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走进地狱 23> 因為愛II【NM】走進地獄
> 【NM】走进地狱 23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我不记得到底喝了多少酒,总之寐罗的那些储备粮几乎一次被我们全都喝尽,直到寐罗喝得酩酊大醉。他无力地倚靠在床上,涣散的目光努力看着我,“尼亚……你好厉害……”
我拿开他手里的酒瓶,“别再喝了,寐罗。你已经不行了。”
“……才怪!给我拿来!!”他嚷嚷着夺过去,却已经醉得根本抓不住瓶子。
“寐罗,够了。”我低声说,“我也不再喝了,可以吗?”
“你给我!!”他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大喊,抓紧我的手腕不肯松开。“快点给我酒!!”
他的表情像是要哭的样子,绿色瞳孔隐隐约约浮起一层雾气。
寐罗一点都没有变。
还是像原来那样,固执起来什么都听不进去。任性过头的男人。
“尼亚!尼亚……把酒给我……尼亚……”
我放下酒瓶,扶着寐罗让他躺在床上。虽然还在有气无力地乱吵乱闹,但声音已经微弱了很多。当他躺下去以后,终于慢慢地安静下来。寐罗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长长的睫毛覆盖住那对幽深的绿色。他轻声呢喃了一声我的名字,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我小心拉好房间的窗帘,以免一会儿清晨的阳光让他感到不适。然后回过头出神地凝视着寐罗的睡脸。恍惚想起他睡在棺材里的那些夜晚,我们曾经相拥而眠的每一个夜晚。我还记得第一次把他放在棺材里的时候那个家伙哭得一塌糊涂的样子,甚至差点昏了过去。
……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曾经的一切回想起来就如同幻觉。
我低头看着寐罗微张的唇,忍不住俯下身轻吻了一吻。彼此口中浓郁的酒味混融到一起,让我一阵轻微的眩晕,或许是因为相隔一百年的亲吻。酒精对我根本不起作用。
寐罗的毫无反应无形中使我胆怯的欲望变得贪婪。我纠缠着他的唇舌吻下去,狠狠吮吸属于他的味道,像是要把这样长久以来的疯狂思念全由这一吻传递到寐罗的心里,让他知道我是如此深爱着他。如果他能知道、如果他能感觉到……
我抱紧他的身体,脸颊蹭到他肩上粗糙的皮肤,不由得一呆。
轻轻撩开他的上衣,我看到寐罗身上斑驳刺目的伤疤,从肩膀蔓延到小腹,深深浅浅的痕迹几乎占据了左半身。想象着当时他全身鲜血淋漓的样子,我感到一阵尖锐的刺痛。虽然龙崎已经说过寐罗被阳光严重灼烧的惨痛,可眼前的真实还是让我触目惊心。
感觉到周围的寒冷,寐罗轻轻颤抖了一下,缩起身体。我立刻拉好他的衣服,用毛毯把寐罗小心围好,恋恋不舍地在他唇上吻了一吻,然后轻手轻脚地起身离开。
寐罗一直安静地睡着,表情单纯得像个孩子。
走出公寓,我看到玛特正朝这里走过来。他见到我时微微一愣。“尼亚?”

我们找了个光线很暗的咖啡厅,玛特第一次摘下他那时刻不离的墨镜。褐色瞳孔直直地盯了我一会儿,带着一丝强烈的审视味道。
“找我有什么事?”我疲倦地开口,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对我有种抵触情绪。
他微微思索了一会儿,“……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寐罗面前,但绝不会是偶然吧,尼亚?”我轻微的一愣没有逃过他锐利的眼睛,玛特像是得到肯定回答般地点点头。“我就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你来接近寐罗难道是有什么目的??”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我疑惑地看着他。
“你们之间的关系。”他无所畏惧地回望着我,“你看寐罗的表情明明就不是陌生人。”
我呆了呆,居然不知如何辩解玛特直指要害的疑问。
“对不起,我做警官做惯了,大概只是出于职业习惯而已。”他耸耸肩,重又戴上墨镜。“虽然我没有恶意,但如果你对寐罗有什么不好企图的话……”
“不好的企图是什么?”我反问,“你以为我要来干什么?”
“这个我怎么知道,如果知道我还问你么?!”
“你怀疑我的身份?”
“我怀疑所有人的身份。”他笑笑,“除非你出示居民证。”
……血族哪里来什么人类的居民证。
“我没有。”我生硬地回了一句,“随你怎么认为,我无权干涉你的想象力。”
“哦,生气了?看不出昨晚还那么脆弱呢。”他仰起头夸张地咧着嘴角,眼睛透过镜片直视着我,“你在寐罗那里都做了什么??……”
“想知道的话你可以自己去看。带上你的办案工具尽管去看。”
“那岂不是还要带上犯罪嫌疑人——尼亚你?”
“你!!……”我不由得有点微怒,觉得玛特真是胡搅蛮缠得过分。
“别生气。”他好脾气地摆摆手,“我都说了我没有恶意,只是有点好奇你而已。”
“我有什么可好奇的?”我冷冷反问,“难道你自己不奇怪吗?!……”
“哦,我想你和我们两个是不一样的。”玛特看着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沉思了一会儿,“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谁,如果你保证不泄漏的话。”
“当然。”他了然地眨眨眼睛,随后又及时地补充一句,“包括寐罗。”
“我是吸血鬼。”我说。
玛特脸上没露出任何吃惊的表情。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呢?”
“我爱寐罗。”

玛特走了很久,我还在咖啡厅里呆呆地坐着。
『哦,真是奇迹。寐罗的魅力果然无人能比,连吸血鬼都会爱上他!』他刚刚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然后又无奈似的摇摇头。『那么你完了,尼亚。寐罗的情人可是最多的,我保证你不出几天就会眼花缭乱分不清谁是谁……有时候连寐罗自己都分不清楚……』
意料之中。
大概他觉得我是个只会傻等的白痴。我当然不会花那么多时间去解释我爱寐罗的原因,只是说偶然看到他以后的一见钟情罢了。所以玛特几乎笑岔过气去。
我想他从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这么痴情的吸血鬼吧。
那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也很傻。
我不是没有看到那些围在他身边的年轻帅气的男人,偶尔也有几个漂亮的女人。他们远远要比我更有吸引力,寐罗在和他们说话的时候总是笑得潇洒而嚣张。甚至看不到我坐在角落里的孤单身影。尽管他的目光常常在不经意间扫过一眼。
玛特的眼神明显就是『或许你愿意成为他那些数不清的情人中的一个』。
我的眼前一片灰暗,然而玛特后面的话却让我的心不由得狂跳起来。『寐罗的生日快到了,如果你能够送他一件别出心裁的礼物,大概他会爱上你的……』他笑着看了我一会儿才说出寐罗的生日,像是因为无聊所以才肯帮我一把似的。
可那个日子,我不会忘记。
那是我给予他初拥的夜晚。

我一直在咖啡厅坐到夜晚,直到服务生反复问了几次需要点什么才恍然惊醒般地回过神来。慌张地道了歉,我急匆匆地起身朝外跑去。
寐罗的生日居然是那一天……是巧合还是……
我有点心慌意乱,却又带着难以掩饰的激动。仿佛突然有了一丝微弱的光亮。
心急如焚地奔跑回到早上刚刚离开的房间,一路祈祷着寐罗没有出去。当看到那扇虚掩的房门时,我甚至冲动地没有敲一声就冲了进去。
寐罗正背对着我收拾房间,一边轻快地哼着歌。他的头发用一根墨绿的丝带束起来,像很久以前我曾经做的那样,扎成利落而漂亮的马尾。地板上的碎纸屑和空酒瓶被扫到一边,失踪了的咖啡也整整齐齐地堆在桌上,敞开的窗口吹进带着外面浓郁馨香的夜风……
我不禁看得呆住了。
“玛特吗?给我带酒过来没有??……呃,那什么你先帮我个忙倒掉垃圾,我实在有点弄不过来……”寐罗转过身看到我,脸上的笑意突然有些僵硬,唇间叼着的烟也掉了下去。“尼、尼亚?你怎么来了??……”
我盯着他,突然冲过去一把抓住寐罗的手腕,“寐罗……”
他一脸困惑地看着我,眼神茫然。
“寐罗……”我的目光死死锁住那双绿色的瞳孔,企图要在里面找到什么熟悉的东西。“你……记得我吗??”
他张了张嘴巴,好半天才吐出几个字,“你……什么意思,尼亚?”
我们望着彼此,很长时间都没有人再开口。寐罗的脸上找不到任何伪装或是逃避的不安,他只是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像是在等我解释。
“对不起……”我艰难地开口,同时一阵深深失落的苦涩涌了上来。
他反手握住我的手,带着安慰。“到底发生什么了,尼亚?……你想说什么??”
“……对不起,寐罗。对不起……”我语无伦次地说着,身体突然变得虚弱无力。眼眶灼热得难受,甚至有些看不清寐罗的样子。
“什么对不起?”他把我按在床上坐下,“……冷静冷静,尼亚。嗯,我去冲咖啡。”
我拼命压下心里的那股酸楚,失神地凝视寐罗忙忙碌碌的身影。我想我刚才真是过于激动了……如果寐罗还记得的话,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又怎么会无动于衷……
“这么慌慌张张地跑来有什么事啊?”他端着咖啡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
我接过杯子,吞吞吐吐地解释,“那个……我听玛特说你的生日快到了……”
“哦,是啊!”他笑着点点头,“时间过得真快,虽然对我来说根本毫无意义。”
“你的生日……真的是那天吗?”我忍不住开口问道,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他握着杯子皱眉思索了一会儿。“……说实话我也不很清楚了,毕竟有一百多年了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就是那天,真是奇怪。”
我看着寐罗一脸好笑地摇摇头,喉咙里像被堵住了什么,发不出一丝声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25(23:37)|【NM】走進地獄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