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从今而后
> 【NM】从今而后 02
很突兀地想起那个午后。尼亚瞪着天花板,不想起床。
他向来没有这样懒散的时刻,然而此刻,现在,在突然想到那个温暖午后的对话,尼亚忽然失去了爬起来的力气,仿佛只能躺在那里对着一片灰暗的屋顶发呆。
真的是……很突兀地想起么??……
他眨了眨眼睛,寐罗那熟睡的面容再次出现在脑海。
『我希望过平静的生活……』
平静的,淡漠的。一成不变的,如出一辙的,日复一日的……哪怕枯燥乏味……
『我希望醒来的时候看到熟悉的颜色……』
纯白的房间。散乱的金色。皱成一团的色,温暖地蜷缩在身边。像只贪睡的猫。
『我希望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什么都好。拼图,纸牌。或者只是发呆,对着角落,对着窗外,只要有你在旁边。
『我希望……每天晚上可以像过去那样……』
凝视着你睡熟的脸蛋,安慰地轻吻你光滑的额头。告诉你没什么的,真的没什么。
『从今而后……』
不想再分开。寐罗,想要和你在一起,永远地继续那样的生活。
即使你每天吵闹着让我不得安宁,即使你总是用带着敌意的眼睛瞪视我,即使你拿我当一辈子的对手。……如果我可以在深夜守在你的身旁。从今而后,不再离开。怎样也都可以。
无法相信,在嘴唇轻碰的瞬间,我竟然迷恋那种感觉……
尼亚轻叹口气,感到无边的茫然和失落席卷而来吞没了自己。

圣诞节在一场大雪中到来。一年的时间就这样轻易地滑过去,在寐罗和尼亚数次或轻或重的较量中。尽管寐罗耻于提起,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与尼亚失之毫厘。每次都是一点点而已。
他不明白为什么就是对那个人念念不忘。寐罗知道这不仅仅单纯是出于怨恨或不服气。
他不明白的事情有很多。比如以前每个晚上尼亚那轻柔的亲吻。像蜻蜓点水一般地落在自己额头上,伴随着尼亚略带稚气的嗓音。“没什么的,寐罗。”
那时候他有很强烈的冲动猛地坐起来给尼亚那清秀的脸蛋挥上一拳,可又说不清为什么不想那么做……或许是因为疲劳。寐罗这样给自己开脱,我懒得爬起来。
后来他开始慢慢贪恋那种感觉。
甚至有时候是故意大发脾气,因为知道尼亚一定会在自己安静下来后给予安慰的亲吻。那个时刻——有点紧张、有点期待,当轻吻落在额头上的时候,寐罗有种融化的感觉。
尼亚那清淡的气息近在咫尺,温柔而均地拂过自己的脸庞,痒痒的滚烫。
“没什么的,寐罗。”尼亚总是这样说。
寐罗就这样听着尼亚的嗓音由稚气慢慢变得低沉。脱去少年青涩的声音干净透彻,带着尼亚清爽的头发和衬衫味道,每个深夜都是寐罗独自享有。
那天晚上他不是故意转动身体的。寐罗觉得如果再那么僵硬地躺下去的话,不稳的呼吸一定会泄漏自己并未睡着的讯息。他借助小动作掩饰着,却在不经意间碰到了尼亚的嘴唇。
毫无预料地。
那一刻,一切仿佛都凝固住。
寐罗不能动一动,他同样觉察出尼亚的呆滞。清淡的气息从尼亚口中滑入自己口中,冰冷混杂着灼热,那是种很复杂的感觉。
如果永远这样下去多好。寐罗的头脑中冒出这样的想法。
他忽然想要睁开眼睛,想要看看尼亚的脸。
然而,在寐罗鼓足勇气之前,那眷恋的嘴唇离开了。
尼亚悄无声息地在身边躺下,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好像结束得很平静。是尼亚一向的风格,不是吗?寐罗有点酸涩地想着。他在心里默默念着尼亚的名字,却并不知道呢喃出声。
一切都会因为分别而彻底结束。

……想太多了。
寐罗对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发呆,吃了一半的巧克力已经在手里捏到融化。
“喂,怎么了,寐罗?在想什么?”玛特在他身边坐下来,低头咬了一大口巧克力,一边用力咀嚼一边口齿不清地问着,“一起去玩玩吗??大家都在等着呢!”
“…………”寐罗转回目光,看着玛特活跃而漂亮的褐色眼睛。
“怎么,心情不好吗?”面对寐罗不大对头的状态,玛特有点摸不到头脑。
寐罗摇摇头。“我想……单独去个地方。你们去玩吧。”
“哦,去哪里?”玛特漫不经心地问道,舔舔嘴角的巧克力浆。“什么时候回来?”
“……没什么。很快就回来。”寐罗说着,把巧克力全部塞入玛特口中。
“喂你想甜死我啊!”玛特抱怨着,还是吞下那一大块甜腻的东西。

“想不到你也回来了?”寐罗倚在门口,看着房间里背对自己的白色身影。
尼亚回转过头,看到寐罗嘴角挂着一向的嘲讽般的笑容。“寐罗……”总是在想念的人突然出现,原来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人心,也没有半点美好的感觉。
“傻了吗?”寐罗冷笑,走到尼亚身边望向窗外,两人并排站着。
“圣诞节的孤儿院总是很热闹。”尼亚的眼睛凝视着外面吵闹的孩子们,像在自言自语。
“没错,大家都很开心,唯独你。”寐罗讽刺到。“像个木头一样。”
“是么??……我不记得了。”尼亚皱皱眉头。
“那你都记得些什么?!”
尼亚想了一会儿,摇摇头。“没什么了。”
寐罗看着他。很久才挤出一句,“白痴。”

他们陪院长说话,帮老师们一起布置房间并准备礼物,和小孩子们一起玩耍——像以前龙崎做的那样。呵,龙崎。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伤感。
“寐罗?你的手挡住我了。”尼亚轻轻推开那个家伙停住不动的手臂,“在想龙崎吗?”
寐罗扫了他一眼,很不高兴尼亚总是能猜透自己的心思。然而这次他没有冷言冷语。“唔。是有一些……”他哼着,扎好漂亮的彩球挂到圣诞树上。
“他很喜欢亲手布置圣诞树,还有给孩子们准备礼物。”尼亚轻声说着,并不影响手下的动作。“龙崎送的礼物总是别出心裁。”
“唔,是啊。”寐罗低头看了看胸前的十字架和腕上的手链。“事实上我很奇怪——他送的东西总是我想要的,其实我并没有对什么人说过。”
“我也是。而且他挑选的拼图和纸牌恰好都是我喜欢的图案。”
两个人沉默了一阵,像是掩饰什么一样突然忙起来。
当然尼亚不会告诉寐罗每次圣诞节前他都会在和龙崎说话时有意无意地透露出寐罗最期盼得到的东西——那个家伙不管在睡梦中还是无聊时一个人咕哝个没完的。
寐罗也不会告诉尼亚他总是蛮不讲理地跟龙崎打赌,赌注是尼亚喜欢的东西。如果寐罗赢了的话龙崎就要买给尼亚。他辩解说这是因为尼亚总是一个人很寂寞。
龙崎并不戳破两个人的小把戏。他总是微笑着准备好两个别扭的小家伙的礼物。如果现在龙崎在身边的话,一定要敲着他们的额头来嘲笑这两个心口不一的人。然而……龙崎已经不在了。那些无关紧要的小秘密也随着一起被尘封起来。
“该死的基拉……”寐罗咬牙切齿。“我真想把他碎尸万段!!”
“算了,他已经得到应有的制裁,并且……”尼亚的声音低下去,“不管我们再做什么,龙崎也不再重生。时间不能倒流,事实无法改变。”
“你说话还是那么不讨人喜欢!”
“我一向这样,不是吗?”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
“你还在生气逮捕基拉的游戏输给我?”
“不止是那一个游戏!!”寐罗怒气冲冲地看着他,“我真是烦死你了!”
尼亚的脸上似乎闪过一丝受伤。“……真的吗?”
“假的!”寐罗吼到,“满意啦?”
“不满意。”尼亚顶嘴,“你是不会罢休的。”
“没错,一直到打败你为止!你这个……”
“没什么的,寐罗。”尼亚忽然这么说。
寐罗的声音立刻顿住,房间里瞬时陷入一片沉寂。
很久以后,寐罗有点低哑的声音才响起,“你……刚才说什么?”
尼亚凝视着他,“我说没什么的,寐罗。我们一样可以接替龙崎的工作,不是吗?作为他的后辈,我们会做得更好。”
“什么是我们??”
“你和我。”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你一起……?!”
“从现在开始。”
“你开玩笑!!我才不会……”
“寐罗,到现在你还是不愿意吗?”尼亚受伤的表情在寐罗眼里看来是如此清晰。“你要意气用事到什么时候??还要耍小孩子脾气,继续那毫无意义的较量?!”
“什么叫毫无意义?!!”寐罗气愤地喊着,“我就是不服气!!我不相信……”
“好了L的继承权给你。”尼亚别过头,“这样你是不是满意?”
寐罗的脸色如同炭。“你在嘲笑我是不是!?你在讽刺还是在鄙视?!!!”他吼着揪起尼亚的衣领,看着那个男人在自己强有力的手下摇晃身体。
“什么都不是。我只是不想再和你争了!”尼亚难得地发怒到,“我够了!停止你那小孩子游戏,以后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L也好,M也好N也好,所谓的名号都归你!我不想再陪你玩任何游戏!!你明白不明白??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他不想再继续下去。和寐罗无止境的争斗,绞尽脑汁的较量。那样的话他宁可把所有的荣誉都堆给那个人,如果逮捕基拉这个功劳也可以一同送出的话。
为什么不能明白我想要的不是每次都要剑拔弩张的气氛?寐罗?
为什么我们不可以一起做些什么、而是要如此对立地各据一方?
你这个白痴。你才是真正的白痴!!……该死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19(08:58)|【NM】从今而后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