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會流
> 【MN】汇流 12
“杰克。布莱恩。柯特。比尔。托马斯。亚伦。”
寐罗依次给尼亚介绍了那六个人。
他们带着些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尼亚,跟他形式化地打着招呼——欢迎加入,你这杂种。以后你小子有的苦头吃了。他在他们的眼神里读到这样的讯息。 显然,他们瞧不起这个来自北美的外来者。但既然是寐罗弄来的,这事就必然有它存在的道理。这太简单了。任何质疑或是反抗就是找死行为。而他,自然也要遵守这里的规矩。知道在这里谁是老大。
尽管来试试吧。你们这群垃圾。他在心里无声地咒骂着。
尼亚表情冷漠地跟他们表示了字面意义上的友好。客气而疏远。这让他在一定程度上看起来跟那些人保持着不止是地域上的距离——他怀疑自己是否能和这些人打成一片。但没有拒绝的理由,如果需要的话。他会做到任何地步,只要情况需要。他很清楚这点。他的目光慢慢移到一旁寐罗的身上,那个男人只是习惯性地勾着嘴角看着他,虽然眼睛里带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尼亚在他脸上找不到半点真正微笑的影子。那不过是个『笑』的表情罢了。
“既然现在算是兄弟,就喝一杯。”寐罗挥了挥手,身后的女人端着摆好香槟杯和一瓶白葡萄酒走过来,在餐桌旁动作很轻地将分了酒,然后端着托盘从他们面前走过,寐罗先拿起一杯,后面六个兄弟依次拿起一杯,尼亚则拿了最后一杯。他皱皱眉,实在不想再用这种液体冲刷他的口腔——但他知道没的选择。他得把它全部喝掉,还得高高兴兴的。
“希望你喜欢南美的葡萄酒,虽然可能比不上法国名货,不过这可是家族珍藏。”寐罗一手捏着酒杯朝他象征性地举了举,“喝一杯。算是欢迎你现在能在这里待着——目前。”
“谢谢。”尼亚只能同样举了下杯子。
寐罗眼睛盯着他,一边微微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伸出舌尖将嘴角的一滴酒舔掉意犹未尽地轻咂了下嘴,朝他露出堪称愉快的微笑,将杯子放在一旁。“尝尝味道,恩?”
尼亚轻轻吸了口气作好准备,然后学着寐罗的样将那小半杯酒灌下喉咙。
液体醇厚的浓郁味道涌入口腔,对于一个不常喝酒——或者说是几乎不喝酒的人来说,即使酒的味道再棒,也不会让他感觉到丝毫愉悦。尼亚强迫自己咽下酒,难以控制地,他轻皱了下眉,而寐罗立刻捕捉到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细微表情。那个男人什么也没说,只是用眼神示意那些兄弟现在该做什么,于是尼亚刚刚缓解过来一点便看到杰克朝他举了举杯,他顿觉不妙,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的女人已经为他的空杯注入与刚才同样多的酒。
尼亚的眼睛迅速瞟了一眼酒瓶里剩下的那小半瓶液体,知道那些会全部是他的。
“我……”他刚说一个字便被寐罗挥起的手止住后面的话。
杰克已经干了自己的酒,朝他戏谑地眨了下眼睛。——喝吧,老兄。
尼亚无奈地看了看杯子,再次深吸口气仰头让酒滚入他的喉咙。他闭上眼睛硬咽下去,在心里祈祷着待会儿他还能自己走回到床上——而不是丢人地被人架回去。不会喝酒在这里将会是个被人大大嘲笑的把柄,同时也是个大麻烦。以后他不会缺少喝酒的机会,他也没的拒绝。——拒绝?这里不存在这两个字。你得服从真理。然后,在这地方寐罗就是真理。
后面的男人轮流朝他举起酒杯,身后的女人一次又一次给他倒酒,于是他只能让那酒精不断冲刷他的口腔和他的喉咙,积蓄在他的胃口里。尚未进食半点东西的胃口很快便被泛起灼烧热度的酒精填满——开始叫嚣着抗议他不负责任的行为。空荡荡的腹部开始拧出疼痛,他觉得那些酒在毫不客气地侵蚀他的肠胃。当尼亚勉强将最后一滴酒灌下去,他快要吐了。
“你的射击怎么样?”寐罗随意问到,眼睛瞟着他握着酒杯的手。
尼亚将杯子放回到女人一直端平的托盘里,那个女人总算走开了。他在心里暗自松了口气,颇为感激这里只有六个兄弟而不是六十个。要不他今晚就得死在这。当然,寐罗不可能会让这一幕发生,但也八九不离十。那个男人目前不会让他好过的。用一切办法。然后再给他点施舍般的好处——好让他对他恨得牙痒又无可奈何。他要时刻记着谁是老大。
“还好。”他简单地回答,毫无惧色地回视着寐罗。
寐罗轻轻挑了下眉毛,“哦,看来不错。”他微侧过头朝离他最近的亚伦说了几句什么。
亚伦点点头,转身离开客厅。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将一把手枪塞到尼亚手里,然后把一只正在蠕动不已的麻袋倒提起来悬在那里,眼睛看着寐罗,等他说话。
“枪里有十二发子弹,”寐罗说到,“我可不喜欢浪费。”
尼亚已经听到袋子里有吱吱乱叫的声音,他实在不喜欢寐罗用这种活物来当作测试他的东西,但或许这地方正在闹鼠害。即使他射击的身手不错,他也不会高兴把子弹浪费在耗子身上。他没作声,只管低头检查一番弹盒和弹膛,没有露出丝毫紧张,然后抬头看着寐罗,用眼神告诉他可以开始了。于是寐罗将停在空中的手朝下一摆,袋子被打开了。
十几只毛茸茸的东西噼里啪啦掉在地板上,然后开始四处乱窜。
尼亚对自己的能力相当有把握,甚至不用浪费过多一秒瞄准时间,只用上不到十秒接连不断扣动扳机,子弹扫射的声音在狭窄而安静的客厅里显得极不协调。尼亚眼睛不眨一眨地连发十二发子弹,直到弹匣打空,然后从容拉上保险,把枪递回到在一旁看着的亚伦手里。
房间里的几个男人一起计数地上的小尸体。
刚好十二只。
寐罗没有露出任何表情——既没有满意也没有中肯,他只是再次挥了下手,让亚伦重新把另一把手枪放进尼亚手里,然后无声地指了指在刚才为他们倒酒的女人,示意尼亚的下一个目标是她。尼亚不免惊讶地微微一愣,抬起眼望向那个立刻满脸惊慌的女人。整个客厅里除了他们两个,似乎那几个男人都不惊讶寐罗的这个指示。显然,他们已经习惯了。
尼亚感觉额头猛地渗出冷汗。刚刚因为酒精而轻微昏晕的头脑立时清醒过来。他举枪,然后没有任何迟疑地瞄准寐罗的手指向的方向——年轻女人的脖颈,动作干脆地扣下扳机。
嘭地一声空洞轻响。
……是空弹。
尼亚听到女人尖叫着大哭出来的声音,随后一个男人上前拉住她的手臂把歇斯底里的她拽了出去——他模糊想着那似乎是布莱恩。他的意识始终停留在一个僵硬的层流里,不曾因为女人得救感到感激或者他被愚弄而觉得愤怒,他没有任何表情流露,只是机械地将枪再次放回站在一旁的杰克手里。他听到那个男人口中嚼着的口香糖发出刺耳的声音,其余几个人表情各异地看着他,或者寐罗。可能有惊讶,也可能有不爽。那些表情是难以捉摸的。
而此刻唯一能让他看得清楚的是寐罗脸上的笑容。
不是赞赏或满意的微笑,而是嘲笑。他感到一阵滚烫的潮涌袭上脸颊。
“你为什么没有检查弹匣?”寐罗讽刺地开口,“当然,对于你的绝对遵从和动作果断,我可以给你一个不错的评价——加上之前的漂亮射击。好身手,伙计。不过你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你不该凭感觉做事。为什么你会觉得杰克递给你的枪里仍然好好地镶着子弹?为什么你要相信一个仅喝过一杯酒的男人?只因为我说过大家是兄弟了?还是因为他刚才给你的枪里有十二发子弹??……你不该犯这种错误。只有一次。尼亚。只有这一次。”
尼亚沉默地听着寐罗叱责他的话,无言以对。
他没有任何语言来辩解——刚才他的表现真是相当糟糕。他甚至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拼命保持镇定,看着寐罗,听着训斥,直到那个男人停止说话,眼睛望着他。“你不服气?”寐罗邪恶地挑了下嘴角,似乎相当不满他的眼神和他的表情。“你想要说什么?”
“你不该用一个无辜女人当作练习的靶子。”尼亚不高不低地开口,语气淡漠,即使他的心里已经翻涌起让他感到难以忍耐的绞痛。“这种作法实在是很糟糕。”
客厅里的空气霎时陷入沉寂。
那几个人一动不动看着他们,没有任何一丝声音冒出。寐罗没有作声,只是盯着他看。而他在说出那样的话之后立刻知道自己干了傻事——他会为刚才那句话付出代价的。他可以清楚地觉察到寐罗在强压怒火。他很生气自己刚才为什么一时忘记这里没有反抗的规矩,他不知道自己的脑袋里在想什么。那些话不经大脑就冲口而出,已经没办法再收回了。他看着寐罗,对方脸上微微抽动的肌肉让他聪明地意识到他现在该做什么。“……抱歉。”他说。
寐罗突然迈步朝他这里走了过来,然后停在他面前跟他平视。
他看着寐罗,尽量让自己摆出那张如出一辙的冷漠表情。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寐罗用命令的口气说到,紧盯着他。
尼亚的嘴唇稍稍动了一下,而后再次清晰地重复,“你不该用一个无辜的女人当作……”
猛地一拳袭上他的下巴右侧。他感觉到一阵撕裂般的痛楚从寐罗结实有力的指节上侵入他的颌骨,他眼中冒出疼痛的眼泪,口中再次被熟悉的金属味道充斥。他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挣扎着勉强站在那里而不是丢人地跌下去,但寐罗似乎相当不喜欢他这个姿势。第二拳接踵而至正中他的腹腔,刚刚喝过的酒全都翻涌上来,酸涨的胃部被他倒吸冷气的动作带动着泛出疼痛,他一口气喘不上来,痛楚让他微微弯下腰却露出背部在寐罗面前,很快他知道这是个更不明智的举动,当寐罗的手肘有力地落在他的脊椎上让他终于站不稳跪倒在地,紧接着他被那个男人更为快狠的一脚踢中胸膛翻倒一旁。他挣扎着喘息,疼痛难当。
寐罗没再继续下去。三拳一脚已经足够他痛苦一晚了。
他的视线里只有寐罗膝盖以下裹着色裤子的小腿,还有靴子。他看不到寐罗的表情,但他可以想象出此刻那个男人带着怎样一副不屑而冰冷的表情睨视着他。让他从心里发冷。
“告诉我我这么做的理由。”寐罗冷酷地开口,“尼亚。”
尼亚咬紧了嘴唇,强忍住眼泪。“我不该教训你,”他妈的混蛋,这个混蛋。“对不起。”
“你是新来的,但也不要期望我会在这上给你打更多折扣——明白吗?!……再来一次我不会这么便宜了你。记着,说不定哪一把枪里的子弹上刻着你的名字。”
“……是的,我明白。”他妈的这个该死的混蛋杂种。寐罗。
尼亚从没说过任何脏话。但现在他想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咒骂这个男人。
寐罗冷冷看着他,“别吐在这里,回你自己房间去。”
尼亚动了一下,牵扯着神经的疼痛让他遏制不住地流泪。这成了一种完全不受意识控制的本能反应,他听着自己口中狼狈而丢人的梗塞抽泣,一边支撑着爬起摇摇欲坠的身体,在寐罗和那几个人神情莫测的目光里咬着牙摇晃着,朝自己的房间步履不稳地挪过去。
他不想倒下。他不想。不想。……不想。
他真的不想。在尼亚觉得身体似乎被晃动着的地面猛然加的重心力吸引过去的同时,他仍然本能地伸出手臂想要撑住地板,但他扑了个空,紫绿光斑在他的眼前炸裂成大片大片模糊不清的色块,他再也无法抵抗它们了。世界倾斜,一切旋转。他的脑袋撞上冰冷的地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3(00:48)|【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