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短篇
> 【NM】失恋
已经来到办案组整整两个月,琳达对于所有组员都已经非常熟悉并且和他们相处愉快,不管是风趣幽默的杰瑞,爱开过火玩笑嗜烟如命的玛特,举止优雅的J.R甚至是她那个似乎不太喜欢微笑谈话只会用眼神和下巴命令人的上司尼亚。当然还有一个人,那个大概最不容她忽视的家伙、可她真想把他完全地忽视掉——那个绣花枕头寐罗。
没错,绣花枕头。除了这个词她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形容那个男人。
他一个月最多来三天,并且每次都只在尼亚的办公室停留两个小时——最长记录是两个小时零十五分钟,据说那次是他坐在转椅上因为姿势太夸张而很悲惨地摔了下去,然后足足在地板上哀嚎了二十分钟。最后当他嬉皮笑脸地叼着巧克力歪歪扭扭走出来时,琳达朝他投以鄙视的目光——她从未见过如此热爱巧克力的男人和因为扭伤脚就哀嚎二十分钟的白痴。
接收到鄙视目光的寐罗立刻就注意到这张陌生的面孔,他在她桌前停下来,带着超级灿烂无比潇洒(至少她觉得是这样)的微笑朝她打招呼,“嗨!小妞,你什么时候来的?!”
在琳达手里的咖啡泼上那张俊脸前,寐罗非常敏捷地跳上她桌子坐好,同时接过她手里的杯子笑嘻嘻到,“啊哈,请我喝咖啡吗?可真是多谢啊,美女!”他装模作样地抿了一口,像是很享受地吸了口气,“味道好极了!我要不要请你去咖啡厅坐坐以示礼尚往来??”
“闭嘴,你这白痴!”琳达尖刻地看着他,“我不接受游手好闲的警员邀请。”
“游手好闲是什么意思?”寐罗大惊小怪地看着她,“好吧就算我是游手好闲,那又怎么了??又不是你给我薪水,你为此而感到不平衡吗??”
“我只是奇怪你这种家伙居然还能念到警校毕业——你不会是睡到毕业的吧?!”
“事实上因为睡懒觉导致我连毕业典礼都错过了。”
“游手好闲加上油嘴滑舌——你真是我讨厌的类型集合体!”
“真是高兴你对我印象如此深刻,那么下班后有时间吗??”
“寐罗。”冰冷的声音从琳达面前寐罗身后传来,他们两个一起望过去,尼亚的面孔似乎又覆上厚厚一层冰霜,有时候琳达真觉得她这个上司大概祖先是爱斯基摩人什么的。
“哦好了尼亚我停止废话……”寐罗说着从琳达桌上一溜而下,叼着巧克力想要溜之大吉。尼亚一把抓紧他的肩膀,眼中流露出强烈的威胁和警告:“你少给我在这里浑水摸鱼!”
一时间办公室内鸦雀无声。正在装作热烈讨论案情而冷眼旁观的诸位齐齐向他们行以肆无忌惮的注目礼,仿佛在等好戏开演。琳达无论如何觉得那些人似乎有种看好戏的表情,让她不由得有种莫名其妙的怪异感觉——就好像有什么巨大内幕而她却毫不知情似的。
“对不起,长官。”琳达道歉,“我不该在工作时间说些无聊的废话。”
“这也要看因为谁。”尼亚哼了一声,松开寐罗的肩膀转身朝办公室走去。他没有配合下去演戏让大家都有点失望,不约而同的惋惜声在尼亚站定的一瞬间立即中止,警员们连忙低头各自忙自己的,除了那个绣花枕头仍然朝尼亚大言不惭:“嘿尼亚你是在吃——”
琳达看到自己刚刚团掉的废纸团在寐罗口中,同时也是在尼亚手里。她甚至根本没看清楚尼亚是什么时候从桌上捡起它并塞进去的。一切真是太快了。琳达惊叹地想。
“今天多加一项任务,寐罗。”尼亚冷冷到,“下班后说废话一直说到我满意为止。”
寐罗欲哭无泪地眨巴两下眼睛,待尼亚再次转身朝办公室走去后吐出口里的废纸团,做了个龇牙咧嘴的鬼脸又挥两下拳头,在尼亚回头时猛地立正行礼,“遵命!长官!”
片刻沉默后,整个办公厅响起一片掀掉屋顶的哄堂大笑。
不过俗话说强将手下无弱兵,当琳达见识到案内记录的所有寐罗破获案件时她不由得沉默了,显然这个喜欢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又毫无章法的家伙有他自己的一套。寐罗搞情报的本领简直是神乎其神并且套口供的功夫也是无人能及。——看来是有点内容的绣花枕头。
而在此刻,琳达更是完全对寐罗改变了看法,那个外表吊儿郎当的浪荡公子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优秀探员。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将自己作为交换人质的家伙似乎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还能谈笑风生开玩笑逗琳达开心,仿佛看不到挥舞在他面前的长柄刀。
他们两个的确是非常偶然地在喝咖啡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劫匪事件,当时寐罗毫不犹豫就冲过去的速度让琳达大吃一惊——她甚至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寐罗用自己换掉了绑匪手里的一个女人,琳达立刻给警署发回紧急警报并非常自觉地用自己换了那女人的孩子。
现在他们两个陪着那个该下地狱的大块头坐在房间里——被牢牢地绑在椅子上等救援。“只绑我一个不行吗?”寐罗笑嘻嘻地跟那个犯罪分子讨价还价,“我女朋友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你会吓到她的老兄——算我拜托了,我好不容易才找这么一个称心如意的女友……”
然而那大块头似乎并不领寐罗的情,他看了琳达两眼,沉默地摇摇头哼了一声。“别在我面前耍花招,小子!”他拿着刀朝寐罗威胁,“再废话一个字我就送你见上帝!”
琳达无奈地叹了口气。她现在恨不得把那混蛋劫匪立刻送进地狱才好——管他用狙击抢还是燃烧弹,当她看到他用寐罗当沙袋时就气到要炸掉了。目前寐罗的情况看起来挺糟糕。不但被绑得结结实实而且鼻青脸肿,她还从没见过他这副狼狈模样。
话说回来,她现在这么在意他并且答应了和他出来喝咖啡的约会是不是代表她有点……呃,是有点喜欢寐罗?琳达忍不住想着,然后又拼命责骂自己的不顾大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这些乱七八糟……不过如果他们能顺利得救的话她倒是非常乐意和他更进一步……
正当琳达左思右想又焦灼不安地抱怨同伴如此迟缓时,沉闷的砸门声终于出现了。她松了口气,抬起眼睛去看到底是那个倒霉鬼被派到这个解救任务里——她居然看到了尼亚!天啊,她那个冰山上司居然亲自出动了。琳达简直目瞪口呆。事实上她从未在办公室以外的任何办案地点看到过尼亚的身影,她以为他只会坐在那几坪大的地方发号施令。
当琳达终于从惊愕中缓过神的时候,她看到那大块头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而先前还饱经摧残的某个金发男人此刻正气势汹汹地朝他狂踩乱踢——虽然寐罗还和椅子绑在一起,但那似乎并不影响他抓紧时机对那个混蛋大肆进行打击报复。
“行了寐罗!”尼亚皱眉到,“他已经被你踩昏了,现在给我老实坐那儿别动,我先把你身上的绳子割断了,你背着个椅子也不怕重吗?!”
“女士优先!”寐罗扬起有点淤青的嘴角,眼睛瞥向琳达。“我一点事都没有!”
杰瑞刚刚跟来,一边喘息着抱怨尼亚的超人速度一边给琳达松绑。“你没事吧,琳达?”他颇为紧张地盯着她,让琳达觉得心里暖融融的——说起来虽然不及寐罗,但杰瑞……这么想着,她又忍不住回头去看寐罗,那个男人正在乖乖听任尼亚给他松绑一边夸夸其谈。
“你少给我装了!”尼亚像是有点发火地吼到,“给他叫救护车,杰瑞!”
“是,长官!”杰瑞连忙答应到,这时寐罗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起来,“我他妈的才用不着那玩意儿!!跟你说了我一点事都没有……”
“有没有事不是你说了算!”尼亚瞪他一眼,扶起寐罗强撑着的摇摇欲坠的身体。寐罗立刻嘟囔着挣扎开了,像个别扭的小孩子。“都说了我没事……”
“好吧,寐罗。”尼亚松开他让他自己在那里酩酊大醉似的来回晃荡。“这是几?”他伸出一根手指。
“……你在嘲笑我的大学数学不及格吗?小人!”寐罗咬牙。
“少废话!”尼亚拧起眉毛,“几?!”
寐罗努力看了一会儿,带着不确定的语气。“二……”
尼亚深吸一口气,忽然一把拦腰抱起寐罗同时大声吼到,“快点给他叫救护车!!”
琳达看到她那个上司小心翼翼地把寐罗放在房间里唯一一张床上,然后坐在他身边低头看着他。那似乎是极其温和的甚至带些宠溺的目光,她从没想象过尼亚还会有这样的表情。于是琳达不可抗拒地想到寐罗在尼亚办公室停留的那些时候,难道尼亚都是这副表情!?
天啊,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说,这次打赌我又赢了!”寐罗朝尼亚挤眉弄眼地,“我们之前赌约是什么来着?”
“……答应对方一个愿望。”尼亚放缓了口气,同时伸手顺了顺寐罗额前有些汗湿的发丝。“好了寐罗,你现在可以许愿了——你想要什么?”
寐罗刚咧开嘴巴就被疼痛牵扯神经到脸部走型,“那就『请实现我所有愿望』的愿望!”
尼亚沉默良久。“……你要是觉得我是那个灯神精灵的话,寐罗。——已经进入童话国度了吗??现在你眼前有没有星星一类的玩意儿??”
“没有——不过倒是有很多尼亚。我好像在尼亚国度里呢……”
在门外响起救护车的鸣笛时,琳达看到寐罗动动嘴唇似乎说了个什么愿望,尼亚便低头压上他的嘴唇——琳达听到心里高层建筑轰然炸毁的声音——这是失恋的声音啊……她揉揉眼睛,转头看到杰瑞仍然一脸担忧地看着她,暖融融的感觉再次涌来。
“我说,琳、琳达……”杰瑞结结巴巴地说到,“我……我能请你……喝杯咖啡吗?”
“……嗯,当然。”琳达朝他露出一个无比甜美的微笑,直把那头脑简单的傻瓜幸福到跟着地上那个已经被锁了手铐的家伙一起晕过去。“如果能吃个晚餐当然更好不过。”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4(07:13)|【NM】短篇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