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重逢 02> 因為愛II【NM】重逢
> 【NM】重逢 02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你看什么?!……”寐罗恼恨地别过脸,努力压抑着内心莫名其妙的慌乱。
冰冷的触觉忽然悄无声息地爬上自己的脸颊,寐罗垂下目光,看到尼亚修长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的脸。非常轻柔地。
他惊愕地睁大眼睛,不解的目光询问般地投向尼亚。
尼亚仍然凝视着他,手指渐渐滑向寐罗倍感屈辱的地方。“……痛吗,寐罗?”
寐罗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顿时竖起了全身的毛。“你他妈的放手!!!”他怒声吼着尼亚,抓住那只可恶的手狠狠扔了开去。
尼亚再次笑了起来。
他毫不犹豫地扑过去把寐罗压倒在身下,抚摸他的伤疤。“……很有味道,寐罗。”
“你给我滚!!!————”寐罗咆哮着,用力去推身上那个死死压住自己的混蛋。
“…………”尼亚捉紧他的手腕,用力按在寐罗头部两侧,像是很轻松地压制着寐罗。不仅是力气,还有眼神、微笑和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沉重的感觉笼罩了寐罗。
他低下头,在寐罗耳边轻声问着,“再次失败的滋味好吗?”
寐罗的眼睛几乎要发红了。他死死咬紧了牙,怒视着尼亚。
“真是耻辱啊,寐罗……”尼亚忽然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寐罗的伤疤,然后又是一下。温热细腻的舌尖描画着狰狞的形状,从额头细细下滑着,直到耳根。
“尼亚,你干什么!!……”寐罗的声音带上了颤抖,当尼亚深深含住自己耳垂的时候忍不住喘息了一声,“……嗯……你这个混蛋,给我起来……”
“为什么这么冲动呢,寐罗?”尼亚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顾自舔咬着寐罗的耳朵,辗转到脖颈,“总是这样,一定要受伤才肯罢休……不,即使这样你也不会停止的……”
“你在说些什么?快点给我滚开!!……”寐罗不适地扭动着身体挣扎。
尼亚抬起头,额头抵住寐罗的额头。眼睛凝视着寐罗的眼睛。
“……既然已经肯来面对,为什么还要躲避?”
寐罗冷冷看着他。“……想取笑我的话,随便吧。”
“我不是在幸灾乐祸。”
“我们之间就直话直说好了。”
“你为什么总是想得我那么恶劣?……”
“难道你不是吗?你很高兴看到我失败吧?是不是期待已久了?”
“……这样揭自己的伤疤有意思么?”
寐罗咬紧了嘴唇。
他的确感到疼痛,在说着那些刺伤自己话语的时候。无法忍受的尖锐疼痛狠狠划过自己的心脏。仿佛可以看到脆弱的伤口渗出伤痛的血液。
“总之现在就像你看到的——我失败了、我几乎死掉!你满意了没有?够了没有?!!”寐罗索性刺伤到底,闭上眼睛大吼着,强自忍受着那几乎要把自己撕裂的痛楚。
他妈的……
我为什么要这样。一心想要超越你,最后却以这副样子出现在你面前。……没错,我再次输了,输得很惨,还留下这么可恶的伤疤,被你看、被你抚摸、被你戏弄般地舔着……该死。该死!!!……想嘲笑我么,想讽刺、还是贬低??……
……为什么我输了。
为什么就是无法超越你。
为什么要这样狼狈地见面。
为什么我会遇到你这种人!!!……
一个柔软的东西忽然落在唇上。寐罗迟疑了一下,睁开眼睛。尼亚深色的瞳孔仍然停留在上方深深凝视着自己,然而他的嘴唇……却覆盖住自己的。
湿润而滑腻的舌头探了进来,轻柔地搅动着。
寐罗立刻本能地侧过头,躲避着尼亚的气息。
“尼、尼亚……你……在干什么?!你疯了……”
“我很正常。”尼亚回答,追逐着寐罗的嘴唇,再次吻上去,一改刚才的温柔,在他口中强硬地吮吸掠夺,捉住寐罗的舌头轻轻啃咬着,然后更深更深地探入。
尼亚口中温柔而滚烫的气息吐在自己脸上,寐罗感到思维一片昏乱。
他喘息着抵抗尼亚的侵略,想要挣脱尼亚的禁锢。
出乎意料地,尼亚松开了一直按紧他的双手。寐罗刚要抬起手臂推开尼亚,却被那个人抢先一步抱紧了自己的身体。
“……你到底要干什么!尼亚??”他恼怒地低吼,“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我很清醒。……”尼亚不停歇地亲吻着他,低声问道,“身上……有伤吗?”
“……有。”寐罗闷声闷气地甩了他一句。“你也去炸那么一次试试。”
“重吗?”
“废话。”
“…………”代替回答,尼亚的手指爬上寐罗紧身皮衣的拉链,轻轻拉开。
寐罗呆了一下,忙推拒着尼亚的手,“你干什么……”他紧抓着尼亚的手腕朝下拉,尼亚却死死地捏住拉链、结果反而拉开了衣服。
还未痊愈的伤口挣扎着暴露在尼亚面前。
寐罗倒吸了一口气,再次感到无边的羞辱。立刻地,脸颊火烧火燎起来。
尼亚的目光在那些伤口上来回游移着,一道道看过去,脸上露出寐罗无法理解的表情。
“……怎么了,尼亚?”寐罗哼到,“被吓到了?”
“……不是。”尼亚死死盯着寐罗胸前那道最大的疤痕,伸手轻触了一下。
寐罗立刻皱起了眉头,“……你他妈的轻点!!!”
“很痛吗?”尼亚轻轻叹口气。
“没受伤的人说什么风凉话。”寐罗不高兴地扭过头。久久没听到预想中的声音,他又很没面子地偷眼觑向尼亚,反正已经丢人到家、何必在乎多一点少一点。
尼亚的表情很古怪。
或许不是古怪,是寐罗不明白。
他不明白那代表着什么。
『今天可真是开眼界了,』他自嘲地想着,『居然看到尼亚那么多表情……』
“喂,你那是什么意思?干什么也一副疼痛的样子?”
“……没错。”尼亚呆呆地接口。
“……什么?”一丝困惑浮上寐罗的面孔。
“很疼痛。”尼亚说,然后低下头舔了舔伤口。寐罗的身体立刻颤抖了一下,“喂很不舒服啊!!你到底想干什么?折磨我这么有意思吗?!……”
尼亚充耳不闻地亲吻着那些形状可怕的伤口,像猫一样细细舔过。湿润的舌尖顺着胸膛一路下滑到小腹,寐罗绷直了背部,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原本酸痛的身体现在似乎更加严重了,连动一动都难受的要命。更可怕的是,他开始头晕目眩。
“够了尼亚!!……”他无力地叫喊着,“开玩笑也太过分了……”
“玩笑……?”尼亚抬起眼睛凝视着他,“我是认真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12(10:58)|【NM】重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