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爱与战之殇 02> 因為愛II【MN】愛與戰之殤
> 【MN】爱与战之殇 02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再次见到尼亚大概是在那三四天后。
寐罗记得那是个有些雾气的夜晚。他代替发烧的哨兵去换岗,在漫长寂静的凌晨时分忽然发觉到不远处正在凝神看着自己的一簇蓝色。
寐罗看着那张雾气中不那么清晰的迷蒙眼睛,立刻想起几天前挨了自己一枪子的家伙。他卸下肩上笨重的枪管,朝那边远远喊道,“喂!你在看我吗?!”
那抹蓝色的光芒立刻消失了。
寐罗看看左右无人,便大胆地擅自离岗跑了过去。他一直跑到那个面目冷峻的男人面前才停住,盯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孔,寐罗无声地露出一抹笑意。“你的伤好了?”
湛蓝的眼睛一直直视前方,丝毫没有移到他脸上。
“应该没事了吧,否则怎么可能出来站岗呢。”寐罗自言自语地说着,突然抬手想要碰伤口所在之处。这个举动立刻引起那个人表情的变化,一丝愤怒染上蓝色眼睛,那个男人终于开了口,“你干什么!!……”
“哦,没什么,你别紧张嘛。”寐罗笑起来,手缩了回去。“我没打算碰到它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
“什么也不干。”寐罗看着他,“我只是想向你道个歉,尼亚。”看到对方愣了一愣,他耸耸肩解释,“那天我听到你的同伴们这么叫你,我的听觉应该没错吧?!”
尼亚看着他,冷哼了一声。“的确,蛮灵敏的。”
“打到哪里了?”寐罗凑过头,仿佛可以透过衣服看到子弹孔。
“心脏旁边。我该说你的枪法是很差还是很准呢??”尼亚讽刺到。
“呃,这个随你怎么认为。”寐罗笑了笑,生动的脸庞在明朗的月光下闪耀着异样光彩。随后一抹歉意清清楚楚地浮上绿色眼睛,“那天晚上真是对不起,尼亚。”
“……算了。”尼亚说,然后抬起眼睛直视前方。“请不要影响我站岗。”
寐罗无言地看着那个男人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失望。“好吧,总之我也要回去站岗了……真他妈的无聊。”他哼了一声,转身朝自己的岗哨走去。
尼亚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觉得想要说句什么却想不起来。
“哦,我还没有告诉你。”他看着那个金发男人停下来,转身望着自己。“我叫寐罗!”
他迟疑着,还是点了下头。然后一丝莫名的情绪涌了上来,是那种被人猜透心里所想的惊讶和怯意,或许自己想要问的就是这个??……尼亚忽然有一瞬间的茫然。就像他偶尔会在深夜醒来时冒出的不明白为什么要守在这个冰冷地方的茫然。当然只是偶尔而已。
像每个忠于自己国家的战士,尼亚也深深热爱着自己的国家、并且愿意不顾一切地保护它、为它付出生命。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放弃原本的生活投入战争,即使这也是局势所迫。他看着寐罗笔挺的背影和那骄傲的神情,看得出那个男人不同于自己。显然他是出身于军事化的家庭,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如此地充满霸气且训练有素。
慕吗?还是憧憬……虽然知道不应该对敌方报有这样的感情,但尼亚不是善于欺骗自己的人,何况刻意的自欺欺人也毫无意义。
他看着寐罗走回到自己的岗位,像标枪一样一丝不苟地站在那里,挺直的腰杆就像年轻的白杨树。那张同样年轻的脸上洋溢着军事化的微笑。
尼亚对那种表情并不陌生。那是对未来有着坚定的信心和十足信念的笑容,对自己民族的深以为傲和狂热的信仰。只是……他胸前和袖章上的卐让尼亚自然而然地充满抵触。
寐罗站在尼亚对面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他也看着他。
他们互相看着彼此,倾听着身边时而急促时而缓和的夜风和树叶簌簌摇摆的声音,直到夜晚静悄悄地流淌过去。天边隐约露出一丝微弱而略显阴郁的光芒,黎明前的暗。
一切终将过去。都会过去的。
他们各自想着,紧了紧背上的枪,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天空。

愈加激烈的战况飞速蔓延到整个法国北部,向来平静驻守着防线的双方军队也开始逐渐出现不同程度的摩擦,但没有指挥官的正式下令,他们只敢略微动一下枪支类的军火而已。
很快寐罗所在的驻扎军就得到指令,入侵法国的序幕即将拉开。
在此之前的几天,他积极地每天去换岗,然而见到尼亚的时候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看着那抹平静中略带不安的蓝色眼睛虔诚地直视前方,寐罗有种凭空的罪恶感。但是为什么?他坚信自己国家所做的一切都是伟大的,这是无法改变的信念。然而想到总有一天会在战场或是战俘营地上看到对方——不管谁是战败者,这种想法都让寐罗很不舒服。
如果可能的话,每天就这么守下去也不错。他如是想着。每天和尼亚这样面面相对地驻守在各自的国防线上,即使一句话也没有、或者连任何眼神的交流也没有。
想到这里,寐罗忍不住又朝那抹蓝色投过目光,恰好对方也正看过来,他们彼此远远地望了对方一会儿,寐罗扬手朝他挥了挥,“嘿,可以说句话吗?”
对方看着他没作声。寐罗想了想,猫起身体敏捷地跑到尼亚身边。尼亚的眼睛一直停留在他身上,从他跑过来开始,到停在自己面前直起腰喘了口气。“嗨,你好!”
“有什么事?”尼亚本不想理这个总是出格的男人,却又控制不住发出询问。
“没什么,大概算是道个别。”寐罗一脸轻松地耸耸肩,“明天我要调去空军部了。”
蓝色眼睛立刻紧张地睁大,看着面前男人的得意笑容。“你是说……”
“哦我什么都没有说,”寐罗立刻懊恼地捶了自己的脑袋一拳,“没那么快就发动进攻。”
尼亚怀疑地看着他,手指暗暗握紧了背上的枪。
寐罗感觉到他的紧张,便伸出手拍拍对方的肩膀。“再说就算打起来,你觉得你们会胜利么?即使英法联军、不,即使是五国联军又能怎么样??……胜利是属于意志……”
“闭嘴。”尼亚厉声说到,眼睛严峻地盯着寐罗。“如果你是来跟我耀武扬威,请回去。”
“好好今晚不讨论战局,总之讨论也没用。”寐罗换了个话题,从口袋摸出一块巧克力。“哪,这个!算是上次补偿你的,我们两个互不相欠了。”
尼亚看着那带着手套的手中握着的巧克力,自然知道这种东西在此刻算不上珍贵也是很难得了。双方的资源都很匮乏,不管是士兵还是民众。然而寐罗居然还有这种东西……
尼亚没有接过去,目光移到寐罗佯作满不在乎的脸上。“你以为这一个东西——就能抵过上次那差点致命的一枪了??”
“哦,不然怎么样,你也给我来一枪?”寐罗笑了笑,把巧克力塞到尼亚口袋里。“我不在乎,如果战场上见到了,随便你给我来几枪!前提是你枪法很准的情况下。”
“别把所有人都想象得和你一样。”嘲讽的蓝眼睛突然弯了。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怒骂声,不用看也知道又是双方的士兵在互相叫嚣。以往寐罗可是这种情况下的主力,玛特曾说寐罗的咆哮极具号召力和震撼力。
“啧啧,他们真是差远了——比起我来。”寐罗像是无奈地摇摇头,敏锐的听觉突然捕捉到渐渐传来的脚步声,尼亚神情紧张的小动作明显表示他也听到了。
“我的伙伴。”寐罗低声说,然后猜到他们大概是想偷袭法军。在尼亚转身朝后面发出预警的呼唤之前,寐罗突然举起手里的枪托给他脑袋来了那么一下子。
“嗨,宝贝。你的反应可真够慢了。”他笑着拖起尼亚软绵绵倒下去的身体到另一边,然后抬头对窜过来的几个纳粹士兵摆摆头,“我来负责他,你们从这里过去!”
“噢,干得漂亮,寐罗!”玛特赞赏的目光又像带着一丝讽刺,“你怎么知道我们要过来?提前跑到这里把他击昏??……”寐罗阴郁的眼睛堵住他后面的话,于是这个男人若无其事地笑了笑,跟着伙伴们一起朝法军营地溜了过去。

尼亚醒来的时候头很痛。他捂着脑袋努力茫然了很久才模糊地想起似乎发生了什么。他立刻坐直身体,然后看到坐在自己身前的寐罗,那个男人正一脸不屑地望着自己,嘴里还叼了棵草根类的东西,轻浮的样子令人着恼。
“你、你这个混蛋……”尼亚怒骂到,想要朝那张漂亮的脸上挥过去一拳。
寐罗有力的手狠而准地抓紧他的手腕用力握紧。“哦,是你反应太慢,尼亚。”
他看着尼亚那愤怒而无法宣泄的样子,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和……一丝丝喜欢。没错,他确实很喜欢看尼亚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即使知道他们是针锋相对的敌手。
“你都做了什么!?你这个该死的纳粹……”尼亚的胳膊突然被扭在身后,后脑勺被狠狠压在了后面冰冷的石壁上,“好吧,我来告诉你我做了什么。”寐罗吐掉草根,脸孔凑了上来。“我只是帮助自己的伙伴去偷袭一下你们而已,真的没有什么……”
“混蛋!!混蛋!!你这个混帐!!……”
“别大声喊,白痴!”寐罗咬牙切齿地低声到,“想把他们都招来吗?你活厌烦了??”
尼亚不管不顾地继续叫骂,张大的嘴巴突然被什么东西猛地堵住。他愕然地睁大眼睛,看着寐罗充满魅惑的绿色瞳孔从未有过地大——不,不是因为故意睁大,而是因为距离——寐罗的嘴巴堵住自己的,舌头随之袭卷过来堵住尼亚后面所有的怒吼。
尼亚被这突如其来并且疯狂热烈的亲吻弄得一阵头晕目眩,仍在隐隐作痛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他急促喘息着,根本无力抵挡寐罗那充满掠夺性和侵略似的亲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04(22:58)|【MN】愛與戰之殤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