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魔法师 06> 因為愛II【MN】魔法師
> 【MN】魔法师 06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夜晚降临的时候我出现在尼亚的房间里。
他显然已经因为过久的等待而焦急不堪,看到我的身影时便毫不犹豫地扑过来抱住我。“寐罗,你真的来了……”他抬起眼睛,那抹蓝色因为喜悦而发亮。
“当然。”我在他的额头轻轻一吻,“我不想让你失望。”
他感激地点点头,然后迫不及待地开口。“寐罗,今天我真的很出色!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骄傲的时刻,你知道当时那些人看我的眼光有多么地惊叹和慕……”
“你喜欢那样的感觉吗?”我微笑着问他。
“我想是的。”他诚实地看着我。“我从未有过这样地被人崇拜。”
“我可以教你更多的东西,如果你愿意学习的话。”几百年的漫长和无聊让我有充分的时间和精力去钻研每一门艺术理论和各种稀奇古怪的咒语。当然后者我是不会告诉尼亚的,他只需要那些普通人类所能掌握的东西就足够了。比如他常常抱怨的那些枯燥乏味的音乐,绘画以及雕塑,甚至文学和心理学,还有令人发疯的语言学。只要他能想到的课程,我都可以教他,这样也能避免我们晚上面对面地尴尬和无聊。
他迟疑了一下,“我有些担心自己是否能够……”
“你没问题的,”我打断他不自信的犹豫,“其实你很聪明,尼亚。而且你要相信魔法师的力量,我会帮助你成为最了不起的王子。”
他有点脸红,但却鼓起勇气点了点头。

以前我常常缩在尼亚的怀里,被他温柔抚摸着打瞌睡或是养精蓄锐。然而现在情况仿佛颠倒了过来。尼亚更习惯靠在我的怀里听我给他讲解各种各样复杂的课程。
虽然我知道学习的时候都应该是一本正经地坐在桌前,但那是人类的规矩。何况我和尼亚也算不上多么正规地传授学业,我只是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他而已,因此不管他是靠在我怀里还是躺在我腿上对我来说都没什么区别。只要他能听进去就好。
这样一个聪明好学的学生让我本来空虚的生活变得丰富起来。开始我只是偶尔晚上才去尼亚那里消磨时间,到后来几乎每夜都留在他的房间悉心指导。说实话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有耐心,就像玛特说的『我真怀疑你究竟是不是寐罗??……』
可是很显然,当偶尔有不去找他的时候,我独自在房间里瞪着外面明晃晃的月亮发呆,就会感到加倍的空虚和无聊——比以前更甚得多。我会想此刻的尼亚在做什么,是否仍然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是否被他的父母刁难,或者——
是否在『想念』我。
这个词令我全身都很不舒服,但除了它我想不到其他更合适的用语。
有几次我悄悄地藏在窗外看着尼亚在房间里坐立不安地等待,一会儿站起来趴到窗前焦急地凝望,一会儿又坐下去心烦意乱地翻几页书,甚至会很幼稚地跪下祈祷我的出现,虔诚的样子大概令月亮女神都感动无比,因为我总是觉得身后的月光如芒在背。
当那种刺眼的光芒异常强烈的时候,扭过头我总能看到玛特嘲笑的眼神。
他现在越来越喜欢跟踪我,仿佛对我们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感到很好笑。真那么好笑么?!我愤怒。然而他只是意味深长地眨眨眼睛,转身飞走。
……不不我到底要说什么。
我只是想说——似乎我很喜欢和尼亚在一起。似乎是这样。
虽然这个词比『想念』更让我浑身不自在。

“寐罗,你要输了呦!”玛特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了我一跳,烟从手上猛地掉落到地板,我看着那个满脸暧昧笑容的家伙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在想什么这么出神?连我进来都不知道,被吓坏了吧??哈哈……我打赌你是在想那个了不起的王子……”
“你对打赌还真是有兴趣啊!”我冷笑,捡起那半根烟。玛特从我手中抢走了它,叼在嘴上用力吸了一口然后皱紧眉头,“啧,你怎么喜欢这么呛人的东西!……”
“味道很棒。”我接过烟按熄,“你又来找茬?”
“我只是好久没和你聊天了而已,老朋友!”他笑笑,“最近一直看不到你的影子。”
“那每晚偷偷跟在我后面的是会飞的老鼠么?!”
“我可没有每晚都跟着!”他无辜地耸耸肩,“只是偶尔而已,我看到你一脸幸福地出去……”我狠狠地给了他一脚。
“难道不是幸福的么??”他装模作样地愣了愣,“哦也许吧,大概猫头鹰的脸是看不出什么表情的……”
在我的拳头落在那张诡笑到欠扁的脸上时,玛特突然说,“你爱上尼亚了,寐罗。”
“胡说八道!!”我立刻反驳,眼睛瞪得滚圆,“你少在这里给我满口胡言!!……”
“你可以尝试几天不去找他试试看。”他满脸了然的神情让我暴怒,“或者时间再长些。”
“你到底想要证明什么!?”
“我只是感到好奇而已,别无恶意。”他扬扬眉毛,“好奇魔鬼和人类的爱情是否存在。”
“……闭嘴。”我忽然感到沮丧,因为他的话令我想起哥哥。
“你早晚要承认的,寐罗。”
“所以你才跟我打那个赌?”
“哦,那时候我还不是很肯定,但是现在确信无疑了。”他褐色的眼睛里映出我有些茫然的神情,“如果现在要反悔还来得及,我不会逼你继续那个赌约。”
我看了他一会儿,神情黯然地仰靠在沙发上。“你这个混蛋……”我有气无力地轻哼着,“根本从头至尾就是拿我在开玩笑……”
“真是迟钝啊,寐罗!”他得意地笑,“你输了!”
我哼了一声,没理他。
“怎么,感到困惑吗?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意见。”他凑过来在我耳边不怀好意地吐气,“那时候你会感激我的。我现在必须好好想一下要什么谢礼才对得起自己。”
我白了他一眼,转过头继续不搭理那个得意忘形的混蛋。
“还有,寐罗。”他再次凑到我跟前,紧盯着我的眼睛,神情突然变得严肃。“你的哥哥好像最近很怀疑你……当心被他发现噢!!……”
玛特的话让我猛然一惊,还未开口他已经像是完全知道我的想法,“不过现在还没有。所以你看我跟着你也不是全无坏处的吧,至少他现在不知道尼亚,只是相对来说……”
“他问过你什么没有?!”我紧张地问。
“那次问我你现在是否有了女朋友,只是这个而已。”他皱着眉想了想,“哦,还有他问我你从什么时候开始非常喜欢巧克力口味的东西。”
我有一瞬间的全身僵硬,想起哥哥那善变的琥珀色瞳孔和最近诡异地安静。……的确,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那样歇斯底里地叫喊和哭泣了。
“我劝你这两天安静一下,寐罗。”玛特起身很同情地朝我点点头,“否则你就完了。”

我难得地听从玛特的话,在房间里待了几天。
哥哥一直很安静。
然而这安静却让我异常烦躁。我宁可每天都被他那可怕的狂叫吵到无法入睡,也不想在这种吓人的安静里多待一秒钟。
偶尔悄悄地跟到地下室,只看到哥哥来回抚摸着龙崎的脸颊,口中喃喃自语。
我开始怀疑他的精神是否还正常。
真正让我焦灼不安的不是这些。而是对尼亚的想念。
我不得不承认,每天睁开眼睛意识里出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无所事事地发呆时想的也是他,被无聊折磨得几近发疯的神经无时无刻不被这个该死的名字困扰。也许是像玛特说的,我爱上尼亚了。如果这种感情是爱的话。
而尼亚……我肯定他比我更为强烈地被这种感情折磨着。
或许我该请教一下哥哥关于此类问题的诊断,前提是我想要自取灭亡的话。

第十天,我终于忍不住了。在关于尼亚的噩梦里惊醒过来,我望着外面没有月亮的漆夜晚,感觉到一丝隐隐的不安。毫不犹豫地推开窗户,我翻了出去。
尼亚看到我的时候有片刻的呆滞,忽然猛地扑上来拥抱住我。“寐罗!寐罗……”他一连声地呼唤着我的名字,其他什么都说不出,像刚刚学会说话的孩子只能发出这两个音。
我被那双手臂紧紧缠绕着,几乎透不过气。
尼亚的头埋在我的颈窝,声音由清晰慢慢变得模糊,而后带上了呜咽。
我感觉到滚热的水流弄湿了自己的肩膀,我感觉到怀里身体的轻微颤抖,我感觉到尼亚的心跳有力地敲打着我的胸膛。那一刻我像是失去了意识,只能感觉到尼亚的存在和他的一切。还有心里如此强烈的酸楚。
无言地叹息一声,我知道自己彻底输给玛特。
我爱上了尼亚。
“尼亚,你哭什么??……”我低声问,伸手抬起那张泪流满面的脸孔,尼亚湛蓝的眼睛被晶莹的水汽覆盖,泪光闪烁的样子让我好一阵疼痛。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尼亚哽咽着开口,“我好害怕,寐罗。……如果连你也要离开,那我还有什么……我只有你、只有你……我不想失去你……”
“你喜欢我吗?”我凝视着他不断滚出泪水的眼睛。
“你明明知道的!!”他立刻叫喊起来,“我有多喜欢你、我一直都那么爱你……寐罗,不要离开我,求求你,如果你要离开请带我走……”
“只有我才是傻瓜。”我自嘲地笑笑,搂紧尼亚的身体。
尼亚不解地看着我,没有听清楚我那句呓语般的讽刺。“你说什么……”
我低头堵住他的嘴唇,温柔而疯狂地夺去他的呼吸,“我说我爱你。”
玫瑰花瓣一样柔软而甜美的触觉俘虏了我所有的意识,尼亚的眼泪融入我们交缠的唇舌,苦涩的味道中又有一丝甜蜜。我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尼亚的所有美好。
我愿意承认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深爱尼亚胜过一切。
在最初看到那双忽然睁开的蓝色水晶,在他颤抖着把我搂进湿透的怀里,在无数个深夜听着那楚楚可怜的低语,在我们第一次伸出手臂拥抱住彼此的身体……
我爱尼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24(23:54)|【MN】魔法師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