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恋人絮语> 因為愛II【NM】短篇
> 【NM】恋人絮语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缘分。在一见钟情的狂喜之后,在因恋爱关系引起的种种烦恼出现之前,有一段幸福的时光,所谓缘分——情投意合——就是指体现这幸福时光的情境。
或许当他们第一次相遇之后就注定某些事情不可避免的发生——比如尼亚坚持在那个时间光顾那间便利店挑选罐头做晚餐而寐罗也总是在同一时间去给他的巧克力库存补货。
毫无疑问那十几分钟是他们一周里最为心情愉快的时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打了招呼然后一起走出商店再然后一起走进餐厅最后一起走到尼亚的公寓——在这期间他们的唇角始终保持向上弯曲的弧度并且毫无倦累之感。直到转天早上寐罗在尼亚的胸口上醒过来他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思考自己是如何从便利店的货架旁之间跳到了尼亚的床上——这事真他妈的无比神奇。但尼亚的胸口……很温暖。

身心沉浸。恋人在绝望或满足时的一种身不由己的强烈感受。
音乐悠扬动听,相当符合他们的心境。空气里弥漫着甜蜜的巧克力芬芳。温暖有力的手,搭在肩上,扶在腰上。闭上眼睛也能够看到对方的英俊脸孔。跟着浪漫的节奏踏着节拍迈着舞步,旋转,间或一两个温柔甜腻的吻。一切都很美好。除了……
“寐罗,你是否闻到什么不对劲的味道?”
“……呃……嗯?似乎,好像……”
“我想知道你的奶油浓汤是什么时候开始煮的??”
“在我们跳舞之前。”
“别说没用的废话。”
“……大概……两个小时前……或更早……”

可爱。说不清自己对情偶的爱慕究竟是怎么回事,恋人只好用了这么个呆板的词儿:“可爱!”
当今美国警探界第一优秀探员尼亚也有着他苦恼的问题。——很多问号同样堆积在他那颗堪称地球第一的脑袋里而找不到答案。并且长时间地找不到答案。
比如他总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当寐罗朝他露出那抹慵懒的小猫一样的笑容时他的大脑就停止工作。上帝作证其他时间他的大脑一向运转正常惟独那个时刻有些停摆。有时相当严重。漂亮的苔绿大眼带着猫一样的慵懒凝视着他时尼亚只能模糊地感觉到理智在离他远去。

等待。情人不经意的拖延,却引起了这边的搔首踯躅。
他歪歪斜斜地倚在沙发上打着哈欠抓着头发咬着巧克力换着频道——当然一边还在不停地抬头看着墙上的挂钟心里在堆积着因为某人的晚归而越来越强烈的愤怒和无奈。虽然这情况不是第一次但这种时刻总是很容易让寐罗失去耐心并相当容易急躁。他弹起身体踩着沙发拿下挂钟看它是否有问题然后总是极其郁闷地把无辜的挂钟放回原处。终于有一次——
“寐罗你在干什么?”
“啊?”哐啷——砰!!唏哩哗啦……“噢该死这个混蛋挂钟它总是不老实……”
“我问你在干什么?”
“你知道它整天待在墙上大概是有些无聊所以想下来玩玩……”
“我问你踩在沙发背上站得像个宇宙巨人一样是在干什么?!”

纯属偶然。细枝末节,偶然的事件,小小的曲折,琐碎的小节,微不足道的细节,不起眼的地方,都会引起恋爱的烦恼:事情总是在节骨眼上与追求幸福的恋人作梗,似乎机遇在存心与他作对。
或许一切真的是偶然可尼亚真的很讨厌这该死的偶然。
当寐罗等在警署外面时他刚好和他的女同事边议论着案情边走出去——或许那女人对他有点好感或许是案情让他们太专注或许是道路太窄或许是天气太冷(这有什么关系)于是在寐罗眼里就是他们相依相偎神情暧昧。并且由于忙着办案他偶然地忘记了和寐罗的约会。
尼亚已经在公寓外面冻了四个小时可他的宝贝还是不肯来给他开门。
……为什么偏巧今天这么冷??又为什么偏巧他没带钥匙?!!……
上帝。他恨死偶然了。

搂抱。对恋人来说,搂抱这个动作似乎在某个时刻实现了他与爱偶完美结合的梦想。
如果早上醒来时他发觉尼亚的手臂停在他预想的美好位置那寐罗一整天都会心情不错。
当他摇摇晃晃踩着醉醺醺的舞步回到房间然后跌进某个温暖怀抱他会露出满足的傻笑。
当他们从快感顶端跌落下来时只有一个温暖有力的拥抱才能给刚刚那场完美欢爱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那一刻的拥抱就像强烈地在宣布『我爱你。我需要你。我拥有你。』
而寐罗最喜欢的是他们相互搂抱着踩几步舞——虽然他总是踩到尼亚。

恼火。当情人看到情偶的兴趣被其他的人、物品或事情——在恋人眼中这都是他次要的对手——所吸引或转移,不免感到有点醋意。
某一天。“尼亚你听到我刚才说什么吗?!”
“……呃?什么??”
“从现在开始我禁止你再看这些密密麻麻的文字你给我停!!”寐罗愤怒地抽走尼亚手中翻到一半的资料扔到墙角,“上帝——我他妈的恨死案件了!!”
某一天。“靠我他妈的要砸烂你那个笔记本把它给我关上!!”
某一天。“在公寓里不许你接任何讨论案情的电话!关机!给我关机!!”
某一天。“尼亚你又来住办公室?”
“……”他在和寐罗做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某条重要线索并不由自主地喊了出来。
“好吧我打电话告诉寐罗最好待会儿给我们两个送夜宵——你就能回家了尼亚。”
“真的很谢谢你,琳达。”
“经验之谈——终于在萝拉凯茜露娜妮弗之后轮到了我来干这个。”

发疯。恋人的脑子里忽然掠过这样的念头:他发疯了。
寐罗经常在开门时看到尼亚抱着一只足以把他的脸全部挡住的购物纸袋摇摇晃晃进来。当然里面除了巧克力就是巧克力——就像他买光了一个便利店的货。而这种时刻的频繁出现只是出于心情。“突然就想给你买巧克力。”尼亚总是不解地看着寐罗,“这也需要原因?”
“上帝你他妈的真是疯了——前天才刚刚买过!!”
“喔是吗……可是今晚我真的很有心情买给你。”
“要是有心情散钞票的话我们不如买两张机票去海边过个周末。”
“呃你疯了吗寐罗——上周我们才去过并且现在机票不打折!!”

窘迫。一个众人场面,其中暗含的恋爱关系造成了拘束,引起了大家的尴尬,尽管没人吭一声。
“姓名?年龄?职业?住所?”
“寐罗。25。没有职业。住所跟你一样。”
审讯室里传来一阵刻意掩饰的咳声。几个探员顾左右而言它。
“他怎么又被弄到这地方来了?”
“大概是运气不济……”
“尼亚恐怕又要脸一天了。”
“没关系他大概已经习惯了。”
“我真希望现在能在外面坐着——这气氛真要命。”
“没办法尼亚总是认真过头……”

嫉妒。源于爱的一种情感,由担心所爱对象垂青他人而引起。
“昨晚你真的只是在酒吧喝酒吗?!”
“OK尼亚我他妈的已经在这个早晨回答你了28次现在是第29次没错我是在喝酒!”
“我不能想象喝酒会比我更重要。并且你的身上有香水味道。”
“酒吧里到处是女人不可能不沾上些气味!”
“……那么你衬衫上的口红印又是怎么回事?!”
“噢上帝尼亚我他妈的真的不记得了我喝醉了!”
“喝醉也能成为借口吗??”
“难道你希望我说我忙着和一个女人调情所以忘记了回来?!”
“上帝……寐罗……”
“喂喂喂喂尼亚你去什么地方喂喂回来尼亚!!————”

信神。不管恋人受到哪种文化的熏陶,他的生活中总免不了会有占卜问卦、求神还愿的事。
“这他妈的真的准吗?!”
“信则灵不信则不灵嘛,寐罗你真是罗罗嗦嗦像个女人。”
“去你妈的给我闭嘴!!——拿来!”寐罗一边嘟囔着『要是我把这玩意儿摆到房间里却没能缓解我和尼亚这几天持续冷战状态一丝一毫的话我绝对要你好看』一边把玛特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一大筐四片叶子的三叶草洒满各个角落把房间搞得就像刚刮过龙卷风的大花圃。
于是这个晚上他和尼亚真的和好如初——当然不是那堆叶子带来的运气而是尼亚真的很感动。虽然之后他气急败坏地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才把房间恢复龙卷风侵袭前的样子。

物体。任何物体,一经情偶的碰触,就成了这身体的一部分,恋人也就怀着一片痴情迷上了它。
当尼亚不得不外出几天执行公务时,寐罗就会在那几天脖子上面空荡荡。或者手腕。因为尼亚非常认真地声称没有寐罗的东西他会失眠——严重失眠。当然不止那些。有时候是腰带。有时候是他的手套。更甚者有一次寐罗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尼亚的警车上。
那时大概距离他们的公寓已经有了四百公里远。
而尼亚总是会在寐罗的抽屉或柜子里发现他的帽徽、签字笔、证件照片或者记录某些线索的碎纸片——怪不得他总是找不到东西。对此寐罗理直气壮地声称他有奇特的收集癖好。
尼亚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在某天早上在属于寐罗的那个壁橱里醒过来。

掩盖。一个让人斟酌的情境:恋人举棋不定。
他真的希望尼亚知道他昨晚的冷漠让他无比伤心。虽然这次矛盾是由他而起——或许他不该无理取闹可尼亚却不给他丝毫纵容的机会。可寐罗又极度不想尼亚知道他如此地在意他的任何一个举动或是想法——那让他有种被窥透的无地自容感。
他在摆出『我他妈的根本不在乎你怎么做还是怎么想』的外表同时又在内心深处不由自主地期盼尼亚那个白痴能够清清楚楚地知道事实上『我很在乎你我真的很在乎你的一切』。
最后尼亚还是知道了——因为当他半途回到公寓去取忘记带的文件时他开门进去看到寐罗一个人像只被淋湿羽毛的鸟一样无精打采地窝在沙发里对着巧克力发呆。于是他知道了寐罗在早上表现出来的种种『你他妈的给我去死吧我才不稀罕你理不理我』完全是在演戏。
当然尼亚也是……他整个晚上也没想透自己为什么那么冷冰冰的。还是他很恐惧让寐罗知道看起来无比坚强的自己其实脆弱得很??寐罗的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他的心都碎掉。
他们各自斟酌着不去完全展露自己的感情而结果就是彼此受伤。当尼亚过去抱紧寐罗在他怀里时两个男人都在心里发誓再也不会做那毫无意义的掩盖行为。

我爱你。不是指爱情表白或海誓山盟,而是指爱的反复呼唤本身。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喜欢用『我爱你』当作一切的理由和借口并且理所当然。
“背我走!”他像个孩子一样猛地窜上他的背部,“快!尼亚,我爱你!”
“把它给我吃下去。”他把绿叶菜塞进他的嘴巴,“乖乖吃下去。寐罗,我爱你。”
“尼亚,我爱你!”他在窗户旁朝他奋力挥着手臂,“把报纸带上来!”
“寐罗,我爱你。”他一进门就给了他一个吻,“帮我去放洗澡水好吗?”
他用眼睛斜一下桌上够不到的遥控器。“我爱你。”
他示意他要用那边书架上的参考书籍。“我爱你。”
但是从某天起这句话突然又失去了所有的附加条件而变成非常单纯的只是表述本意的一个句子——即使一天重复那么几十一百成千上万遍也让人听不厌倦。
“寐罗,我爱你。”
“我也爱你,尼亚。”
“非常爱你。”
“非常非常。”
“你省略了最重要的一个字。”
“得了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
“我想要听你说。”
“OK我开始了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唔……”
甜蜜的亲吻总能够为一切划上完美的句号。而无疑亲吻正是『我爱你』的具体实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4(07:14)|【NM】短篇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