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汇流 24> 因為愛II【MN】會流
> 【MN】汇流 24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你尝试过和罗交手吗?”尼亚问到。
“罗?”寐罗一边按着喇叭催促前面的车辆跟上车流一边漫不经心地看了眼时间,而后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烟低头叼了一根,“没有。怎么,你有兴趣?”
“……为什么?”尼亚不免惊讶,“你没和他较量过??”
“没有。”寐罗看了他一眼,表情古怪。“为什么我要跟他交手?”
“我以为你是喜欢较量个高低的性格。”尼亚像是自言自语着,一边看向车窗外。
“哈,”寐罗笑了,一手捏着烟熟练地打着方向盘跟上前面的车辆,一手接起口袋里正嗡嗡作响的电话,“杰克?——呃我们正在路上。嗯哼,马上就到。现在有点堵车……大概再有那么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你们玩的怎么样??……哈哈,嘿,小心点,伙计!哈……”
他没有和罗交过手。这能说明什么?他和罗的关系很好,好兄弟之间不必交手;也可能是寐罗在跟他撒谎。他不能确定答案是什么,但很显然,那个男人模棱两可的回答是在故意让他为难,混淆他的观念。他早该想到寐罗不会好好给他回答——而总是给他这种似是而非让他更加困惑不安的答案。他从后视镜里偷偷窥探寐罗的表情,那个男人正在大咧咧地边讲电话边不耐烦地探头去看前面的车辆,时不时地抛出两句诅咒给这该死的堵车。
尼亚叹了口气,放弃窥探寐罗,头部倚在车座上放平视线看着前方。他实在没什么心情去镇上找乐子,但寐罗是不会让他独自留在宿舍里的。当然了,那个男人要盯着他。其次,寐罗也不会高兴他自己把自己孤立起来。所以他最终还是跟着寐罗一起去镇上。当他想到这个晚上又要在烟雾缭绕和美酒美女中荒废过去,尼亚深刻体会到愁上加愁是什么滋味。在他认为计划已经开始慢慢沿着他所认为的轨道进行,却突然出现这样一个意外状况。他不得不将寐罗作为当前最重要的阻碍放入他的计划之中——寐罗到底是什么身份。又掌握着什么。他对他几乎一无所知。他以为通过旁敲侧击地询问寐罗是否和罗交手这事得到些什么,可寐罗却狡猾地让他什么都打探不到。他除了郁闷地坐在这里无声叹气毫无办法。
“你在想什么?”寐罗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让他立刻集中精神,“想那女人?”
“……唔。”他随口应了一声,手指在膝盖上似乎相当困扰地轻敲着。
“忘记一个女人没那么困难——待会儿找个漂亮的小妞。你这副样子肯定倍受欢迎。”寐罗轻快地弹了弹烟灰,然后将烟放在唇间叼着,迅速打起方向盘——堵车总算缓解了。他说着,从后视镜里笑着看了尼亚一眼,朝尼亚挤眉弄眼。“我说你可真不像个男人。”
“那么,男人是什么样?”尼亚屈起手臂放在摇下的车窗框上,眼睛望着外面一路飞逝而过的路边店铺和行人,他无心和寐罗说话,并且第一次感到应付人是那么烦心的事。“你没有过女友么?”他随口问到,然后觉得自己问了个最蠢的问题。寐罗的女友将不计其数。
“真够蠢的,”寐罗笑着给自己戴上墨镜,“我热爱环球旅行。”
“为了跟各国小妞做爱?”尼亚不屑地开口。
“不。”寐罗幽默地朝他摆摆头。
尼亚根本不相信地,从鼻子里冷哼一声。
“不完全是,”寐罗改口,“也有男人。”他边说边肆无忌惮地朝他这边看了几眼,摆出一副相当满意的样子点点头,“好样的,”他说,“我要告诉你,你是我没尝试过的类型。”
“你开什么玩笑,”尼亚并未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我要告诉你,你绝对找错对象了。”
“我喜欢富有挑战性的。”
“要是你不介意被修理。”
“来试试看。”
“尽管来试。”
他的话音刚落,车子猛地急促地尖叫着停止——巨大惯性让尼亚猝不及防地朝前摔去,他甚至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衣领已经被身边的男人一把抓紧随后用力拉起他把他紧紧压在车门上,他惊惶失措地睁大眼睛,没等出声已经被寐罗压迫过来的气息惊吓到全身发僵——他难以置信地瞪着寐罗,对方的眼睛在墨镜下闪烁出让他捉摸不定的色彩,他突然感到恐惧同时更加愤怒。愤怒着他为什么总是要对寐罗掉以轻心——明明寐罗是他最大的敌人,可他总是……一次又一次……他想起反抗,两手手腕被寐罗紧紧扣在他的头部两侧,甚至连双腿也被寐罗攀上来的膝盖完全压制。他动了动,挣扎不开。“喂,放开我!”他愤怒地大吼起来,有些恼火寐罗居然跟他开这么低劣的玩笑,“放开!你想要干什么?!”
“好像有个人不把我说话放在心上,”寐罗挑起嘴角,“我得让他记住。”
“好我记住了,”尼亚急忙回答,“你能不能放开我??”
“记住什么?”寐罗问到,表情像在戏弄耗子的猫。尼亚绝对不会喜欢这种比喻——但此刻他想不到比这更形象的比喻。显然寐罗很享受这样的感觉。那种征服别人的,让对方在他的压力下不得不屈服的,尤其对一个跟他力量相当的人施加压力并成功,这让他很愉悦。
“把你说话放在心上,”尼亚憋着火回答,“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
“……很好,宝贝,”寐罗满意地点了下头,突然凑近他的脸颊,“要不要我给你奖励?”
他迅速偏头躲开寐罗——对方没有『尽杀绝』地追过来,而是带着副颇为好笑的神情看着他的反应,他恨寐罗跟他玩这些。该死的。“我希望奖励是你快点放开我,”他虽然生气但还是极力维持着好点的态度。为这个在车里打起来实在没什么让人高兴的。“请放开我。”
“嗯哼,你下次可得记着点。好吗?”寐罗松开了他的手,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好重新发动引,然后看了眼时间大叫起来,“嘿,我晚点了——都是你这个混蛋!”
“为什么不说你自己?!”尼亚终于火了,“那是谁的错误?!”
“是你惹到我的。”寐罗振振有辞。“否则我可想不到这么做。”
“那么你就不要看我。”尼亚转过头,在心里暗骂那个强词夺理的正牌混蛋。
寐罗笑了一声,没理会他——然后加速朝酒吧飞快驶去。

后来酒吧的兄弟们全都喝醉了。看起来要么是快要昏睡不醒,要么就是准备爬上某个陌生人的床。尼亚百无聊赖地四处环顾,无意间发觉坐在沙发角落的几个男人正在悄无声息地用目光扫过寐罗那边,他不由得提高警——寐罗正背对着他们坐在那里和醉醺醺的弟兄们掷骰子,旁边还有一堆叽叽喳喳的年轻女孩们。他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盯着那几个人。
过了一会儿,那几个人站起来走出酒吧。
尼亚望了眼寐罗那边——显然那个男人的注意力完全只在哗啦作响的骰子之间,于是他起身跟着走了出去。他知道那几个人必然在说着和寐罗有关的事,也可能是罗或者毒品一类的。他只是认为或许他能打探到某些有用的信息——当他在寐罗那里什么都得不到时。他悄无声息地紧随他们身后,跟着他们进入附近一家豪华酒店,目光锁住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头目的家伙,直到他走进1204房间。尼亚回到服务台那里,朝服务小姐礼貌地笑了笑。
“嗨,你好。”他说,“我能不能借用一下电话?”
“好,好的,当然,”女孩连忙把电话递给他,“免费使用。”
“谢谢。”他拿起话筒拨了个空号,装模作样地听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没有人。”他说着,把电话推回到女孩旁边,“或许我该等一会儿,可以吗?”
“当然,先生。”女孩愉快地回答,眼睛带着某些让他颇不习惯的热情。
“呃,我是特瑞,”他随口说到,“那么我可以和你聊天么?”
“当然,特瑞,”女孩连忙点头,“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杰弗拉。”
“杰弗拉,很好听的名字。”他微微一笑,让那女孩有点发呆,“杰弗拉,我想请你喝杯咖啡——要是你有空的话。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先去洗手间补一下妆,这里,”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部位,而后靠近女孩轻声耳语到,“事实上我比较喜欢紫色的眼影。”
“哦,——哦,真的吗?”杰弗拉有点紧张,探头看看四周,似乎没有其他客人,于是她慌忙朝尼亚眨了眨眼睛,“我去洗手间看一下——你能不能帮我盯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当然,乐意效劳,”尼亚再次微笑,“我打赌这会儿不会有客人来。”
当女孩离开服务台,他迅速绕到那里用电脑飞快查询了房间号码和登记名称,找到1204号房间的分机号码和入住者姓名,卢卡斯•瑞。他沉思片刻,拿起电话拨了那房间的号码。很快,那边被接了起来。“你好?”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入他耳中,“请问哪位?”
他沉默不语。那个男人询问几声便挂断。
然后他又拨了号码,让对方再一次怒气冲冲地挂断。他拨了大概有三四次左右,在女孩从洗手间出来之前迅速离开服务台乘电梯回到1204号房间外。他听到男人在大声咒骂着什么——可能是在诅咒那通戏弄他的电话,也可能是在跟杰弗拉大吵。分机上会有号码显示,那个男人自然会愤怒服务台的恶意扰乱行为,然后把杰弗拉的辩解当作狡辩。当房门被那个男人怒不可遏地拉开冲出去叫嚷着要这个垃圾酒店的服务员给他解释清楚刚才的捣乱时,他装作停在其他房间前面开门的样子,然后趁那个男人大步走开迅速闪身进入他的房间。
桌上有半瓶威士忌和一只还未喝完的酒杯,他飞快地环视一番,大步朝床边走过去——上面有一只色提箱。尼亚刚来得及摸到把手,肩上便被重重地拍了一下——那一刻他的心脏几乎从喉咙里跳出来。尼亚满身冷汗地迅速转过头,对上寐罗深不可测的眼睛。他的心脏瞬间又落回胸口——几乎想要把寐罗揍昏在这里。他真的差点被他吓到昏头。
“你以为我没看到,”寐罗在他耳边低笑,越过他的手臂打开那箱子,“有的玩了。嗯?”
大捆大捆的钞票出现在他们面前,至少四十万美金。
“这不是全部,”寐罗低语着,“没准只是个定金之类的——让我看看我们该做什么。”
楼道里传来吵吵嚷嚷的叫骂声。
“他回来了。”尼亚压低声音,迅速合上面前的箱子。“你该想想……”
“柜子里。”寐罗干脆地回答,把箱子扔回到床上,然后两个男人迅速溜到墙边柜子前拉开门前后钻了进去,他们刚来得及合上门便那个男人大步走回房间用力摔上房门。
“该死的这群混蛋!”男人愤愤骂着,拿起手机拨了号码,“抱歉我刚才出去了一趟,那群无礼狡辩的家伙真该被他妈的扔进海底……嗯,没错。垃圾透顶。算了我们说正事……”
当两个男人听到那个人压低声音和对方商量着关于整整一个军械库的武器和大量毒品的交易事宜以及为了防范罗的人来横中阻截分一杯羹而计划着袭击他们的庄园,两人无声地交换了一下眼神,更为专注地倾听对方毫无防备的商议。尼亚知道这将是一个机会,对他而言——就像寐罗曾经跟他说过的,早晚有天,会有件事证实他在这里的真正意义和位置。只要他抓住这个机会,他就能更加靠近寐罗一步。更加靠近这个组织一步。他一定能。尼亚暗自在心里缜密计划着。他感激这个送上门的机会——除此之外,他感到这里实在不舒服。
柜子的地方不够宽敞,只容一个人坐下。因为寐罗抢了先,所以他只能勉强坐在那个男人的腿上,把自己毫无防备的背部留给对方——尽管他知道此刻寐罗不会偷袭他,但他仍然感到不安。把背部留给敌人是危险的事。尤其当你看不到他的表情——尼亚暗自淌着冷汗。
他的感觉如此复杂。燥热,不安。还有……惶恐。
他从不知道,躲在柜子里,和另一个男人,是这样折磨的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3(00:36)|【MN】會流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