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爱与战之殇 13> 因為愛II【MN】愛與戰之殤
> 【MN】爱与战之殇 13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尼亚,你怎么样?”寐罗压低的声音把尼亚从一片混乱中拉了回来,他努力翻身坐起,看到寐罗手里的枪还在冒出余烟,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已经倒在血泊里。
“真他妈的该死!”寐罗气喘吁吁地骂了一声,眉头纠结着紧皱起来。他转过头,绿色眼睛极快地在尼亚身上扫了一眼,“受伤了没有?”
尼亚立刻摇摇头,“你受伤了!寐罗……”
“你这个白痴!有枪为什么不早说?!”寐罗恼恨地瞪了他一眼,“差点就没命了!”
尼亚摸摸腰间,约瑟给他的枪已经不知道何时被寐罗抽了出去。“对不起,我忘记了……”
“算了!就算你记得你也不会使这东西吧?!”
“你没有带枪出来吗?”
“我急着来见你,带什么武器!”寐罗叫了一声,拉起尼亚,“快逃走!”
“等等!”尼亚冲到那个男人身边捡回那张纸,塞给寐罗。“拿着它。”
寐罗笑了笑,却没说什么。他收好枪,抓住尼亚的肩膀站了起来,“现在尽快离开这里。”
“你受伤了,寐罗!”尼亚再说了一遍,他看到寐罗的左肩那里已经被暗红色的血染透,嚣张的血迹带着一丝狰狞。尼亚的心一下子高高悬了起来,他急忙忙地撕扯下一片衬衫,帮寐罗用力裹好仍然在血流不止的伤口。“先别动……”
“没时间弄这个了!白痴!这点小伤……”寐罗喊着,却拗不过尼亚的固执。他只得无奈地看着对方细心而迅速地缠好伤口,那双蓝色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紧张不安。
“你要回去吗,寐罗?”尼亚不无担忧地问,“会不会太危险了?跟我走吧?”
“跟你走?”寐罗扬了扬眉毛,“去哪里?”
“去我的朋友那里,比较安全。”尼亚抓紧他的手,急切而焦灼地望着寐罗,“这次被跟踪,难免不会有下次、下下次……我没办法忍受你这么危险……”
“你也知道担心了么?”寐罗窃笑一声,“总算我没白挨这一枪。”
“寐罗,现在……”
“废话少说,我们先离开这里,带我出去。”
“还是先换件衣服吧?”尼亚看着那身被血浸染的军服,有些不安地建议。
寐罗低头看了看,略略沉思一下。“也好,最好有件大衣。”
尼亚极快地从衣柜里翻出一套西装和一件色长大衣,帮寐罗换上。
“怎么样,现在看起来像是和朋友出去兜风的打扮么?”寐罗轻松地说,被尼亚狠瞪一眼,“现在你还有心情说笑!”他帮寐罗弄好大衣的衣领,看着那个男人一头漂亮的金发垂在质感极好的呢绒里,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寐罗真是帅气得让人无法直视。
“好了!尼亚!”寐罗抓紧他的手,压低声音,“再这么弄下去我可真的要忍不住了……”
“闭嘴,马上就好。”尼亚停下手,带着寐罗逃出地下室。
“上车!”寐罗简单地吩咐一声,然后看着尼亚站在那里不动。“我让你上车!”
“你怎么能开车?”尼亚流露出忧虑的神情,眼睛瞟向寐罗的肩膀。
“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快点上车!我们没时间浪费!”寐罗打开车门,半推半搡地把尼亚塞了进去,“现在开始,随时注意后面是否有车跟踪。另外告诉我该怎么走!”
尼亚犹豫了一下,推开寐罗跳下车,“我来开车!你乖乖坐在这里!”他不等没寐罗开口推却便如那个男人刚才所做的一般如法炮制地把寐罗推上车座,“不许拒绝!”
寐罗看了看尼亚满脸坚决的神色,笑了笑,没有抗议。

路上经过几个有军盘查的哨卡,看到是寐罗的时候未加过多的询问便放行了。随着伤口疼痛的加剧,寐罗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以致有些士兵在那双凶狠的眼神下甚至没来得及打个招呼就战战兢兢地送走了这个一脸阴沉的少尉。
尼亚戴着一副墨镜,遮挡着半张脸孔——看起来就像个严肃而寡言的司机。
因此他们并未费过多的力气便到达尼亚的朋友那里。
来开门的是约瑟。
他看到是尼亚的时候没有太过惊讶,然而目光扫到尼亚努力搀扶着的男人时不由得吃了一惊。“他是……”他愕然地看着尼亚,“你怎么会……”
“拜托你先别问!让我们进去,约瑟!!”尼亚推开那个还在目瞪口呆的家伙,扶着寐罗踉踉跄跄地走进客厅,“还有其他人在这里吗?”
“杰瑞和琳达,一会儿戴斯会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尼亚?”
“约瑟,我没时间跟你解释。”尼亚一边咬牙把寐罗扶进卧室,一边朝跑过来的杰瑞和琳达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我的朋友受了伤,必须在这里休息一下。戴斯什么时候来??”
“大概还要那么一个小时左右。”约瑟怀疑地探头进去看了看无力倒在床上的寐罗,终于还是抓住尼亚的肩膀把他拉出房间,然后关上房门。“尼亚,他是纳粹吧?”
尼亚看了一眼三个满脸困惑的伙伴,费力地点了点头。
“是的……”他绞尽脑汁地想着该如何解释,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在这之前我必须跟你们说明他是个跟其他纳粹不一样的军官,不管你们是否愿意相信我的话。”尼亚习惯性地轻轻皱了下眉,眼睛闪烁不定。“他救我一命,带我从战俘营地逃了出来,否则我根本没有机会站在这里跟你们一起并肩协作,至于是否属实,我对天发誓这是真的。”
“……所以你要救他一命来偿还吗?”
“可以这么说,但也不全是如此。”房间里传来压抑的呻吟声,尼亚不由自主地回头望了一眼,满腹的担忧和痛惜溢于言表。
“哦,我的天。”女孩子特有的直觉让琳达忍不住叫了一声,“尼亚,你该不会……”
她看看尼亚,尼亚的脸颊立刻有些狼狈地红了。
“怎么?什么事情??”两个仍然全无感觉的男人莫名其妙地看着琳达和尼亚诡异的表情,大为诧异。“发生什么了,琳达?”
“你们两个真是……够迟钝。”琳达低低地笑了起来,戏谑着尼亚的尴尬。
“喂喂!说出来啊,你笑什么笑?!”杰瑞不满地瞪了一眼琳达,“说话!别光傻笑!”
“呃,没什么。”琳达耸耸肩,走到沙发上做了下来。“你们也坐,大家别站着。”
“喂!我看你还真是放松的很啊?房间里躺着一个国军官,你居然这么松心?!”约瑟叫着,目光一直在大门处警地盯着。“万一一会儿冲进来一群纳粹可不是说着玩的!”
“应该不会吧。”杰瑞嘀咕了一声,琳达的表情显然就是对尼亚的完全信任。
“反正离戴斯来还有段时间——不如我们坐在这里听你说说浪漫史?”琳达可爱地歪着头,凝视尼亚。“让我们也听听你这个冰山是如何被阳光融化的。”
“……啊??”约瑟和杰瑞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啊??”
“你们两个白痴!”琳达不屑地哼了一声,“还看不出来!”
“啊??”两个人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瞪着尼亚,“不会是……”
尼亚无奈地点点头,算是默认。
“啊!!”两个男人再次叫了一声。
“戴斯……还有多久要来?”尼亚不安地问,频频看表。“他肯定会来吗?”
“肯定的,放心吧,尼亚。”约瑟终于勉强恢复了正常,他拍拍尼亚的肩膀,“来,坐下等他,现在医生这个职业可真是抢手了!我还从没见过你这么期盼一个人呢……”
尼亚有些尴尬地扭绞着手指,在沙发上如坐针毡。
“他怎么会受伤了?”杰瑞问道,“被谁打伤的?”
“一个纳粹。”尼亚简单地解释,“他为了保护我而被打中了肩膀。”
“哦,我的天!……”琳达惊叫了一声,“是不是很严重??”
“可他是国人……”约瑟还是有些抵触寐罗的身份,他看了看杰瑞,对方也是一脸不那么信任的表情,只有琳达在单纯地为那个伤员而担忧着。
“对不起,求你们相信我一次!我请求你们!!”尼亚恳求的目光望向两个仍然有些迟疑的伙伴,蓝色眼睛里溢满忧伤,“我……他对我很重要……”
“有多重要?比我们的安全更重要?甚至比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更重要?”
“不,约瑟!这不是一回事,我只是……”
“尼亚,你这么信任他吗?可是他究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几天后我们从这里逃出边境去瑞士的话,如果有寐罗的帮忙,通过沿途关卡的时候会安全得多,这样可以降低很大程度的危险。”
两个朋友交流了一下眼神,“……这倒是真的。不过……你确定他会帮助敌人??”
“……会的,寐罗会帮助我们的!我可以保证!”
“虽然确实有吸引力……可是太冒险了,尼亚。”
“请求你们相信我一次!约瑟,杰瑞,我发誓他会尽力而为的!如果还是不能相信的话,我不为难你们,我立刻带他去别的地方!!”尼亚说着起身朝卧室走去,声音里透着歉意,“很抱歉给你们带来这么多麻烦。你们注意安全,如果有情况我会立刻通知你们……”
“等等,尼亚。”琳达站了起来拉住他的手臂,“他现在已经不能动了,他受伤很重!”
“我知道,谢谢你琳达……”尼亚温和地推开琳达,“但是我不能让你们困扰。”
“你们两个神经病!”琳达狠狠瞪了一眼还立在那里的两个年轻人,“就这样吗??”
约瑟迟疑着,面色凝重地站起来走到尼亚身边,“还是等等戴斯吧,尼亚。”
“约瑟……我……”
“听他的,至少等你那个朋友的伤治好再说其他也不迟!”杰瑞吹了声口哨,朝尼亚露出友好的微笑,“尼亚,你可记得欠我们三个一份谢意!!”
“是的、是的!谢谢你们……”尼亚感激万分地说着,然后转身冲进房间坐在那个表情痛苦的男人身边,紧紧握住他的手,“坚持一下,寐罗,马上就会有医生来了……”
寐罗抬起眼睛看了看他,露出一丝虚弱的笑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04(22:47)|【MN】愛與戰之殤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K大,你的这篇真的写得很好,偶从“因为爱”等到“因为爱2”都米见你填过呢,真的打算弃坑么?
From: simaril * 2008.03.12 00:10 * URL * [Edit] *  top↑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From:  * 2015.05.11 03:08 *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