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爱与战之殇 04> 因為愛II【MN】愛與戰之殤
> 【MN】爱与战之殇 04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尼亚离开后,寐罗独自在房间里坐了很久,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表情。
他只是坐在那里,保持着双手支住下巴的姿势发呆。窗外夏日的阳光灼热而直接地曝晒着他的身体,脸颊上慢慢地有汗水流淌下来。寐罗还是习惯性地带着手套,不想摘下。
尼亚脸上无法掩饰的痛苦即使深深埋藏在淡漠的目光背后,也还是没能逃过寐罗的眼睛。他闭了闭眼睛,眼前再次清晰地出现那抹带着伤痛的蓝色,仿佛有蓄积的泪水要滚落出来却还拼命伪装着坚强,这样的事情,是任何一个不肯低头认输的男人都会做出来的。
虽然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毫无愧疚之心,寐罗却突然有些呼吸困难。
毫无疑问,尼亚的悲伤让他清楚地感觉到并且……毫无理由地让他疼痛。
『妈的,打败了的又不是我!我难过什么……』寐罗烦躁不堪地胡乱拨开桌上乱七八糟的文件和电话,看着四处纷飞的白色纸张和各种重物落到地面的破碎惨状,还是无法缓解开一丝烦恼。他屈起手臂趴在桌上,把脸埋在军服粗糙的触感中,脸颊紧贴着卐徽标。

战争如同野火一般疯狂燃烧着。
寐罗已经被接连不断的战斗弄得连个完整觉都睡不成,经常性的彻夜不眠让他精神有些虚弱,却又觉得斗志昂扬。坚信胜利的决心使寐罗一直保持着高度的热情并且充满力量,紧张的神经只是让自己更加兴奋、时刻带着极大危险的战斗无形中加深刺激。
他偶尔会到战俘营地走一走,有时候会刻意躲避着寻找那个身影的欲望而拼命说服自己只是来看一眼而已。俘军们的处境很悲惨,他们不停地做着毫无意义的重体力活,即使有时候只是把石头搬来搬去,却不得不做。纳粹的枪就在他们头上,丝毫违抗都会导致被杀。
食物和水从来没有保证。军也从没想过给他们配备什么医药类的补给,痢疾、伤寒和肺炎在战俘营里蔓延着,常常有人死于饥饿和疾病,俘虏们在休息的时候除了祈祷就是哭泣,偶尔有对军怒骂反抗的情况立刻就会遭到残酷镇压。
每次听到冰冷的枪响时寐罗都会不由自主地一抖,唯恐枪声过后倒下的就是那个熟悉的身影。陌生的面孔总是让他大汗淋漓地松一口气,然后在下一次的枪声中再次心惊胆颤。
像是为了故意考验他,越是躲避他越是常常能够看到他。
尼亚瘦了很多。他猜测他吃得东西很少,并且每天要做大量的体力活。或许偶尔还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因为寐罗在那带着很多划痕的军服下能够看到尼亚身体上的伤口。有的正在发炎,常常是还未痊愈就会添上新伤。
每当这个时候寐罗都会感到呼吸困难。
就像尼亚站在他房间里的那天下午。
尼亚看到他的时候从来没有丝毫动容。他总是面无表情地在寐罗的注视下不动声色地躲开灼热的目光,低头去做分配给自己的工作。仿佛寐罗于他就是众多军中的普通一个。这种被无视的态度让寐罗感到愤怒,同时也有着一丝失落和悲哀。
他无法理解自己的这种感情,但却能清醒地感觉到它的真实存在。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让住宿条件本就极差的战俘营地状况大打折扣,那天之后很多人因为高烧而无法工作,冷酷无情的纳粹们却还是一如既往地用枪驱着那些重兵的俘军,强迫他们去干活。寐罗没有在那些摇摇欲坠的身影中找到尼亚,不由得有一丝惊慌。
他想也没想地冲进暗潮湿的牢狱里,在一片呻吟中努力寻找着尼亚。
后来他看到他倚靠在墙角昏昏欲睡。带着伤痕的瘦弱手臂紧紧护住腹部,皮肤苍白得几乎能够看到青色的血管。凌乱的卷发挡住了尼亚向来平静的眼睛,他听到他极力忍耐的呻吟和粗重的喘息,像是孩子哭泣的声音。
寐罗在他面前站立了很久,很久都意识空白着。
他几乎没有认出这是当初异常虔诚地守着防线的那个优雅冷峻的法国男人。
寐罗记得他朝自己露出难得而生动的笑容时是多么好看。
他似乎终于感觉到残忍这种东西的存在。
他想尼亚或许会死在这里,如果一直留在这个坟墓里的话。
尼亚忽然抬起头,溢满痛楚的眼睛直直投向了寐罗。寐罗不由得一阵紧张,他神经质地抬了抬已经被汗水濡湿的帽檐,然后迟疑地走进来在尼亚身边蹲下。
尼亚苍白的脸上是极不正常的红。
寐罗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烫得吓人。
“你生病了。”他轻声说,像是怕惊动眼前这个一直保持着抵触情绪的男人。
尼亚默不作声地看着他,没有搭腔。
“我去拿药,你等一下。”寐罗说着,急忙起身。
“我不需要。”尼亚突然开口,声音冷漠得没有一丝温度。“不必浪费感情。”
寐罗的身体顿了顿,不解地看着尼亚,“你不想好起来吗?”
“我想。但我不想接受一个敌人的怜悯。”尼亚回答,语气不卑不亢得让寐罗着恼。
“你脑子被烧糊涂了吗?!我不是在怜悯你!”寐罗低声叫喊,恶狠狠地瞪着尼亚。“还是你想死于这个愚蠢的伤寒??我说过不想看到你做了炮灰……”
“那么谢谢你的好意,我接受不起。”尼亚说,“况且死个战俘对你们来说也无关痛痒吧。”
“你……”寐罗被堵住口,他愤恨地盯着尼亚沉静的蓝色眼睛,说不出话。
两个人僵持着,谁也没再开口。
然后寐罗看到尼亚忽然痛苦地低下头,像是大大倒吸了一口冷气。身体随之一阵急遽地颤抖。没等寐罗问他怎样,尼亚的身体就倒了下去,闷声摔在冰冷的地面上。

尼亚醒来的时候是在陌生的地方。
他缓慢地眨了下眼睛,轻轻转动着环视四周。这里显然不是首先跳入自己脑海的那个地方。低矮的屋顶,狭小的空间,仍然充满腐败气息的味道。
“别看了,我不会带你去我那里的。”头上忽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他抬起眼睛,看到寐罗那抹在暗中不很清楚的绿色,正半眯着凝视自己。“这里是单人牢狱。”
尼亚张了张口,嘶哑的声音从喉咙溢出。“……为什么这么做?”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三次。”寐罗移开目光,“别轻易就做了炮灰。”
“……跟你无关。”尼亚生硬地拒绝。
寐罗的身体突然俯下来,变得清晰的绿色眼睛恼怒地盯着尼亚。“跟我无关?!当然不,我还希望你能看到未来那美好的一幕……”
尼亚别过头,没有理会寐罗的恶语相激。
寐罗立刻伸手扳过那个倔强男人的脸颊,“为什么躲开?不敢面对现实??”
“是讨厌听你说话。”尼亚漠然地看着他,“松手,混蛋。”
“你!!……”寐罗再次被尼亚堵得哑口无言,他恼怒地瞪着那个人,带着杀人的目光。
“我不会感激你的,不管你做了什么。”尼亚说,“所以你根本无须帮我。”
“为什么??”寐罗咬牙切齿地低吼,“就因为你们这群白痴打了败仗??”
“别把大家都想成孩子一样幼稚。”蓝眼睛溢满嘲讽。
“哼,偏偏有人就是喜欢满怀天真幻想地等着奇迹发生……”
“不是奇迹,是必然。你最好给我记住。”
“闭嘴!!你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寐罗发飙了。
“你才应该闭嘴,毫无理智的东西。”
“你闭嘴!!!”
“你会下地狱的。”
寐罗瞪着尼亚,被那个男人无知的固执气得全身颤抖。
他痛恨尼亚看着自己的那种冷漠目光,痛恨他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然而满腔怒火却又像被什么牢牢控制着、让他挥不出拳头到那张脸上。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尼亚冷笑,“我知道你想揍人,动手吧!我现在是无力还击的,你可以狠狠揍我一顿来消气。你不是一直想告诉我什么才是真正的拳头吗??……”
寐罗沉重的呼吸吐在他脸上,集结着怒气的眉头几近扭曲。
“为什么不动手?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尼亚深邃的眼睛仍然平静而淡漠,他看着寐罗明显是在自我挣扎的表情,目光突然暧昧起来。“……你在犹豫什么??”
“我恨不得杀了你。”寐罗一字一字地说出口,声音嘶哑。
“没有人阻拦你。”尼亚回答。
寐罗没有说话,只是瞪着尼亚,不住地喘息。像是理智已经绷到极限。
“……下不了手??”尼亚轻声问道,“还是——根本就不想??你……”
寐罗的头忽然低下来猛地堵住尼亚后面的话。
充满野性的舌头在尼亚口中疯狂掠夺着,不分轻重地舔吮啃咬,吞咽那个男人口中的味道。他的双手死死压紧尼亚的肩膀,像要捏碎它们,粗重喘息泄漏出他已经失控的情绪。
寐罗闭上眼睛狠狠亲吻着尼亚,似乎要吞下他。
尼亚被迫接受着那激烈压迫的深吻,再次被吻得头晕目眩。
他无力的双手本能地攀上寐罗的肩膀,想要推开他,却在寐罗一次次身体的狠压下不知不觉握紧。口中流淌出不知道是谁的液体,顺着唇角一直下滑到脖颈。
长久以来战争的压力让寐罗突然有了宣泄的缺口,持续的痛苦和折磨也让尼亚找到发泄方式。疯狂的亲吻越来越激烈,寐罗狠命抱紧尼亚,简直要把他揉碎融进自己的身体。
尼亚被身上那个男人的狂热渐渐冲散了理智,他跟随着寐罗的节奏开始回应他,同时手臂勾上他的脖颈,在寐罗愕然睁大的眼睛里把他的身体更紧地压向自己。
『他疯了……』他们想着,不顾一切地放纵自己更深地探入对方口中。『我也疯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04(22:56)|【MN】愛與戰之殤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