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怎样幸福 04> 因為愛II【NM】怎樣幸福
> 【NM】怎样幸福 04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车子总是在不该抛锚的时候抛锚——对此尼亚简直深有感触。
他一边自己动手修理着那辆该死的警车一边考虑该如何向上级递交份批示新车的报告。这时尼亚听到后面传来吵闹的声音。他转过头,看到一群大男孩激烈殴打的场景。
真是要命。尼亚无奈地叹口气,走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后尼亚看到他们在殴打两个可怜的家伙,嘴里一边叫骂着『杂种』『变态』一类污辱性的秽语。尼亚猛地想到了寐罗,眼前那两个挨打的男孩仿佛变成了寐罗的样子,呜咽着发出惨叫……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身不由己地冲过去制止那些暴力的孩子了。
——总算警校的课程没白上。尼亚一边擦着口边的血一边想。虽然自己受了些皮肉伤,但跑了那群不分轻重的家伙。他侧过头看着地上那对可怜的男孩,他们两个互相扶着站起来,朝尼亚看了一眼,低声说句谢谢便逃似的跑掉了。
『……同性恋吗?』尼亚想,『最近总是碰到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该死的车。』
他坐在警署的医药室里乖乖上了药,一边听着杰瑞的满口唠叨。
“小孩子打架你要凑什么热闹啊,真是的!”
“以后再有这样情况装不知道过去就算啦。”
“什么?警车坏了?坏了你不会找地方修吗??偏要自己动手!”
“去请假休息一天吧,明天一个人在家里老老实实躺着。”
尼亚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脑子里一直在想寐罗的事情。总算见识到这些混蛋是怎么肆意侮辱那些倒霉的家伙了——寐罗的房子都被烧掉过,看来挨打还是轻的。
“我说——你在听我说话吗?!”杰瑞在他耳边大吼,“尼亚!!”
“哦,干什么?”尼亚一惊,“你刚才说了什么?”
杰瑞叹了口气。“我在问你,那个小子现在还在你家里住吗?”
尼亚犹豫着点点头。“没错。”
“还在?!”杰瑞的眼睛几乎要瞪出来,“你准备留他住一辈子吗?!”
“……我不知道。他没有地方去。”尼亚费力地辩解。杰瑞盯着他研究了一会儿,本来可以坦然面对这样目光的尼亚突然有丝心虚,“干吗?”
“你们——没什么事吧?”杰瑞直白地问道,“当然,我毫无恶意,尼亚。”
“没有,我能有什么事。”尼亚避重就轻地答到。
“哦,那就好。”杰瑞毫不怀疑地点点头,“我想也不会有什么。不过……”
“我知道。”尼亚低声回答。

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接受同事莎拉的约会和杰瑞琳达一起出去玩到深夜。
一行四个人玩得似乎很尽兴。他们吃了晚餐、去了咖啡厅,甚至还到购物中心逛了一个小时,莎拉给尼亚买了一条领带,尼亚则送给她一条项链。
“看起来不错,挺般配的嘛。”杰瑞和琳达很满意。“尼亚早就该找个女朋友了。”
莎拉有些脸红,尼亚敷衍地笑了一声。“或许吧。”他说。
差不多凌晨的时候他们才分开,尼亚送莎拉回了家。在公寓外幽静的小路上,莎拉可爱的笑容映衬得月光都有些黯然失色。她一直在朝尼亚微笑,充满鼓励地微笑。
然而尼亚最终也没被那可爱的微笑感染到把嘴唇凑上去。
他很客气地和她道别,刻意忽略掉她眼中的一丝失落,转身离开。
尼亚总觉得那样有种拼命做给别人看的感觉,他不喜欢。可是——在此之前,他们刚刚的那些行为又如何解释呢?是做给那三个人看还是做给自己看……尼亚感到有些烦躁。
他心不在焉地开车回了公寓,进门的时候看到寐罗歪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遥控还握在手里,屏幕上一大群人在淋漓尽致地演绎着钩心斗角的角逐。
他摇摇头,无奈地走过去轻轻拿开寐罗手里的遥控器。
寐罗动了动,没有醒过来。他现在已经不会再因为任何一个细小动作而突然惊醒、充满戒备地盯着周围。尼亚常常把巧克力从他手里拔出来都毫无感觉。
尼亚对着歪在那里的家伙发了会儿愁,最终决定只能用硬搬的方式把他放倒。
他挽起衬衫袖子,小心抬起寐罗的双腿放到沙发上,然后抱着那稍稍有些沉的肩膀拖下来。终于把寐罗放平在沙发上的时候,那个男人却突然醒了过来。赫然出现在眼前的一抹绿色让尼亚的心猛地漏跳一拍。他望着寐罗近在咫尺的眼睛,一时间大脑空白。
寐罗看到尼亚俯在自己上方的脸庞,双臂还抱着自己的肩膀,不由得有些吃惊。
他们这样面面相觑了很久,尼亚才稍微清醒过来一些。他连忙放开寐罗,顺便拎起遥控关掉还在吵闹个没完的电影。
失去光源的房间突然一片漆。同时也是一片寂静。
“……尼亚,你干什么去了?”寐罗有些口齿不清地问道。
“唔,我和朋友出去吃饭了。”尼亚轻声回答,然后抱过寐罗的被子给他搭在身上,“你吃过东西了吗?”
“我吃过巧克力了。”寐罗懒懒地答了一句,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进沙发里。“晚安。”
“嗯,晚安。”尼亚帮他弄好被角,然后朝浴室走去。
寐罗悄悄睁开眼睛,听着里面传来水流的声音,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尼亚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扫了一眼似乎已经睡熟的寐罗,轻轻走进卧室。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尼亚很快便睡着了。
听到里面传来均细微的呼吸声,寐罗悄悄爬了起来,蹑手蹑脚走到尼亚的床边。他跪在床边凝视着尼亚沉静的睡脸,想起刚刚被他俯视的一幕,内心冲动一丝丝膨胀起来。
寐罗小心翼翼地接近那张脸颊,用嘴唇轻碰了碰尼亚的。
只是非常轻的一触、几乎都感觉不到的细微,却让寐罗有种被电流穿过的感觉。他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尝试着再次轻触上去。这次他停留的时间稍稍长了一些,闭上眼睛用心感受着尼亚嘴唇特有的冰冷柔软,像清晨带着露水的花瓣那样美好的触觉。
尼亚没有任何反应。
寐罗更大胆了一些,他轻轻伸出舌尖舔了下尼亚的上唇,酥麻的感觉几乎要让他融化掉,头晕目眩沿着每一根神经蔓延开,寐罗有点找不到呼吸。
他喘息着拼命压下想要探入那张口中的冲动,强迫自己起身离开尼亚。『只是一个吻就够了。』寐罗自我安慰地想着,忍不住回头再望了望仍然熟睡的尼亚,有丝小小的喜悦。

尼亚发觉寐罗突然变得勤快了。他会主动揽下刷杯刷盘和洗衣服的工作,而不是在尼亚周末休息的时候两个人一通乱忙。虽然心里有点诧异,但尼亚却感到没什么不好。
他问寐罗是否在家里很无聊,寐罗回答说他会因为什么都不做而感到愧疚。
然而在尼亚出门后,寐罗会一脸沉醉地吮吸尼亚用过的杯子,或拼命汲取尼亚衬衫上的清淡的体香。这种感觉让他异常享受并有种深深沉溺的快乐。
寐罗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自拔地爱上尼亚,即使很可能完全得不到任何回应。
他会对着尼亚的照片一看就是一个小时,有时候会模模糊糊地发觉影片里面的人物变成尼亚,甚至开始幻想着尼亚来释放欲望。已经无药可救了,寐罗想。
他仍然常常在深夜溜进尼亚的卧室,小心翼翼地碰触那张想要索取更多的嘴唇,轻吻额头、眼睛和脸颊,甚至是下颌和脖颈。当尼亚的手臂搭在被子外面时他会轻柔地用脸颊去感受那光滑的皮肤,直到实在无法压抑才脸红气喘地逃到浴室。
这种疯狂而强烈的刺激让寐罗深陷其中并乐此不疲。

尼亚偶尔会和朋友们一起出去消磨时间,但不经常。他总是觉得自己更喜欢独自一人,但又像为了洗清什么误会似的去参加一些根本毫无兴趣的约会。回来过晚的时候无一例外都会看到寐罗歪在沙发上对着播放的电视睡得人事不知。于是他就不得不如法炮制地把寐罗放倒在沙发上,却不知道此刻怀里的那个人正满心幸福地享受着尼亚的怀抱。
然而一切还是被发现了。
那天尼亚因为喝了点酒,睡到一半的时候隐隐被胃痛扰醒。还未睁开眼睛,他就感觉到倾吐在自己脖颈周围的灼热气息。尼亚的身体立刻僵硬起来,他轻轻睁开点缝隙,看到寐罗一脸沉醉地轻吻着自己的脖颈,而后辗转到下颌和嘴唇。尼亚立刻合上眼睛。
他惊惶失措地感受着寐罗充满感情的亲吻,不能动一动。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让尼亚跟着一起缺氧起来,在他唯恐对方发觉自己呼吸紊乱之前,寐罗突然起身跑出卧室。
尼亚轻手轻脚地爬起来,跟随着走出房间。然后他听到浴室里传来的呻吟和喘息,像孩子哭泣的声音,却又糅合着一丝柔媚和甜腻。随着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尼亚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寐罗口中断断续续地溢出。头中轰然一响,尼亚僵硬地站在浴室外面,仿佛化成了石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6(13:56)|【NM】怎樣幸福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