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短篇
> 【NM】街头爱情
他常常喜欢大步走路。边走边用手掠过路边的栅栏。长长的手指孩子气地在一根根墨绿色的铁栅栏上划过去,传入他耳中的是轻微的啪啦声。他眼中所能看到的他裹着色外套的身体在轻轻摇晃着。满头金发同样来回轻晃着,伴随着隐约的愉快的哼歌声。
在他第一次遇到他时,他被他这样可爱的走路姿势吸引。
后来他常常在那个时间的公司外面看到他的身影,他慢慢知道了他们顺路——他回家的方向刚好和那个金发男人经常去的酒吧同向。他总是习惯于在下班后站在外面等上一会儿,独自在街道上来回走动着,极力让自己想些工作上的事,一边频频看着时间,直到那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会马上将自己的身影藏起来,然后等他走过去再悄悄出来,跟在他的身后,看着那个男人一边走一边习惯性地伸长手臂掠过路边公园围墙般的绿色铁栅栏。
他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那个动作让他有种说不出的迷恋。
那个年轻男人色的外套,色的长裤和靴子,手指上奇特而夸张的指环,以及手腕下跟随着轻轻摇晃的银色十字架——所有的一切构成一个完美的身影,在他面前肆无忌惮地行走,毫不知情地朝他身后那个悄无声息的跟随者展示着他所拥有的天真和迷人。
他这样跟他走了两个月之久,那个男人却一直毫无察觉。
有时候他会觉得好笑——对于自己竟然像个跟踪癖一样每天都要尾随一个年轻男人的一段路程,从他的公司到那个酒吧之间大约十五分钟的路程。他看着他进去,然后还要走上大约二十五步左右才能到那门口,看着那扇在他面前紧闭的木门——他知道他不会跟着那个男人一起走进酒吧。至少今天不会。至少这次不会。至少……他转过身,继续朝公寓走去。
他知道他有一张天使般漂亮的脸,他也知道他没法奢望自己能对那张脸的主人做什么。那太奢侈了。上帝啊。他只要想想那长长的睫毛和下面微微眯起的墨绿瞳孔,那张总是勾起让他心驰神往的弧度的美好嘴唇,以及那总是习惯于微微扬起的下巴和线条优美的脖颈,他会自动将他在他面前走过的速度放慢,放慢到最慢——他看着他迈着极其缓慢的步子从他的面前过去,缓缓挥动的手臂,缓缓交替的步伐,缓缓摇晃的身体和缓缓眨动的眼睛,他看着他,屏住呼吸凝住心神,望着他,捕捉着他,靠近他和跟随他。当他走过他的面前,一瞬间放缓的时间立刻便又恢复到原状——整个为他而观察他凝固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五秒钟而已。然后,他看到他迈着正常速度的步子继续大步走下去,一切如常,毫无变化。
每天固定的五秒钟,十五分钟和二十五步。
他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微微甩动的头发,掠过铁栅栏的手指,另一手则插在色外套的口袋里。他喜欢他的色外套,那极好地勾勒出他结实有力的肩膀和腰腹帅气的线条。他觉得他真的真的非常适合那件色外套——没什么比他和它相配合更完美的体现了。
有时候会有风,有时候会下雨。但大多数时间阳光灿烂。
他暗自在心里叫他Sunshine。他觉得他很适合这个名字——事实上只要有他出现,他就感觉世界永远都是晴天。所以他常常忘记在下雨的时候撑起伞,也会忘记在大风强劲的时候竖起衣领。当他站在酒吧外面看着关闭的门,他觉得整个天空似乎一瞬间大雨倾盆。
在正好一百天的时候,照常等在公司门外,直到夜幕降临也没有看到他的Sunshine出现。当夜风从他身边掠过,一点点带走他身上的温暖,他仍然不肯死心地望着那个身影将要出现的方向——仿佛他的坚持凝望就能让他所想要的出现,或者他不相信他会突然某天缺席。深夜他独自坐在公司外面的台阶上发呆,怀里抱着他的文件夹,眼神凝滞,手脚冰冷。
时间缓缓过去。凌晨时分他被巡逻的警官唤醒。
“先生,您需要帮忙吗?”
“……不。”他摇头。“我很好。”
“您在这里睡着了。”
“是的……我只是在等一个朋友,”他说,“等到睡着了。”
“总之这样不太安全。”
“我知道,他马上就会来的。”他镇定的语气看起来就像事情的确如此那样。
于是警察好意提醒他一番便离开了。
他开始在心里猜测那个男人是否生病,或者有其他安排,也可能是离开了这里搬到其他地方,要不就是换了家更好的酒吧,再就是……出了意外??他有点紧张,然后迅速站起来四处张望了一番。确定他的Sunshine不会出现后,他叹了口气,迈起僵硬的步子回家。
转天他仍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他的周围都是陌生的脸孔。
他独自走过公园,沿着栅栏围墙,在心里不断想念着那个男人走在他前面的可爱动作。继而他不免吃惊地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他的对面——正在朝他走过来,在以与他完全相反的方向,目光若有若无地停留在他脸上,仍然用手指扫过一根根栅栏,朝他迎面走来。
他甚至忘记停下脚步。他仍然在朝他走着,两个人面对面走来,直到相遇。
然后两个人慢慢地止住站在那里,看着对方。
他才刚刚感觉到一丝紧张,或者尴尬。他甚至都没有想好要跟他说些什么——但他从未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和他面对彼此站在这里,并且,他知道对方一定早就察觉到了他的存在,然后在今天以这种方式来质问他这么做的理由。但他在此之前却从未想过一个合适的借口。
“嗨。”那个男人开口。
“呃……嗨。”他微微紧张地。
对方侧了侧头,好看的眼睛微微眯起看着他。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却不知不觉地侧身,示意对方过去。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居然做出这种动作——他看着对方点点头,将目光从他脸上移开而后没有迟疑地迈步,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他甚至没有伸手去做出任何阻拦的动作,或是发出一声能够让对方停住脚步的声音。他只是看着他,再一次从自己面前离开。
当靴子踏在地面上的步音渐渐消失在他的耳际,那个色身影在他的视线里慢慢消失。他仍然愣在原地,身体僵硬,喉咙堵塞。他睁着酸痛的眼睛看着那个男人离开的方向,似乎刚刚意识到他错过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他甚至丢掉了能够挽回的机会——他已经看不到他的丝毫。他唯一能做的仅仅是站在那里,看着那个男人按照他的意思走出他的生命,融入熙熙攘攘的人群。时间一瞬间突然停止,整个街上所有人的脸孔全都同时朝向他。
他看到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他。他看到无数抹嘲笑挂在人们的嘴角。他看到他们不同的表情表达着同样的意思——整个世界的人都在无声地看着他。当时间突然之间又继续下去他听到所有人动嘴以同样的口形大声跟他说着一句话,“这真是世界上最蠢的一件事!”
然后凝滞的动作全都恢复到正常,他站在街头熙来攘往的人潮之中,眼睛茫然地望着那与他的酒吧和他的公寓相反的方向——他感觉全身的力气一瞬间都被抽了个干净。他痛苦地倒吸口冷气,将文件夹抵住他的腹部,弯腰在街上缓缓蹲下身,而后将脸孔埋进手臂里。他在寒冷的空气里微微颤抖着,咬紧牙齿控制着自己懊悔的情绪喷涌而出。然后,他觉得自己的确是个最傻的傻瓜。他蹲了很长时间才慢慢站起身,刚迈出两步突然天旋地转整个人仰面朝天摔下去。他昏倒在路边,摔得干脆彻底。文件夹里的东西散落一地,手机从口袋里滑了出去。他不省人事,像个即将被警察们在地上勾勒出一个人形的尸体般一动不动躺在那里。
一周之后他醒过来。上司告诉他可以选择休个长假或者立刻返回工作。他所在的广告公司一直因为有他的存在而在同业之中出类拔萃,他的昏迷让他们在短短一周之内损失不少。他确定他必须要做一件事,于是他迅速掀开医院的床单换上衣服回到他的公司。
再一周之后,街头到处竖起巨大而瞩目的广告牌子。
画面上一个年轻男人的背影让每一个看到他的人而屏息。色外套勾勒出的男性线条和手指擦过铁栅栏而微微伸长停留在上面的姿势同时带着孩子气的天真和迷人的魅力,金发,指环。十字架。帅气而完美的背影。这一切深深吸引了路上行走的每一个人。
即使画面上只是一个背影,那毫不影响它拥有的撼动人心的强烈美感。
他在制作他的过程中想念着两周之前的整整一百天,他每天跟在他身后的那一百个十五分钟。他和他之间总是恰好相距的二十五步,他在他面前时间凝固的五秒钟。一切的一切都不复存在。那个男人不再出现。他再也没有看到过他。可他每天都能够看到他。他幻想着和那个男人在巴黎的街头接吻,在莱茵河畔相拥而舞,在伦敦的咖啡厅里悠闲地享受下午茶,在圣马可广场手挽手地散步和说笑。他想他非常爱他。这些愉快而略带悲伤和惋惜的情绪被他倾注进他为他而制作的广告之中,他仅仅是想要表达一种心情,一份——真挚热烈的爱。
他的心里充满了对他的爱。在他偶尔在街上看到穿着色外套的金发男人,他的心都会轻轻颤抖一下。他的视线跟随着对方,直到他能确认那并不是他要找的人。他们走路的姿势或许同样帅气,但他们没有那种孩子气的习惯。而他偏偏最迷恋那个男人的可爱动作。
在那个天使站在距离他最近的地方,他却侧身让过了他。
他几乎无法描述这种感觉。在他每天早上醒来,想念都能让他独自品尝着那苦涩很久。当他某天下班后走进那家酒吧,在小心翼翼的打听之中得知那个金发的调酒师已经辞职之后他感到痛苦。他再一次觉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在转头看着他,嘲弄着他的难以理喻和愚蠢。
那个身影占据了他房间里整整一面墙壁,让他能够每天看着他入睡。即使以往他也常常都要望着他很久才能睡着,那个晚上他几乎彻夜失眠。他的眼睛仿佛失去了闭合的功能。
然后,转天早上。
他打开房门,异常吃惊地发现有个身影背对他而站。他所熟悉的色外套和金发,双手则插在外衣口袋里。当他开门之后几秒,那个男人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动作潇洒地转过身面对着他,“嗨。”他微笑着说,似乎跟他认识许久。他微微侧头,眼睛里闪着明亮的笑意。
他却感到眼中一直冻结着的寒冰融化。他努力微笑,然后回应了他。“……嗨。”
那个男人耸耸肩,看向他的身后,“那么,你要去工作了?”他说,“我改天再来。”他刚要转身离开,他却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他扭头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他说些什么。
“我们——去公园怎么样?”他说。“你只要给我一分钟请假。”
他看了他一会儿,耸着肩膀笑了。“嘿,好啊。”他愉快地回答。
他跟着深深地微笑起来。“那么……你是否介意进来喝杯咖啡?”
他愉快地摇头。“当然不,我很乐意。”
于是他再次侧身。这次他大步走进他身后的房间。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4(07:23)|【NM】短篇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傻蛋!在找不到他,尼亞就要得相思病啦!!
還好他想到這idea--登廣告尋人~~
讓梅洛主動去找他唄~~
From: KFC * 2008.08.26 21:13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