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短篇
> 【MN】忘却的悲伤
“喂,你看我新近写的小说,如何呀?”一个金发男人手捧一本书耀般地朝他身边的银发男人晃动,“我写得好辛苦啊!!好像几日几夜没有睡……”
“好像真的很好啊。”银发男人慕地翻看着,“只是……好像名字多了些??……”
端着药水进房的J.R耳闻目睹这精彩一幕,已经见怪不怪。“喂!你们两个,过来吃药!寐罗,先把手里那个电话通讯册给我放下!我什么时候准你们动这里东西了?!”
两个人乖乖放下那本宝贵的『小说』,来到J.R身边。
“啊!又是这种药!好烦啊!!”寐罗先叫了起来,“我不要吃!!”
“你以为要给你满汉全席吗?!这里只有的药吃,否则就去喝白开水!”J.R撇撇嘴,把药水分别递给二人,“哪,乖乖喝了,然后有水果吃。”
“……我可以和他换吗?”尼亚怯怯地问到,“这个药水颜色好难看……”
“拜托,你们两个都同一品类同一剂量的药水好吗?……算了,换就换吧。”J.R叹气。
于是尼亚喜气洋洋地夺过寐罗手里的药水,寐罗则愤愤瞪了他一眼。“干吗!?明明我这个要比你的少啊!你想占便宜吗?窗都没有!!”
“虽然颜色难看,可是味道好过你的啊……漂亮的东西都是骗人的!”尼亚噘嘴。
“味道好的话干吗不自己喝呢??”寐罗皱眉。
“我只是讨厌这个颜色啊!”
“你的药水要比我多啦!我才不换!!”寐罗说着,在尼亚手里认真辨认了一会儿,把尼亚的那瓶拿回去,“我们自己喝自己的比较好。嗯。”
尼亚便认命地低下头,好一会儿才嘟囔了一句,“混蛋。”
“那个不是我的真名。”寐罗正色到。
“你们两个都好了不起。我待会儿要去中国找人家借支毛笔来,写个『服』字送给你们挂在这间病房里。”J.R心服口服地说着,接过他们同时递来的空药瓶,然后拿出苹果。
“啊!又是桃子!!”寐罗喊到,“我讨厌死了!!”
“明明是芒果嘛。”尼亚白了他一眼,“你这白痴。”
“我现在就去借毛笔,你们两个慢慢用水果啊。”J.R逃也似的出了病房。

这两个男人在这里已经整整半年了。每天只靠些毫无营养的对话过下去,却是非常让J.R省心。他们看起来很擅长自娱自乐,也不会像别的精神病人总是犯病要发疯发狂。J.R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甚至不知道他们以前是什么关系。
那个金发的男人先从昏迷里醒过来,然后乖乖跟着J.R来到病房里,呆呆坐着。
“你叫什么?”J.R问他。
“……尼亚。”他小声说。
“哦,还好,知道自己叫什么。”J.R舒了口气,“你今年几岁?”
“……尼亚。”他如是说。
“……拜托,我已经换了问题耶!你今年几岁?!”
“……尼亚。”
“你会别的回答吗??那么你有朋友吗?”
“……尼亚。”
“……别这么搞笑好吗??可否说下你的家人??”
“……尼亚。”
J.R彻底崩溃了。“那好吧,你现在这里坐着。我等会儿会送吃的过来。嗯?”
“……尼亚。”
两天后那个银发男人也醒来了。于是J.R看了他一会儿,问到,“你叫什么?”
“……寐罗。”那个男人轻声回答。
J.R顿时有种非常不祥的预感,他极力压下不安。“那么你今年几岁?”
“……寐罗。”
“……你可以说些别的吗?你知道……”
“……寐罗。”
“你知道尼亚是谁吗??”
“……寐罗。”
“……算了。我带你去房间吧,跟我来。嗯?”
“……寐罗。”
J.R灰头土脸地带着他来到那个『尼亚』的房间,让这位『寐罗』同学住在另一张床上。他看到金发男人正在对着窗外发呆,听到动静也根本未动一动。
“喂,尼亚!”J.R叫到,“这是你的新室友寐罗,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呦!”
金发男人终于回头看看他们,没有说话。J.R观察他们两个的表情,并未有任何异样。莫非他们没什么关系吗?他怀疑想着,不得结果。“总之不许打架。知道吗??”
金发男人看着他的新室友好一会儿。“嗨,晚上好。”他微笑着说。
“你也是。”那个人露出一抹羞怯的笑,“我好喜欢晚上。”
J.R不知道是该配合他们把窗帘拉严遮住外面明媚到把人晒晕的阳光并适时按亮日光灯,还是找出块板让他们两个小学生般排排位子做好,解释一番日夜的基本识别方式。但他很快便否定掉两个方案。采用第一种办法的话,搞不好那两人又要问早安。而第二个方案,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怒斥反驳这个傻瓜医生连日夜都不分、然后同心协力鄙视他一番。
于是J.R笑眯眯地摸摸那两个与自己一般大的男人的头,宛若他们的长辈一般。“是啊,你们两个慢慢享受这样美好的夜晚,我去拿些吃的玩的给你们好吗??”
“……我想要巧克力。”那个银发男人嗫嚅地说到,“我好想吃……”
“我喜欢拼图,可以给我吗?”金发男人跟着嚷道,“还有扑克。”
“好。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J.R『好心肠』地安慰。等他拿了那两个人要的东西进去病房后,他们忽然又异口同声地问他『面包和牛奶在哪里』。J.R晕厥。

那之后大约一个月,J.R突然见到一位不速之客。当他头昏脑涨地回到办公室时,看到云雾缭绕的室内满地的烟蒂和一个红头发戴墨镜的男人,正大大咧咧坐在他的办公桌上叼着烟查看他的病历记录——确切地说,是那两个男人的病历记录。
J.R呆了呆,想起是他送他们来的。当然还有一大笔费用。
“呦,你回来了!”那个男人朝他友好地笑笑,“我都等你半天了耶!”
“还不是拜你所赐。”J.R没得力气和他生气,“不过请从我的桌上下来好吗?那是我用来写字的地方啊!!你这么大张旗鼓地坐在上面又是要干什么??”
“哦抱歉,我只是觉得这里比较宽敞而已。”红头发男人搔搔后脑,轻快地一跃而下。“那个什么,我是玛特,很高兴认识你。……给你添麻烦了。”
“不客气,应当的。我是J.R。”J.R礼貌地答到,“你要不要去看看他们?”

于是玛特跟着J.R来到那两个男人的病房。
他们推门进去,看到那两个人正各做各的事情。金发男人对着一堆怎么拼也拼不上的拼图碎块出神,银发男人对着一大块只舔了两口的巧克力发呆。听到门响,他们也全无动静,仍然对着自己手里的东西一脸沮丧,活像沮丧是此刻很重要的事情似的。
“你们两个,不会玩不爱吃的话就别勉强自己了好吗?”J.R无奈到。“这么每天拿一个根本弄不来的东西折磨自己很好玩吗?!……”
玛特啊呀一声,墨镜掉了下来。
“来客人了,不介绍一下吗?”J.R朝他们说到,“放下手里的东西,请高抬贵头。”
于是金发男人看看玛特。
“告诉他你的名字啊。”J.R好脾气地劝到,“你不是一直记得很牢吗?”
“……尼亚。”金发男人低声说了一句,继续对着拼图出神。
“很好,那么你呢?”J.R的眼睛45°转过去,看着另一个望过来的男人。
“……寐罗。”银发男人小声回答,然后垂下目光瞪着巧克力。
玛特的嘴巴张到O型,直到J.R敲敲他的脑袋。“你傻了吗?!”
“……哦,没什么。”他合上嘴巴,又搔搔脑袋。“那么……我们出去说话吧??我觉得我们站在这里好像很打扰他们的样子诶……”
“也好。”J.R点点头,“你早该把话跟我说明白的。”

“首先要说清的一件事是,那个金发的是寐罗,银发的是尼亚。”玛特一开口就让J.R口里的茶喷了出来。于是他摘下眼镜擦了擦有点潮湿的脸,又看一眼脸红红的J.R。“没关系,我以前经常会遭此罪受的。比起被喷巧克力沫我还是更能接受茶水。”
J.R急忙扯出一块纱布帮他擦干净,“对不起……我只是有点惊讶而已。”
“谢谢……不过你还是说『非常惊讶』比较好,这样更能安慰我受伤的心灵。”玛特一本正经地说到,然后戴上墨镜,“倘若有点惊讶就要喷茶水的话,非常惊讶会怎样呢??”
“好啦,你不要拿着我偶然的失误当事说!!”J.R不自然地嚷到,“说正事啊!!”
玛特点点头。“你要听什么呢??”
“……我要听什么??”J.R重复一遍,气涌上头。“喂!你不觉得你这个人很过分吗?送他们两个莫名其妙的病人过来,连最基本的病因都不交待一下??”
“你要我怎么交待呢?有必要吗?”玛特颇为苦恼地一手支在膝盖上托着下巴望住他,“反正他们已经这样了,我再说什么也都没用。”
“你……你好歹总该说点吧?!”J.R怒到,“另外,请从我的桌上下来!!”
玛特充耳不闻地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我多少说一点,你不厌烦听就好。”
J.R便耐心等着玛特给他个合理的解释。
“他们两个都是杀手。”玛特低声说,“是从小一起长大被当作职业杀手培训长大的。你知道那种工作非常辛苦并且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可是没办法回头、也不能摆脱命运。事实上他们并不担心自己会怎样,只是寐罗一直都想超过尼亚、什么危险的活也都去接。终于惹上了大麻烦,差点被人灭掉。尼亚关键时刻拖了他出来,两个人逃跑的路中被追来的杀手袭击,车子炸毁、人也昏了。幸好我及时到救了他们两个出来,然后就是你看到的喽!”
J.R的嘴巴没办法合拢了。“你、你、你说他们是杀手?!……他们还在被人追杀?!那我们这个精神病院有几座可以够他们轰炸的啊?!你还要不要我们活了?!”他大喊着,手里杯子咣地敦在桌上,溅起茶水到玛特的脸上。后者沉默地第二次摘下眼镜擦脸。
“你激动什么,我骗你的啦!”玛特一脸无害地笑笑,“你这人还真是单纯诶!!”
“你!!你……拿人开心很好玩吗?!”J.R气得话也说不清楚,“实话!说事实!!”
“好好……真是不识玩笑嘛。”玛特戴上墨镜,无奈地叹口气。“实际上呢,寐罗是杀手没错,不过尼亚是警官。因为尼亚真的要比寐罗强,所以寐罗组织的某次行动被尼亚他们抓了个正着,然后全都被捕了。抓到就是死刑,尼亚又不想寐罗受牵连,于是冒险带他越狱,半途被其他警官发现了,两个人遭到追捕。寐罗怕尼亚会被判罪,便伪装成他胁迫尼亚出逃的样子,就像你平日在电视里见的那样,举着枪对准尼亚的脖子狂吼『你们不许过来!否则我就毙了他!』他『逼着』尼亚上了警车,然后狂飙。后面一众警车紧跟去追,然后车子被打爆轮胎,出了车祸,他们就这样了。——当然紧急时刻是我救了他们出来。”
玛特一脸得意地望着J.R,一副『你来膜拜我吧』的神情。
“那就是说……我这里窝藏着一个死刑犯和一个重罪警官。”J.R青筋暴起,“你对我们这所精神病院有仇吗?!还是跟我有仇??我爸爸得罪你爸爸了??还是我家哪代祖宗触犯到你家啦??你这不是把我朝绞刑架上推吗?!!”他举手,哗的一声,茶水浇透玛特。
“乞嚏!!——”玛特打了个喷嚏,“我说,别倚仗你这里是医院就可以随便把人整病啊J.R!……喂,别在心里默默问候我祖宗十八代了,大大方方骂出来吧!”
“你给我老老实实坦白!”J.R爆吼,“不然我就把你们三个一起丢出去!!”
“是、是……不过你这里有干净衣服给我穿吗?我很冷诶!”玛特哭丧着脸。
“对不起,只有白床单可以给你。”J.R漠然答到,“或者病号服怎样??”
“好,我不计较你那些啦,听清楚。尼亚是警官,寐罗也是——不过他是卧底,一直藏在社会组织里的卧底。其实寐罗本来可以一样做个堂堂正正警官的,不过为了抢先比尼亚先得一步,毅然舍身……好我说正事,你把茶壶放下。为了把那个组织一网打尽,寐罗得知尼亚全部的部署计划以后,了解要想成功只能牺牲自己,于是他心甘情愿地放弃生命。不过极其侥幸的是寐罗未死,尼亚带着他返回警署的途中被另一个也侥幸逃脱的手党成员发觉这一切的骗局,得知寐罗的真正身份,于是驾车猛追过去——他大概是想同归于尽的,不过致命一撞未要到他俩的命、却要走了他们的意识,两个人就这么失忆了。”
“别告诉我关键时刻又是你大显身手。”J.R嘴角抽搐,一手抓紧茶壶。
“你激动什么……喂!!!————”玛特喊到,“你真给我准备好床单了吗?!”
“你可以编点现实的东西骗骗我吗?!”J.R扔掉空了的茶壶,怒视玛特。“不要以为我每天和一群精神病人在一起就被传染得头脑简单四肢也不发达了好吗?!你有这个脑袋怎么不去写书骗人啊?!相信大家都会爱看这挡子破烂警匪剧,好感人啊!!”
玛特艰难地抹了把水,“其实他们只是因为家庭阻力不能在一起而疯掉啦……喂喂!你把暖瓶放下!!我说着玩的,那个……或者是因为社会歧视而不得不分手然后就疯掉啦……还有,是他们其中一个把另一个折磨疯掉以后自己也疯掉啦……”
“我真是好奇怪啊,”J.R抄起水桶用力倒下,“你怎么不疯掉啊?!”
玛特水淋淋地坐在办公桌上,看着J.R笑。然后他摘下墨镜扔掉一边,继续看着J.R笑。
“你笑什么?”J.R有点毛骨悚然,“不会想要加入他们吧??”
“我只是好奇啊,你问这么多做什么?”玛特无视J.R的挖苦,抹抹湿透的脸。“事实上经过是怎样也都不重要了,已经发生了的事……再说什么都没用。不过说实话,我觉得他们两个现在倒是真的幸福,虽然都只完全记得对方而忘记自己了。嗯……”他叹了口气,而J.R也不自觉地有些发怔。他望着玛特此刻没有玩笑的表情,一丝惆怅缠绕地爬上心头。
“总之拜托你了J.R。”玛特苦笑一声,“或许他们两个有清醒过来的那天,会愿意告诉你发生过什么……如果就这么一辈子下去,我们也只能这样看着他们了,不是吗??”
J.R垂下手臂,望着湿漉漉的地面发呆。“我只是觉得……他们两个都好辛苦。”
“以前是的,但现在呢?”玛特甩甩湿透的发丝,“其实我现在真的很希望他们两个再也别清醒过来!就这么下去……有时候记起回忆真是更讨厌的事,你明白吗??”
“……是,我明白了。”J.R点点头,双手插进口袋里。那里面有两张纸条,是早上打扫房间时捡起来的。一张用英语写着寐罗我爱你,一张用语写着尼亚我爱你。他知晓那两个男人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写下这样的字,再怎么问怎么启发都无用的。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玛特重新戴上墨镜,朝J.R点点头。“以后我会常常过来看望他们的,如果他们有事也请及时打电话告知我……总之拜托你了,J.R!”
“喂……你的衣服……”J.R不安地咽口口水,“我那里还有干净的,要换吗??”
玛特低头看看,又看看他,朝他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5(12:06)|【MN】短篇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