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愛與戰之殤
> 【MN】爱与战之殇 07
尼亚没有动。他看着寐罗,心情突然复杂得无法理清。或许从来就没有清楚过,到底是为什么。他看到寐罗微含笑意的绿色眼睛里湿润的东西,那个男人在极力压抑着它的滚落。
“走吧,尼亚。”寐罗不得不开口提醒呆住的尼亚,即使他是那么不舍得他的离开。“没有时间了,快点下去。……我们没有时间浪费!!……”
“为什么,寐罗?”尼亚望着他喃喃自语,手指抓住绳子狠狠握紧。湛蓝的瞳孔再次被泪水淹没,眼前的人影突然变得模糊不清。他感觉到滚烫的水渍滑下脸庞的灼烧痛楚,这一次的眼泪比每一次都让他绝望。虽然明明是马上就可以获救的现实……
“傻瓜,哭什么。”寐罗一手摸索过来蹭去他脸上的泪水,虽然自己也已经泪流满面。“记住我的话,活下去,尼亚。不管发生什么,都给我自私一点!好好活下去!!”
“你……也是……”尼亚哽咽着握紧寐罗的手,紧紧贴在脸上。他伸手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片塞到寐罗手里。寐罗诧异地接过来打开,那是一张他的素描。
寐罗看到自己神采奕奕的眼睛和扬起弧度的唇角。纸的背面写着『Dear Mello』的字迹。
“对不起,我只来得及画了你的。”尼亚低声说,“或许我该画张自己的送给你。”
“没关系,算你欠我的。尼亚。”寐罗微笑着折好那张画纸,贴在唇上吻了一吻。“这里有你的味道就足够了。”他们默默凝视着彼此,直到被附近的一声轰炸震醒过来。
“快点下去,尼亚!”寐罗焦急地低喊一声,松开尼亚的手,“快点!!”
“寐罗……”尼亚最后叫了一声,终于推开舱门抓紧绳子翻了出去。
“小心!尼亚!!”寐罗一点点降低高度,看着尼亚缓缓沿着绳索向下滑去。
意想不到的是附近防守的英法联军突然注意到这架过于接近驱逐舰的国战斗机,地面上的高射炮立刻毫不犹豫地对准过去,异常敏锐的警性让寐罗察觉到那口朝向自己的炮口,在射出炮弹之前他急忙操纵飞机向右偏离开一些,绳索上摇摇欲坠的尼亚被突然出现的剧烈晃动弄得一阵眩晕,还未来得及猜测发生了什么就失手掉到冰冷的海水里。
寐罗大吃一惊,想也没想地将战斗机飞速降下,机身没入海水之前,他翻身跃出机舱,朝尼亚奋不顾身地飞速游去。被海水呛了几口的尼亚几乎是悄无声息就沉入水里,死亡的巨大恐惧让他满心冰冷,已经绝望的他忽然感觉到被什么力量猛地拽了上去。
挣扎着浮出水面,他看到寐罗一脸惶恐地看着自己,“你怎么样?尼亚??……”
尼亚虚弱地摇摇头,无力的身体被寐罗紧紧揽在怀里。
“坚持一下!我带你过去!!”寐罗说着,抓紧尼亚开始朝几十米远的驱逐舰狂游。
冰冷的海水打在两人的脸上,带着彻骨的寒冷。满是伤口的身体被咸苦的海水浸泡着,钻心般地疼痛。每一次呼吸都会涌入满口的海水,直到空荡荡的胃部。
“对、对不起,寐罗……”尼亚哭了出来,“是我太笨……”
“傻瓜!你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寐罗一张嘴便吞了好几口水,“告诉过你要活下去!你怎么就那么让自己沉到水底??我说的话你到底记住没有?!!……”
“对不起、对不起……”尼亚抓紧寐罗的衣襟,泣不成声。

面对这个被国纳粹送上来的法国战俘,满船的英国士兵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们彼此面面相觑了很久,直到寐罗忍无可忍地用英语怒吼到:“别他妈的看了!把这个法国人拉上去!!”两个小伙子犹豫地看着奄奄一息的尼亚,终于伸手把他拉了上去。
尼亚伏在船头,朝海水中的寐罗伸出手。“寐罗……”
寐罗高高扬起手臂碰了碰他冰冷的手指,“记着我的话,尼亚。活下去。……你还欠我一张画,我会记得找你要的!……白痴!别哭了!!……”
“你也要活下去!寐罗,一定要活下去!!”尼亚哭着拼命想要抓紧寐罗,却因为上下浮动的船身无法够到。寐罗挡回他的手,笑了笑。“我知道,尼亚。……再见。”
他最后深深凝视了他一眼,飞快地翻身朝海岸边游去。
“寐罗,寐罗!……”尼亚狂喊着他的名字,大声痛哭出来。
他望着寐罗越来越远的身影,意识慢慢被以后是否永不会再相见的未知的恐惧所填满。尼亚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虽然奇迹般地在那几乎无一能够生还的战俘营地中逃脱出来并可以活着回去,对于任何一个囚犯来说这都是想也不敢想的奢望,然而他得到了。
因为寐罗。寐罗让他脱离这里,让他有活下去的希望。但是他也亲手送走了尼亚。
他和他只不过认识了几个月而已。寐罗是尼亚最痛恨的纳粹,尼亚也是寐罗所不屑的敌人,但他们却无药可救地因为可能是永远的分别感到满心绝望。
『如果以后再也看不到他……』尼亚失神地努力睁大眼睛,极力搜索那已经找寻不见的身影,眼泪持续不断地滑下来和冰冷的海水混为一体,折磨着他已经疼痛无比的脸颊。
“喂,别哭了!他已经走了!”身旁一个面容憔悴的英国士兵碰碰尼亚的肩膀,“为什么他会送你过来??……他是纳粹,没错吧?!”
尼亚无声地点点头,眼睛仍然死死盯着远处一望无际的灰色海面。
“朋友?”那个人问,看着尼亚满脸空洞的表情。“还是恋人??”
尼亚湿透的身体被寒冷的夜风吹得一阵遏制不住的颤抖。他呆呆看着远方,没有回答。

寐罗游到岸边的时候已经气若游丝。
他摇摇晃晃地走上沙滩,远远避开那些仍然在激战之中的军队,蹒跚到一处隐蔽的地方狠狠把身体摔到柔软的细沙中。隐隐疼痛的脸颊沾满了碎碎的沙砾,汹涌而出的泪水冲刷掉细沙,然后再沾满新的。寐罗的脸颊被这种很不舒服的痛楚折磨着,手指狠狠埋入沙中。
不想承认、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
可是很多事情不是不想就可以视而不见的。
有些东西无法避免,有些东西注定会发生。
他救了尼亚,却又像是亲手埋葬了什么,只感到毁灭般的绝望。其实是那么不想让尼亚离开,可是留在这里无异于葬送。离开了,或许永不再见。留下来,就是死亡。
为什么要面对这样的抉择。寐罗不知道,他忽然痛恨起战争。可若不是因为战争,他也不会遇到尼亚。战争让他们相遇,让他们相识,让他们感到痛苦,也有喜悦。不能否认,在他们相互陪伴的时候,在他们深吻彼此的时候,寐罗是感觉到幸福的。虽然他从不说出口。他能感觉到尼亚也并不讨厌那样,虽然那个男人也不擅长表达。
寐罗止住无用的哭泣,强迫自己爬起来离开这个尚还危险的地方。柔软的沙滩吸附掉不时在或近或远处爆炸的绝大部分能量,飞溅寐罗一脸的泥沙。他抬起手臂狠狠擦着已经辨不出颜色的脸孔,眼睛望向远处那些成千上万仍然在等待撤退的士兵,再远处,是已经抛锚准备起航的驱逐舰。寐罗不由自主地停下来,凝望着那艘渐渐驶离自己视线的船只。
历时九天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总共有33.8万人撤回英国,包括9万法军。

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寐罗去悲伤,侵略法国的步伐仍在加剧。军向法国腹地急遽推进,摧毁法国临时布置的索姆河防线,进捣巴黎。很快,巴黎宣布为不设防城市。
三天后,法国沦陷。
纳粹军队兵不血刃地开进巴黎,巨大的卐旗帜升起在中心广场,高高飘扬在艾菲尔铁塔顶端。大批国士兵和坦克从凯旋门下正列通过,走在身边个个昂首阔步满脸骄傲的同伴中间,寐罗却毫无感觉。当他看到路边每一个脸上流淌着痛苦泪水的法国人时,都会感到无处逃避的尖锐刺痛和深深的罪恶感。他几乎可以看到尼亚痛不欲生的样子。
突然感到全身乏力。寐罗茫然跟随着士兵们整齐迈步的节奏,眼中不由自主地滚出泪水。
法停战协定的24条条款足以致法国于死地,法国被肢解为两部分,北部富庶工业区和比斯开湾沿岸成为军占领区。从此刻起,军可以自由徜徉于这座觊觎已久的城市。
寐罗记得自己曾经如何充满信心倍感荣耀地向他预言意志终将占领法兰西的事实,那时候他的确是为此而自豪的。然而现在,寐罗可以随心所欲漫步在巴黎宽阔的道路上,可以充分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刻却再也感觉不到当初那种强烈感情的百分之一。
但是比起这种自豪感的消失,寐罗更关心的是那个人现在到底在何处。他猜想尼亚应该已经撤回法国,但要在浩浩荡荡的法军中去寻找这么一个男人就如同大海捞针。暂时冷却下来的战况让军们有了充分缓解的时间,寐罗不再需要频繁地参加空袭,现在他作为少尉只是负责追捕法国民众中那些私下暗搞反法西斯组织的革命者。
寐罗看着远处突然起了争执的国民兵和一个法国人,走过去询问出了什么事情。一个士兵毕恭毕敬地回答他在盘查一辆谎称出城的汽车,发现里面窝藏着疑似为两个政府正在严令缉拿的革命党。寐罗拽出那两个一脸冷酷的男人,知道就是他们没错。他没有任何废话地举起枪,略略别开脸开了两枪。鲜血立刻溅上车门和地面,还有他的裤脚。
寐罗冷冷看了一眼已经簌簌发抖的司机,注意到车子后面还坐着一个男人。
没等他开口,那个人已经推开车门优雅地走了下来。
寐罗手中的枪还在冒着余烟。他看到尼亚一脸沉重地看着自己,蓝色眼睛里不再是曾经分离时那刻骨的伤痛和眷恋,突然感到秋日的阳光竟是如此寒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04(22:53)|【MN】愛與戰之殤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