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从今而后 01> 因為愛II【NM】从今而后
> 【NM】从今而后 0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没有时间的概念。
没有空间的存在。
一切在无声无息中慢慢流淌,失去感觉。
尼亚每天睁开眼睛的时候都是同样的感觉。
空虚。茫然。无边无际的窒息包围过来。
他皱紧眉头,狠狠闭上眼睛。希望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不再是暗灰色天花板,不再是冰冷精密的侦察仪器和通讯工具。
一抹白色闪过他的头脑。
孤儿院那纯白的房间。他和寐罗同住一间的房间。
尼亚对颜色没有任何感觉。事实上,他觉得自己似乎对什么东西都没有感觉。但是他很习惯于舒服的白色,或许是因为长时间地住在纯白的房间里。那种干净而淡漠的颜色能够使他保持冷静并专注于所做的事情,不管是枯燥的拼图游戏还是幼稚的玩具模型。
所以尼亚一直把自己隐匿在白色的衣服里。仿佛这样就可以消失于纯白的房间。
像跟他故意作对一般,寐罗偏偏挑选色来装扮自己。
有时候,尼亚会觉得充满活力的红色或橙色也许更适合寐罗,然而他只是那么想想,并不会说出来。即使说了,寐罗也不会听入耳的。他们从小就不合。
与尼亚无关。一直都只是寐罗在过虑而已。他讨厌着尼亚的一切,而这仅仅是因为尼亚总在他之前。这又有什么要紧呢??尼亚不理解,他也无法理解。
他只是日复一日地重复听着寐罗的大吵大闹,在小的时候。那时候的寐罗总是很孩子气地把考卷和作业撕得粉碎,暴躁地扔在房间干净的地板上,然后就是对尼亚无止境的恶语相向,伴随着各种捣乱的动作,有时甚至气到大哭。对此尼亚从未有过任何抱怨。
他听任寐罗对自己的任意攻击,并无动于衷。
当寐罗终于吵够或是哭累而入睡的时候,尼亚总会放下手里的东西,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对着寐罗疲倦的面容发一会儿呆,然后在他额上留下一个轻吻。“没什么的,寐罗。”他轻声呢喃着,安慰那个睡梦中还在皱眉的男孩。
院长和老师们说过,要对比自己弱的人怀有同情。虽然寐罗算不上弱者,但是尼亚觉得应该这么做。这是他能给寐罗唯一的安慰,并且要在寐罗不知道的情况下。否则那个男孩又要暴跳如雷,以为尼亚在施舍怜悯或是恶意讽刺。尽管事实完全不是这样。
寐罗太敏感了。他充满抵触、充满怀疑,对于尼亚还充满敌意。
尼亚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和一个动作都会让寐罗警而犹疑地眯起眼睛。
当他们慢慢长大,寐罗不再孩子气地吵闹和哭泣。他常在每次的失败过后,冷冷盯着尼亚好一阵,然后不屑地哼一声,转身离开。
尼亚仍然不为所动地专注于自己的游戏。
但是他也仍然继续着自己对寐罗那特殊的安慰方式——在寐罗深夜入睡后。他们一直都住在同一个房间,也睡着同一张床。所以尼亚有很多时间来安慰寐罗。
他很少睡觉。睡眠对于尼亚来说是非常不好的感觉。睡熟的时候,人总是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就像此刻的寐罗。他完全不知道尼亚的所作所为。尼亚凝视他,并且在他额上安慰性地轻吻,有时候还会轻柔地抹去寐罗脸上未干涸的眼泪,那种触觉奇妙而舒服。
尼亚就这样看着寐罗的脸蛋慢慢由稚气变到冷酷。
他已经习惯于深夜凝视着寐罗睡熟的面容,一直到眼睛发酸。寐罗的表情总是带着不满,有时也会咕哝些什么。尼亚不止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从那张嘴里模糊地跳出来,后面通常跟随着诅咒或是咒骂。这种时候他就会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尼亚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永远继续下去——当然他知道这不可能,但就算自欺欺人也好。尼亚不讨厌这种生活。虽然寐罗总是与他处处作对,虽然每天都无聊得如出一辙。不过如果一切就这么永远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分别的时刻因为龙崎的死而突然到来,毫无预计地。的确是毫无预计。
他们本以为龙崎会像每次一样在离开后不久又面无表情地回来,继续吃他的甜品,继续蹲在沙发里咬着手指思考问题,继续微弓着背到处闲逛或是和孩子们有一搭没一搭地游戏。
然而这次龙崎再没有回来。
那天寐罗睡得很晚。
他一直背对着尼亚,只有偶尔溢出的吸气声泄漏出那个人还未睡着的讯息。尼亚不作声,同样背对寐罗,眼睛对着房间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发呆。他很少有这样空虚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第一天被送到这个陌生地方的那个夜晚。
就像是太多次高高在上的成绩而使自己与其他孩子们之间慢慢出现的隔阂。
就像是寐罗第一次没有因为输给自己大吵大闹而是冷漠地看他。
就像是面对着继承L的抉择——院长那为难的眼神。
茫然无边的左思右想中,尼亚终于发觉寐罗睡着了。他轻轻抬起身体凑过去看寐罗的脸,在那上面他发现了仿佛几个世纪都没有见过的泪痕——一瞬间,尼亚像是回到了过去,面对着寐罗那充满稚气和怨怒的脸蛋,带着还未干涸的泪珠。
尼亚有点恍惚。
“没什么的,寐罗。”他低语着,去轻吻寐罗的额头。睡梦中的寐罗不适地转动了一下身体,于是尼亚的嘴唇碰触到了寐罗的嘴唇。巧克力浓郁的甜味立刻夺走了尼亚的所有感觉。他屏住呼吸,愣愣看着两人贴住的唇,头脑一片空白。
时间和思维都像是突然被冻结。
很久的沉寂过后,尼亚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意识。他眨了眨眼睛,眼前的寐罗再次恢复了长大的冷漠面容。离开那有些眷恋的嘴唇,尼亚不由自主地伸手顺好寐罗几绺凌乱的发丝。
他知道这样的日子以后再也不会有。
他们即将分开,或许是永久地。
他再也不能看到那充满敌意的冷漠目光,再也不能轻吻着寐罗的额头给他安慰。
一切都会因为分别而彻底结束。
思绪游离中,尼亚最后一次听到寐罗呢喃自己的名字。

再次睁开眼睛,尼亚看到的仍然是一成不变的天花板和冰冷器械。他无奈而伤感地叹口气,刚刚如同过电影般慢慢展现的旧画面充斥着头脑,有些眩晕的感觉。
四年后的寐罗更加冷酷而充满敌意。
尤其是……再次输给自己以后。
尼亚无法忘记寐罗那充满怒气的眼睛和咬牙切齿的神情。“你这个该死的……”那个性情暴戾的男人攥紧了拳头,像是极力控制着自己的爆发。
面对尼亚伪装出来的毫无感觉,寐罗强压下怒火,转身毫不犹豫地走开。
“寐罗。”尼亚听到自己冰冷平板的声音响起在空旷的房间。
“什么?”寐罗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问道。
“……要去哪里?”尼亚本来想习惯性地安慰『没什么的』,然而在说出的前一秒又把那句话咽了回去——他清楚地知道这会引起寐罗多大的暴怒。
『没什么的??没什么的?!……』一直追捕着基拉的寐罗再次输给自己,却还被安慰没什么的。这对于那个人来说就像在伤口上洒盐一般残忍。
“……跟你无关。”寐罗在一秒钟的呆愣后冷冷回答。
的确是跟自己无关。尼亚自嘲地笑笑,在寐罗眼里看来他这是虚伪的自作多情。可是……尼亚忽然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像以前那样安慰寐罗。就这一次也好。最后一次。
不过……
算了。毫无意义。
“请小心。”尼亚的声音细不可闻。
寐罗转回头阴冷地盯了他一会儿。“不用你操心。”当他准备再次动身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一片唏哩哗啦的倒塌声。有点错愕地再次转回目光,寐罗看到尼亚面前乱七八糟的东西散落一地。修长的手指停在半空,一动不动。
“你怎么了?”他嘲笑到,“这么不冷静?从来没有过,不是吗,尼亚?”
尼亚哼了一声,垂下手。“的确。”他的双臂后撑住地面,把身体全部的重量压在地板上。寐罗看到尼亚以从未有过的懒散姿势坐在那里,仰起的脸朝着阳光明媚的窗外。
“我想要知道,”沉默了很久,尼亚才幽幽开口。“寐罗以后要做什么?”
寐罗怀疑地看了看他,犹豫一会儿,像是自言自语般地闷声说道,“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超过你。”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忽然不那么急于离开了。“那么你呢?”
“嗯?”尼亚转回头看着他,脸上带着陌生的微笑。“我吗?……”他眯起眼睛,像是在认真地思考。就在寐罗几乎等到不耐烦的时候,终于听到尼亚梦游般的声音。“我希望过平静的生活,我希望醒来的时候看到熟悉的颜色,我希望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希望……每天晚上可以像过去那样……从今而后……”
寐罗看着尼亚那充满向往的眼神,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冷哼。
尼亚凝视了他一会儿,低下头把眼睛隐藏在碎乱的发丝中。“没什么。”他轻声说,“只是说说而已。”
“……哦。”寐罗无所谓地耸耸肩。“既然没什么,那就算了。……不过我不会放弃的,尼亚。总有一天会超过你,给我记住!!”他恶狠狠地盯着尼亚那掩埋在银发里的脸颊,“我不会停止与你的较量,直到打败你为止!”
“好的,我记住了。”尼亚回答,习惯性地搂起左腿,把下巴支在膝盖上。
寐罗点点头。“很好,我走了。后会有期,尼亚。”
“是。请小心。”
这一次,寐罗没有冷冰冰地拒绝。他看了一眼仍然面无表情的尼亚,转身离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19(08:59)|【NM】从今而后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