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一切结束> 因為愛II【NM】短篇
> 【NM】一切结束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你恨死了他那张百年不变的扑克脸。
你感到绝望。想到他那张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一副样子的脸孔——你真想给他两个拳头告诉他要他妈的学会讨好上帝,否则他绝对会在天堂里没好果子吃。他会被上帝踩在脚下,会被那里完全不吃他那一套的混蛋们欺负得很惨。你痛恨自己不能冲过去跟他们打架。
你躺在你自己制造的名为『尼亚世界』的垃圾堆里翘着腿晃荡着,你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安慰自己这根本没什么——讨厌的家伙消失是件好事。你一直都希望他从这个地球上彻底消失,你点着他的胸口冷冷告诉他他该去死。那时候你感到快意,因为你相信你的话会让他不那么舒服。虽然那张仍然面带微笑朝着你的脸孔没有丝毫裂痕。你知道,裂痕在他心里。
你买有关他的所有东西,报纸杂志或者学术期刊,你对着那张冷冰冰微笑的完美脸孔发出鄙夷的嗤笑声,你收集那些东西并把它们全都码放在你们都喜欢的书籍下面,但你却不再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游戏总有结束的时候,你也会厌倦,你也会烦躁,你也会气急败坏得像个孩子一样叫喊着『去他妈的老子够了!!』然后一甩手便从有他的世界里消失得干干净净。
你的确做到了。你从他的身边潇洒离开——从此跟他再不接触。
当然,是实际意义上的『接触』。可你还在搜集有关他的一切,并且在他取得一次又一次成功攀上一级又一级阶梯时发出冷嘲热讽——同时内心酸楚。你承认你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他居然能够如此坦然地面对你的消失。你不曾见过他有过任何寻找的举动或是意识,你只知道他在坚持不懈朝着更高更远的方向坚定地迈着他的步伐。他从来不曾停留片刻思考某些关于你的事情,他从来不曾转身回望一眼早已停在原地等待的你,他从来不曾把失意落寞孤独懊悔等等任何一丝情绪带入他的微笑里。他总是用那张完美无缺的脸孔示人,久而久之你甚至以为那就是他的真正面孔——你不知道在他消失的那一刻他的头脑里是否仍然没有你的丝毫。你甚至不能确定你是否曾经在他心里占据过某个角落,还是根本没有你的位置。
你曾经无数次和他坐在图书室里各自埋头专注于面前的课本,也曾经无数次狠狠抓紧他的衣领朝那张始终无动于衷的脸孔发出愤怒的咆哮——你忽然发觉在那些时候你距离他如此之近,可你从来没有在意过那些。当他先起身从你身边离开,当他微笑着握住你的手从他身上拿开,你感觉到失落。可你不知道他在图书室外等待许久——他其实也想和你一起去已经寥寥无几的餐厅吃个午餐讨论一下你们刚刚看过的书籍。他也曾经弯曲过手指把你的手指握在他的手中感觉着你的温度和你的心情,可你的愤怒淹没了你的感觉,你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你只剩下了满腹恼火和满心无奈。于是你挑起嘴角坦然面对他的离开——你告诉自己那什么都不算。他的存在与否他的出现和离开,跟你没有关系。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年轻有为,出类拔萃。奇迹般地出现又『奇迹』般地落幕。尼亚的一生,如此而已。
可你的警告对你无效。你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愤怒地回击并嘲笑你愚蠢的鸵鸟行为。
你拿开一直挡着眼睛的手臂,毫不掩饰你的满脸泪痕,让他知道其实你不是无动于衷,让他知道他是个彻彻底底的冷血混蛋而你跟他不同,你会哭会笑会大吼大叫也会痛苦不堪。你生气,他就这么突然消失。你沮丧,在他离开之前你不曾偶遇过他。你懊悔,你告诉他他该去死而不是你心里的真正想法。你痛苦,你永远不再有机会跟他说你想要说的话。
你在喃喃着他的名字中带着满脸潮湿睡过去。你在梦中见到他坐在你的身边,他仰起头看着天堂的位置——上帝的位置,他动着嘴呢喃不停,你侧耳倾听,他在恳求上帝给他一个机会跟你道歉。他在跟你说他从未说出口的话,并且,给你一个毫无掩饰的真正的微笑。
你听到你的名字从他口中接连不断地涌出。你吃惊,他从未这样持续呼唤着你。你不解,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你感到陌生甚至怀疑你身边的男人是否是他。你悲伤,在听到他哽咽着其实他并非你想象的那么坚强并且他用眼泪证实了他没有骗你。你心痛,想要擦掉那个被无数人奉为商业界精英的男人的无懈可击的完美脸孔上的痕迹——你渴望着能够碰触到他。
你伸出手却穿过他的身体。被柔软水雾包围的感觉让你陌生,你刚刚知道原来尼亚给你的感觉是如此——温柔而清。带着海洋的潮湿气息,海底涌动的轻缓波流,你蜷起手指在他隐约可见的发丝间纠缠,你屈起的指节滑过他的脸颊,你看到他正微笑着朝你流泪。
你不曾见过这样的尼亚。你不曾见过他的眼泪和他眼中的温柔情感。而现在你却看到了几乎是奇迹般的一幕。你惊讶地翻身而起——坐在那个男人身边跟他对视。他没有离开,也没有消失。他就那样坐在那里朝你露出可以称之为『爱』的表情。你看到他微微动着嘴唇,你凑过去倾听他口中的喃喃自语。你后悔过无数次,关于你没有说出口的那句话。他轻缓地吐出那几个单词连缀成一个简单句。主语是他,宾语是你。中间的单词是动词却更像连词。把你们两个紧紧连接起来——即使你仍然存在于这个物质世界中而他早已魂飞魄散。
你怀疑自己看多了影片。可你最近没看过这种剧情的烂片子。
你忽然发觉他该去拍电影——他总是给你『惊喜』,和他在一起你需要预备几个心脏来接受随时都会冒出的突发状况。你有过许多模糊的愿望并因为它们困扰异常,但所有愿望凑在一起都不会有此刻这样真实而强烈,你希望他能够恢复他的往常样子在你身边停驻片刻,就像他一直在对上帝祈祷的——让你知道其实他一直在你身边陪伴着你,他跟在你身后,他看着你所作的一切,他被你的各种情绪搞得无奈而又悲伤——然后他颓然坐在这里陪在你的身旁,你躺在那里满不在乎地哼着曲子,他却知道你心里根本没那么平静。
『尼亚?』你试着叫他的名字,不去管他是真的存在于这里还是一切都仅仅是你在幻想——你用一颗三流编剧的脑袋幻想着他在这里的种种情节。你像他思考时会习惯做出的动作那样坐在那里,抱着小腿却不安分地摇晃着膝盖。『我知道你在这里,尼亚。』
他惊讶地看着你,当你的目光固执而准确地停留在他的脸上时他露出喜悦的微笑。
他伸手过来轻抚着你的脸颊,你再次被那种温柔的海洋感觉包围——他的手掌温暖而轻柔地贴着你的脸颊小心翼翼抚摸,让你几乎为那过缓的节奏而不耐烦。你张开口想要抗议,却迎来他的嘴唇。海洋气息攫住你的呼吸——不同于父母给予孩子的宠溺亲吻,不同于好友之间表示友好的可爱亲吻,不同于你曾经和那些女孩之间或急或缓的热吻,他的嘴唇如此温柔,他的味道让你沉醉,他给你与众不同的奇妙感觉。你喜欢他的吻。你想要得到更多——可当你试图与他更进一步时他离开了你的唇舌。你莫名其妙地质问他为什么停止,他打着手势示意他感到自己做得很差,因为他不会接吻。你看到他微微有些不安地侧过脸庞,他的脸颊泛出让你发觉这个男人也很可爱的红晕。你勾勾手指示意他过来,虽然他处处比你优秀但唯独在这个方面他不如你——你打算教他如何把一个吻表现得更像情人,他则露出那抹在你意料之中的微笑。他微笑着看你,笨拙地辩解他只是想试试那种感觉。因为他从没接过吻。
『对我来说,不一定是糟糕的事。』你耸耸肩,试图表现得轻松自如。『我是说你离开。』
他用那种默许的目光看着你,表示赞同你的说法——于是你们两个一起故作坚强地自欺欺人。看这事有多么好笑。你暗自想着,为什么你要装作你满不在乎然后他便点头同意你真的是满不在乎。你们两个心里都知道,妈的,你在乎。并且在乎得要命。
你起身开始继续收拾他的东西。在他微微有些凝滞的目光里,你把关于他的所有都扔进一只废纸箱——你把那只超大纸箱装得满满当当然后搬出去扔在门外,然后你用力关上门禁止他再进来半步。你知道他在外面,你也知道他正坐在那只已经当作垃圾被丢出去的纸箱上对着你的房门发呆。你无奈地耸耸肩,告诉自己也告诉他,一切都过去了。
夜幕降临,你裹上一件外套戴上夸张的墨镜,打扮得像个手党分子跑出去给自己找点乐子。在酒吧里你遇到很多火辣美女,可你没兴趣。你坐在吧台上要了杯马丁尼慢慢品尝,你无端地认为他会喜欢这款酒,当你微微有了醉意时你越来越清楚地感觉到他站在你身后。
你端着酒杯转过身,面朝他露出你的醺然笑意。
你高高举杯,满脸自嘲地大口灌酒。『Shit!I never had a dream come true.』
你在那里把自己灌了个一塌糊涂,然后摇摇晃晃溜下吧坐走在回公寓的路上。你拒绝他发出的警告,坚持就这么走回去——你觉得他突然变得很罗唆,你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你躲开疾驰而来的车子和朝你致以注目礼的行人,你手里拎着酒瓶笑嘻嘻地在街上踩着舞步。你知道他一直在你身后,就像要充当你的守护神一样紧紧跟着你——而你和他心里都清楚得很,他什么也做不了。他默默跟在你身后回到你的公寓看着你一头栽到地板上睡了过去。
你在梦里再次见到他。他拥抱了你然后你也给了他拥抱。唯一一次拥抱,是在梦里,是他死后。你把头搁在他肩上跟他道歉,在毕业典礼那天你的表现糟糕透顶。他说他没有生气也不会怪你,他说你说得没错——他是个混蛋所以他该去死。但你是他离开这个世界的障碍,他求你给他一个让他离开的理由。你沉默许久告诉他你一直爱他,他听后却拼命摇头说这样只能更糟。你打断他的抗议把话说完,你决定陪他去天堂,免得他被别人欺负时不会打架。
你感觉到他的手慢慢变得虚幻,他的身体在你面前透明。你的下巴没有了可以依托的位置并且你的嘴唇碰触不到他柔软的卷曲发丝。你闭上眼睛深吸口气,再睁开时已经没有他的影子,你的怀里空空荡荡。你独自站在那里许久,然后你告诉自己,一切真的全都过去了。
你爬上高楼俯视下面的一切,就像上帝俯视芸芸众生。当你坐在边缘上时你看到不远处有个陌生人正倚在天台下面叼着烟看你。你确定他在等着看你笑话,于是你收回你的腿。
他建议你养只漂亮的美国卷耳猫再养一条帅气的阿拉斯加雪橇犬。他说动物能够医治人的心灵——你可以试试这么做,如果不成功的话就去找他。你想象着猫猫狗狗的生活,你从内心里不寒而栗。他哈哈笑着站起身朝出口处走过去,他说你还有救,他说飞的滋味不好受,并且,他说,就算你飞下去也飞不到你想要寻找的那个人的身边。你不知道他在嘲讽你还是安慰你,但是你选择了下去——跟在他身后走楼梯,而不是从大厦楼顶边缘做自由落体。
从此以后尼亚再也没有来找过你。
现在你有一只卷耳猫和一条雪橇犬,另外还有一个总是满口胡话的伙伴。他正在大声叫喊你的名字叫你加快动作,于是你『嘿』地起身冲向门外那辆正在等你的敞篷车。有时候你搞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总是感到茫然或者好笑。但你心里知道——这就是生活。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4(07:20)|【NM】短篇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