻烦。”寐罗说到,“你在害怕?”
他略微沉思一下,拿起那个纸包送到鼻尖下面。“你不怕我到狱警那里去告发你?”他问到,眼睛瞄着对方满脸坦然的表情,“随便相信一个陌生人,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无所谓,”寐罗摇晃着习惯,用窥探的目光时而注意时而躲闪着他的。“交个朋友。”
他微笑,“这是你交朋友的方式?”
“这是我交值得去交的朋友的方式,”寐罗咬重那几个字,“我可从来不会拐弯抹角。”
“你在讽刺我?”尼亚在心里跟自己反复权衡着他该采取什么对策——接受,或者冷冰冰地拒绝。尽管他采取后面一种方式也无可厚非,但那是否会让他失去一次能和寐罗接近的机会。他在心里想着,一边不动声色观察寐罗的表情。对方只是屈起一条手臂撑在膝盖上,支着下巴好整以暇地等着他的回应,另一条手臂则大大咧咧地搭在另一侧膝盖上,轻轻摇晃着。显然,对方满不在乎的表情下面掩藏着将要对他的反应迅速做出判断的无声等待。
“我不太会用它。”他说。同时在心里决定不放过一丝机会。
寐罗的脸上立刻露出因为他选择接受——不管那是出于新奇还是不肯服输的本性——而愉快的表情。“我来教你,”他说着,轻松地跃下床朝他这里走过来。“它的效力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猛,并且它不会有成瘾的危险——这是真的。你会爱它,我保证。”
当然,我会爱它。尼亚在心里咬牙。然后你会把这个换成会成瘾的海洛因。
但他知道拒绝就意味着让对方从心里排除他。即使寐罗知道他不去告发的可能性会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但余下的那不足百分之一仍然会让他在对方心里的可疑性迅速提升上去。
他必须要走好他的每一步棋。
接受他的东西,会让他在一定程度上接纳自己更多。他会关注自己所作出的反应,然后跟他提出什么建议——比如到我这里来干活怎么样。那是他的最终目的。可能也已经成为了寐罗现在的想法。他不能确定。他看着寐罗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意味深长地从他手里拿过塑料包,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钞,将里面的白色细晶体卷起一部分放到尼亚鼻子下。
尼亚看了寐罗一眼,对方愉快而单纯地咧开嘴唇朝他笑着,像个在等着他品尝糖果美妙滋味的孩子。要是寐罗真的很期待他做这些,并且会因为他做这个而愿意更多地接纳他,他会照作的。尼亚俯头在寐罗手里猛地一吸,然后寐罗的手指在他鼻梁上轻轻捏捏,他沉沉地嗅了几下。从未有过的触感让他的眼中微微泛起了泪花,感觉像是要打喷嚏。他强自抵御住那股冲动,然后仰头闭上眼睛,将那股子奇异而陌生的感觉拼命压下去,麻刺感在他鼻腔里细细蔓延着,粉末的残渣顺着他干咽的动作滑下喉咙,接着,一股美妙的感觉开始在他体内涌起。仿佛某种从身体核心里汹涌涨起或是炸裂的舒爽愉悦的潮涌,蔓延过他的整个身体,他的身体微微有些后倾,而横在他背部的那条有力手臂将那股接近于虚幻的愉快感瞬间变成真实存在的,他能感觉到寐罗的手臂横亘在他背上揽住他的身体,一手则抓着他的肩膀,以免他被这股席卷而来的兴奋狂潮掀倒在床上。而他也确实觉得寐罗那么做真的很有必要,他想要躺下去,阖起眼睛安静地享受这股从未有过的快乐感觉——他感觉到大脑开始超速运转起来,而他无法让它停止或是减慢丝毫。他甚至无法抹去脸上无法自抑的那丝微笑。
那感觉棒极了。
根本无法停止。
他侧头倚在寐罗的怀里,等着那股仿佛要一直持续下去的快感缓解。
“感觉怎么样?”寐罗在他耳边低声问到,陌生的呼吸冲刷着他的耳畔——而他发觉这丝伴随着微热气息的痒感正刺探着此刻他异常敏锐的觉察,让他觉得快感和寐罗的声音以及呼吸是一体的,共存的。他集中精力检验自己的感觉,而后只能承认这真的很棒。
“它很棒,真的……相当美妙。”他感觉轻飘飘的,清醒而又快活——要是在刚才那场混战中,他可以用这股子精力不费吹灰之力打倒四十个那样的废物,而不只是简单的四个。他可以做更多。跑上二十公里或者全力以赴保持四个小时精力高度集中的射击。没有任何问题。就是这样。他觉得精力充沛,仿佛全身有着使不完的力气。“它很棒。”他想要跟寐罗说话。随便说什么也好——他突然间觉得自己可以数小时数小时地说下去。直到他睡着为止。“我想快要到吃晚餐的时间了。你是否有办法让这感觉快点过去。我不想耽误事。”
“在它的效力过去之前,你会觉得不想吃任何东西。”寐罗耐心地说到,“我会帮你跟那个狱警请假——告诉他你不舒服之类的,然后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放松点,尼亚。”
尼亚突然有点惊吓。万一狱警发现他在食用犯人的冰毒,一旦汇报给弗兰克,事情可能就会变得糟糕。不管他辩解什么,那个固执又严厉的长官会用『你没有然后理由跟我叫板』之类的话来堵他的嘴,让他知道他在进行一个大胆而愚蠢的冒险。他的脑子在飞速旋转着寻找他们两个现在一副如此亲密模样的合理解释,继而他发觉寐罗一直在一眨不眨盯着他看。
“你在看什么?”他尽量保持着他平静的语调,虽然这的确有点困难。他发觉那丝愉悦冲垮了他试图一直保持的冷漠,他的声线不受控制地变得沙哑。“我很好。也不需要请假。”
“好吧。我知道你很好,”寐罗说到,“可能你只是需要休息一下。”
“让我保持这个姿势,”尼亚察觉到对方想要放倒他,“我不习惯躺着。”
“你无需对我这样戒备,我不会做什么的。”寐罗柔声说到。
“……对,”他喃喃着,“你对我不错。”
他突然间感觉与寐罗很亲近——就像他们是真正交心的朋友。在寐罗的手臂里,他觉得安全。他知道这不过是错觉罢了。红灯提示的大脑告诉他他必须小心。禁止再说任何废话。他便将头更多一些地埋进寐罗肩膀里,仿佛要将此刻友好和睦的气氛演绎得更煽情,同时让寐罗知道他现在不想说话,只想这么待着。沉默才是安全的。他谨慎地警告着自己。沉默。
尽管他现在有种强烈的想要跟搂着自己的男人把酒共欢的念头。
当狱警敲打着栏杆告诉他们该去吃饭,他听到寐罗懒洋洋地答应了一声,然后告诉那个狱警他们在进行着有趣的游戏。他捕捉到到耳边传来扑克牌哗啦啦翻动的声音,完全不知道寐罗是在什么时候变出那个又摆在他们身边的,他觉得这似乎是个好主意。并且也不会引起狱警的任何怀疑。他有点想要称赞寐罗的做法。那名狱警则在不耐烦地催促他们动作快点。
他闭紧眼睛用力深吸口气然后睁开,他感觉到自己是清醒的——非常清醒的,尽管仍然在药力的作用之下。他希望他脸上的微笑已经消失,不会引起他那些同伴好奇的目光。住在牢房里可没什么快乐可言。“我已经没事了,”他说,从寐罗肩上勉力撑直身体,将一条腿伸向床下踩在有点轻飘飘的冰冷地面上,“走吧,我听到他在叫我们去吃饭。”
“是的,我想是。”寐罗的目光没有从他脸上移开,他能感觉到那个男人一直在看着他,从床上下去用足力气稳住他的身体,让自己看起来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毫无异常。很快,寐罗跟着下床在他身后走出牢房,一起朝食堂的方向过去。他集中起全部精力让自己的步子踩得平稳有力,而不像是踏在软绵绵一堆棉花上。但这种感觉真是要命,他还在愉快着。他想要停止这种让他内心着恼的愉快,可他就是停止不了。他甚至觉得跟在他身后的寐罗让他更加心情舒畅。那种随波逐流的放松感仍然在他体内流淌着。他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寐罗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
他第一次真实地看到对方的眼睛颜色。像夜晚出没的猫一样的墨绿。凝视着他。一边朝嘴里心不在焉地塞着那些说不上好也不算太糟的伙食——他知道自己的表情也是同样。周围的气氛保持着僵硬的古怪和安静,犯人们远离他。没人敢靠近他的身边。他们两个身边没有任何杂鱼,只是他们两个。坐在这里,看着对方,吃着东西。眼神在空气中无声地轻撞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3(00:57)|【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