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曾经 02> 因為愛II【MN】曾經
> 【MN】曾经 02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因为学习的缘故,尼亚不得不辞掉那家酒吧的工作。那以后就很少再看到寐罗了。
他曾经去寐罗的学校想要找他。
拿着寐罗给他的卡片,尼亚怯生生地询问那上面写着的地址。一个态度很亲切的女孩子给他指了寐罗宿舍的方向,他找上去才知道寐罗去吃饭了。于是尼亚又找到餐厅。
他看到寐罗和几个朋友们坐在一起喝着啤酒聊天。他穿着色的衬衫和色的裤子,敞开的领口出露出小麦色的皮肤。金色柔顺的头发随着寐罗的小动作和笑容而轻轻晃动,像柔软的阳光。他的周围都是些和他差不多的男孩女孩,他们谈论着最近的论文和课程内容,那些复杂的名词尼亚根本听不懂。
尼亚想要叫一声寐罗,可是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站在角落里,看看寐罗,又看看自己,一股莫名的失落和酸楚涌上心头。
终究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尼亚有点悲哀地想着,他曾经以为留在寐罗身边就可以融入他的世界,可这是两回事。一切都是自己在痴心妄想罢了。
寐罗和他之间,只是有普通的朋友这根细细的丝线在辛苦维持,很容易就断掉。与其他人的交往不同,他们都有共同的爱好和话题,或者是同样的身份。
而尼亚,什么都没有。
他远远看着寐罗,看得很仔细,像是要把他的样子一点点刻进心里。直到尼亚鼓起勇气,转身悄无声息地离开。谢谢你,寐罗。他想,谢谢你和我做朋友。
离开那让他倍感狼狈和窒息的学府,尼亚受伤地逃回自己的房间。

尼亚换了一家打工的地方,那里的工作很辛苦,但是薪水也相对多一些。
随着画技的提升,想要继续求学的他需要更多的钱。
尼亚已经很长时间都没再看到寐罗了,想想过去那些日子,就好像阳光下的肥泡,美好但虚幻。有时候尼亚觉得也许那只是自己的一场梦罢了。
那天工作结束得很晚,凌晨时分尼亚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
被路上晃荡的几个人影截住,尼亚看着那些男人恶狠狠的目光,心里苦笑。我一分钱也没有。他想,这几个人真是找错了对象。没有钱自然要做好挨打的准备。尼亚闭上眼睛,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拳打脚踢。那一刻他很想哭,却不是因为深夜的遭遇。
旁边有人经过。其中一个褐色头发的男孩冷漠地转头看了一眼暗小巷里的暴力行为,忽然一愣,“你……”他看着被压在地上的尼亚,忽然拽起身边的朋友奔过来。
只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情况就完全扭转。
尼亚擦着口边的血,抬头看那个打扮入时的男孩。
“你是……寐罗的朋友吧??……我好像见过你。”那个男孩子抓抓头发,“你叫什么?”
“……尼亚。”尼亚轻声回答。他认识这个人,常常和寐罗在一起的。
“噢,我是玛特!你还好吗,不要紧吧??”他拉着已经无力站起的尼亚,皱了皱眉头,“这么晚你还出来玩吗?怎么也不和朋友一起?!”
尼亚摇摇头,想要挣脱玛特的手。
“我送你回去。”玛特不容辩解地说,然后把尼亚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

很久以后寐罗才知道那件事情。
某天玛特和他说话的时候在不经意间提起。“哦,那天我看到过你一个朋友。”
“嗯,什么?”寐罗漫不经心地抽着烟,一边翻看手里的杂志。“哪一个?”
“……名字想不起来了。”玛特苦着脸想了很久,“就是总穿着白色衬衫白色裤子的那个,看起来特别安静的……你记得么?”
寐罗的表情一瞬间有点僵化。
“喂,不记得了吗??”玛特理解似的笑笑,“我想你大概也不会记得了,好像很久以前你们挺要好的,后来就完全没有联系了吧……”
“他怎么了?”寐罗答非所问地说。
“算了,不值一提。本来还以为能跟你邀功请赏呢!”玛特叹气。
“他到底怎么了?!”寐罗的声音很不耐烦。
玛特有点诧异,他捉摸着寐罗的口气,充满不解。“哦,其实也没什么。那天我和朋友们从酒吧出来正好看到他被欺负,就顺便帮了他一把。”
寐罗的手停顿了一会儿。“……后来呢?”
“后来?后来就没什么了。我送他回了家,就这样。”
没有回应。玛特抬起眼睛,看着寐罗呆愣愣的样子,更加困惑。“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寐罗慌忙敷衍了一句,然后继续看杂志。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正当玛特准备起身去拿点什么喝的时候,寐罗开口了。“玛特,他……还住在原来那地方么?”
“哈??……是不是原来的地方我不知道,我又没去过。地址是……”
寐罗点点头。“知道了。”

寐罗几乎已经忘了尼亚。如果不是那天玛特突然提起的话。
他才想起自己原来还曾经有这么一个朋友。
寐罗的朋友太多了,多得他自己都常常搞不清楚谁是谁。何况尼亚又是那么一个安静的家伙,忘记那个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不过事情似乎也不完全是这样。当玛特提起那个人的样子时寐罗几乎是立刻就想起了尼亚。好像一直藏在心灵深处。
后来他想是不是该去看看尼亚。
或者说是他自己突然就想要去看看他。
玛特说的地址还是尼亚原来住的地方。

寐罗走上楼梯,门虚掩着,他迟疑了一下走进去。
尼亚正坐在地板上专注地画画。
修长的手指捏着炭笔在熟练地打着草稿,寐罗看到陈旧的十字架在尼亚手腕上来回晃动着,偶尔折射出窗外明媚的阳光在斑驳的墙壁上,亮得他睁不开眼睛。
尼亚的头发稍稍长了一些,仍然有点卷曲,却很服帖地顺在耳边颈后。他的身上还是带着那种淡淡的清爽感觉,无法捕捉却又柔柔地围在四周。就像尼亚的性格,脆弱,柔顺,安静。寐罗看着那瘦削单薄的背影,心像是突然被什么揪紧,紧得发痛。
他有点心疼这个寂寞瘦弱的男孩子。
悄无声息地在尼亚身后坐下,寐罗看着他专注地画画。

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
寐罗觉得自己几乎都要变成石膏像的时候,尼亚终于完成了手下的作品。他小心摘下画板上的画纸,卷好,然后转回身像要找什么东西。
尼亚愣住了。

他们彼此望着对方,很长时间都没有人开口。
后来尼亚终于找到自己细不可闻的声音,“你怎么来了?”
“……路过,就上来看看。”寐罗回答。
尼亚有些不知所措。他看看寐罗,又看看自己的房间,开始紧张地收拾着地板上乱七八糟的图纸和画笔,却因为东西太多而毫无头绪,越着急越是手忙脚乱。
“对、对不起……稍等一下……”尼亚的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他朝寐罗慌张地微笑。
“我帮你吧。”寐罗说着,开始动手和尼亚一起收拾。
尼亚的心里像是突然被什么一下子涨满。他抬头看了看寐罗那一如既往的热情笑容,有种想要哭泣的冲动。努力压下那复杂的感觉,尼亚轻声问寐罗留下来吃晚饭。
寐罗爽快地答应了。

没有什么东西准备,寐罗坚持简简单单吃点就好,于是尼亚只好用平时自己用来充饥的蔬菜三明治招待他。没什么味道的生菜叶子和番茄,粗糙的面包片,连火腿和芝士都没有,寐罗却吃得津津有味。他说从来没吃过这么可口的东西。
尼亚有点脸红。
如果知道寐罗会来,他会准备很多好吃的东西。很多很多。
可是现在,寐罗却跟他一起坐在这里吞咽这么粗陋的饭菜。
吃过饭后他们一起出去散步,在尼亚的楼下不远有很漂亮的街心公园,他们悠闲地顺着林荫小路一路走下去。秋天的枯叶踩在脚下发出轻微的破碎声,尼亚听得有些惋惜。他挑拣着没有落叶的路走,一边看着寐罗很孩子气地专踩那些脆弱的枯黄。
寐罗问他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尼亚说还是原来那样,上课和打工。
然后他们就沉默了。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却又不那么想开口。微寒的风从两个人身边吹过,从他们的脸庞上拂过,带着秋天黄昏的一丝苍凉。眷眷的苍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20(23:58)|【MN】曾經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