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眩暈
> 【NM】眩晕 07
寐罗醒过来的时候头痛欲裂。
他睁开眼睛,看到面前有些陌生而又熟悉的房间,一时有些茫然。轻抚着传来宿醉疼痛的脑袋,他的手臂碰到了身边的男人。……这种呼吸。这种气息。这种感觉……
寐罗立刻转过眼睛,看到仍然在熟睡的尼亚。
他的大脑停滞了几秒钟,而后才慢慢想起昨晚似乎有些不同寻常。他记得自己像每天晚上一样跑到酒吧喝了个酩酊大醉,出来后没有方向地乱走一通。他本以为自己又会本能地拐到玛特家里、无视那个家伙和他女朋友的一脸无奈倒头便睡。然而……昨晚似乎不是这样。
他伸手碰了碰尼亚的脸颊,那上面仿佛有液体干涸的痕迹。
眼眶四周有些红肿。
心里掩埋的痛楚悄无声息地蔓延着,让寐罗好一阵无法呼吸。
『我昨晚做了什么……是不是很丢人!……』他想着,一边费力地坐起来。
……没有任何痛楚的感觉。也没有任何异样的不适。
寐罗低头看看自己完好无缺的衣衫、连拉链都原封不动的样子,一股深深的失落和无地自容的羞耻疯涌上来。『我、我……该死的……』他狠命抹了一把突然酸涨得难受的眼睛,想要翻身下床。身后的男人忽然被他的动作惊醒了。
一只手迅速握住寐罗的手腕,低沉而有些沙哑的声音在仍然暗的房间里响起。“寐罗。”
寐罗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背对着尼亚默不作声。
“寐罗?……”尼亚低唤他的名字,没有其他任何语言。“寐罗。”
他们保持着这样古怪而僵硬的僵持,寐罗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尼亚一遍遍叫他的名字。寐罗没有勇气回头,也不想回头。如果尼亚的感情如他所想,为什么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明明可以借着『喝醉』的名义……哪怕是自欺欺人也好。

很久的压抑过后,寐罗终于动了动手腕想要甩脱尼亚。
“寐罗……”尼亚忽然翻身坐起,抓紧他的肩膀试图转过那个挺直脊背的男人。
“……尼亚。”寐罗的声音终于嘶哑地响起。“如果没有面对的打算,不要看我。”
尼亚的动作立刻停止不动。
酸楚泛出眼眶。寐罗的肩膀有些抽动,却仍然坚持自己的原则。“……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我知道你会为此付出很多、但是我没必要跟你说对不起,也不想怀有任何愧疚,如果你真的准备面对这一切……在此之前,不要让我们陷入这种绝望。尼亚。”
尼亚的手指紧紧抓着寐罗的肩膀、用力到几乎要嵌入那柔韧的肌肉。……然而很长很长的时间,仍然没有人动一动。寐罗仍然坐在那里,尼亚仍然在他身后。
他们的内心波涛汹涌地叫嚣吞噬着,却各自死死堵在心里、不让一丝冲动流泻出来。
久到让人窒息的沉默过后,尼亚的手指终于无力地离开了寐罗的肩膀。与此同时,浓重压抑的绝望和刻骨的疼痛席卷了他们所有的意识和感觉。
“……决定了?”寐罗拼命压下声音的颤抖,“嗯,我知道了。”
尼亚的手狠狠捂住脸颊,却让滚烫灼热的液体从指缝中纷纷溢出,伴随着无法抑制的低泣。他张了张口,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只有溢满痛楚的呜咽。
“昨晚我喝醉了。”寐罗僵硬地站起身体,头也不回地朝房门直直走去。“再见,尼亚。”
房门被不轻不重地带上。
轻微的『咔哒』一声,仿佛宣告着一切的结束。
尼亚第三次放走了寐罗。

寐罗毫无意识地在街道上漫无边际地走着。要去到哪里、要做什么,他也不知道。如果能一直走下去、直到倒下再也动不了,也好。他苦涩地想着,抬手蹭了蹭湿润的脸颊。
该死的。该死的……为什么他们两个都要这么拼命地保持冷静、都要刻意伪装坚强。明明不是这样、明明不是!……寐罗知道自己一向冲动,却在尼亚深不可测的目光下从未有过地畏缩,不敢面对,害怕失去。即使放纵一次又有什么。如果当时他回过头,或许他们会拥有一次难忘的回忆——哪怕以后回忆起会带来加倍的疼痛……
不过,这样,也好。
寐罗知道尼亚不是那种人。一旦他决定什么,就会像偏执狂一样贯彻到底。绝不容许有一丝一毫的妥协和任何刻意的放弃。这种人……真他妈的该下地狱啊。
他吸了吸鼻子,茫然四顾,才发觉自己已经整整晃了一天——已经又到深夜了。
『回去吧,反正再走也没什么意义。难道真要走到死吗?!……就算死了,那个混蛋也不会做出什么举动吧。不,就算他做出什么,自己也不知道、还是亏了。』寐罗自嘲地想着,转回身朝自己的公寓走去。总会过去的,他安慰自己。一切总会过去的。

“啊!啊!!救命——唔——”路过的小巷里传来女孩子尖叫的声音。寐罗充耳不闻地走过去,听着里面厮打的声音和充满恐惧的尖叫。“唔、唔……放开……唔……”
『真烦死了。』他想着,偏头看了看。……有些眼熟。
炸雷般的声音在头脑中轰然响起,寐罗停下了脚步。
琳达。
……她怎么在这里?!
寐罗立刻转过身体,看着小巷里即将上演的惨状。她为什么会从医院里跑出来?现在不应该是乖乖地躺在病床上吗?!……看着那些歹徒粗暴地拉扯那个可怜女孩的衣服,寐罗居然有种万分期待的感觉。『哼,等尼亚发现了这一切、他就不会再跟你结婚了吧——』
这种念头一冒出来,寐罗顿时被自己的邪恶惊得无法动弹。
……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想法……
难道爱情也会让人变得毫无人性吗??他怎么会是这种落井下石的混帐!……寐罗想着尼亚脸上会浮出的万分痛楚和绝望,为琳达。他拼命甩甩头,刻意忽视自己心里的痛楚。
『帮了他这次,我就不必还他20万了。……这比20万要贵重多了吧。』他想着,回身冲进那条小巷,耳边似乎响起尼亚恳求的声音。『救救她、寐罗……』
『喂,我已经对你们够仁至义尽了吧!』寐罗笑笑,抄起脚边的砖块狠狠砸了过去。

寐罗觉得自己差点就死定了,如果不是后来警车来的话。
他和那个女孩被一同带到了警署里接受盘查、当然还有几个没溜掉的混帐。寐罗一边狠狠擦着额上流个不止的鲜血一边颇不耐烦地回答警官们唠叨的提问。
“我、我在医院里……只是今天是尼亚的生日,我想偷偷溜出去给他买点什么……”琳达可怜巴巴地看着警官,声音有些发抖,“其实我已经好了嘛,他们偏要我在那里躺着……”
“小姐啊!病没有好就不要乱动嘛!你看这位先生——天,差点他就没命了!”一个警官有些哭笑不得地说着,一边飞快在笔下记录。“好了,你们两个可以走了。”
琳达跟着寐罗走出警署,她看着前面沉默的男人紧走上两步。“等等、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她感激地说,完全不知道寐罗是让她进医院的罪魁祸首。“……你叫什么名字?”
“不用问了。”寐罗粗声粗气地回答,“一点小事,我又没死!”
“嗯……可是你受伤了,很痛吧?”琳达摸出口袋里的手帕给寐罗擦了擦鲜血直流的额头,“告诉我你的名字和地址,哥哥和尼亚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
“你听着!”寐罗忽然抓住那只纤细的手腕,狠狠瞪着大惊失色的琳达。“如果你不想你的男朋友担心就别告诉他今天发生了什么!听到没有?!你可以说你走丢了或是在某个商场消磨了一晚,最好别让他知道曾经发生过的事!这对你根本就是有害无利!!明白吗?!”
“呃……”琳达害怕地点了点头,“我、我知道……放开我好吗,很痛……”
寐罗立刻松开那个可怜的女孩,他斜睨着她,开口问道:“你男朋友……对你好吗?”
“尼亚吗?当然!”提起尼亚,琳达立刻眉飞色舞起来。“他是天下最好的男人!而且我们要结婚了……虽然前两天出了点事情,不过尼亚说等我一出院我们就立即结婚……嗯,我们准备把房间漆成橡皮红色,很漂亮吧??对了,你也去参加我们的婚礼好吗??……”
“哦,谢谢。不必了。”寐罗极力控制着情绪,努力微笑了一下。“嗯……祝福你们。”
“不来参加婚礼吗?我可以告诉尼亚你是我的好朋友……”琳达有些失望。
“不了,我……很忙。对不起。”寐罗朝他点点头,“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己可以回到医院吗?还是我送你回去??”
“哦,我自己回去就可以。我认识路的。”琳达礼貌地微笑,“而且我还没有给尼亚买生日礼物呢!我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寐罗点点头,“那……再见吧,小姐。提前祝你们新婚快乐。”
“是的,真是太谢谢你了!你也要快乐啊!!”琳达喜悦地朝寐罗挥了挥手。“再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06(22:53)|【NM】眩暈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