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无爱之战 01> 因為愛II【MN】无愛之戰
> 【MN】无爱之战 0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寐罗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尼亚的。但是很明显,这种关注起源于他内心强烈的反感。他讨厌尼亚,讨厌他的一切。他帅帅的脸蛋、他卷曲的头发、他冰冷的表情……甚至是他那身一成不变的淡灰色衣服。最讨厌的是永远被尼亚压制在下面的感觉。
无数次,他从梦中惊醒,感受着旁边房间里所传来的压迫感。
他又梦到考试排在第二、作业没有拿到满分、游戏也同样输给他……
寐罗觉得自己快被这种感觉逼疯了。
如果尼亚表现得不是那样冷漠的话,或许他的感觉还没那么糟。对寐罗来说,最痛恨的事情莫过于尼亚面对他的愤怒和诋毁而无所动的样子。虽然知道那是天性使然,但是只要他流露出那么一点点谦虚、友好的态度,哪怕是一个微笑,寐罗也不会恨他至此。
那个该受诅咒的、却又处处压迫着他的家伙。

又是一次毫微之差所导致的失败。寐罗把自己闷在房间里整整两天,就连他所最崇拜的龙崎来叫门也不去开。他只是坐在窗台上仇视地望着旁边那扇闭得紧紧的窗。阳光反射在上面,映出自己愤怒得几乎要发红的眼睛,他知道已经忍无可忍了。
深夜,寐罗打开了房门,走到尼亚的门前。
他看着里面发出的微弱灯光,轻轻叩响。
尼亚打开门,看到他的时候仍是一脸平静。
“你来了。”他说,然后转身走回去坐下,继续砌他的拼图。
寐罗走进房间,从里面把门反锁。然后走到尼亚身边,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尼亚终于抬头,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寐罗。
寐罗跪下来,捉住他的下巴,自言自语般地问:“为什么你总是第一?……为什么?”
尼亚只是冷冷看着他。
寐罗凑过去吻住那张柔软的嘴唇,忽而又狠狠噬咬着。
“我不会让你什么都占尽上风。”他咬牙。
撕裂尼亚的衬衫,纽扣立刻四散弹开,露出光滑白皙的胸膛。尼亚终于明白寐罗要做什么了。然而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没有任何抵抗或逃避,甚至连话也不说,只是默默看着暴怒的寐罗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扯下,毫无预兆地就挺进他的体内。那种撕裂般的痛楚他一生都忘不了,并且,自己第一次流下了眼泪。
不是因为伤心或气愤,仅仅是因为那突如其来的疼痛而已。
发泄过后,寐罗满意地看着尼亚赤裸身体上的斑斑血迹,冷笑了一声。
他拂开尼亚额前湿漉漉的乱发,凑上去亲吻那长睫毛覆盖着的眼睛。
然后在他耳边轻声说:“你是我的,尼亚。”

尼亚还是像往常一样,每天都安静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砌拼图、搭纸牌、堆骰子……
即使是那晚过后的转天早上,寐罗也没有见到他脸上表现出任何的屈辱或怨恨。尼亚跟平时没什么区别,只是走起路来有些笨拙,并且他那天是跪着上课的。
寐罗还是得到了一丝满足。
他忽然喜欢起尼亚脸上那种缺乏温度的平淡了。特别是在自己以各种方法凌辱、折磨过后,看着他几乎咬得要渗出血的嘴唇和轻微皱起的秀眉。那种兴奋是无法言喻的。
他终于找到了发泄不满的方式,而且这个工具简直太完美了。
他像膜拜一般地亲吻尼亚那细腻洁白的身体,留下一处处青紫的痕迹,看着尼亚在他的掌控下无法遏制地呻吟喘息,颤抖着释放,最后软软地倒在自己怀里。他非常享受这个过程,甚至有时候并不想要进入他的体内。他只是喜欢看尼亚在自己面前所展现的各种姿态。
有时候他什么也不做,只是来回亲吻尼亚那细长的手指,一根根吮过。或者只是啃咬他敏感的耳垂,听着尼亚那急促的喘息和流泻出来的微弱呻吟。
然而每次当寐罗拿到第二的时候,尼亚必定会被狠狠折磨一晚。
寐罗会一直冲撞、撕裂那具柔弱的身体,一直到他昏过去为止。
然后吮去尼亚面颊上滑落的眼泪,品尝那带点苦涩的味道。

有天寐罗忽然热爱上一种游戏,他在做到一半的时候对身下那个屈膝跪在那里的倔强的男孩说:“尼亚,说爱我。”
尼亚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撑在地上的双臂微微发着抖。
寐罗坏坏地一撞他的身体,感受着那具身体猛地一颤,咬着他的耳朵:“说,爱我。”
尼亚咬着嘴唇,不肯说话。
寐罗忽然发现他会抗拒了。
他感到兴奋起来,用手紧紧握住尼亚的欲望,然后狠命地撞击,听着尼亚喉咙中溢出痛楚和被压抑的呻吟,直到最后无法抑制地哭出来。
“说爱我,尼亚。”
“……我,……我爱你。…………”尼亚的声音支离破碎。
“我是谁?”
“寐罗。”
“再说。”
“我,……我爱……你,寐罗。…………”
“很乖。”寐罗嘉奖似的舔了一下他的耳垂,松开手,尼亚的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随后便无力地瘫倒在地。那一刻,寐罗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尼亚每天不得不把衣服所有的扣子认认真真扣好,以免露出被寐罗啃咬过的淤痕。
即使寐罗这样对自己,心里也不恨他。尼亚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曾经想过是不是要对寐罗恨入骨髓,可是试了几次却毫无感觉。在看到寐罗的时候,既不厌恶也不胆怯,当然更不会高兴。那是一种非常平淡的感觉,像看到其他人一样。即使是在被侵犯的同时也不会恨他,只是单纯地忍受着身体上的折磨罢了。
然而,在寐罗逼着自己说爱他的时候,他感到心里有些东西发生了变化。
虽然尼亚不懂得爱是什么、恨又是什么,可是他不愿意简简单单地就去爱一个人、恨一个人。其实内心还是有着强烈的感情的,只不过这种感情被压抑在心灵底层,他一直感觉不到、也发掘不出罢了。寐罗的强制性态度终于让尼亚对他的感觉有了一丝异样。
他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
但是,确实是,不一样了。寐罗是寐罗,其他人还都是一样。

寐罗越来越喜欢这样的游戏。他喜欢捉弄尼亚。
并且,每次尼亚说『我爱你』的时候他都像第一次听到那样,异常地满足。
他不再常常以身体上的折磨为乐而欺辱他,有时候也会从后面搂住他,紧紧抱在怀里,看着尼亚仍旧一脸平静地砌拼图。下巴搁在尼亚的肩膀上,舔咬着他细腻的脖子。偶尔坏心眼地把手伸进衣服,捏一把那光滑的皮肤,看着尼亚的手轻微一抖,纸牌塔便立时倒塌。
尼亚在第一次有点别扭以后,就再也没反抗过。
他会在寐罗忘乎所以的时候轻轻叫着『寐罗,我爱你』坦然迎来那一连串疯狂的亲吻。他们似乎都把这当成了一种游戏,或是另一种无声的对抗。
比起学习的枯燥,寐罗更喜欢这样与尼亚进行较量。

孤儿院的生活很快就要结束了。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寐罗如愿以偿地进入社会,尼亚则成为L的继承人。
在分别的前一天晚上,寐罗在尼亚房间里渡过他们从小到大一起生活的最后一夜。
他照样吻遍了尼亚身上的每一处肌肤。记不清做了多少次,直到两个人如同从水中捞出一般,全身湿透。尼亚的卷发贴在面颊上,随着他每一次急促的喘息而起伏、随着寐罗每一次狠命的撞击而摇晃。他的手紧紧勾住寐罗的脖颈,身体的契合完美无缺。
寐罗终于停了下来。他邪恶地笑着说:“尼亚,你不准备送给我点东西吗?”
尼亚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寐罗的手抚上那张漂亮的脸蛋,说:“我怕会忘记你,所以想带走你的一件东西。……你说,是眼睛还是舌头?或者耳垂?……一根手指怎么样?”
尼亚忍不住一抖,他没想到寐罗会这样狠心。
寐罗从旁边的衣服堆里面摸出一把刀子,轻声说:“闭上眼睛,尼亚。”
尼亚咬着嘴唇,安静地闭上眼睛,等待着。
他感受着寐罗的手在自己身体上缓慢地游移,当稍微停顿的时候便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寐罗轻笑着,用刀片贴上了尼亚的脸颊。尼亚屏住呼吸。
……过了很久很久。
“好了。”寐罗说,“睁开眼睛吧。”
尼亚没有遭到预想中的彻骨疼痛,他困惑地睁开眼睛,看到寐罗手心里一绺银色的发丝。
“你刚才害怕了,尼亚。”寐罗笑着,吻住那张依然在发抖的嘴唇。“我不会伤害你的。”
『那可真是见鬼了。』尼亚想着,却终于松了一口气。
寐罗拿起刀子,割下自己的一绺金发,放在尼亚手里。然后起身穿上衣服离开。
尼亚的印象中,寐罗最后一个动作是回头对他邪恶地一笑,“再见,尼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02(15:59)|【MN】无愛之戰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