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走进地狱 18> 因為愛II【NM】走進地獄
> 【NM】走进地狱 18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我已经被关在夜的城堡里整整十二天了。
夜的脸色很难看。不止他,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仿佛我就是这场浩劫的始作俑者。明知道不是自己所为,我却百口莫辩。被残忍杀害的上百个密党血族身上都那么醒目地烙印着属于我的家族的标志——血红的蝙蝠。这次连J.R都无法帮我。
『魔党必须被连根拔除。不管是Lasombra家族还是Tzimisce家族……他们的存在始终是我们最大的隐患。这次不过是上百个,下次很可能就是上千个。魔党的欲望永无休止。他们残忍、无情、贪得无厌,会毁掉整个血族。……为避免这样的悲剧立刻解决掉他们。』
我听到长者们严肃而无可辩驳的宣言时,即使是向来镇定,此刻也无法平静。
我不能让几百年的家族毁在自己手里。这样的耻辱,这样的罪恶会让我崩溃。可是我该怎么为自己洗脱罪名……『真正的作案者会留下自己的标记吗?!』充满愤怒的质问只换来数声冷笑。『正常的血族或许不会,但你的家族一向嚣张跋扈,这么做并不奇怪。』
他们把我关在暗潮湿的地牢里,拒绝让任何人接近我。
整整十二天,我没有喝到一滴血。
渴血的欲望让我几欲疯狂。我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喉咙里砂砾流淌的咯咯声,像魔鬼嗜血之前的拼命忍耐,像一触即发的凶狠野兽。然而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冰冷的铁栏和冰冷的地面。我全身无力地倚靠着墙角,等待自己被渴血的欲望折磨至死。
死亡对我来说并不可怕,但是可悲。家族毁灭的沉重即使是死亡也无法抹去我的罪恶。更讽刺的是我甚至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地心狠手辣,要把魔党致于死地。如果被我抓住这个罪魁祸首……我咬牙切齿地发誓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但却对现在的处境无能为力。
如果我真的死了……Lasombra家族所有的吸血鬼都在劫难逃。第一个就是我的后裔。
我的意识一阵阵空白,却在想起寐罗的时候突然清醒。我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只给他留下四袋血浆,而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二天,那个家伙不知道会怎样了……
会不会因为没有血喝而死掉??……大概不会吧,吸血鬼不会那么脆弱,即使是初生。可我又无法忽略心里那强烈不安的预感,或者根本就不是预感,而是真实。这些日子的寐罗明显很不对劲。无精打采,萎靡不振,就像一个将死的孩子。我依稀能感觉到他身上有种很不舒服的气息,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他除了每天缩在棺材里睡觉什么都不做。甚至连话也不说,只是躺在那里昏昏欲睡。我摸过他的额头,没有生病。可我还是担心……
我感觉他的生命在一点点流失。
而现在,这种感觉更加强烈,甚至超过了我渴血的疯狂。我突然充满恐惧,我害怕他会像上次那样咬破手腕吮吸自己的血液……那样的结果只能是加速他的死亡……
我想立刻逃出这里。我想见到他平安无事。我不能想象他会……不会的,肯定不会的。
这样的焦灼几乎要把我焚毁,可我除了等待只有等待。

暗中终于传来一丝沉重。
我听得出,是夜的脚步声。
他停在我面前,打开牢门走进来缓缓蹲下身体,凝视着我疲惫的眼睛。
“尼亚,告诉我,真的不是你做的吗?”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如果你再保持沉默的话,我会杀了你。”他轻声威胁,猛地扼住我的脖子。“比起让那些白痴夺你的命,我更愿意亲自动手。……你是我的。”
我被他有力的手指扼得一阵窒息,却还是不想回答。
“还不说吗??……”他冷笑一声,贴近我的耳朵。“我会杀掉寐罗的。”
我忍不住一惊,未等思考话语已经冲口而出:“不要……”
夜阴骘地盯着我,脸色像寒冬一般冰冷。“怎么,你担心他??”
“不是我做的。”我回答,“你愿意信就信,不肯信的话尽管加罪给我。”
“你发誓??”
“我发誓。”
他看了我一会儿,抬起手。“我相信你,尼亚。我也想救你,但是你肯合作吗?”
“……条件。”
“把外面那些自以为是的党派首领一并灭掉。”他面不改色地说。
我犹豫了很久,忍不住开口,“放过J.R。”
夜思索了一下,点点头。“我答应你。”
“那么现在能放我回去了么?”我极力压抑着心里激动不安的情绪,故作镇定。
“怎么,很想见寐罗吗?”他有些鄙夷地看着我,“你就那么想他??”
“……跟你无关。”
“哈哈,好吧,跟我无关。”他笑了两声,声音冷得让我毛骨悚然。“那么我们走。”

夜领着我走出地牢,我们悄无声息地解决掉迎面而来的两个首领。我想他是已经做好充分准备的,夜的城堡里没有任何长者存在的气息,留下的都是些年轻的血族。
我们来到大厅,还未等各个氏族的那些吸血鬼露出惊讶的表情就开始了疯狂的杀戮。顷刻间偌大的房间里轰然沸腾起来。那些白痴们似乎在蜂拥着四散逃命和垂死抵抗,凄厉的惨叫和声嘶力竭的怒吼不绝于耳。我承认我已经不择手段,或许是被夜的残忍感染,或许是被嗜血的欲望驱使,我从未这样疯狂地大肆屠杀自己的同类,连自己受伤都浑然不觉。
当这场彻头彻尾的疯狂杀戮结束之后,我和夜浑身浴血地站在尸骨成堆的一片狼藉之中,气喘吁吁地对望了一眼。他染满鲜血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而阴险的笑容。
“我说过我们会是最好的搭档和伴侣。不是吗,尼亚?”
“完成了你的愿望,我可以回去了。”我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转身离开。
“真是无情啊,尼亚。”他冷笑一声,“你会后悔的。”
“谢谢你的忠告。后会有期,夜。”我一刻未停地朝外奔去。远远抛在身后的夜邪恶的笑声忽然高昂起来,他像失去理智一般大笑着嘶吼:“你会后悔的!尼亚!!!”

我像疯了一样没命地朝城堡去,心里那可怕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强烈得让我惶恐不安。我说不出为什么,也无暇顾及。此刻我只想看到一个人,只要他平安无事,其他都不重要。
可是如果那个人出了什么事情……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寐罗,请一定不要有事。等着我、等着我……

猛地用力撞开房门,没有一丝声音传来,里面安静得吓人。
熟悉的气息已经荡然无存。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一片沉寂的房间,脚步僵硬地走到棺材前,鼓足勇气望去。
……寐罗不在。
我走之前给他留下的几袋血浆还原封不动地摆在那里,没有动过。
茫然环顾,根本找不到他的影子。只有地面上一片片已经模糊的血迹,夹杂着金色烧焦的发丝和灰烬。我忽然一阵眩晕,几乎要站立不住地跪倒下去。
寐罗到哪里去了??……
呆愣了很久,我才猛地转身朝楼下奔去。
“寐罗!!——”我大声喊着闯进龙崎的房间,然而迎接我的只有一脸安静的龙崎。
“寐罗走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走……走了……”我愕然,然后扑过去抓紧龙崎的衣衫,“他去了哪里??”
“不知道。”龙崎摇摇头。
我瞪着他一会儿,迅速起身朝门外追过去。
“别追了,尼亚。”平静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寐罗恐怕已经不认识你了。”
全身的血液仿佛一瞬间冻结,我僵硬在原地不能动一动。寐罗……不认识我……
“回来吧,尼亚。……别再折磨他了。”龙崎的声音低了下去,“你们太残忍了。”
“折磨他……”我怒吼着回过身,“谁折磨他?!又是谁残忍??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什么都不知道吗?”龙崎看着我,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冰冷——从我见到他的那一天,这个沉默安静的男人就一直都是那副温和的样子,然而此刻他却让我感到冷彻骨髓。“每天和他在一起的是你,你却什么都不知道??……”
“知道什么?……”我颤抖着声音,再次回到龙崎身边抓紧他的衣服,“寐罗怎么了?”
他看了我很久,才缓缓开口。“寐罗受伤的事情你从不知道吗??”
“受伤??……”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什么时候受伤了?……”

龙崎仍然面无表情地告诉我那些我根本无从知道的事情。开始的时候我几乎是心惊胆颤地望着他叙述,后来我只是恍惚地听,眼前已经一片模糊,看不清龙崎的样子。
我想我彻头彻尾地错了……
我以为我可以改变寐罗,让他完全变成自己一样的血族,可是他的性格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甚至即使死掉也不能。或许应该改变的,是我……
我从不知道他被夜残忍地穿透身体,不知道他的心脏里被嵌入邪恶的十字架,不知道在离开的时候发生了如此可怕的事情,一个初生的吸血鬼居然被迫面对正午强烈的日光……
可是我明明应该能够知道、能够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为什么是这样??难道这些都是因为我……??
“你真的把他当作后裔来看吗?”龙崎冷冷地问我,“还是觉得好玩而已??”
“不是……”我嘶哑而无力地辩解,冰冷的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满脸孔。
我想说不是这样,我想说我根本不知道那些事情,我想说寐罗对于我是……然而我什么都没说出来,眼前突然一,我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25(23:42)|【NM】走進地獄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