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指环之约 01> 因為愛II【NM】指環之約
> 【NM】指环之约 0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列车已经缓缓开动的时候忽然冲上来一个年轻人,像风一样卷过来坐在尼亚对面。
尼亚本能地紧了紧缩在口袋里的手指,轻飘的目光落在年轻人身上。
那个人看起来不过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大概跟自己差不多。金色的头发在脑后随意束成马尾,几缕发丝不听话地散在额前鬓角,映衬着明亮而生动的眼睛,阳光一样朗然的脸庞。军绿色的恤衫裤子还有外套,加上一双厚重结实的警靴,英俊帅气的样子一览无遗。
那个人坐下后喘了口气,伸手到外衣口袋里摸出烟盒,打开叼起一根在嘴上点燃火,用力吸了一口,然后很惬意地轻轻后仰起头部,满脸享受的表情。
淡灰色烟雾缠绕着从他嘴里飘出的时候,那双绿色的眼睛看到了对面偷偷注视自己的灰色眼睛,年轻人略带戒意地看了他一眼,轻轻点下头。
尼亚稍稍迟疑了一下,也点点头。
“你好。”那个人很随意地打招呼,“去哪里?”
“圣路易斯。”
“玩吗?”
“不,工作。”
“哦。”年轻人弹了弹烟灰,眼睛瞟向窗外,“天气不错。”
列车突然一个颠簸,尼亚面前桌上的咖啡溅出几滴液体在洁白的衬衣衣袖上,他皱了皱眉。“抱歉,我离开一下。”说着,尼亚起身朝车厢末尾的盥洗室走去。

寐罗的目光不经意地追随着那个一身白衫白裤的男人。银色卷曲的头发很漂亮,灰色的眼睛也很有味道。让人倍感舒适的是那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纯净而淡然的气息,虽然带着一丝冷冽和倔强,不过那倒是种不错的感觉。
不,问题的关键在于,现在寐罗对于一切都感到如此美好。
『记住,如果以后不想再回来的话就少惹祸。』监狱长的话现在还回响在耳边,寐罗每次想起就一阵郁闷。他当然不想再回那个阴暗潮湿的破地方,在那里的每一天像几十年那么漫长,如果真要再继续下去难保自己会不会精神崩溃。
所以,重见阳光的感觉相当美好。
他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敏锐的眼睛捕捉到和对面的家伙擦身而过的一个男人——他悄悄伸手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塞进自己衣兜,然后飞快朝车门走去,准备在停站的时候下车。而那个银色卷发的男人却浑然不觉。
寐罗伸了一半的手臂停在半空,他瞪着两个错身走开的男人,不知道是否该做些什么。如果想要帮那个家伙的话简直易如反掌,不过……『别再惹事。』监狱长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一时间他有点犹豫,片刻之后尼亚走了回来在他对面坐下。
“对不起。”那个男人有点歉意地微笑一下,眼睛礼貌地看着寐罗怪异的姿势。
“哦,没什么。”寐罗快收回手臂,恢复正常的姿势。他有点心神不安,仿佛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目光有意无意地躲避着那双灰色优雅的眼睛。
列车缓缓停下,寐罗眼角的余光看到那个小偷挎着背包若无其事地下车。
他忽然改变了主意。
“喂,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对面的男人。
那个人一愣,不过还是回答了他。“尼亚。”
“呃,尼亚是么。”寐罗朝他露出一个痞痞的笑容,“我打赌你会记得我的。稍等一下,尼亚!”说着,他飞快地跳起身奔下列车朝那个小偷追过去。
尼亚有点莫名其妙地瞪着寐罗绿色矫捷的身影,不明所以。

寐罗很快追上那个家伙,装作不经意狠狠撞到他身上,顺势从他衣兜里捏出小盒子。
“你怎么回事?!”那个男人恼怒地回头瞪了寐罗一眼。
“实在抱歉,对不起对不起!”寐罗打着哈哈,“我跑得太快了,真抱歉。”
“给我注意点!”男人恶狠狠地甩下一句,转身飞快离开。
寐罗得意地看着那个身影消失,然后用拇指挑开手心里那个首饰盒。一枚漂亮的白金指环,精致典雅,价值不菲。难怪尼亚的手会一直停留在口袋里,但正是这样的小动作才会引起他们这类人的注意——当然寐罗也看到了尼亚的举动,不过他只是有一丝心痒而已。
寐罗合上小盒子,“白痴!”他咕哝了一句,帅气地抛起盒子又接住,然后转身朝列车走去。接下来只要再偷偷放回尼亚的口袋里就好了,这对他来说不过小事一桩。
然而下一秒寐罗的大脑就处于停滞阶段——当看到列车已经启动的时候。
来不及多想,寐罗拔腿便追,但是距离已经太远,他追过去的时候列车已经开始加速。他看到尼亚透过窗子奇怪地望着自己,寐罗拼命挥手叫喊“下来!!下来!!”
尼亚完全听不懂,他只是看着寐罗疯狂地追着列车,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什么?”他问道,朝寐罗打着手势。
“你快点给我下来!!要不下一站也可以!!”寐罗大吼,然而尼亚还是听不到。他有点无奈地摇摇头,示意不明白,寐罗几乎要抓狂了。“他妈的你这个笨蛋!!”
奋力追了一会儿,寐罗最终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看着列车飞快离去。
伸手掏出口袋里的盒子,他有点手足无措——这个岂不成了他是小偷?!……该死的。尼亚那个白痴!他狠狠咒骂了一句,转念一想,算了,就算再当一次小偷又有什么,反正谁也不知道。这么想着,寐罗便坦然地捏出那枚指环套上自己的中指——刚刚合适。
『反正我原本是好意。』他欣赏着自己手指上的战利品,愧疚的心情随即一扫而光。

寐罗选了个环境相对安静的公寓住下来,决心像监狱长说的『重新开始』。要知道能够获得假释的机会是非常不容易的,如果不是他一直表现很好的话。他可不想再失去自由。
虽然当初进去的时候觉得没什么,然而当那种生活真正开始才感觉到它的可怕。像是被什么紧紧捆绑住一般,压抑得喘不过气来。那样的感受寐罗这辈子都不想再有第二次。
随便收拾了一下房间,他趴到宽敞的露台上朝下面的街道望着。
温暖的午后阳光洒在身上,是异常舒服的感觉。他眯了眯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散发着淡淡幽香的空气,街道对面不远处花店里的香味如此浓郁地飘荡在空气中,甜美无比。
接下来要买些衣服,买些吃的东西和用的东西——然后,把银行里的钱取出来。想到那笔已经得手的巨款,寐罗就感觉到那几个月的悲惨生活还算值得,至少以后他衣食无忧或者说可以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更令人兴奋的呢??……
金钱——
多么可爱的东西。
寐罗轻轻哼着歌,愉快地打量着街上偶尔经过的路人和对面周围的几幢公寓。
美好的天气,美好的午后,美好的未来。还有……
他低头看看手指上光泽柔和的白金指环。
一切都是如此美好。

尼亚发现指环丢失的时候很是惊愕。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弄丢了那个东西,连怎么丢掉的也不知道。震惊之余,他感到异常悲哀。那是父母留给他的东西,自己不过是拿去清洗了一下,谁知居然会弄丢。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他绝对不会拿出去。尼亚万分悔恨自己的大意,却无可奈何。
他犹豫着是否要在报纸上登出寻物启事,可又感觉那样根本是无济于事。
一时间有点万念俱灰的感觉。
他徒劳地一遍又一遍搜索着每个衣袋,直到确定已经丢失的时候才停下寻找。
这算什么??……他难过地想着,这么轻易就丢掉如此重要的东西,自己真是该死。一天的工作都做得心灰意懒,接连几天都是这样。虽然自己也不想如此,但实在提不起精神来做什么——当他想到那个丢失的指环,那对于他来说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宝贝。
狠狠诅咒那个小偷的同时,尼亚同样狠狠责备着自己的粗心大意。
然而事实已经发生,再怎样也无法挽回。他当然明白,因而更加难受。

这天由于心不在焉差点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尼亚心烦意乱地结束了工作,提早回家。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能缓解这样的沮丧和忧郁,但明显工作是不可能的。他考虑着找回指环的方法,一边慢吞吞地下了列车走回公寓。
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尼亚忽然捕捉到一抹熟悉的影子。他即刻回转过头,看着寐罗大摇大摆地拎着几大袋采购的东西停在自己对面的公寓前,伸手到口袋里掏着钥匙。
吸引尼亚目光的是寐罗另一只空余的手——那修长的中指上的东西是如此地熟悉——熟悉到即使是化成灰他也能够认出来。
愕然地看着那个满脸自然的男人,尼亚想起那个家伙的话。『你会记得我的。』
原来如此!!他恨恨想着,然后片刻没有犹豫地跑过街去猛地抓住寐罗的手。
吓了一跳的寐罗抬头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孔,再看看那人眼中无法掩饰的怒气和紧紧抓住自己的冰冷手指,他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静静地看着神情恼怒的尼亚,寐罗突然起了一丝戏弄的心情。他朝尼亚挥挥握着钥匙的那只手,然后眨了眨眼睛,“你好。请问你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22(23:59)|【NM】指環之約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