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汇流 07> 因為愛II【MN】會流
> 【MN】汇流 07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寐罗果然没有食言,带他顺利出了监狱然后直接登上飞往墨西哥的航班。当他跟着寐罗走出机场,尼亚在一片快要让他听不清楚的唧唧喳喳西班牙语里晕头转向。他费力梳理着他那几乎很少用到的语言,在内心里努力熟悉着它。寐罗和同伴之间的交谈全部换成了考验着他听力的语言,尼亚有种小小的被排斥在外的郁闷——继而他被拉上了一辆出租车。 他听着寐罗叽里咕噜地告诉那个司机他们要去的地方,拼命让自己适应那超快的语速。当他发觉那两个同伴并没有跟着寐罗时,他不免惊讶地问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应该说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寐罗说到,眼睛瞟着窗外墨西哥城的炽烈与喧嚣之中,而后舒舒服服地倚在车座上叹了口气,一手耙着头发,“还是这里自在,”他咕哝到,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墨镜给自己戴上,“我先带你去找旅馆——可能你要在那里住上一阵子。”
“……哦,”尼亚微微有点失望,“我不能跟你住一起?”
“跟我?”寐罗转过头看着他,嘴角咧起让他头皮发麻的弧度,“为什么??”
“不,没什么。”尼亚摇摇头,将语气放冷静。“我听你的安排就是了。”
“正确。我只负责给你引路,”寐罗说到,“其他的靠你自己。”
“明白。”尼亚抿了下嘴唇,在心里牢牢记着出租车驶过的路。
车子停在一家看起来其貌不扬的旅馆外面,他拎着自己的行李跟着寐罗下了车,左右张望一阵,记着这里的街道和周围的建筑物,然后跟着寐罗走了进去。房间看起来相当简单,有卧室,浴室和一个小小的客厅,差不多没什么供他活动的地方。他将行李放在地板上,走过去推开窗户让外面灼热的阳光和蒸腾皮肤的热空气涌进来,他不奢望这里的空调会有多管用——他想他要立刻学会适应这里温度和湿度都很高的环境。他已经开始觉得气闷了。
“喏,钥匙,”寐罗将房间钥匙扔在他床上,然后在卧室里转了两圈,转过头看着他,“觉得还习惯吗?这里?”他问到,“当然,这里跟美国完全不一样。”
“……是的,不一样。”尼亚平静地说,深吸口气让自己接受热流的侵袭。“还好。”
“这两天你可以先适应一下——我三天后来找你,带你去见可以给你工作的人,”寐罗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新的手机给他,“里面有我的号码,要是有事情就打电话给我。”
“明白。”尼亚点头,“就是说,这三天的时间我都可以自己支配。”
“没错,”寐罗笑着点头,“随便你愿意四处转转或是就躺在旅馆里休息,当然,你要是有什么要求就直接去问旅店老板,他会告诉你哪里有餐厅,哪里有酒吧和购物超市以及……呃,你要不要找个小妞之类的陪陪你?”他眨着眼睛问他,“南美的小妞也很棒。”
“不,谢谢,”尼亚立刻拒绝,然后微微有些迟疑地看着他。“寐罗。”
“嗯,什么?”寐罗心无芥蒂地咧着嘴。
“我该去什么地方弄到武器?”
“……武器?”寐罗张着嘴迟疑着,“你是说枪?”
他点头。“我觉得在这里有那种东西是必须的。”
“哈,……大概吧。”寐罗支吾一句,走到窗户旁边看着下面。“过来。”
尼亚走过去停在寐罗身边。
“瞧见没有,那里,”寐罗抬手指着他们视线里靠西的一条路,“一直走,大概七八公里的位置那里有一家酒吧——名字是西部俱乐部,里面有人卖你要的一切东西,不过,我不会告诉你该怎么做,”他轻拍着他的胸口,用手背,“你要是想生存下去,就得学会自己想法。”
尼亚觉得寐罗的手在重重砸着他的胸口——让他透不过气。这个混蛋。他暗中咬牙切齿地想着——他就想像丢个垃圾似的把我丢在这里,没准三天后他连面都不会露,连手机上那个号码都是假的。结果我就只能一个人在这地方凑合混下去。连一点点萨瓦尔毒帮的影子都嗅不到,全都要靠自己。……好吧,事实上我的确是准备全靠自己的。可我没想到寐罗居然真的什么都不帮他——这个骗子。“知道,”他仍然面无表情地说到,“普通价格是多少?”
“三百到四百。”寐罗勾起嘴角,然后转身离开窗边。“我必须要回去了,改天见。”他走到门旁拉开门,回头看了尼亚一眼,朝那个男人邪气地笑笑,“我走了,尼亚。当心点。”
“我会的。”尼亚给他一个镇定的眼神。“谢谢你为我做的,寐罗。”
金发男人无所谓地摇摇头,然后大步走出去关上门。
尼亚在旅馆里站了一会儿,从窗户看着寐罗大步走出去,直到身影消失在街道拐角处,他才轻轻松了口气,按揉着已经开始涨痛的太阳穴在床上坐了下来,一边继续打量着这间实在很简陋的房间——为什么寐罗把他安排在这么低级的旅馆里。他不无懊恼地想着,难道那个男人真的就只给他一句『当心点』然后甩手而去——好吧,其实寐罗这么做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至少在寐罗的角度看来,他已经成功把这个即将被判死刑的可怜鬼从美国拖了过来,他救他一命,难道这还不够么??……至于他在墨西哥混的如何,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尼亚低头看看时间——下午四点半钟。他准备先洗个澡,然后出去吃点东西,晚上则在城里走走,观察一番这里的情况,看看能不能找到些他要的信息或者东西之类的——或者去那个西部酒吧,想法给自己弄把武器。在这地方没有武器是相当危险的。打定主意,他便起身走到行李箱旁边打开,找到毛巾和换洗衣物之类的东西,然后去浴室里洗澡。
六点钟。尼亚已经在街边的餐厅里吃过晚餐,然后顺着那条街道一直走。当他推开门进入那间烟味和酒精混杂着呛人香水扑面而来的酒吧,尼亚必须用手背挡住鼻子才勉强止住那股呛咳的冲动。简直糟糕透了。他想着,皱眉在酒吧里寻找看起来像目标的人。但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在寻欢作乐和大吵大闹的人群,操着让他头晕耳鸣的西班牙语,交谈,大笑,争吵和叫嚣。他辨别着那些话的意思,捕捉着对他来说有用的信息,一边朝里面深处走去。
“嘿,先生,”一个孩子拉住他的衣角,他低头看着他,那孩子不过十五六岁。“你要找什么东西?”他眨着眼睛看他,仿佛很清楚他要什么似的。“我可以帮你。”
“多少钱?”尼亚面无表情地用西班牙语问到。
孩子比出一个手掌,看到尼亚的眼神,想了想又缩回一根手指。“四十。”他说。
尼亚考虑了一下,拍拍他的头,“跟我来,小伙子。”
男孩立刻跟上尼亚的脚步。
他们走到酒吧外面,拐进路边一个小巷里。“我在找一个朋友,”他说,“他金发,喏,到这的金发——然后是绿色眼睛,会说很流利的英语,名字是寐罗。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知道,”男孩立刻点头,“他和杰克是好朋友,他们有时来这里玩——但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哥伦比亚,他手里经常有很多种你想要的毒品……哈,你是想要毒品,对吧?”
“对,我想要海洛因,还有注射器,”他说得像模像样的,“另外,要一把枪。”
“哦,好的,这很容易,我可以给您过去。”男孩很成熟地回答着。显然他经常干这类的活。“你刚到这里来——大部分刚到这里的人都会要这些。没准是寐罗答应给你找活干?”
“嗯哼,问得太多可不是明智的表现,”他瞪了男孩一眼,然后从口袋掏出一百美元在男孩面前很响地抖了抖发出诱人的声音。“这些都算你的报酬,要是你做得好的话。”
“哇——哇噢,”那孩子惊喜地叫了一声,立刻想要伸手抢走。他及时向后撤回手腕并抬高让那孩子够不到,然后板起脸孔说到,“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题,然后按时把我要的东西都送到指定地方,我才能把钱给你。现在告诉我,寐罗在为谁工作??”
“罗,”男孩立刻说到,“他是这里最大的萨瓦尔毒帮头目。”
很好。尼亚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挑——他的确找对人了。“他在里面做什么?”
男孩的眼神变得有点茫然,继而摇摇头。“不知道,”他坦白地说,“他只是经常在这里来回晃荡——找乐子,打架,喝酒,泡妞。……但是他也在罗的芮兹庄园里住。实话说没人知道他在那里都做什么。大概就是个花花公子,差不多一年有四分之三时间都在外面跑。”
“你的意思是他就是个不起眼的底层家伙?”尼亚问到,“他经常去什么地方?”
“美国,阿富汗,巴西,以及一些欧洲国家。”男孩小心翼翼地回答,然后偷窥着尼亚的表情,“喂……难道你的意思是要在那个毒帮里找工作?是吗?”
“……嗯?”尼亚听到身后人群走过的脚步声,他等那些人完全走过去,然后才又调整好思绪低头看着男孩,“不,我只是想要找份活干干,”他简单地说,然后放开了男孩,“我住在这条街道那头的佩兹达旅馆,明天下午四点,我要一把枪,五克海洛因,一个注射器。要是你能把那些东西准时送到216房间,我会给你整整一百美元。”
男孩连忙点头,“好的,先生。明天一定送到。”
于是尼亚放开他,听着男孩的脚步声消失在身后。他在那里站立片刻,转过身看着堵住小巷口的五六个当地人,“我身上只有二百美元,”他冷冷说到,“要是你们觉得为二百美元送命这事很值得的话,我不介意把你们身上口袋里的钱塞进我自己口袋里。”
几个男人用西班牙语说着让他留下钱之类的话将他逼进小巷深处。
尼亚摸到口袋里那部寐罗给他的手机,他拿出来捏在手里,当两个男人冲上来试图一左一右抓紧他手臂时飞起一脚狠踢上冲在前面的那个男人膝盖,然后给他下巴补上一脚,同时将手机当作武器狠狠砸在另一人的眉骨间,两声痛呼响起,他踩过其中一个倒下去的人肩膀将拳头毫不犹豫落在第三个挡住路的男人小腹和右颊,直接推开前面再次堵上来的两个人,实在不屑于跟他们动手便沿着街道狂奔一段距离。当他确定没人跟在自己身后,尼亚慢慢减缓速度剧烈地喘了几声继续走了起来,他猜寐罗给他的手机已经碎了。管他的。反正他不会失去和寐罗的联系。他已经知道打听到那个男人并不困难——何况他一直在心里怀疑着寐罗是否在手机上做了手脚,比如安装窃听器一类的。他宁可自己花钱去买部新的。三天后要是寐罗没有如约找他,他就换个地方住。当然,要是寐罗来了的话那就另当别论。
他不相信任何人,甚至寐罗。相信人就意味着给自己惹来麻烦。他深信这一点。
他刚走两步便再次感觉到有人跟上他的身后,就像他脸上写着『我有很多钞票』一样。尼亚喘息着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热得全身难受。他等着那人上前一步就回头解决他,但让他郁闷的是那人只是若即若离地跟着他,似乎无意上前。尼亚纳闷了一阵,突然意识过来是谁在跟着他。他迅速转身,但身后没有寐罗的影子。他睁大眼睛找了一会儿,的确没有。
尼亚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错觉。于是他摇摇头,转过身继续走了下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3(00:53)|【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