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短篇
> 【NM】无法抗拒
实话说那个探员第一次来到这里就让尼亚成功地注意到了他。他的名字是寐罗代号M。他的眼睛明亮幽深炯炯有神他的嘴唇扬成非常好看的弧度他的头发很有个性地冲击着尼亚的眼球或者说他的一切都在冲击尼亚的感觉。对此完全没有任何感觉的尼亚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顶好这个家伙别是个外表光鲜的绣花枕头否则三天后他就必须卷铺盖滚蛋。
有句话叫做强将手下无弱兵——这话用在尼亚身上正好。作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CSI长官他对自己的手下要求极其苛刻严厉甚至到了可以称为残忍的地步——曾经有个探员因为没有及时销毁致使重要情报差点落入敌人手里而被尼亚一拳一脚揍进医院躺了三天三夜。即使后来由于其他探员的力挽狂澜避免了那场灾难。于是探员们猜测如果没能避免恶性事件的发生大概尼亚会直接送他进太平间。没人敢在尼亚面前暗中使诈玩小聪明借机偷懒或是敷衍了事,从来没有。尼亚会选择非常干脆直接的方式办理他让他下半辈子都在悔恨中渡过。
于是当那个朝气蓬勃满身阳光的年轻探员进入这间向来素称地狱办公厅的同时差不多所有人都在暗暗叹着气为这个可怜家伙将要遭遇的一切而感慨万分并各自祈祷希望不会在三天后就再也见不到他挺得笔直的背影。不管留下还是离开,他肯定要记住在这里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一点一滴全都牢牢记住作为他这辈子最糟糕最刺激最要命的生命经历。
尼亚衡量标准一个探员是否合格的方式很简单——质量,效率,服从。他承认他经常刻意刁难刚到这里的每个探员因为他不想要一个关键时刻会出乱子的麻烦分子。他要的是精兵强将所以谁也别想在这里混。不过寐罗给他的第一感觉并不好——他直觉认为他是个心浮气躁的家伙所以尼亚给他一份整理资料的活。作为探员首先该有足够的耐心和细心。
但寐罗完成得相当不错甚至是很出色的。这让尼亚有些惊讶。此后他慢慢发现这个看起来又浮躁又冲动一副惹祸精模样的家伙干得还不错。是的非常不错。相当不错。他是第一个让尼亚从内心感到满意的探员——至今为止第一个。尼亚认为他非常适合跟随自己。
寐罗听从他的所有命令服从他的所有分配接受他的所有批评指责和他的肯定。此外,他可不是个傻瓜。他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写在寐罗眼里的热爱和疯狂——为他。如果连这都看不出来他简直就是宇宙第一白痴——寐罗几乎要把那感情化成字母写在脸上。『他妈的长官我爱你我他妈的爱死你了』他毫不费力就能从寐罗的眼神里读出这样的话。
可尼亚并不打算放他的精力在这些无聊的感情上。虽然寐罗的确是个不错的家伙。是的工作的确不错。至于其他不管怎样都与尼亚无关——尼亚知道只要他一直表现出无动于衷或是故作不知那个男人就会知趣地撤退。他不希望闹出无聊的办公室恋情,那又愚蠢又可笑。他认为寐罗是个聪明的家伙可他不明白为什么聪明绝顶的寐罗会有这种要命的举动。
他曾经在电梯间里遇到过寐罗。他和一众任务的探员们挤在一间电梯里面,他的身边自然跟着从来不离他半步的寐罗——并且因为人员多到电梯几乎超载而使得他们距离极近。是的非常之近,非常。几乎完全紧贴着彼此的身体。没有丝毫空隙。向来感觉灵敏的他自然没有忽略掉来自身后那具年轻躯体散发出来的热量和那怦怦撼动的胸膛。寐罗的呼吸如此灼热而强烈地吹拂着他的耳后以至让尼亚能够嗅到他呼吸里带着的浓郁的巧克力味道。
上帝。那一瞬间尼亚忽然想要转过头去用力地堵住那张喘息越来越清晰的嘴唇到寐罗的口中品尝一下他总是叼着的巧克力是什么味道。是的他很好奇。他好奇那玩意儿是否真那么滋味美妙美妙到让寐罗像嗜食毒品般地离不开那大板大板的褐色固体。
在尼亚冒出这个疯狂想法之后两秒钟他听到电梯到达的叮的声音。他闭了下眼睛再睁开重新恢复到他冷若冰霜的常态。他有些懊恼自己刚才竟然如此失神,居然会对寐罗有欲望。是的刚才那么一瞬间他的确有欲望——与他想要吻他的想法同时冒出来的欲望。因为他感觉到寐罗在他身后轻微地扭动着身体这让尼亚无法遏制地想到寐罗在床上扭动着腰时会是什么感觉。上帝他真该去忏悔。他不该想这些——可他没控制住。无论如何他也是个正常人。
那次任务完成得干脆彻底然后他纵容寐罗在酒吧里喝了个痛快。尼亚从来不去酒吧,除非是形势所迫。但在那天他像神经脱线一样允许寐罗在结束任务后去酒吧放纵那么一会儿,结果寐罗没能控制好他的酒量喝了个烂醉如泥。尼亚只不过是一眼没看到那个惹祸精——呃除了工作办案以外的其他任何事里那混蛋绝对是个惹祸精并且还不是一般的惹祸精——他非常惊讶非常无奈又非常愤怒地看到他那个宝贝探员在舞池中间跳起了性感十足的艳舞。他妈的这个混蛋寐罗。那个男人已经上半身不着丝缕尼亚甚至听到台下接连不断从各个角落响起的尖叫和口哨那群该下地狱的混蛋一定在郁闷这里为什么没有钢管这种玩意儿。
最最最最痛恨抛头露面的尼亚在暴怒里以最快的速度窜进舞池把他那个已经醉得一塌糊涂神智不清的探员用一记非常干脆果断的手刀让他在一秒内昏迷第二秒倒地——在他摔下去之前尼亚拎起他的手臂把他往肩上一扛怒气冲天地走出了酒吧。与此同时他发誓他以后再也不会纵容寐罗这个混帐喝一口酒——至少在他面前他休想。绝对的。
当尼亚把这个惹祸精扔在他自己公寓里的地板上任其自生自灭并准备转身离开时,寐罗突然抓住他的裤脚口齿不清地叫喊起他的名字。尼亚知道这是喝醉的最基本表现——不是说酒后吐真言的么。何况就算不喝酒他也知道他心里的真言是些什么。他脸上一直写得很清楚。即使明知道寐罗之后要喊些什么可尼亚还是无法抑制住在他听到寐罗声嘶力竭歇斯底里地狂叫着长官我爱你长官我爱你时他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他发誓那时他的确呼吸不稳他头脑空白他动作僵硬他心跳失常他……他妈的他想尝他口中的巧克力味道。非常。并且他已经被他大呼小叫的声音搞得耳边嗡嗡作响他真的不知道一个人男人也能嘈杂到这种地步。于是尼亚拎起寐罗的衣领去汲取他渴望已久的巧克力味道——但他只找到一个满是酒味的舌头。
就算到这种地步尼亚也还是放开了他那个已经失控的探员。虽然他知道纵容这个深吻的结果会是什么可他严谨慎微的性格阻止了他想要进一步的冲动。一时尼亚有些痛恨自己这样的性格可他知道他已经做了决定就不会再改变。他不认为他的探员把所有时间和精力花费在一个死板苛刻的男人身上有什么快乐可言——尼亚非常有自知之明。
他是为寐罗好。寐罗是个出色的家伙。他英俊帅气魅力四射。他聪明机灵能力超强。他该有漂亮的女友而不是找一个难以取悦的长官作为情人。他希望寐罗能够领悟到这些。
然而寐罗似乎根本领悟不到——或者说只在这点上他的悟性超低无比。
转天寐罗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似乎非常不安。他跟他道歉为他昨晚的胡作非为,然后他站在那里等着尼亚给他一个合理的应答——然而他的眼睛泄露着他的情绪,尼亚知道寐罗想要打探昨晚是否发生了什么。他知道如果寐罗听到他吻了他的话那个年轻冲动的家伙极可能在下一秒就扑上来给他的长官一个用力的狠命的忘乎所以的全心全意的热吻作为回应。也可能会迅速转身锁紧办公室的铁门然后用他的热情作为回报——不管是在办公桌还是在椅子上。要么就是墙壁。或者地板。随便什么地方都行只要能干那事。
可尼亚没给他任何他期待的反应。于是半分钟后寐罗心灰意冷地像只霜打的茄子垂着脑袋再次跟尼亚道了歉然后转身离开他的办公室。尼亚发誓那一刻他的心脏的确有点疼痛。
接下来尼亚用一周的时间来研究分析自己对他那个与众不同的宝贝探员到底怀有什么感情。他从未恋爱过也从未有过任何逢场作戏。所以他思考这种感情就相当费力。一周过去尼亚已经确定他的确对寐罗有些不同寻常的想法——又或者说就是那种对他而言完全陌生的感情。震惊之余尼亚感到有点荒唐,他从不觉得他会有这种感情况且还是对一个男人。可当他看到心不在焉的寐罗没留神身后那个埋伏的敌人时尼亚几乎是想也没想就冲出去保护那个家伙。是的就像拼命想要保护自己所爱的人不让他受伤而宁可自己代他去死的那种心情一样,尼亚不顾一切地冲到寐罗身边抱紧了他与此同时他发觉拥抱寐罗的感觉真的很好。
是的拥抱寐罗的感觉真的很好……他渴望能够一直拥抱他。一辈子。永远的。再也不放开怀里这个男人。这个总是坚决服从他完全忠于他并且疯狂爱着他的男人。他愿意承认他也爱他并且想要一直保护他——就像现在这样为寐罗挡住所有的危险和灾难。他要一直拥抱着他让他在自己怀里让他感到安心感到安全让他知道他也是爱着他的。他愿意保护他。
尼亚只希望上帝足够仁慈能给他这个机会让他保护他的士兵。一辈子。
尼亚知道自己这一生都没办法再摆脱开寐罗。当他睁开眼睛就看到那个男人呆滞的表情和哭得红肿的眼睛。他感觉到寐罗紧紧紧紧握着他的手,在他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脸上时寐罗的欣喜若狂已经非语言所能形容——那一刻尼亚忽然很想流泪。
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从没人为他有过任何动容不管是哭还是笑。他拒绝与外界的任何接触,他厌烦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有人说他是灌满机油的发动机,他只会把所有时间和精力花费在工作上。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伴侣也没有对手。他只有一颗作用仅是维持他活命的心脏。可现在他真的感觉到他活着不是为了案件和解谜而是……为了爱。为了爱上寐罗。为了遇到他这个宝贝探员这个优秀男人这个惹祸精这个可怜巴巴的家伙然后爱上他。
尼亚投降了。
不过显然寐罗并不明白他所说的「我要保护我的士兵」是什么意思。他的士兵,意味着他决定要用尽全力穷其一生不顾一切全心全意要带在身边和保护在他怀里的人。尼亚从来不承认谁是他的士兵,最多他只认为那些一直完成他交待的任务的探员们是他的手下或他的同伴,商业化点说就是他的雇员。可寐罗是他的士兵。绝对的唯一的一个。
当他回到警署时寐罗对他的态度就像降到冰点。当然他知道是为什么。不过尼亚保证今晚寐罗会再度将冰点温度提升到足以熔铁化金的热度——直到把他们两个焚烧得一点不剩。
当他告诉寐罗他这一生只保护一个士兵时他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一如既往的热烈情感。
于是现在寐罗筋疲力尽地躺在他身边喘息得像只野兽一样,他的手臂紧紧纠缠着他的肩膀他的大腿紧紧交缠在他的腿间他整个人就像藤蔓一样缠绕在他的身上——可尼亚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好极了真的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感觉。让他深深沉醉。或许还有比这更加让他心神俱醉的事——不是寐罗的拥抱不是寐罗的热吻不是寐罗的爱抚也不是寐罗的迎合。而是寐罗在他耳边接连不断地叫喊他的名字『尼亚』。是的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美妙绝伦的。让他简直可以忘记一切而只沉溺在寐罗的呼唤里。他爱死了寐罗叫他尼亚。而不是长官。
尼亚我爱你。尼亚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听到的最动听的话语。
是的很早以前他就无法抗拒寐罗的一切。很早以前——甚至连他都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那次挤在电梯里,或许是那次他们九死一生地从军火基地爬出来,或许是那次寐罗把资料摔在他桌上,又或许是从寐罗站在他面前开始的那一瞬间。
他早已无法抗拒他。并且是永远地——抗拒不能。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4(07:16)|【NM】短篇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