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不知所終
> 【MN】不知所终 03
寐罗睡得异常安稳。虽然他牢牢趴在我身上不肯下去,可是我却并不感到难受。手指轻轻卷起他柔顺的金发,看着它们在月光下发出柔和的光泽。……很美。
我喜欢寐罗的头发、喜欢他的手指、喜欢他的眼睛、喜欢他的性格、喜欢他的一切……
……可是……他喜欢我吗?喜欢吗???……
我无声地自问着,摸不到答案、找不到出路……
不喜欢的话,为什么刚刚一直都在呼唤我的名字?……喜欢的话,为什么他从不对我说、甚至没有一点点表现,他从不问我为什么在遭到那样的对待后却丝毫没有怨恨,是他太迟钝、还是他根本就不在意??……
这样的想法让我感到刺痛。可是却无法阻止自己去这么想。
不管怎样,现在的一刻是真实的。我们相互拥抱着,温暖彼此。好希望时间就此停留。

寐罗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对着天花板发了一夜的愣,像个傻瓜一样。
感受着他有些茫然地起身,瞪视着身下的我,眼神充满困惑。
虽然眼睛不是对着他,可我还是能感觉到那清醒过来的目光是如何地震惊。
“……尼亚……”他嘶哑着嗓子,叫我的名字,然后伸出手来抚摸我的脸颊。他的手微微发着抖。为什么?……你在怕什么,寐罗?……
“尼亚,你说句话……”他不安地摇晃着我的肩膀,仿佛我已经死了过去。
我的眼睛转向他,凝视着、凝视着……
我想说,寐罗,你一直是我心里耀眼的神灵。不管什么时候、也不管你做了什么。
……我以前从未恨过你,以后也不会。
或许对你,我根本就不曾具备『恨』这种感情。
因为,我爱你。

他爬起来把我小心抱到床上,颤抖的手指顺好我凌乱的头发,一言不发默默凝视着我。我心里充满期盼地等待着。说点什么,寐罗。如果你说喜欢我,我会立刻毫不犹豫地吻你。
他张了张口,终于困难地吐出词语。“……对不起,尼亚……昨晚我喝醉了………”
……………………………………
………………………
我呆愣在那里,无法动弹。
他在跟我道歉。为昨晚的一时冲动而道歉。
那么就是说……他不是故意的……
……我在自作多情。我以为那是出自他内心的……我以为……
“对不起尼亚!对不起……我没想到是你……”他捧起我的脸焦急地解释,“我喝多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不起、对不起……”
啊,这就是你要说的吗,寐罗??
这个,就是我等待了一晚的、期待了一晚的……回答??……

我不需要你解释!!把你的话给我收回去!
我忽然想朝他怒吼。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那样无力的辩解……寐罗??
昨晚你明明在喊我的名字,你知道那是我……是不是,是不是?!!!……
难道,任谁在那里,你都会做出同样的事情吗??
……也许吧。所以你才道歉。
你这个混蛋。

我忽然真的暴怒起来,抓过身边的枕头朝他狠狠砸了过去:“滚!!!————”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我想要的不是无用的道歉。寐罗。不是!!不是!!!!!
我不相信你全部忘记了。
如果任谁都可以的话、为什么你只喊了我的名字?!
可是现在,为什么你又不肯承认……
你拿我当做什么??!!

寐罗有些惊恐地望着我。我想此刻的自己一定满脸的轻蔑和厌恶,不然他不会那样懊悔不安。“对不起,尼亚……”他仍然重复着这毫无意义的废话,然后抓起衣服。“你安静一下,我想你需要好好休息。我先出去……”说罢便狼狈地逃出房间。
门砰的一声重重阖上,我恍惚了一下,死死揪住头发哭了起来。

寐罗开始夜不归宿。
自从那晚以后,我们之间的交流更少了。常常在早上醒来,看到枕边的留言,写着他需要的东西,我整理后以同样的方式放在那里。两人像是丧失了语言功能。
我想如果他连续几天不会回来的话,自己一定会死在这里。
……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过。虽然很别扭、但每天还都是会见面。毕竟我们是不能缺少相互之间所要提供的东西的。想要拚命逃避却又离不开……这种感觉像荆棘一样刺痛着我。他也是同样。……寐罗酗酒的时候越来越多了。以前他很少这样的。
我想说不要这样,可是无法开口。
结果,只是默默坐在角落冷漠地面对电脑,装做无视他的一切。

终于,某天深夜,当我又独自对着窗外失眠的时候,突兀的电话铃声响起,里面一个气冲冲的男人吼着叫我去把烂醉如泥的寐罗拖回家。
我跑到酒吧,看到寐罗缩在沙发里不省人事。心痛在一瞬间涌上,无声无息爬满全身。我忍着泪水过去,架起那个满身酒气的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中一步一晃地朝外走去。
寐罗闭着眼睛贴在我身上,把体重全部压过来,手臂紧紧搂着我的脖子,脚步不稳地跟着我同样踉跄的步伐。
“……尼亚……”他忽然轻声叫我的名字。
“什么事?”我尽量把语气压得平静,不知道他此刻是清醒还是迷糊。
“……尼亚……”他仍然叫着,完全没听到我回应一般。
“到底什么事,寐罗?!”我不耐烦地喊道。
“……尼亚……”他的头压在我脖颈间,很不舒服。“尼亚,娃娃……”
“……??……什么娃娃??”我有点摸不到头脑。“你在说什么?”
“……娃娃……尼亚…………”他忽然笑起来,“……尼亚……”
“你现在清醒吗?寐罗??……还是发酒疯?!”我暗自懊恼自己问得如此白痴。
“……啊,玻璃……娃娃………”
“寐罗!!!”
“尼亚,……我……好难受……”他终于说了句正常的话。
“马上就到了,你坚持一下。”我没办法,费力背起这个已经完全不会走路的家伙,摇晃着朝公寓的方向挪去。他的双臂无力搭在我脖子两侧,头垂在我左肩上,嘴里仍然在喃喃着那些莫名其妙的“娃娃。尼亚。玻璃。……”该死。我无奈地骂了他一句。

寐罗发起了高烧。我只得整日整夜守在他身边照顾这个混蛋。
此刻的寐罗像个小孩子一样,经常胡言乱语着孤儿院的事情,一会儿叫骂着我的名字、一会儿高喊着不要吃他最讨厌的东西,还常常吵着要巧克力。这种时候,喂他药也不肯吃、水也不肯喝,任性得无法无天。可是总不能真的给他吃巧克力。
我被某种强烈的欲望怂恿着,自己吃了一点点,然后凑过去亲吻他。他接触到那熟悉的味道,立刻反射般地开始舔吮我的舌头。于是所有药汁汤水全让我以这种方法喂了下去。
我忽然很希望他就这么一直下去……
这样需要我的、任性得可爱的寐罗。
手指轻轻抚摸他形状美好的轮廓,我无法抑制自己的心痛。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寐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08(14:57)|【MN】不知所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