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眩晕 02> 因為愛II【NM】眩暈
> 【NM】眩晕 02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走廊里沉默了一会儿,三个男人僵立在那里的身影引起过路人的注目。尼亚看着有些窘迫的寐罗,无言地叹口气,抬起手按压着太阳穴缓解因过度紧张而轻微疼痛的神经。
“在这里站着也没什么用,找个地方谈吧。”他低声道,然后朝外走去。
“我在这里等凯文回来。”杰瑞急忙说了一声。
“那么拜托你了,如果有事立刻打电话给我,我就在附近。”尼亚边走边回头看了看跟上来的寐罗,沉默地摇摇头。强人所难并不是尼亚喜欢的事情,但他无可奈何。
走到医院外的林荫道,尼亚停下来转过身体面对着寐罗。
寐罗站在他面前,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他看着面色冷峻的尼亚,无言以对。
“现在我们是否可以商谈一下解决的办法?”尼亚开口。
“……你打算怎么样。”寐罗犹豫地问,脑子里开始飞速计算自己可以筹到的钱。
“当然是钱的问题。”尼亚毫不在意地耸耸肩,“不然你还想怎么解决?”
“多少钱?”寐罗不得不硬着头皮承受打击。
“至少你应该先把刚才杰瑞垫付的手续费和急救费拿出来,不是吗?另外还有大笔的住院费和医药费,”尼亚有条有理地说着,“至于以后要怎么办,先留下我认为足够的钱再说。具体需要多少钱我们一起过去问个清楚比较妥善,一方面你别想推卸责任,另一方面我也不想占你便宜,我不是那种恶意讹诈的人,希望你能明白这点。”
“……我明白。”寐罗低声回答,踢着地上细小的石子。
“我想征求下你的意见,是要法庭上见还是私下解决?”
“哦,当然我们商量就好!”寐罗立刻受惊般地抬起头,“我可没多余的钱去打官司!”
“也好,省去麻烦。”尼亚点点头,双手插在口袋里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看起来你也不是能拿得出大笔钱的人,所谓的什么精神损失费就算了。尽管确实应该赔偿不少——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你这么一下子可是完全打乱了我们的计划。”责怪的眼神投向寐罗,那个男人有些歉疚地别开了目光。“……对不起。”他小声说。
“不过既然省去不少钱,相应地我要求你能够尽些责任。”尼亚顿了顿,等着寐罗给个回应,那个家伙略微思索便点点头。“最好能够时不时地过来看看她,我和凯文杰瑞都很忙,不可能时时刻刻在这里守着她,所以请你牺牲些自己的时间,可以吗?”
客气而不容拒绝的要求让寐罗无法摇头,尽管心里是一百二十分地不愿意。他想了想,有些费力地开口,“可是……那个、先生,那么我的工作就……”
“我叫尼亚,不必那么郑重地称呼我。”尼亚习惯性地皱了下眉,“我们差不多大。”
“……那么,尼、尼亚是吧?你知道工作制度是没法妥协的,如果我常常离开……”
“这与我无关。”尼亚有些冷漠地看着他,“我们现在是谈我们的事,跟你的工作扯不上关系。如果你不想那么麻烦当然可以,拿出足够的钱来,那么我们双方都省事。”
寐罗听到『钱』立刻泄了气。“可、可是我……”
“寐罗,你最好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尼亚不快地盯着那双试图要逃避的绿色瞳孔,“你撞了人——所以要赔偿,现在主动权是在我的手里,换句话说就是没有提出过分要求的话,你不能拒绝,明白?……另外,我可以等你去筹钱,不管你采用什么办法,那与我无关。”
寐罗有些薄怒地瞪了瞪眼睛,却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
“那么,我在这里等你还是跟你回去?先把该付的钱付出来。”
“……我自己回去想办法。”寐罗万分头痛地重重叹口气,“你等会儿我。”
他转身正准备离开,忽然被尼亚一把抓住了手腕。“等一下。”
寐罗回过头,有些诧异地看着那个来回审视自己的男人。“怎么?”
“我还是跟你回去吧。”尼亚回答,然后松开寐罗跟了上来。
“你觉得我会溜之大吉吗?!”寐罗不无恼怒地狠狠瞪着尼亚,那个男人坦然接受了他的愤怒并不以为意。“我没有理由不这么认为,寐罗。”
“……该死的!随你便!”寐罗恨恨骂了一句,朝自己的车走去。

尼亚坐在寐罗那非常简单的公寓里——除了些基本设备和大量的巧克力、酒瓶几乎没什么其他的东西,听着那个家伙没完没了地打电话寻求帮助。看起来这个寐罗的人缘还是相当不错的——很快便有些朋友敲门给他送钱过来,其中一个红头发的男人送来的最多。
寐罗接过那厚厚的信封时几乎都要哭了,“谢谢你!谢谢你玛特……真是抱歉,破坏了你们难得的度假计划……”
“噢,你小子一向这样,我早习惯了!”玛特不以为然地笑笑,墨镜下的眼睛弯成月牙。“谁让我命苦摊上你这个混蛋,记得以后要加倍还我啊!”
“……你还是杀了我吧。”寐罗哭丧着脸回答,“我已经欠债无数了。”
“我给你出个好办法,可以赚多钱的。”玛特扬起下巴朝寐罗窗外对面街道扬了扬,“包你一晚就可以赚回今天借的所有款。如果你乐意牺牲点……”
寐罗回头看了一眼,是酒吧。他的脸色立刻变得暴怒,“你他妈的!!……”
“噢,开玩笑的,别急!”玛特笑了笑,然后走到寐罗房间唯一的沙发坐下来,似乎根本没有看到一直坐在那里默不作声的尼亚。他非常自然地抓起沙发上散落的烟盒,叼出一根边点火边建议,“或者我们去合伙抢银行怎么样,我早就想那么大干一笔了。”
“……你还是给我想点正经办法吧。”寐罗把筹到的钱集中起来飞快地数着。
“凭你现在这点废纸,什么用都没有!”玛特好笑地看着寐罗手里那点可怜巴巴的钞票。
“……你说这风凉话又有什么用?!”寐罗啐了他一口,然后把那些钱装进袋子递过来。“喂,现在我能弄到的只有这么多,你先收下。其余的我再想办法。”
尼亚接过来并不去数,只是捏了捏信封的厚度。“……就这点?”
“喂!!”寐罗涨红了脸,“我不像你们这些有钱人,就算这点也已经尽力了!”
“太少了。”尼亚皱了皱眉,“只有四万吧?”
“……差不多。只有这些,你先拿去。不管怎么说,可以还上你那个朋友垫付的钱和以后一周的住院费用,”寐罗站在尼亚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那个男人。“我又不会跑掉。”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跑呢?”尼亚抬起头看着寐罗,“嗯?我为什么相信你?”
“你……你他妈的爱信不信!不信就去死吧!!”寐罗怒吼了一声猛地揪起尼亚的衬衫,拳头落在那张清秀的脸上之前被玛特挡了回去,“喂喂,寐罗!你还想赔多少钱?!”
寐罗的大脑立刻清醒过来。双手仍然紧紧抓着尼亚的衬衫领口,直到那布料完全走型。
“寐罗,我的衬衫——”尼亚强忍着笑意,保持严肃。“会去掉信封里四分之一的钱。”
寐罗即刻便松了手,却还是狠狠瞪着尼亚,满腹怒气无从发泄。
“那么今天我先拿这些走。”尼亚优雅地笑了一声,把信封装进口袋站起身。“至于还需要多少,明天我们医院见。——这可以算是相信你了吧?”
“多谢你这么宽待我。”寐罗咬牙切齿地说,“好走不送!”
“说不定明天还要过来的。”尼亚点点头,不慌不忙地朝房门走去,“再见,寐罗。”
寐罗在那个家伙出门后狠狠摔上了门,几乎要把门拆下来。
“呦,门要掉了,寐罗。”玛特笑嘻嘻地看着一脸阴沉的男人,“别这样,来坐会儿。”
“坐坐坐!我有什么心情坐!”寐罗烦躁地抓起外套,“我还没请假呢!妈的,又会被扣钱了,本来赚的就那么少,再不去工作真要喝西北风了!……”
“啊,说得也是。”玛特按熄了烟,跟着站起身,“一起走吧,莎拉还等着我呢。”

尼亚回医院,看到杰瑞和凯文。“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拿来多少?”杰瑞看看尼亚手里的信封,“就、就这么点?!”
“没办法,恐怕我们遇到了个麻烦家伙。”尼亚苦笑着摇摇头,“实在拿不出什么钱。”
“那就让我去撞他一下算了!”凯文闷声闷气地说着,“一笔勾销。”
“算了,你还是饶他一命吧。”杰瑞笑,“我的钱不用还了,这些都留给琳达住院吧。”
“为什么不还?!又不是我还你钱,是那个小子!”凯文接过信封数出一半的钱递给杰瑞,“拿着!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今天帮了个大忙!我出来得急,没有带够钱。”
杰瑞推脱不过,只能收下。“那么你们现在……”
“现在我必须回公司。”凯文说,“琳达现在有护士照顾,应该没什么事,要忙就去忙吧。尼亚也是,如果有什么事他们会立刻打电话通知我们。”
“那明天这里见。”尼亚礼貌地笑笑,“我先去把琳达的车修理修理。”

尼亚慢慢开着那辆严重损伤的车找到一家修理店,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就没法合上了——他努力了几次,最终还是任由那扇门大敞四开地保持那副样子。
“对不起,麻烦你帮忙修理一下我的车子,可以吗?”尼亚走到一辆正在进行修理的车子前面,大声对躺在车下的那个维修工——具体地说,是两条腿,说话。很快,那个人灵活而敏捷地窜了出来,仰起的脸孔正对着背光的尼亚,“稍等……”
两个人顿时呆住,继而面面相觑。
刚刚分开还没有一个小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06(22:58)|【NM】眩暈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