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爱与战之殇 05> 因為愛II【MN】愛與戰之殤
> 【MN】爱与战之殇 05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亲吻持续了很久,两个疯狂的男人才慢慢找回自己的理智。
寐罗猛地松开尼亚的肩膀,看着他躺在那里急促地喘息,脸颊因为过于激动而染上红晕。尼亚闭上眼睛,没有回应寐罗的凝视。他伸手挡住自己的前额,然后覆盖住眼睛。一阵剧烈的咳声从口中涌出,尼亚蜷缩起身体想要拼命压下那股难受。
寐罗失神地看着他,忽然捕捉到尼亚眼角慢慢滑下的一滴眼泪。
尼亚痛苦地缩成一团,脸孔深深埋在手臂里,一边狂咳着,一边又有更多的泪水滑下来。咳声渐渐缓了下去,眼泪却越来越疯狂。尼亚抱紧手臂坐在那里失声痛哭,像个无助的孩子。寐罗忽然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痛楚,从尼亚的心里一直蔓延到自己心里。
“……尼亚……”他不安地叫了一声,伸手想要去安慰那个男人。
“你滚开!!”尼亚呜咽着躲开寐罗颤抖的手指,“你给我滚!!……我恨你!我恨纳粹!我恨所有的国人……我恨你们!!你们这群毫无人性的东西!!!……”
寐罗顾不上愤怒,立刻紧张地捂住那个男人的嘴巴。“你想找死吗?!”他回头望了望外面,肃穆中的一片安静让他稍稍放松了一些。
“我恨你!我恨你们……”尼亚还在固执地哭喊,只是声音已经在寐罗的手指里变得模糊不清。“把我的祖国还给我!!你们没有权力这么做!!……”
“别喊了!你他妈的疯了!!”寐罗低声咆哮着,再次狠狠捂紧尼亚的嘴巴。“听着,再怎么抱怨也不许给我叫出来!除非你活厌烦了!!”
“我是活厌烦了!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还要救我??……”尼亚哭着,急于寻求倚靠的身体在寐罗有力的臂膀里慢慢倒进去。“杀了我!杀了我!!迟早我也会死在这里……”
“胡说八道!哪有那么轻易就死去的!!”寐罗愤怒,虽然他明明白白地知道死亡对于这些战俘来说不过是太过平常而已。可他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发生在尼亚身上。
他不知不觉抱紧尼亚的身体,把他紧紧搂在自己怀里,听着那个男人悲痛欲绝地哭泣。
“如果你的国家遭到这样的侵略,你会怎么样?为什么要把痛苦加在别人身上还能这么毫无知觉??为什么你们就可以这么无情?这么冷血?你们没有家人吗??没有感情吗??……”尼亚泪流满面地盯着寐罗,脸上是令人绝望的悲哀。
寐罗被问得无言相对。他说不出一个字,只能更紧地抱住尼亚,让他在自己怀里感到一些安慰和温暖。尼亚的眼泪濡湿了寐罗胸口的衣服,他感到那里是一阵火热的灼痛。
“征服和掠夺的感觉就那么好吗?告诉我、你告诉我!!……”尼亚伸出手想要抓紧寐罗的衣领,却被那个男人用力握到手里。“在你击落那些战斗机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自己又毁掉了多少人的幸福??又葬送了多少人的希望??你想过吗?你想过吗?!!……”
寐罗痛苦而迟疑地看着他,终于轻轻摇了摇头。
“你只想得到胜利、只知道争取更多荣誉!!可你知道你的每一个荣誉又是多少生命换来的??你要毁掉多少美好的东西才能换来那一个血淋淋的勋章!!你怎么还能坦然地接受它?还能骄傲地戴在胸前??……我不理解,我真的不理解!你告诉我为什么……”
“……别说了,尼亚。”寐罗疼痛地吸了口气,“别说了……”
尼亚果然没有再说下去,他只是泣不成声地哭着,痛苦而无助。
寐罗犹豫着,轻轻抬起那张潮湿的脸孔,凝视尼亚那双如海水般的蓝色眼睛。此刻它们被泪水深深浸润着,更像纯净深邃的波浪。发丝凌乱地贴在尼亚被泪水濡湿的脸颊上,他伸手拨开了那些银色,然后双手捧紧尼亚的脸孔,像捧住珍贵的东西。
“我知道这么说很不应该,但是……”他低语着,把尼亚的脸颊贴住自己。“你哭起来的样子真像个单纯无邪并且缺乏保护的孩子,尼亚。”
尼亚没能躲开寐罗再次覆盖下来的嘴唇,他犹豫了一下,却没有推开他。
“……为什么不拒绝我,尼亚?”寐罗问到,“你恨我,不是吗?”
“是的,我恨你……”尼亚哽咽着,“但是一个要死的人还在乎什么爱恨。”
“……你不会死的,尼亚。”寐罗吻紧了他,“我不想见到你死。”
“这是你说了算吗??”尼亚黯然,“我知道我撑不了多久的。我的身体并不强壮。”
寐罗无法遏制地抖了一下,他抱紧尼亚低声说,“我会想办法的。”
“不,就让我在这里死去吧。”尼亚回答,“我不想看到自己祖国被占领的那一刻。”

因为寐罗的特殊指令,尼亚得以在这个虽然条件同样很差、却相对安静一些的牢狱里睡了几天。寐罗偶尔会在玛特值班的深夜过来,跟尼亚待上半个夜晚。
自从那天过后,尼亚对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充满抵触,虽然也算不上友好。或者说,他是安静了很多,蓝色眼睛里某些东西消退了,某些东西遗失了。他没有再朝寐罗发出愤怒的质问和责骂,也没有再像那晚歇斯底里地痛哭。然而这种安静下,是让寐罗倍感不安的绝望。
他试图跟尼亚说些什么,却常常找不到话题。然后两个男人就默默地坐着,直到天亮。
尼亚的病情一天天好转,寐罗来的时候总是看到他在痴神地凝望窄小的天窗。
“想……出去吗,尼亚?”寐罗问他。
尼亚转过头看看他,默不作声。
“说点什么吧,别这么安静。”寐罗在他身边坐下,尝试着伸手去揽住他的肩膀。尼亚僵硬的身体没有做出任何挣扎,任由寐罗慢慢收紧手臂把自己搂到怀里。
他不是感觉不到寐罗那特殊的感情,可他不想去想太多。
“在当兵之前,你是学生吗?”寐罗尽量换了轻松的口吻。
“……是的。”尼亚终于有了回应,“我在一所艺术学校学习绘画。”
“哦?真的么??”寐罗笑笑,然后抓起尼亚的手认真地看,虽然瘦削却修长而白皙。“呃,的确是艺术家的手,那么你画的怎么样??”
“一般而已。”尼亚轻声回答,“我本想继续深造的……”
寐罗呆了呆,握紧尼亚的手。“我想以后你一定会继续下去的,尼亚。”他吻了吻他冰冷的手指,“你会是个非常出色的画家。”
“以后?以后是什么?……战争结束吗??”尼亚苦笑,然后轻轻叹息了一声。“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是有一所在海边的房子,那样我坐在窗口就可以画最美的海了……”
寐罗凝视着那双带着无限憧憬和深深渴望的眼睛,仿佛能够看到平静的海水在里面暗暗涌动。他低声说:“以后这些都会实现的,尼亚。只要你能够坚持活下去。”
“活下去?”尼亚回望着他,神色凄楚。“现在这已经成了我的奢望。”
“不会的,你要相信自己。”
“我每天都看到有同伴们死去,你要我怎么相信??”尼亚低下头,声音颤抖。“我知道纳粹已经在朝胜利前进,我不想见到的一幕即将在我眼前上演……你们太残忍了。”
寐罗没有反驳,尼亚说的的确是事实。
军已经攻克法国南部的亚眠和阿布维尔,然后挥师北进直抵布伦和加莱。与此同时,从布鲁塞尔方向进攻的军向西穷追联军,联军已是被三面包围。被围困的英法军队退守着狭窄的滨海地域,也是唯一的退路——敦刻尔克。军派出三百架轰炸机和五百架歼灭机配合地面上四十个师的步兵和八个装甲纵队,以疯狂的炮火持续不断地向四十万被围困的英法联军凶猛夹击,士兵们不断地遭到无情轰炸和俯冲扫射,根本无力抵抗。
消息传来到战俘营地的时候所有的俘军们都无法置信地掉下震惊的眼泪,寐罗从没见过那么悲伤的时刻,仿佛天空都在哭泣。尼亚更是哭得泣不成声。虽然他只是一直坐在那里呆呆地流泪,但脸上那深刻而绝望的悲哀让寐罗不忍目睹。
然而事实无法改变,即使再为尼亚叹息,这最终是寐罗的命令和任务。

很快寐罗又得到新的指令,所有战俘都要在两周内被分批处决。听着长官向他郑重宣布的一瞬间,寐罗突然头脑一片空白,很长时间他只是呆愣在那里,失去感觉。
寐罗不知道是怎样走出了指挥部,思维仿佛一直处于混乱的状态,理不出头绪。他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他努力想着,绞尽脑汁地折磨自己的理智。
指令很快传遍了战俘营地,疯狂怒骂只带来更快更多的死亡。俘军们群情激奋地狂吼着该死的纳粹甚至开始动手反抗,然后不断地有人在无情扫射中倒下去。鲜血很快染红了肮脏的泥土,寐罗在枪林弹雨中看到尼亚平静的蓝色眼睛,一动不动地落在同伴的尸体上。
他抬手制止了士兵们的残忍举动,让他们处理一下已经堆积成山的死尸。
然后他走到尼亚身边,停下。
“终于到这天了,是吗?”尼亚的眼睛转向他,“我是什么时候?”
“你不会死的,尼亚。”寐罗凝视着他,“我会带你出去。”
尼亚看着他,无声地笑了笑。在他移开目光之前,寐罗猛地抓紧他的手臂把他拖进身后的地牢里,然后附在尼亚耳边轻声说到:“听着,尼亚。上级下令暂停追击,现在被围困的英法联军正在想方设法从敦刻尔克撤退,我会带你到那里、然后让你跟着一起撤到英国。”他盯着尼亚有些困惑的眼睛,声音是不容置疑的坚定。“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活下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05(22:55)|【MN】愛與戰之殤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