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恍若隔世
> 【MN】恍若隔世 04
“哦该死!妈的!”安静的房间里发出寐罗诅咒的声音。尼亚扭过头,看到他正在拼命敲打着键盘,“哦真他妈的见鬼——不要在这种时候给我出毛病!!”
寐罗的电脑总是出毛病最多的一台。尼亚知道那根本不在于机器是否有问题而纯粹是寐罗自己造成的。他总是喜欢暴力地狠击键盘,也习惯于在无法理清头脑里的某些想法时用光着的脚去踢那个无辜的机箱——他总是喜欢殃及无辜,而尼亚总是首当其冲的目标之一。
他看着寐罗,用那个男孩无法察觉的偷窥目光看着他。
五年的时间过去一切仍然没有改变。他们之间仍然关系恶劣并且毫无缓和的迹象。一丝一毫都没有。尼亚永远不会忘记寐罗所做过的每一件事——不管是他出于某种该死的目的还是毫无意识,他记得寐罗做过的所有的混帐事。尼亚不喜欢自己这样,但对于寐罗除外。
“尼亚,出来一下。”劳拉小姐在门口叫他。
尼亚收起自己的课本,拖着慢吞吞的步子走出阅览室——他感觉到寐罗凶恶的目光跟随在自己身后,仿佛搞坏电脑的是他。他不在乎,随便寐罗怎么想好了。
“跟我来。有个先生想要见你。”劳拉低声说到,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尼亚明白那种微笑的含义,当有孩子被领养的时候,老师们都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这种带着期待和祝福的表情——可是领养?哦,不。他不认为有人会领养自己。何况他已经十五岁了。有谁会领养一个十五岁的大男孩??这绝对是讽刺的、不现实的、莫名其妙……不,等等……
尼亚忽然停住了脚步。他的脑海里冒出模糊不清的只在他的童年时代里才有的声音。
『喔,这个小家伙跟他那该死的父亲一模一样。』
该死的父亲。该死的……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会……
然而当尼亚发觉自己面前真的站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并且当他抬起眼睛看到一张自己和其何等相似的脸孔时,他已经无法用震惊这样的词语来描绘此刻的内心感受。尽管他的脸上仍然是毫无触动的表情。他看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也看着他——
该死。他忽然想要破口大骂,像寐罗经常做的那样——骂些什么?或许他该去请教那个出口成脏的家伙。『自高自大的混蛋!傲慢的白痴!婊子养的杂种!下贱的卷毛鬼——』寐罗那些尖锐刺耳的辱骂轻而易举地涌入尼亚脑海,如果有心情收集的话他绝对可以用寐罗的口头语写本骂人大全,那一定会是本相当出色的教材——教一个孩子如何变成流氓。
“跟这位先生谈谈,嗯?”劳拉给他们留下空的房间。
“……她告诉我你的名字是尼亚。”男人微微俯下身来看着他。“告诉我你的真名。”
尼亚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眼里充满戒备和排斥。
这是个陌生人。他告诉自己。与他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尼亚?”他坚持的目光让尼亚有种彼此较量的感觉——仿佛在对抗看谁先要屈服。而这种方式是与寐罗那种完全不同的,更像他自己与自己的对抗。“告诉我你的真名。”
尼亚仍然沉默不语。他不认为有跟他交谈的必要——甚至如果他早些想到是这样情况的话,连见面的必要都会省去。他固执地闭紧嘴巴,用倔强的眼神回答那个男人徒劳的询问。
男人看了他一会儿,似乎有些失望。“你——不想跟我说话?”他开口,并伸出手尝试着碰触尼亚的脸。尼亚想要退后,双脚却如同钉在地板上无法移动。他感觉到他冰冷的手指停留在自己脸上轻轻抚摸了一阵,那双如出一辙的淡蓝色眼睛里有种模糊而暧昧的味道。
“内特•瑞尔。”他低声叫出他的名字,毫不费力地。而尼亚在一瞬间浮上脸孔的细微惊讶泄露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他立刻在那个男人脸上看到一丝喜悦而感激的表情,“是这个名字没错吧?是吗?……上帝,真是好听的名字……内特•瑞尔……”
他迫近他,似乎想要亲吻他的脸。
而尼亚终于找到自己的脚在哪里。他迅速推开那个男人,后退几步。“我叫尼亚。”他重复,冰冷的声调似乎让那个男人动作僵硬。“我只有这个名字。”
“……尼亚,这样毫无意义的欺骗不是你该做的事情。”男人跟上来,“你的母亲……”
“我还有一篇论文没有完成。”尼亚冷冰冰地打断他。“那很重要。”
男人有些微微发怔地看着他,似乎无法理解论文会比这样的见面以及——回家更重要。他想要带着尼亚回去,当他在第一眼见到那张与年轻的自己如此相似的脸孔时就已经决定,而他的名字更是加深了这个强烈的想法。内特•瑞尔。他曾经默念无数次的名字。
“你——不想……”
“我的论文还没完成。”尼亚拒绝那个男人接近的意图,朝门的方向后退几步。“我正在查阅资料,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想我该回去了——图书室晚上九点锁门。”
“尼亚,你不想跟我回家?”男人忍不住叫了出来,“我是来带你回……”
“图书室要锁门了。”尼亚重复,“还有,以后不要再打扰我完成功课。”
在他转身离开之前,一只有力的手抓紧他的手臂让他无法动弹。他回过头看到那个男人脸上明显受伤的表情。“跟我回去,尼亚——不,内特•瑞尔!我知道她希望看到我这么做,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如果你这么喜欢研究学术的话我可以给你一整个图书馆而不是坐在这里和那些孩子争抢几本可怜巴巴的资料——我听说你是这里最聪明的孩子——”
“放开我!”尼亚大声叫喊起来,“我必须回去图书馆了!我讨厌听你在这里胡说八道!”
“我没有胡说八道——我是你的父——”
“你放手!!——”尼亚尖厉的声音几乎划破整个房间的沉寂,也划破那个男人无法再保持冷静的表情。“不管你是谁,现在对我而言根本什么都不算!我哪里也不要去!”
哪里也不去。没错,他只想留在这里。
尼亚不是没有过被领养的想法。对孤儿院的每个孩子来讲被领养是最好不过的事情——是天堂一般美好的幻想。而那曾经的美好愿望几乎一度成真。尼亚倒吸一口冷气,强迫自己避免再回忆起过去的事情。他紧张而发狂的表情让那个男人为之一惊,随即他挣脱开他的手转身没命地逃出房间。他推开门,看到寐罗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站在那里看着他。
那种该死的幸灾乐祸的表情让尼亚突然有种想要撕碎他的笑容的想法。
尼亚没有想更多。他猛地一把推开寐罗,慌不择路地逃了出去。他感到压抑,感到慌张不安和窒息。那种感觉再次涌上来让尼亚无法找到呼吸。他跌跌撞撞回到自己的房间,手指发抖地关上房门然后倚靠在那上面急遽喘息着。该死。该死的——男人。还有寐罗。
尼亚闭上眼睛,一片暗让他无法逃避地想起很久之前的那次可怕经历。
一片漆的感觉。没有光亮,没有声音。只有他无比慌张的喘息,他几乎失声的喉音和擂鼓般疯跳的心脏。他用力拍打着被紧锁起来的柜子,可是没有人听到——没有人能够听到这间走廊尽头被废弃很久的储物室里的柜子中发出的求救声。而那个罪魁祸首在咬巧克力。
“放我……”尼亚听到五年前的自己模糊不清的哭声。“让我出去……”
只不过是因为一个女士想要领养他。这种殊荣当然极少能够得到,上帝并非眷顾这里的每一个孩子——即使他们都有复杂的过去,有比那些普通孩子更应该得到的被关爱的一切。而这里是阳光无法触及的地方,尼亚曾经怀疑是否孩子们都因为这样而心理扭曲。
他们嫉恨被领养的幸运的家伙。或许,只是寐罗。
不,寐罗不是嫉恨——尼亚说不清楚为什么他会这样认为,他只是出于直觉。他知道寐罗不过是想要单纯地破坏罢了。他把他锁在柜子里,在整个孤儿院的孩子都拼命要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的同时,让尼亚失去那几乎已经得到的机会。尽管这也让他放弃掉自己的希望。
尼亚想,寐罗根本不在乎是否会被人领养。但是他在乎尼亚是否会。
寐罗是绝对不允许这种好运降临到尼亚头上的——绝不。
他就站在对面,在尼亚拼命拍打着柜子的时候,一脸幸灾乐祸地咬着巧克力。尼亚几乎能够听到他故意发出的咀嚼声,尽管淹没在自己的哭喊里有些模糊不清。他恳求他,诅咒他,一遍又一遍保证自己不会出现在那些孩子们当中,但寐罗只是站在那里听着。
当后来琳达一脸惋惜地告诉尼亚那个女士找不到他便领养了其他孩子回去的时候,尼亚没有任何感觉地点了点头。他只有十岁,或许那个年龄根本不了解什么是所谓的心灰意冷。而现在回忆起来那时他的心情正是如此。他不会忘记那个女士亲切和蔼的问候,她充满爱意的抚摸,还有她母亲一般凝视自己的目光。“告诉我你的名字,小家伙。”
“哦,尼亚——真是个可爱的名字,不是吗?”
“尼亚,可爱的小家伙。你跟我的儿子很像……”那个孩子死于车祸。
“你愿意跟我和我的先生一起生活吗??”
哦该死。那时候他看到寐罗的眼睛——阴冷地盯着他。尼亚不由得全身一抖。他在那里看到寐罗杀人的危险气息。怪异的微笑。强烈的破坏性和掠夺性。他知道寐罗在转他的念头。尽管尼亚无法得知寐罗到底在想什么。然而寐罗很快就给了他答案——当他回房间收拾东西的时候那个男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并给了他的脑袋狠狠一击。
尼亚在一片漆的柜子里醒来。陈旧的檀木味道充斥他的鼻腔,而尼亚什么都看不到。
你讨厌我离开吗?他的脑袋里冒出这个想法。难道你不希望我离开吗??……
那么你就可以拿到第一,没有可恶的竞争对手,被这里每个孩子所慕和称赞——除了得到这样的代价是我被领养。喔,没错。你一定痛恨好运没有降临到你的头上。所以……
“放我出去。我保证不会出现在大厅里!”尼亚恳求。
“闭嘴——你这个该死的卷毛鬼!”寐罗的声音似乎很愉快。“你以为你能骗过我吗?”
“我发誓我没有骗你——”
“喔妈的!我说过闭上你的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5(16:56)|【MN】恍若隔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