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梦寐以求 02> 因為愛II【NM】梦寐以求
> 【NM】梦寐以求 02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寐罗已经在海面上待了好几个晚上。
有时候他坐在礁石上,有时候他仅仅是仰卧在海水里望着幽蓝夜幕中璀璨的繁星。他在心里回忆着那个男人英俊的模样,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回忆着那个夜晚的一切。
当周围冒出行船驶来的声音,寐罗立刻让自己的身体沉下海底。
满天辉映的星光在海水倒映中连成一片片银色光辉,他轻轻摆动了下尾巴,翻身朝海底游了过去。当莎琳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时他被吓了一跳。“……莎琳?”
“你在干什么,寐罗?”莎琳问到,游到他的身边,“你看起来很不开心。”
“没有,”他说,“我只是觉得无聊,上来玩一会儿。”
“为什么你要骗我呢?”莎琳似乎很伤心,“你在想他,对吧?”
“可你能帮我什么?”寐罗不耐烦地晃着尾巴游开。“我知道他不可能再掉下来一次。可能他以后都不会来这里了——他一定记得那次的事,然后觉得这里是片危险的地方。”他边说边翻转着身体朝下面游去,当他抬起头看到莎琳仍然停在原先的地方,寐罗觉得他似乎冒犯了他的姐姐。他感到有点心虚,对于自己用这种口气和莎琳说话——莎琳一直都是对他最好的。于是他翻身又游了上去,“好啦,我不过是随便说说,”他说,“你在生气吗?”
“我想你最好不要再想那个男人,”莎琳担忧地看着他,“以前的教训还不够吗?”
“别再拿那个老掉牙的故事来折磨我的耳朵,”寐罗又顶撞起来,“我又不是女人!”
“那没有什么分别,不管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莎琳说到,“人类很复杂。”
“你是说我们的脑袋一根筋吗?!”寐罗恼火地叫了一声,回头瞪着他的姐姐。“我可没那么笨——就算我不是人类,说不定我比他也聪明几百倍。没有规定人鱼会比人类愚蠢。”说罢他便很愤怒地甩着尾巴飞快地窜了出去。“不要用你们可笑的大脑和我相提并论!”
“寐罗,我不是贬低你……”莎琳跟上她的弟弟,“你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我知道,”寐罗说,“我为什么不知道??”
“你真的知道吗?”莎琳惊讶地睁大眼睛,“他叫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好了我说你别再骗我了!”莎琳说到,“你不知道。”
“我知道,”寐罗马上大叫起来,“他叫尼亚!”然后他看到他的姐姐用啼笑皆非的目光看着他,就像他干了什么蠢事一样。而他依然茫然得摸不到头脑。“……怎么了?”他问。
“我真的,”莎琳一字一句地说到,“从没见过像你这么脑袋一根筋的家伙。”
寐罗的脸马上红了起来。“……什么,”他结结巴巴地说,“你在故意诱我上钩。”
“而你就真的上钩了,”莎琳接着说,“我还要承认我这个诱你的方法非常简陋。”然后她笑了起来,看着她可爱的寐罗转头气呼呼地游开,她连忙再次跟了上去和他并排游动着。“寐罗,他可能看到了你一眼,然后当他醒过来时他会以为他在做梦。你不能因为一个人类而让自己这样整天闷闷不乐,你知道我们没法和人类在一起,我们有尾巴……”
“但是我们也可以没有尾巴,”寐罗马上说,“海拉一定知道这办法。”
莎琳惊讶地倒吸口气,“你去……找过她了??哦不寐罗——你不能接近海底的女巫,”她急切地上前挡在寐罗身前,“她跟你说了什么?她要你拿什么去交换了吗??”
“我没去找她,”寐罗说到,“我不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
“哦我的上帝……”莎琳松了口气,“你最好忘记这事。”
“你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对吧?”寐罗咄咄逼人地上前,“莎琳,你一定知道她。”
“我知道,但是我不想带你去,”莎琳紧张地说,“她不会平白无故帮助你的。”
“我仅仅是想看他一眼,”寐罗说到,“要是海拉提出过分的要求,我不会就那么轻而易举傻乎乎地答应她的。你以为我真的是傻瓜吗?我还不想放弃我的说话权力。”
“只是想要看看吗?”莎琳问到,“你保证吗?”
“我只是想要看他是不是死了。……还是活着,”他心虚地说,“是我把他砸下去的。”他看着莎琳,后者脸上明显带着犹豫和不安的表情,他马上上前抓住她的手臂,“莎琳,你不想我每天都躺在这里想自己惹的祸对吧?所以我只是想要看一眼他是不是还好!”
莎琳摇着头甩开了他,“不行,”她说,“你在骗我。”
“我没有!”寐罗大叫起来,“我只是想要看看他!”他继续央求他的姐姐,她们从来都不跟他说些关于海底女巫之类的事——那时候他的确也不在乎这些,觉得那些不过是些无聊的东西,而现在他开始在意了。他很懊恼只有自己不知道那些神秘的事,他像个傻瓜一样。“莎琳,莎琳!你得帮我!”他拖住她的尾巴,“不然我只能选择自己上岸去看。”
“那更不行!”莎琳立刻转身瞪着他,“你疯了吗??”
“所以你带我去找她,”寐罗说到,“我只要看到他没死就够了。”
“……寐罗……”
“求求你啦,”寐罗再次抓住她的手臂,“只是一次,一次!”
莎琳看着他,半天才为难地叹了口气。她和所有的姐妹们都一样,没法抗拒寐罗恳求的眼神——当他噘嘴的时候她们都会不由自主地退步,可这次真的很危险。她知道她们平时都过于纵容寐罗的任性,可谁能想到寐罗也会对一个男人念念不忘呢?大概他是看腻了海底的人鱼——人鱼里的女性太多了。“那好吧,”她说,“可你得绝对保密,寐罗。”

海拉住在深海里一幢看起来就像被废弃的古堡里。古堡用岩石和鲨鱼刺,鲸骨以及各种海螺壳建成,海藻被当作窗帘,贝壳雕铸为桌椅。海底地面闪烁着珊瑚的荧光,他新奇地看着四周,直到莎琳叫他的名字,他才急忙跟了过去停在她的身后,打量着那个女巫。
让他惊奇的是她看起来完全不像传说里那么糟糕。她看起来年轻漂亮,有满头长而卷曲的海藻般的色头发,眼睛是奇妙的紫色,并且声音动听。“有我需要帮忙的吗?”
“我们想要看一眼人类,”莎琳说,然后摘下她的珍珠项链给女巫,“这是报酬。”
“……莎琳!”寐罗马上叫了起来,“你不能……”
他的姐姐回头用眼神挡住他的抗议,然后告诉女巫,“他只是在担心他之前惹的祸。”
海拉微微一笑,收下莎琳的项链放在一只贝壳里,“跟我来。”她说。
她带他们到了一个四壁幽暗的房间里,那里什么都没有,除了房间中央一颗正漂浮着的水晶球。他们三个停在那前面,海拉问了寐罗那个男人的名字,挥舞着魔杖让它散发出来粼粼光辉。很快尼亚的影子出现在水晶球中,寐罗立刻屏住呼吸看着那个男人。
时间回到那个夜晚,他离开尼亚之后。那几乎没有多久时间,尼亚身边那个小的东西突然震动着冒出一段悦耳的音乐,这让寐罗感到惊奇。继而他看到尼亚的手指动了起来,那个男人微微蜷缩着的手指移动着,摸索到身边那个在不停震动着的东西,当他的手碰到它的一瞬间,他睁开了眼睛。当那双淡灰色的瞳孔再次出现在寐罗面前,他几乎忘记该如何呼吸。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尼亚,那个男人费力地摸到那银灰色的长方形东西,将它贴住耳边,继而他听到他呛咳了好几声,咳出了一些海水,半晌才挣扎着缓慢而吃力地动起了嘴唇。
“……他在干吗?”他问到,“他在说话吗?”
“对,他在说话,”海拉回答,“可水晶球里你只能看到他,听不到他说话。”
“可他周围没有人,”寐罗惊讶地,“他在跟谁说话?”
“他的朋友,或者同事,也可能是家人,”海拉耐心地微笑着看他,“这是种很奇妙的东西——你可以通过它和你想要的人说话而不必面对面。它对于人类来说很重要。”
“那我可以吗?!”寐罗立刻转头看着她,“我可以用它跟尼亚说话吗?”
“那么你先要有一个它才行,宝贝,”海拉笑了起来,“另外,你还要知道他的号码。不过我还从没见过有人鱼用这种方式和人类说话的——所以,你知道他没事了??”她不留痕迹地将话题转移到水晶球上,让寐罗迅速又将视线移回去望着那上面的人影。当他看到他被寻找而来的朋友搭救到岸上,并且尼亚一直都没有再昏过去时,他觉得放心了。
“他没事,”他喃喃着,“太好了。他还活着。”
“没错,他一点事都没有,”莎琳快说,“我们该回去了,寐罗。”
“我再看一会儿,”寐罗躲开他的姐姐,“就一会儿,莎琳!”
“我们出来太久了,”莎琳不安地劝到,“我们得快点回去。”
“再等一下,”寐罗目不转睛地盯着水晶球,“等一下。”他看到尼亚被送进有着红色十字标的白色建筑里,海拉告诉他那是人类医治疗伤的地方,在那里尼亚会得到好的照顾。他仍然不满足,一直停在那里看着尼亚,并要求看到更多。海拉用魔杖轻轻挥动了一下,上面再次出现尼亚的身影——但这次不是躺在那张白色的床上,而是在走路。很快他看到了尼亚坐在桌子前面写着东西,然后坐在餐桌旁边吃东西,以及继续用那个机器说话的场景。尼亚沉思着,尼亚微笑着,尼亚叹气和尼亚闭着眼睛休息的样子清楚地映入他的眼底,让他将尼亚与那个晚上在他怀里昏迷的男人不断重合起来,他感觉到陌生的异样情绪慢慢进驻到他的内心,让他有种想要钻进水晶球里的冲动。“……他能看到我吗?”他紧张地问。
“不,不能,寐罗,”海拉笑着摇头,“人类没有水晶球。”
“但是他有那个东西!”寐罗快说,指着水晶球里坐在沙发中的尼亚面前一个东西,“看,那个就像你的水晶球一样有画面。而且里面有人,也会动。虽然那是方的。”
“那是电视机,跟水晶球是两码事,寐罗,”海拉用魔杖轻敲着他的脑袋,“我们不在那电视机能够看到的范围之内。并且人类不知道我们的存在。他们大多用它打发无聊时间。”
“……我想他们看它也不必用珍珠项链交换什么的。”寐罗马上说到。
海拉忍不住大笑起来,“对,他们不交珍珠项链,”她擦着眼睛说,“他们只交出一些花花绿绿的纸片——本质上是与项链差不多的,宝贝。要得到就要有付出,明白吗?”
“寐罗,我们必须要快点回去了!”莎琳用力拉着寐罗,“父亲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
“我只是多看了一会儿嘛,”寐罗不快地嘟囔着,但还是被他的姐姐拽走了。“莎琳,你真是个罗嗦的家伙。而且你给了她那么好的项链,我只看了那么一点时间……”他一边抱怨一边无奈地离开水晶球,磨磨蹭蹭跟上他的姐姐,“你只要给她一颗珍珠就够了。”
“好了寐罗,那没什么,”莎琳说到,“现在快点跟我回去。”
“我们以后还能来吗?”
“拿你自己的珍珠项链来换。”
“我什么首饰都没有!”
寐罗沮丧地游着,然后偷偷回头,他看到海拉正微笑着跟他挥手,他在她紫色的眼睛里看到允许——在他用眼神悄悄询问时,她点了下头。他知道他还可以来这里看尼亚,这个念头让他瞬间愉快起来,于是他很开心地摆着尾巴跟上前面还在喋喋不休教育着他的姐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7(19:38)|【NM】梦寐以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