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GN】陽光之下
> 【GN】阳光之下 10
“请给我咖啡,谢谢。”
“好的,请稍等。”
杰邦尼倚在热饮售卖口等着他的热咖啡。伦敦比他想象的要冷,他几乎有点受不了这种零下十几度的温度——对于习惯了美国南部气候的他来说。回到美国后他申请调职到洛杉矶分局,因为杰邦尼觉得纽约的阳光不够明亮。他想要更多点阳光,好让他有力气抓捕罪犯。
两年。不长不短。接到罗杰的电话时他刚刚结束审讯一桩谋杀案的犯罪笔录,当杰邦尼走出审讯室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口袋里的手机便震动起来。他接起手机,非常意外地听到那边传来陌生的声音——当L这个词从那人口中被提出时,他立刻知道对方是谁了。
他很高兴接到罗杰的电话,告诉他尼亚需要帮助。
罪犯将要在洛杉矶圣莫尼卡湾沿岸一幢别墅里进行非法交易。尼亚追捕这个犯罪团伙已经有足足半年时间,他很乐意自己能够帮上忙。之后尼亚也和他通了话。他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会不出任何错误地完成任务。尼亚则要求他亲自押送罪犯过来。
那个晚上,确切地说,杰邦尼有史以来第一次不是因为案件而失眠。
虽然之前和尼亚分别之后他同样会因为想念男孩而情绪低落,但一切总算还好。有案件支撑着他,数不清的复杂情况分散着他的精力和脑力。他没有太多时间去想念尼亚。并且他也知道那些毫无意义的思念实际上无济于事——他该给尼亚足够的时间,或者是给他自己。他常常工作到很晚,当独自咬着笔杆在办公桌前绞尽脑汁地思考时,他习惯于将笔杆换成支烟好让自己稍微放松一下,换换思路。而后他就会想起尼亚,想起他唯一一次在男孩的身边抽烟。在那次他吻过尼亚之后。每次他都会再想一次要是之前他没抽烟是不是会用到舌头。
两年之间,他会记得在每个节日给尼亚寄去卡片或者礼物。
给尼亚挑选礼物通常不会花费很大力气,他只要买玩具店里最有趣的那些东西就够了。往往售货小姐都会告诉他最好的是哪种。作为回礼,尼亚会给他些剪纸之类的东西。他非常珍惜那些,全都好好收藏在卧室里那只专门用来放尼亚礼物的玻璃柜子里。有一次尼亚给了他一只精致的瓶装帆船模型,他知道那一定用了男孩不少时间和耐心。他很感动。
他也会常常给尼亚电话留言或是发电子邮件。虽然尼亚几乎很少回复,他知道尼亚一直在忙于比他还要困难得多的工作——不过他没想到会这样直接地接到尼亚要求协助的电话。这是他第一次跟伦敦警方合作,杰邦尼感觉还算不错,至少他们语言没太大问题。唯一让他觉得稍稍不满的地方就是尼亚并没在行动中露面,甚至也没有出现在审讯现场。于是在将这个案件画上结束的句号之后,他有点茫然。但伦敦可真够冷的。他想着。
“先生,您的咖啡。”
“呃,谢谢。”他接过纸杯,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虽然很热但他总算能让自己暖和一点了。杰邦尼没用多久就喝掉了他的咖啡,然后捏着杯子站在路边想事情。过了大约五分钟左右,他听到口袋里的手机在响——是尼亚的电话。他刻意将男孩的电话设置成与其他来电不同的声音。杰邦尼擦擦鼻子,从口袋里掏出电话迅速接了起来,“尼亚?”
“我让罗杰去接你了,杰邦尼,”男孩在那边说到,“你在哪里?”
“在——呃,在唐人街这边,一个名叫——名叫什么的地方……”杰邦尼仰头看着身后那块字迹方方正正的招牌,“他为什么不写英语?这是什么?甲骨文吗??”
“你想要试一下中国菜吗?”尼亚在那边问到,“也许你会喜欢。”
“哦,下次吧,”杰邦尼笑到,“我现在快要冻僵了,尼亚。”
但很快他就看到一辆加长豪华宾利停在距离他不远的路口,当车窗缓缓降下时,出乎意料地,他看到尼亚的眼睛望向他这边。杰邦尼有点呆住了——他没想到尼亚会亲自来这里,何况尼亚之前说过让罗杰来接他。他捏扁了手里的纸杯,将它扔进路边垃圾桶里,然后朝在车里朝他招手的男孩跑了过去。尼亚推开车门,他看到男孩像过去那样以古怪的姿势坐在后面的座位上。显然,尼亚身边的那个空位子是留给他的。他毫不客气地坐了进去。
“抱歉,让你等了很久。”尼亚说到,手指缠绕发丝的习惯一如既往。“很冷吧?”
“没错,要冻僵了。”他说,然后转过头朝那位老人礼貌地问了好——那正是罗杰。而司机则另有其人。杰邦尼有点蒙了。他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兴师动众地来接他。倘若只是来个陌生司机的话或许他还不会感到奇怪,但尼亚和罗杰一起来,这的确有点让他吃惊。
但尼亚只是告诉他他值得被这样对待,因为他曾经做过的。
杰邦尼不明白尼亚是指他在负责KIRA案件中所做的工作,还是那时照顾尼亚的举动。也可能二者皆有,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到尼亚的样子比两年前要像个男人了。杰邦尼真的很高兴看着这个。即使尼亚的举止和气息仍然有点像孩子,并且微笑的时候仍然像当初在机场告别时那样可爱。“你需要围巾吗?”尼亚问到,“我带了一条过来。”
“当然,我想我需要的正是这个,”他说,然后看看车窗外面,“天气看起来不错。”
“是的,伦敦很少有阳光,”尼亚说着,拿出厚厚的灰色围巾递给他,“虽然还是冷。”
“因为在下雪嘛,在洛杉矶很少看到这样的大雪。”杰邦尼说,不得不自己围上围巾,他希望尼亚能为他做这个,但男孩的手指只是在卷着自己的头发。他看着男孩正在悄悄望着他的表情,忽然想起之前尼亚的提议,或许那也不错。“实际上我饿了,”他说,“要是你能保证我们要去的餐馆味道不错的话,我想我还是比较愿意尝试一下中国菜的。”
“你想要试试吗?”尼亚停止了卷发的动作,“就我所知,至少它能让你暖和过来。”
“……我想那正是我需要的,”他再次说到,“我的胃都冻透了。”
于是尼亚说了一个餐厅的名字,司机开车把他们送到那里,尼亚则告诉司机他们会自己搭计程车回去——杰邦尼很高兴尼亚那么说,那就意味着他们会有很多单独时间。实际上这才是他需要的。他渴望和尼亚独处,即使只是一刻。当车子开走之后,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抓住了尼亚的手臂。他仍然要比男孩高出不少,可见尼亚在长个子这方面没有太大进展。
尼亚有点不安地看着他,“在那里,”他轻声说,“走吧,杰邦尼。”
“你最近好吗?”杰邦尼问到,眼睛凝视着尼亚那张仍然细致的脸孔,“一直?”
“……当然,有罗杰照顾我,”尼亚说,“何况你一直都在寄卡片和礼物给我。语音留言和电子邮件。要是你希望用这种方式得到你想要的结果,大概……你做到了。”最后几个字消失在他咬紧的嘴唇里。尼亚颇不自然地挣了挣杰邦尼的手,却没有挣脱开。“杰邦尼?”
“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杰邦尼微微俯身靠近他的呼吸,“我可以吻你吗?”
尼亚看着他,脸上的不自然慢慢褪去一些,变成了略带嘲讽的微笑。“来伦敦的途中你一直都在想着这些吗?”他问到,却没有阻止杰邦尼的靠近,“还是在我们通话之后?”
“确切地说,是自从那个吻之后,我一直都在期待着下一个,”杰邦尼说,嘴唇已经能碰触到尼亚微微泛出红晕的脸颊,“两年里从未消退过。实话说,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做到像寐罗那样让你在意——但至少我可以给你一些能够让你不会因为允许我而失望的东西。”他侧头吻上尼亚的脸颊,轻柔地摩擦着而后滑至嘴唇,“我可以用到嘴唇其他的地方吗?”
尼亚在他的呼吸里发出轻轻的吸气声。
他认为那是尼亚已经默许了。于是他分开男孩的嘴唇,将还有着咖啡味道的舌头小心地探了进去,在男孩口中温柔地轻扫着。在他的手滑上男孩的肩膀固定住对方的身体时,他感觉到几根冰冷而修长的手指捧住了他的脸颊,手指轻缓地摩擦着他的侧颊和他的下巴,在他刚刚长出还未来得及刮掉的胡茬上细细抚摸着。这个动作让他的心里一阵激动,甚至没等到尼亚下一步的试探,他一把抱紧了那具仍然瘦削的身体,把尼亚紧紧搂在怀里,用力深吻着那个一时呼吸错乱起来的男孩——他甚至无法等待给尼亚足够的缓冲时间,或许是他渴望太久,又或许是尼亚的接受让他无法再控制,也无须再压抑。他是如此地……爱着尼亚。
“我做到了吗?”他低声问他,“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想是,”尼亚深吸口气调整着呼吸,手指仍然在抚摸着他的脸颊,仿佛那样可以让他能够更真实地感觉到他。“L离开了,寐罗离开了。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只剩下我一个。可你一直从不间断的卡片和礼物,留言和邮件让我知道你还在。为什么你这么做?”
“即使全世界都不在,”杰邦尼难得地用着幽默腔调,“我一直都在。”
尼亚看了他一会儿,然后露出让他感到安心的表情,“那是什么?”
“阳光,”杰邦尼立刻回答,“它一直都在。即使有夜晚,但那过后它仍然还在。它不会消失,永远不会。我想,”他弯腰,和男孩保持着同样高度的视线,“你这样子比任何时刻都要好看——都要……更像尼亚。你应该知道,想要感觉到幸福,在房间角落里是找不到的。能够给你温暖的有阳光,还有爱。现在你能觉得有些不同于过去的……东西存在着吗?”
“有,有阳光,有爱。”尼亚轻声叹着气微笑,“它们都在。”
“你想要……跟我去试试洛杉矶到处都是灿烂阳光的生活吗?”杰邦尼问到,一手揽住尼亚的肩膀凝视那映着他的影子的淡灰色瞳孔,“我保证那里比伦敦要暖和得多。那里也有你喜欢的玩具和游戏——有海岸,有风,有在海边的公寓,还有我。休个假,怎么样?”
“你快要冻透了,”尼亚红着脸躲开他再一次凑上去的嘴唇,让那个吻落在他的额头。“这个问题我们有的是时间讨论——现在你不想吃点东西吗??……”
杰邦尼要了一个更为深久的吻才满足地拉着尼亚的手走进身后餐厅。
三十分钟后,这个男人发出一连串的叫喊。“为什么把一堆东西放在这种辣椒水里煮过之后食用也叫做美食?我从没、从没、从没吃过这么辣的东西!该死的这太可怕了!”
“这不是辣椒水,”尼亚无奈地卷着头发,“它叫做火锅。”
“火?我现在的确能喷火了——就像火龙一样!”杰邦尼大口倒吸着冷气,“它太辣了!”而后为了报复一下坐在对面只看不吃的男孩,他探过身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将嘴唇印上尼亚的并探进他的舌头,非常霸道无礼地侵袭着男孩的口腔。“我想和你分享这味道。尼亚。”
尼亚拼命想要躲开却还是被呛到了。他挣扎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耐着接受了杰邦尼。
“火辣辣的吻,哈?”杰邦尼笑着揉乱男孩的头发,“我爱你。尼亚。”
作为回应,尼亚只是闭上眼睛勾住了他的脖子。
对他而言,这已经足够了。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8(18:30)|【GN】陽光之下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