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眷恋的声音
> 【MN】眷恋的声音 03
尼亚对着新派下来的工作发了很久的呆。以后不必再去国——改去法国。自然而然,他首先想到的便是寐罗。他已经和寐罗在一起有半年时间了,如果从第一次亲热算起的话。如果从他们在酒吧相遇开始计算那么就要再加上115天。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们依然并不能完全理解对方的语言但却很明了对方的各种表情和习惯性的小动作。
晚上他回到公寓后对着寂静的房间发了会儿呆。
尼亚承认自己很喜欢和寐罗在一起,然而若要尼亚在工作和寐罗之间选择一个的话,他本能地会选择工作。为了寐罗而辞掉现在的工作吗??……尼亚仰头靠在沙发上思考着。他想他应该跟寐罗说个明白,不管那个男人对他抱有什么想法——
他看了看时间,忽然很想现在去见见寐罗。

寐罗看到尼亚凌晨时分站在自己门外的时候非常惊讶。“尼亚,你怎么现在来了?”他诧异地问了一声,然后伸出手臂揽住尼亚的肩习惯性地吻上那张还带着寒气的柔软嘴唇。
“真是抱歉,打扰你了。”尼亚说。
“当然不,进来吧。”寐罗回到房间里打开台灯,柔和的光线弥漫着卧室暧昧的味道。尼亚拒绝了寐罗想要亲热的举动,他抓住寐罗的手臂朝他摇头。“现在不要,寐罗。”
“呃……出什么事了,宝贝?为什么?”寐罗不解地看着尼亚淡漠的灰色瞳孔。
尼亚迟疑了一会儿,开始自顾自地跟寐罗道别。“非常抱歉寐罗,从下周开始我不能再来这里,公司改派我每周去法国。虽然我也感到非常惋惜,但除非换个工作……不,即便是那样恐怕也不会有每周都可以来国的工作可换。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很在乎我?还是我来不来对你来说都一样??……当然,如果那样的话我也会松口气。如果你很在乎我的话,你介意去找我吗?在我没办法来国的时候??我想我会尽量利用假期过来的……”
“你在说什么?尼亚??”寐罗纳罕地看着尼亚自从进来就一直对着他叽里咕噜个不停,那副表情显然是有话对他说——而且貌似应该是比较郑重的话题。然而那个男人只是自顾自地说,根本不考虑自己是否能够明白。……不,尼亚当然知道自己听不懂。
正当寐罗充满不解时,他看到尼亚递到自己手里的纸条。寐罗低头扫了一眼,上面的格式像是地址一类的。
“我的公寓。”尼亚指着纸条告诉寐罗,“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去找我。”
“你的公寓?”寐罗听懂了一部分他的话,“你要我去找你?”
尼亚拿过纸条小心折好放在寐罗床头的闹钟上面——那样寐罗就可以常常看到了。然后他转过身看着寐罗,伸出手臂拥抱了那个男人。“我想我是喜欢你的,寐罗。来找我。”
寐罗没有多想,他温柔地吻上尼亚的嘴唇,“那么现在要亲热了吗,宝贝?”

自然在那以后寐罗都没再见过尼亚的影子。
那个灰色头发灰色瞳孔的男人——就那么人间蒸发了。寐罗不止一次拿着那张地址独自在房间里绞尽脑汁地琢磨,终于明白那天凌晨尼亚突然来是来跟他告别。
真是好笑啊——连告别都不知道!寐罗有种想大笑的冲动,虽然感到更多的不是滋味。他不理解为什么尼亚可以这么轻易地说再见,然后转身就走。他拿一直以来的这些都当作什么?每次出差时候的消闲游戏么??那么自己呢??……
寐罗感到困惑。他觉得尼亚并不是随意游戏的男人,然而这一切又该如何解释??
去找尼亚问个清楚吗?寐罗对着地址发呆。就算去了也未必能问明白,他们的语言始终处于半懂半迷糊的状态,大概尼亚只是告诉自己有时间过去他那里作客罢了。
『多谢你的好意了,混蛋。』寐罗恨恨想着,把尼亚的地址随手丢进抽屉里。

尼亚很失望。寐罗一直都没有来找过他,一次也没有。
即便出差的时候他也会在门上钉上纸条,用语写着『寐罗,等我』然而每次风尘仆仆地一路从机场回来,没有一次见到寐罗的影子。他想那个男人或许根本没拿自己当什么。寐罗一定又有新的情人了,当然或许从来就没断过……不过他已经忘记自己了么??尼亚失眠的时候总会对着天花板胡思乱想,然后他打定主意有空的话再去一次国。
两个月后,尼亚总算得到一次休假。他毫不犹豫地买了机票直接去找寐罗。
站在寐罗的公寓门外,尼亚有点犹豫,不知道寐罗看到自己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他鼓了半天勇气,终于抬起手的时候门却突然开了。
寐罗瞪着又突然出现的男人,一阵大脑空白——他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尼亚。
“……尼亚?”寐罗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充满疑惑的眼睛来回打量了他一会儿。
尼亚看到寐罗手里的垃圾袋,忙让开一点。于是寐罗丢了那个袋子,再次古怪地看了一眼尼亚。“那么进来吧。”他说着,把尼亚让进房间。
尼亚走到寐罗的卧室里,让他安心的是里面与自己离开之前没有任何变化,当然也没有各种稀奇古怪或是呛人的香水古龙水味道。他注意到闹钟上的纸条不见了,心里有点失落。
“你先坐吧,我去洗手。”寐罗说着,走到浴室。他想象着尼亚到这里来的理由,如果不是因为工作的话——那么是因为自己么?寐罗突然感到心里冒出一丝期盼,他从来没想过常常幻想着出现的场景居然会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是诚心所至??寐罗不免失笑。

尼亚注意到寐罗堆放巧克力的书架上有一个很显眼的东西。
他走过去,拿下那个空酒瓶。尼亚当然记得它,这是自己特意从英国给寐罗带来的苏格兰McGeorge威士忌,只因为他偶然在他口中听到了这瓶酒的名字——尼亚猜测寐罗一定很喜欢,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虽然这只瓶子早已空了。
他拿着那个瓶子站了一会儿,直到寐罗有些不自然地从他手里夺过酒瓶放好。
“要喝点什么吗?”寐罗指指酒柜里那些五彩缤纷的液体。
尼亚连忙摇摇头,回身从带来的纸袋里拿出他从法国给寐罗带来的干邑白兰地和雅文邑白兰地各一瓶,还有白雪香槟和寐罗非常喜欢的可可力娇酒。他把这几瓶酒帮寐罗轻轻摆放在已经琳琅满目的酒柜上,然后回头朝寐罗温和地笑笑。“你喜欢吗?”
“……送给我的?”寐罗诧异地看着尼亚,拿起那瓶香槟来看。“喔,真不错!”他很感兴趣地把那几瓶一一看了个遍,然后才把目光投向尼亚,“为什么突然来找我?”
尼亚只是微笑地看着他,不说话。
寐罗仿佛从那淡然平和的目光里读到了什么,却又像什么也读不到。“喂,失踪了两个多月,突然又带着几瓶好酒出现在我面前,你到底在想什么?!”
“寐罗。”尼亚站在他面前,灰色瞳孔里是眷眷的温和。“我很想你。”
寐罗纳闷地看了他一会儿,“你真是莫名其妙。”然后他伸出手臂抱住了尼亚,尼亚也回抱住他。他们互相拥抱了一会儿,望着彼此的眼睛吻上对方。

他们花了一部分时间亲热,却没舍得全部浪费在那上面。激情过后,寐罗紧搂着尼亚,一边心满意足地享受他带来的那瓶可可酒。寐罗非常喜欢这种酒精度不高却香味馥郁的酒,他轻轻咂了下嘴,眼睛扫到怀里正拿着张纸不知在写些什么的男人。
寐罗抬起尼亚的脸,把口里的酒喂过去一半,他们分享了那一点浓郁的液体,然后纠缠着对方的唇舌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分开。尼亚拿着纸张给寐罗看他刚刚画的解释。
寐罗看着那张纸——那上有三个国家的草图。最上长的是英国,尼亚在那里写了自己的名字NERA,下面则是两个毗邻的国家,左面是法国右面是国,尼亚在国那里写了寐罗的名字MELLO。然后他用签字笔从英国拉出一条线到国,然后再拉出一条到法国。
他看看寐罗,对方仍然是一脸茫然的状态。
尼亚叹了口气,在英国到国的那条线上画了一个醒目的×,目光再投向寐罗。这次寐罗终于明白了——尼亚现在不再来国了。所以他才会给自己带来法国的酒??……
然而明白以后寐罗却不由自主地一阵失落,他迟疑了一会儿,拿过尼亚手里的签字笔,把NEAR的名字涂掉,直接写到MELLO旁边。尼亚看着寐罗的举动,忍不住笑了起来。寐罗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把英国整个划上大大的×,然后标上一个醒目的『!』。
尼亚对着地图看了很久,拿过签字笔重新把自己写回到英国,然后拉出一条国到英国的线,并在旁边标上一个『?』,询问的目光投向寐罗。
寐罗知道他希望自己能够去找他,可是自己的工作要怎么办?毕竟他不像尼亚那样常常有出差的机会,况且自己也不喜欢每周都在天上飞来飞去。
他固执地擦掉尼亚的名字再次写到自己旁边,尼亚则再次在国到英国的线上打上问号。他们这样无声地争吵了一会儿,寐罗终于先放弃了。他气恼地夺过笔在国和英国的线上干脆地写了个句号上去,宣告结束。尼亚呆愣半晌,轻轻叹了口气。
寐罗抓过尼亚手里的纸用力团了团朝房间里随便一丢,然后转身背对尼亚躺下,睡觉。尼亚迟疑地握住他的手,寐罗没理他。隔了很久,他听到尼亚起身穿衣收拾的声音,一瞬间寐罗觉得自己像个丢人的初恋少年一样,心里酸楚得难受,都要哭出来了。
尼亚整理好衣服,俯身扳过寐罗的脸在他额头上重重印上一个亲吻。
直到尼亚走出去,不轻不重地关上房门,寐罗终于失落地叹了口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03(22:57)|【MN】眷恋的声音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