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眷恋的声音
> 【MN】眷恋的声音 04
寐罗像原来那样过了一段时间,每天晚上睡之前品尝一点尼亚带来的酒。很快他又多了四个空瓶。于是寐罗把它们一一擦干净,与之前那瓶摆放好。他和尼亚在一起不到一年的时间,到最后却只有五只空酒瓶。这算什么??……寐罗好笑地摇摇头。
不过两个男人并未就此完全失去联系,有时候他们会互相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但也只是问候一下而已。如果是尼亚打过来他会问问寐罗最近好不好,寐罗则习惯地嗯哼一声。如果是寐罗打过去他会很直接地告诉尼亚我很好希望你也好,尼亚便说是的当然。然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常常只是沉默,直到有一方说就这样吧再见。
这样的问候常常很突然,有时候是清晨,有时候是午后,也有时候是午夜或凌晨。他们已经习惯于在各种不同的时间段突然接到对方的电话——仿佛只是为了听听彼此的声音而已,他们从未清楚表明却在各自心里有些眷恋的声音,即使听不懂在说什么。
慕尼啤酒节的第一天早上,寐罗收到了尼亚从法国寄来的一瓶Kriska啤酒。考究的磨砂瓶子看起来就像支巨大的香水瓶,精致得让寐罗爱不释手。跟随酒瓶寄来的还有一张纸片,寐罗看到那上面熟悉的三个地方,一条直线由英国拉到法国然后到国,并标上了三天后的日期。尼亚要来了。他想,拿着那瓶啤酒摩挲了一会儿,突然很想去趟英国。
他拎着那瓶啤酒站在尼亚公寓的外面,看到门上钉住的纸条。寐罗把它拿下来反复念了几遍,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他还从未想过尼亚居然会细心到如此地步。于是寐罗拿着那张纸条在尼亚的公寓外坐了一会儿,闭上眼睛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他一边等待一边轻抿着啤酒,脑子里有些混乱。
寐罗能感觉出尼亚是喜欢他的,他觉得自己也是如此——在他们分别却又保持着一丝联系的这些日子里。因为愚蠢的距离而放弃掉彼此的感情是不是件可笑的事情??……他琢磨着,忽然觉得一切所谓的借口都是毫无意义的、如果已经如此迷恋于对方。正如两个人的半吊子语言完全不会成为任何阻碍,因为深深眷恋的是彼此的声音。
寐罗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喝完了那瓶啤酒。他睁开眼睛,对着手里的纸条无声地笑笑。新鲜想法就这样出其不意地到来——他忽然觉得感受一下法国的浪漫气息也不错。
尼亚下班后回到公寓的时候无一例外远远看到的又是钉在门上纹丝不动的纸条。
他苦笑了一声,走上前去随手扯下来塞进口袋,一边摸索着钥匙开门。眼光无意间落到门边那个非常熟悉的空酒瓶上,尼亚大吃一惊。刚刚掏出的钥匙从手里滑了下去,他不去管它,弯腰拾起那个酒瓶,紧张而认真地看了看——是他寄给寐罗的那瓶没错。
那么就是说,寐罗来过这里了?!尼亚惊讶地想着,急忙翻出口袋里那张纸条,难道寐罗没有看到这个吗,不可能的……他慌慌张张展开那张纸,才发现纸的背面被写了字,不,或许说是图更合适。纸上仍然是三个国家,然而寐罗的名字却清清楚楚标在——法国。
尼亚对着它愣了好久,脸上露出一抹喜不自禁的微笑,寐罗去了法国!寐罗去了法国!那么就是说他来过这里、并决定留在法国等待自己了吗?他看到从英国拉到法国的那条线——哦,那是只箭,传说中的那个小天使背着的箭——箭上有两颗帅气的桃心。
尼亚几乎不会呼吸了。他傻愣愣地拿着那张纸看了许久,迅速掏出手机给公司拨过去,“我是尼亚。我愿意接受您上午派下的新工作……是的,我愿意一直常驻法国。”

寐罗好不容易收拾完毕公寓,拎着简单的东西——当然包括那五只空酒瓶轻快地坐上去往法国的巴士。只是两个小时而已,却让他们闹得如此不愉快。寐罗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说到最后也不过是惰性而已,他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并且懒于改变,然而偶尔的变化也会让一切充满乐趣和新奇,不是吗?他同样可以在法国找到调酒师的工作,并做得不错。
寐罗没有急着去找公寓,他在尼亚常常停留的城市里先随便转了转,寻找着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他停在一家专营名贵酒的商店门外,迟疑片刻走上台阶推门而入。他想或许尼亚就是在这里给自己买的礼物。不过未等寐罗想完,答案便出现在他面前。
寐罗一眼就看到尼亚的身影——那个男人正站在柜台前低头看着手里的一瓶轩尼诗。
“那么就来这个好了。”
听到出自尼亚口中的纯正法语,寐罗顿时有种强烈的想要撞墙的冲动。一直以来,他认定尼亚只会说英语、却从未想过去问尼亚是否会其他语言。不,或许这是有些出乎意料……一个英国人可以说法语,很少有人会想到。而寐罗却觉得自己会说法语是天经地义的事。
在他们大多数时间因为沟通困难而陷入僵硬的时刻,却从没有人问一句你是否会说其他语言?寐罗强忍着大笑出声的冲动,在那里倾听尼亚和卖酒小姐的对话。
“这样包装可以吗,先生?您是要送人?”
“哦,这样就好。……非常感谢。”
“您的朋友可真幸运,他大概已经有了我们酒店的所有品类。”寐罗看到女孩子脸上露出慕的表情,“您对您的朋友真好啊,先生。——容我多问一句,您有喜欢的人吗?”
“……是的,当然。”尼亚微笑着说。
一抹失望出现在女孩生动的眼睛里,“噢,好可惜啊。……我想那个人真是太幸运了。您有这样耐心的脾气和英俊脸孔,是所有人心目中最为理想的伴侣。”
尼亚温和地笑了笑,微微沙哑的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叹息。“……或许吧。”他迟疑了一会儿,修长的手指轻柔抚摸着酒瓶光滑的曲线。“小姐,您会说语吗?”
“当然,会一些。”女孩友好而礼貌地答道,“怎么,您要问什么?尽管说好了。”
“……唔……”尼亚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笑着摇摇头。“不,没什么。就这样吧。”
“啊,先生是要问『我爱你』吧?”
尼亚有些发楞,继而微微点了下头。“不,还是算了。恐怕我说不出来。”他朝那个女孩耸耸肩,自我打趣到,“我并不是个勇敢的人呢,这是不是糟透了??”
“可以为一个朋友买下几乎整个酒店,这样的诚意无论是谁都可以感动的。”
“这样的话,我真希望他也能听到。”尼亚微喟了一声。
“哦,我想……”女孩犹豫了一下,小心问到,“您喜欢的人正是这位朋友吧?”
尼亚微笑着默认了。
“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先生。”寐罗看到那个小姐的目光扫到自己身上,才想要悄悄溜开已经来不及了。“噢,那位先生,请问您要点什么??”
尼亚转过身准备离开,当他看到寐罗时很自然地愣在了那里。
“我只是看看而已。”寐罗笑着用语回答,“另外,非常感谢您的热心,小姐。”
他走到尼亚面前刚要张口对他取笑一番说些什么『这有多么可笑我们明明可以很简单地沟通彼此却一直因为该死的语言而大部分时间尴尬相对……』然而在那之前的一秒,寐罗突然又不想那么做了——他喜欢听尼亚说英语,尼亚也习惯了听自己说语,改变不改变已经不那么重要,只要听到的是自己喜欢的声音,只要属于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的口吻。
“寐罗,你怎么在这里??”尼亚立刻习惯性地改成英语。
“大概……只是巧合罢了。”寐罗也仍然用语,笑眯眯地回答。
尼亚看了他一会儿,急忙从口袋里掏出寐罗的那张杰作。“我看到了这个,所以就立刻回来了——并且我想应该告诉你我要在法国常驻一段时间,不,即使要回去我也不会回去了……我会在法国找个新的工作,寐罗。”他顾不上寐罗是否明白,只管喋喋不休。
寐罗看着尼亚小心翼翼保存的纸条,第一次有点脸红。“那个,我画画可不漂亮啊。”
尼亚不明白寐罗说了什么,他轻微皱了下眉,看到寐罗手里拎着的背包,知道他刚到法国。于是尼亚立刻拉起寐罗的手朝外走去,“回我的公寓吧,寐罗。”他朝他温和地微笑。
“嗯,带我回家吗?”寐罗握紧尼亚的手,跟着一起走出酒店。

尼亚带着寐罗回到自己所住的公寓——现在是他们两个的了——去展示他那华贵得无以复加的酒柜。即便寐罗心里早有准备,在看到尼亚那堆看起来都有些可怕的收藏品时还是一惊。“天啊,尼亚。”他感叹着,拿起那一只只高贵或拙朴的酒瓶爱慕地看个不止。
“给我的吗?”他指着自己问到,“都是给我的??”
“……送给你的。”尼亚诚实地点点头,“都是给你的,寐罗。”
寐罗把那些瓶子贪婪地看了个够,转身一把抱紧尼亚,在他耳边低声说到,“我爱你,尼亚。”他凝视着他灰色明润的眼睛,低头吻上他的嘴唇。
即便不明白,看寐罗的表情也能知道寐罗在说什么了。尼亚温柔地回应了他的亲吻,同样在他耳边也低声说到,“我爱你,寐罗。我爱你。”
他们拥抱着缠绵地吻了很久,呢喃着重复倾诉他们的爱。
尼亚忽然像想起了什么,急忙掏出口袋里的纸片,然后用签字笔在『MELLO』旁边紧紧添上了『NEAR』,他沉思了一会儿,努力想着该如何表达要一直留在这里的意思。寐罗则一把拿过他手里的笔,潦草地涂了一个桃心上去把他们的名字放在里面,然后随便向外拉出几条射线——尼亚笑了起来,他明白了寐罗在说不管去哪里都要在一起。
他朝寐罗点点头,然后拿过笔在上面重重添上『Je t’aime』尼亚以为寐罗不知道,然而寐罗却暗自笑着这个男人的小聪明,并决定永远不告诉尼亚这个秘密。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03(22:56)|【MN】眷恋的声音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