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爱与战之殇 10> 因為愛II【MN】愛與戰之殤
> 【MN】爱与战之殇 10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尼亚。”寐罗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警告,“这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哦?很可怕的代价吗?”尼亚移开目光,直直盯着门口仍然在大量涌出的人群。
“或许会……致命吧。看看我们的运气。”寐罗说着,拉开枪的保险悄悄对准剧院墙边里的暖气管道和灭火栓。“战争就是游戏。是吗,尼亚?”
“太危险了!!你疯了吗?!……寐罗……”尼亚想要阻拦那个疯狂的男人,却被寐罗钢条般有力的手臂紧箍住身体,他看着那个人拉过自己搂到怀里,低声嘱咐到:“抱紧头,尼亚。我不想让你看到这么让人疯狂的场面。”
几秒钟的沉寂过后,尼亚听到震天动地的一声爆炸。已经安静的剧场顿时再次狂乱起来,惨叫和嘶喊充斥着整个突然掀起巨大灼热气流的空间,无人再顾及会被枪杀的危险,人群争先恐后地朝门外鱼贯涌去,连守在门口的警卫都乱了阵脚,人们像世界末日般地乱作一团。
“跟着我!!”寐罗抓紧尼亚的手臂朝最近的门冲过去。
尼亚只模糊地听到士兵们的叫喊和辨不出远近的枪声,在一片滔天火光中紧紧抓住寐罗的手跟着他拼命奔跑。似乎连喘息都无空理会,寐罗拿出从未有过的速度。
太疯狂了。他想。
一片暗的夜晚在冲天火焰的撕裂下异常狰狞,夹杂着听起来已经失去理智的混乱呼喊更是凄厉无比。寐罗却全然感觉不到一般,挟裹着尼亚飞快逃到泊车的空场把他塞了进去。他闷声不响地上车飞快驶离这里,一路上都紧闭嘴唇保持沉默。
尼亚看了他一眼,寐罗脸上绷紧的线条僵硬而刚直。
“如果我没有在席,你打算怎么办。”寐罗沉声问道。
“顶死被抓。”尼亚面无表情地回答。“你不会不来。”
“为什么这么肯定?”
“直觉。这么解释可以吗?”
“无稽之谈。”寐罗冷哼一声。
“随你怎么认为。”尼亚窃笑。
“你给我听着!!”寐罗猛地一个急刹车,尼亚差点被摔到前面的挡风玻璃上。突然安静下来的车厢里隐匿着即将爆发的压抑,沉重的喘息从寐罗起伏不定的胸口挤出来。尼亚支起疼痛的手臂,勉强稳住身体。他抬起眼睛看着寐罗,那个男人眼里是无法抑制的愤怒和逼迫。
“你给我听着!!”他抓紧尼亚的肩膀,手指用力到要捏断他的骨头。“以后再这么做的话我绝对没办法一次次地救你出去!!我已经告诉过你要保护自己、为什么要出席这么危险的场合?!你一定要逼我到无路可退才满意吗?!!……尼亚,你到底要怎样?!”
“退缩是懦弱的表现。”尼亚不为所动地看着寐罗,无视对方眼里的狂暴。“我只是做我该做的而已,何况并没有要求你一定要伸出援手。”
“……现在说这毫无意义的话有什么用?!你明知道我不会袖手旁观!!”
“那是你的事情。我们各做各的,除去感情以外,其他一切都公事公办,寐罗。”
“……尼亚。”寐罗咬牙切齿地挤出他的名字,恨不得把他撕碎吃掉。
尼亚迎视着他,蓝色眼睛里一片宁静。“我只是做我该做的,寐罗。”他重复到。
“很好。”寐罗咆哮着发动引,“你尽管去做吧!为你那伟大的光复法兰西事业!!即使搭上命也不要紧,或多或少会有人会记住你的名字……”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我想以后我们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寐罗。”尼亚铁青着脸,声音异常冷漠。
“我们难得有意见一致的时候。”寐罗冷冷开口,车速忽地开到最猛。
车厢里突然再次陷入僵硬的沉默。两个人像在挑战对方底线一般目不转睛地直视着暗的前方不再开口。甚至连头都没有再转动一下。
随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寐罗再次皱紧眉头。
尼亚看到一队纳粹围在自己的公寓旁正在交头接耳地嘀咕着什么,心里立刻冒出不好的预感。他握紧双手,凝神屏息地紧盯住那些满脸冷酷的士兵,压抑着内心的紧张不安。
寐罗看了一会儿,掉头朝自己的住所开去。

第二次踏入寐罗的房间,尼亚一时间有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他无法避免地想起几天前在这里的经历,感到头部一阵阵地胀痛。他停住脚步,用手抚住有些喘不过气的胸口,看着寐罗大踏步地走进去,重重的皮靴踏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或者我该感谢仁慈的上帝,在分别之前还给了我一次机会。”他一边脱下厚重的外套扔在地板上,一边回过头望着停在那里不动的尼亚。“怎么,不习惯来这里?”
“不,我应该非常喜欢来这里,因为可以得到想要的东西,不是吗?”尼亚冷笑。
“我不知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居然会热衷于逞口舌之快。”寐罗盯着他,“很有趣?”
“这要问你。”尼亚在寐罗的注视中终于迈动脚步走了过来。
他们彼此对视了一会儿,像是无言地讲和一般凑过去吻了吻对方。
“不管怎样,感谢你今天的所作所为。”
“唔,我要的报酬可是很高的,尼亚。”
尼亚不争气地红了脸颊。“是的,我有所准备。”他非常高傲地看了一眼寐罗,唇角带着一丝讥诮的笑意。“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别有用心的恶徒。”
“怎么,不满意吗?”寐罗一把搂住他窄窄的腰部,低头堵住那张柔软的嘴唇。仍然带着手套的手指探入尼亚的衬衫,在他皮肤上用力捏了一把。“太不专心了,尼亚。”
尼亚立即收回四处环视的眼睛,凝视着寐罗。“……抱歉。”
“我现在已经开始后悔带你来自己的住处。”寐罗扬扬眉毛,“这里有太多的机密性资料——当然我不是害怕它们被你盗取,只是非常担忧会过分吸引你的注意力。”
“所以你不该带我来这里。”尼亚稍稍离开寐罗的嘴唇,立刻又被猛拉过去。
“你打算利用我这样宝贵的真诚到什么时候?”
“你当然应该知道。”
“看来我也要开始期盼着法兰西的尽快解放。”
“这话说得不错。”尼亚轻笑一声,拽下寐罗的手套。“那会让你失望吧?”
“哈,失望吗?或许有些吧。”寐罗笑了一声,揽着他走到窗边俯视下面温柔的夜景。“看,浪漫而高贵的法国,我确实很舍不得这样美好的地方……”他把下巴轻轻搁在尼亚肩上,轻吻着怀里男人柔软的耳廓。“宽阔宏伟的中心广场,风景如画的赛纳河畔,美丽的香榭丽舍大街和优雅的巴黎歌剧院……不过现在看起来情况远远没我想象的美好。这里的人都是脸色阴沉得让人心烦,根本一点也不像传言中最快乐的城市……”
“你不想想这些到底是谁造成的。”
“别这么寸步不让的,尼亚。”寐罗不满地责备一声,“我还没有说完:所以失去这样一个已经面目全非的城市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可惜,但决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你会帮助我吗?”尼亚忍不住问道。
“当然不会。”寐罗斩钉截铁地回答,“我只是说即使输掉游戏也没所谓。相比之下……”他扳过尼亚的脸深深吻上去,“我绝对不愿意失去你,宝贝。”
“恐怕现在的情况没那么乐观。”尼亚哼到,“我的公寓已经不安全了。”
“所以应该尽快找到新的地方。你有没有安全一些的朋友?……我是指真正没有参加任何反动组织的——或者,你觉得这里是比较安全的所在??”寐罗的眼睛扬起笑意,“我不在乎窝藏一个英俊的革命党,只要你决定从此刻开始绝对足不出户。”
“做梦也要有个限度吧,寐罗。”尼亚挣脱有力的手臂,离开窗边。“我也不在乎跟随一个英俊的纳粹,只要他愿意帮助我们。”
“真是棘手啊,尼亚。”寐罗环抱双臂看着那个从容不迫的男人走到床边坐下,“为了你跟我的国家去作对,除非我疯了。……虽然我的确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所以你那么要求我根本就是无理取闹——除非我也疯了。”
“我想现在我们不应该这么理智,尼亚。”
在尼亚略微困惑的目光中,寐罗走过去慢慢把他压到身下,“暂时的疯狂也是非常美好的,尼亚。同意我的说法吗?”他低头吻上那张嘴唇,享受地听着代替回答的呻吟。

“我忽然有个疑问。”寐罗抬起眼睛,“你不担心自己那些被捕的伙伴吗?”
“他们早有准备。”尼亚轻描淡写地说,“大家都是经过充分准备才去的。”
“哦?我可不想听到有劫囚或者越狱一类的傻事出现。”
“你担心?”尼亚无声地笑了笑。“还是害怕自己会被牵扯进去?”
“如果害怕,我就不应该带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出来。”寐罗狠狠说着,压紧他的肩膀。“上帝知道我会不会因为一次次地纵容你而自取灭亡。”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记得给你的墓碑每天献上最美的鲜花。”
“你说真的??”寐罗的表情突然变得可怕,“你真是那么想的?!”
尼亚看着他,久久没有说话。
“我问你是不是真的那么想?!!”寐罗像是非常急于知道尼亚的回答,声音甚至有些开始不稳。他紧盯住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突然感到一丝些微的冰冷。“……尼亚??”
修长而骨感的手指缠绕着他的金发抚摸上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孔,寐罗看到尼亚眼中暧昧不明的笑意。他抬起头轻吻着他不经意间皱起的眉头,用舌尖抚平那上面的纠结。“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即使现在也不能说是完全消失……”他微笑着,搂紧寐罗的身体。“不过,利用你的真诚的确让我感到非常地不安和愧疚……因为我爱你,寐罗。”
“告诉我你会不会那么做?”
“我不知道。但我认为自己不能去给你献花。”蓝色眼睛深情凝视着寐罗。“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我不会让你一人去送死。……我会陪你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04(22:50)|【MN】愛與戰之殤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