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深度迷幻> 因為愛II【MN】短篇
> 【MN】深度迷幻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这是他休息的第二周。神经痛仍然固执地持续着,在安静的深夜让他无法正常入睡。他尝试过很多不同种类的药品,却没有一种能够良好地发挥作用——他仍然头痛。仍然失眠。尼亚知道这是自己服用过多抗抑郁症药物导致,可他仍然控制不住对那些药片的依赖。
他需要它们。医生劝他停止服用,改服安眠药片。但是尼亚总是习惯在夜晚时分把那些白色小药品用温水送下喉咙——然后猛地醒悟过来他的服用错误。仿佛已经完全成为习惯。
竞争激烈的社会总是需要过多精力的投入和挥发,即使有多少也不为过。即使不必面对任何失业危机或是暗中排挤,尼亚的性格强迫着他将所有工作做到尽善尽美毫无纰漏。像个十足的完美主义者。他讨厌任何不确定的东西,对于成绩的过度苛刻和本身的严谨性格让他在某些程度上成为彻彻底底陷入旋涡的工作狂——外表温和而内在尖锐的矛盾体。如果可能的话,他会放弃所有人类的正常所需比如吃饭睡觉而单单只为了工作耗尽他的所有精力。
当尼亚出现失眠和轻度的神经失调,他似乎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于苛刻。
尼亚请了一个月的假期用来调整身体,而现在刚刚只是第二周的开始。他仍然习惯于在晚上服用可以提起兴奋的药物以使自己有足够的精力面对工作——可现在是他的休假期间。尼亚对着已经喝掉的半杯温水露出苦笑。或许他该服用两倍的安眠药片?上帝知道是否会在明天早上发现自己在一片惨白的病房里清醒过来。如果他在昏迷前能够拨个号码。
“尼亚?你有按时服药吗?”他的医生打来电话询问。当得知尼亚又服用错误时那边传来无奈的叹息。“我建议你现在出去散散步或是找个地方消耗一下精力,不要在房间里发呆。”
尼亚迟疑许久决定听从他医生的意见,于是他走到沙发那里拿起外衣走出房间。

夜晚的空气带着一丝寒意和潮湿。浓重的雾气模糊了霓虹灯的色彩,让他感到眩晕。
漫无边际地走着,尼亚忽然发觉他的前面有个色身影不紧不慢地行走,和他保持着适当距离。又或者是他和那个人保持着适当的距离,那个人脚步轻缓悄无声息,犹如猫在行走。他不知不觉地跟着那个人,眼睛停留在那被色外衣裹住的身躯上,很长时间地凝视。当那个身影转了个弯拐入街角的酒吧,他跟着他一起走了进去。完全的本能的跟随。
那个男人直接走到吧台前跳上吧坐,脱下外衣扔在一边,露出结实有力的肩膀和紧裹住他年轻身体的亮皮紧身衣。同样材质的紧腿长裤包住的长而有力的腿交叠起来,姿势随意而懒散。尼亚不由自主地跟过去在他身边坐下,听着那个男人叫了马丁尼,他叫了一样的。
他感觉到那个男人的眼睛似乎掠过他,他抬起眼睛迎着对方的目光望过去。他看到那个男人有着一对猫一样野性而嚣张的墨绿瞳孔,漂亮,蛊惑人心。让他喉咙干渴。尼亚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突然意识到他的无礼,尼亚想要转头却在移开目光的前一秒在那张充满诱惑的嘴唇捕捉到一丝微微上挑的弧度——那个动作,确切的定义应该是微笑。或者更深层而大胆一些,是在邀请。尼亚诧异自己的头脑会有这种认识,可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
他们两个的酒同时送到面前,两杯一模一样的液体,并且点缀着精致的樱桃。
他用眼角余光瞥见那个男人端起酒杯随意地抿了一口进去,然后享受地眯起眼睛——那个动作让他再次感到喉咙干渴。尼亚有些头晕目眩,他想或许是药片在发挥作用因为他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旋转。尼亚伸出手想要去拿他的酒杯,却触摸不到那光滑的玻璃器皿。
他开始头痛。习惯性的神经痛再次折磨他。他支住额头皱紧眉,左手伸到口袋里去摸索他的药片。半分钟后他确定他没有带它出来。或许现在喝一杯才是正确的。尼亚勉强维持着他的清晰思维再次去拿他的酒杯,在他找到他的杯子之前,冰凉的触觉抵上他的嘴唇。“喝这个。”他听到陌生的声音在耳边想起,尼亚已经无力去辨认是谁在劝说又是谁在诱导,他闭上眼睛张嘴乖乖吮了一口酒。辛辣微涩的味道涌入口中,顺着他的喉咙滑入胃口,好一会儿才泛出一阵轻微灼烧的感觉。他突然感到舒服许多,不由得轻轻舒了口气。
酒杯移开了。他睁开眼睛,看到那个男人正出神地盯着他。“谢谢。”他轻声说。
那抹带着蛊惑的微笑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他看着那个男人端着酒杯又抿了口进去,嘴唇轻舔着他刚刚喝过的地方,粉红色舌头像猫一样在那里舔了一下又一下,直到尼亚认为他已经把自己留下的味道全部舔干净,舌头在嘴唇四周扫过一圈,那个男人满足地轻哼一声。
尼亚着迷般地看着他。如此地专注如此地痴迷如此地……无法控制。他看着他抿酒,想象着轻舔杯沿的感觉,一丝难以言喻的兴奋顺着他的神经四处蔓延。在尼亚意识过来之前,他已经俯身过去咬住那个男人手里酒杯的杯沿。像男人刚刚做过的那样,他轻舔着那上面陌生的味道,直到酒杯慢慢倾斜——熟悉的液体再次涌入他的口中。他没能全部咽下,有几丝酒液顺着他的嘴角缓缓下滑,尼亚能够感觉到可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温热的感觉袭上他的唇角。陌生的气息猛地包围过来虏获了他的呼吸,他感到呼吸不畅。粉红色在自己唇边来回轻柔地舔舐着,暖暖的痒痒的感觉让他舒服地想要呻吟,他不由得伸出手臂勾紧那个男人的脖子把他的头更为用力地压下来,于是温热灵活的小东西顺着他的唇角追随着液体流淌的痕迹滑到他的脖颈,在那里轻缓却有力地舔吮啃咬。
“啊……哈……”他听到陌生的声音从自己喉咙里溢出,他困惑了很久才知道那是他的声音。并且还在有更多的轻喘随着那个男人的动作从他口中流泻出来。“嗯啊……”
他垂下已经视线模糊的眼睛努力集中精神盯着埋在自己肩上那颗满头金发的脑袋,他感觉到陌生的手指有力地探入他的衣服揉捏着他的腰部。一阵灼热从小腹直直涌上大脑让他忍不住更为冲动地呻吟出声。随后一双带着满足和戏弄的墨绿眼眸出现在他面前,他有些脸红。“对不起……”他不明所以地道了声歉,想要推开那个男人却感觉自己的腰被一把搂住。
“喜欢吗?”那个男人伏在他耳边低声询问,他感觉到他的耳垂被含住舔吮着。
尼亚的喘息突然变得剧烈。意识到那里是他的敏感带,舌头的动作加剧了。“啊……”他低低地惊叫一声,再次被涌上身体的热流冲昏了意识。他猛地一把握住那个男人放在自己腰间的手。他依稀感到是想要推开他,可一切动作却完全脱离意识般地不听从大脑指挥。他用力握紧那只指节突出的手,那只手迅速变换角度反握住他跟他十指交叉着握紧。
『Step into my world……』他模糊地听到耳边虚幻的乐声。如此虚无飘渺的感觉让他再次感到头晕目眩,他看到那个男人的嘴唇在自己面前一张一合却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仿佛他在跟着音乐轻声哼唱,在他耳边温柔地重复着蛊惑人心的旋律,让他陷溺进去。
Like a moth to a flame, you know you’re drawn to me
I know you better than you know yourself, baby
Why do you try to resist what you want, honey
I want you to give me what I need, listen closely
I need you to Hold on me
I need you to Kiss on me
Feel your body Next to me
I want you to I need you to
Want you to give Into me
Want all of you Everything Ecstasy
I will bring You everything……
他依稀看到他拉住他的手臂带着他滑下吧坐。于是尼亚跟着那个男人,就像刚刚他跟着他走进这里。那个男人拉着他的手带他朝着陌生的方向走,尼亚不知道他要带他去什么地方但是他知道他会跟着他——一直到他要带他去的地方。如同接受那个陌生男人的邀请一般。
后面的一切变得模糊不清。但是尼亚突然感到他的神经痛减轻许多——甚至已经感觉不到。温柔的感觉包围着他,如潮涌般席卷过来淹没了他。他渴求着那些,陌生的快乐的兴奋的刺激的让他无法控制无法自拔的,让他心甘情愿地接受所有并付出所有。他的耳边一直飘荡着虚幻的旋律,那个男人在他耳边不断地诱惑着他。
Ooh Step into my world…
Where there’s countless things to see
Endless possibilities
Let me take you to a place where
See an odyssey of dreams
And the best of fantasies
All this for your eyes only
Ooh Step into my world……
第二天早上尼亚在自己的房间里醒来。他睁开眼睛,窗外的灿烂阳光毫无遮掩地照射进来刺痛着他的双眼,让他忍不住泛出酸痛。尼亚仍然感到轻微的神经痛。他费力地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刚要下床,忽然感到昨晚似乎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存在……
铃声传来。他接起电话,那边是医生每天早上的例常询问。“昨晚服用安眠药后感觉怎么样,尼亚?睡得还好吗?有没有不适的感觉或是排斥反应??……”
他忽然感到一丝强烈的失落。尼亚轻轻舔了下嘴唇,仿佛还可以品尝到那梦境般美好的味道。马丁尼。樱桃。巧克力甜腻和液体交换的味道。他放下话筒,对着窗外的阳光发呆。
Step into my world……他依稀还能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轻声诱惑。
尼亚的眼睛酸涨得难受。如果那一切都是梦境,那么他宁可以后都只依靠安眠药活下去,如果那些白色药片能够延续下去那些美好的感觉。他渴望着那个男人的嘴唇,他的手指,他的气息和他的亲吻,他渴望着能够沉溺在他的温柔里即使不会再清醒过来面对这样的现实。
年轻有力的身躯。强烈的蛊惑气息。修长有力的手臂和腿。粉红色充满诱惑的舌尖。他无法摆脱那个梦境。尼亚闭上眼睛深吸口气强迫自己找回理智。可是陌生的冰冷的液体却沿着他的眼角轻缓滑下他的脸庞。他控制不住那些任性的液体。当他正在与那丢人的无用的冲动奋力做着抵抗时,一席温暖的触觉滑上他的脸颊有力地抚摸着。“嗨……”
尼亚突然头脑空白。他迟疑许久才小心翼翼睁开眼睛,一抹熟悉的墨绿正带着慵懒凝视着他,温热的身体伏在他的身体上压迫着他的胸口,“你哭什么?”那个男人好笑地问着,然后慢慢低下头,伸出舌头轻柔地舔去他脸上的潮湿液体。尼亚的喉咙梗塞着,如同失声。
“我的公寓。”那个男人看到他不由自主地四处环顾,“你很累吧?睡了整整一晚。”
“是真的……”尼亚轻声说着,不是他的公寓。没有药片也没有医生。他昨晚跟着一个陌生男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公寓然后在这张陌生的床上睡了整整一晚,甚至没服用药物。
“我想你很喜欢我的床?”那个男人笑着问他,一边不在意地耸耸肩。“如果你要搬来跟我同住——可以呀。不过可不能每晚都倒在床上就蒙头大睡。真是的……”他哈哈大笑。
Step into my world……尼亚仿佛听到他的笑声里回荡着充满诱惑的旋律。他出神地看着那个男人因为大笑而颤抖的肩膀和微微眯起的漂亮瞳孔,直到那个男人注意到他的凝视,而后低头攫住他的呼吸。“和我同住的话以后可不能再随便跟在陌生人身后乱回家知道吗?”
“嗯。”尼亚像个孩子一样乖乖应了一声。那个男人稀奇地睁大眼睛看着他,半天才又笑着深深吻上他的嘴唇。“我是寐罗。”他在他耳边轻声微笑,“Welcome to my world。”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5(13:19)|【MN】短篇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