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恍若隔世
> 【MN】恍若隔世 12
他独自在房间里坐了很久,直到夜幕降临。没心情吃东西或是做其他任何事,寐罗站起来烦躁不堪地来回走了几步,终于忍无可忍地摔门出去。
纯粹毫无意识地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间外,他迟疑一阵,推开门走进去,然后反手带上。里面安静得很,尼亚当然不在这里——寐罗知道他肯定还在和那个萝拉回忆他们过去那些该死的儿时记忆……而他却一个人在这里心烦意乱,根本不知道该要做些什么。
他没有拿什么书来打发时间,只能坐在桌子上对着窗外发呆。
妈的。他发誓他现在恨尼亚恨得入骨——恨不得立刻把那个混蛋揪到面前狠揍一顿。也许今晚尼亚不会来这里,比起来这个地方,那家伙可能会选择在房间里沉浸在过去美好的回忆中整整一晚。好吧如果他喜欢那样的话就随他去做好了——可他为什么又要生气?!寐罗搞不明白,尼亚去回忆他的童年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这根本与他完全无关……
所以既然那个混蛋去做他喜欢的事,自己何必又在这个鬼地方浪费时间?寐罗环视一圈安静得令人愤怒的房间,强自压抑下满腹不快,起身朝门走过去。
他拉开门,毫无预料地看到尼亚站在门外,一双眼睛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一时间寐罗感到心里猛涌上很多说不清楚的东西——让他愣在那里找不到自己的声音。过去很久,他们两个只是站在那里面对面地看着彼此,直到尼亚默不作声地垂下目光,寐罗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把那个男孩拖进房间,用力摔上了房门。
“那次你在叫的是她的名字,没错吧?”寐罗冷冷开口。“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尼亚迟疑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回答。
“默认了?”寐罗斜睨着他,“我可以这么认为吗??”
“为什么要问这个?”尼亚答非所问地说到。
代替回答,寐罗毫不犹豫地给他脸上一记重拳。他说不清自己到底有多愤怒,但绝对不是可以让尼亚一个反问就能随意消去什么——况且尼亚的回答只能让他更加愤怒。一丝血迹顺着尼亚的嘴角流淌下来,可那根本没有给寐罗带来任何怒火的减轻。
尼亚一言不发地看着寐罗,任由血迹缓缓流过下巴滴落下去。他在那个男孩的眼睛里看到毫不掩饰的失望,愤怒,困惑和轻蔑。或者……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还有一丝嫉妒。
“干吗用那种眼光看我?想要跟我耀你过去那见了鬼的浪漫史??想要告诉我一直以来你心里想的都是那个该死的混帐萝拉?……连做那种事时满脑袋也都是她吗??”寐罗狠狠揪起他的衣领把他拽到自己面前,满腔怒火无法控制地发泄出来。然而尼亚仍然沉默。他只是看着寐罗,没有任何辩解,也没有任何动作——如同一个稻草人。
“你他妈的给我说话!!你这个该死的杂种——你哑了吗?!!”寐罗吼到。
再次,几秒钟的沉寂。
空气仿佛停滞,没有一丝气流的涌动。寐罗只能听到自己愤怒而急促的呼吸,他的手指关节咔咔作响。尼亚淡蓝色的眼睛直直望着他,没有任何回避,也没有畏怯。
“尼亚!你……”寐罗突然发觉自己的衣领也被紧紧抓住。他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尼亚——那个男孩用力抓紧他的衣领让他们之间没有距离地贴近彼此,然后抬头吻上寐罗的嘴唇。带着从未有过的狂热和力度,他纠缠着寐罗的舌头卷入他的口中,像他们每次做到最激情时刻时那种已经完全失控的疯狂亲吻——不顾一切地舔咬着寐罗,在他口里索取。
片刻的呆愣过后,寐罗迅速把他压到墙上加重了亲吻。他疯狂地咬着尼亚的嘴唇,用力缠紧他的舌尖汲取他口中每一丝味道,有力的手臂揽紧尼亚的肩膀,几乎要把他揉碎在自己怀里。尼亚险些窒息。然而寐罗不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微微侧头再次深入他的口中。
尼亚的双臂不知不觉攀上寐罗的脖颈勾紧,寐罗的手指已经顺着他的肩膀下滑到衬衫,摸索着去解他的衣扣。当他跟那该死的扣子奋斗几秒却徒劳无功时,寐罗索性一把暴力地扯开,被强行拽掉的纽扣四散弹跳开落到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咔嗒声。
“告诉我,混帐……”寐罗喘息着咬住他的颈项,“这种时候你的脑袋里也还是她?”
尼亚灼热的呼吸再次挤进他的口腔,轻舔着他的上颚,扫过他每一颗牙齿,直到他的喉咙深处。寐罗的喘息愈加粗重,他转过他的身体让他背对自己。“你这个该死的杂种——妈的!跟你那个混蛋老爸一样的……表面一本正经实际上骨子里浪荡无比的混蛋!!呃……”
尼亚没有反驳。也没有任何反抗。
被寐罗从后面贯穿身体的次数不多,只是在那个男孩暴怒时才有这种情形发生。而此刻尼亚确信寐罗是前所未有的愤怒。他该说什么?该辩解还是指责??我想什么与你无关——或者你是在嫉妒?我相信你的表情不会是出于单纯的怨恨。多么有趣。你在嫉妒一个女孩。上帝。寐罗在嫉妒一个女孩——只因为我在做那种事的时候脑袋里在想着她……
“混帐,尼亚……”寐罗在他颈后噬咬着,犹如野兽。尼亚强忍住疼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否则他控制不住自己是否会嘲笑那个正在发着莫名其妙的怒火的家伙。寐罗……如果我说之前是那样,然而现在已经完全改变——或许就算不是完全的。我已经习惯了你的存在你的一切甚至你的呼吸和声音……你是否相信……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想过她……
冰冷的墙壁和体内灼烧的热度让尼亚无所适从。他感到五脏翻搅般地难受,但寐罗仍然不肯放开他。那家伙总是这么霸道而冲动,暴怒之下那种称作理智的东西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该死的……尼亚被猛地一个撞击冲散流失的意识,不由自主绷紧身体的同时他感觉到一股热流注入自己的身体。寐罗,你这个矛盾的傻瓜……尼亚顺着墙壁一点点滑跌。

上帝。他一定是疯了——只因为一个愚蠢的女孩。
回到房间里的寐罗感到难以置信的荒唐。他洗净身上污浊的东西,然后长久地靠在床边对着天色发白的窗外出神。有点不可理喻。为什么他会那样狂怒……像失去理智一样。然后丢下已经昏过去的尼亚落荒而逃。该死的……寐罗狠狠擦一把脸孔,看了眼时间。
AM 5:40 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可以足够尼亚清醒过来再把自己整理干净。
他无需担忧什么——没错。那个混蛋向来都会一丝不苟地做好这些表面工作,不管前天晚上有多狼狈也会在早上带着那张木板脸出现在教室里。没错,尼亚就是尼亚。
然而,当他疲倦不堪地走进教室,寐罗没有看到尼亚的身影。
就像他们第一次做过之后一样,尼亚消失了整整一天。寐罗有点不知所措,他想或许是自己太过粗暴所以……呃,妈的。怎么可能……他烦躁地敲打着手里的铅笔,直到被已经提醒了他数次仍然得不到回应的老师出教室。寐罗在教室外面愤怒叫骂的声音引来罗杰,那个老人皱着眉把寐罗带进他的办公室,让那个脾气暴躁的男孩站在他的桌子对面。
“为什么你不能像尼亚那样?”带着一丝无奈的灰色眼睛看着寐罗。“寐罗,你……”
“别他妈的跟我提那个混蛋!”寐罗吼到,“我跟他完全是两个人,怎么可能一样?!”
“……这我知道,但至少你该学习一下他的冷静和沉稳……”
“哦那不可能!!我死都不会跟那个家伙一样——他那该死的混帐性格……”
“尼亚马上要离开这里了,为什么你连一点点友好都不能表示一下?”罗杰皱眉,他摘下眼镜放到一旁,颇为头痛地按压着额头。“最起码你们也是五年的同伴……”
“离开?”寐罗反问,“他离开?去什么地方??”这有些出乎意料。
“昨天萝拉回来这里——呃,你大概不知道萝拉是谁……”
“我知道。”寐罗冷冷说到,“所以?”
“她的叔父需要一个助手。”罗杰回答,“工作上的得力助手,于是她想到了尼亚。”
“就因为尼亚曾经教她一些幼稚游戏的玩法??”寐罗嗤之以鼻。“这真是好笑……”
“寐罗,为什么你总是对尼亚充满敌意??”
“我讨厌他。”寐罗转身朝门外走去。“现在我是否可以离开了,罗杰?”
罗杰无奈地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嘿。怪不得那个杂种昨晚那么热情……是因为过于高兴自己将要脱离这个该死的地方还是遗憾以后不能再有这种时刻??哦这不可能。他有萝拉。没错,那个该死的小婊子一定会跟尼亚做这种混帐事……寐罗可以理解她回来找他不会出于那么单纯的理由。
女孩。这个世界上你永远无法全部了解其无聊和险恶的生物。
而尼亚呢?现在一定沉浸在即将离开的重大喜悦里无法自拔。哦,他妈的混帐!!他怎么可以就这么离开?简简单单地说走就走?该死的,昨晚为什么他一个字都不提……以为不说就可以避免某些东西了吗??未免把事情想得也太幼稚了吧——尼亚。你这个混蛋。
不。或许不是这样……尼亚离开……
寐罗站定脚步,眼睛顺着走廊望到尽头。那个房间仍然安静如往常。不被人注意地,废弃的。他转了个弯,强迫自己不去看它——尼亚要离开了。这将意味着他以后不再看到那个男孩。不再有对手。并且,也不再和他做那种事情。……呃,妈的……
寐罗感到一阵阵怪异而复杂的感觉翻涌上来,让他头脑混乱得找不到思绪。
尼亚离开。尼亚离开。没有尼亚存在的日子会是什么样……
他停下来,站在熟悉的房间门外。寐罗倾听片刻,里面没有传来任何收拾东西或者来来回回的脚步声。难道尼亚不在?还是说他已经走了?!……他猛地推开房门,没有丝毫变化的房间里拉着厚重的窗帘,满室沉寂。仿佛没有任何气息存在的,如此安静而阴暗的房间。
寐罗的眼睛落在床上。他看到那个男孩正躺在那里睡着,单薄的身体裹在乱糟糟卷成一团的被子里,一条手臂搭在床下,湿透的发丝散乱在脸颊四周,肤色泛出不正常的红。
他走过去站在床边低头俯视着他。然后伸出手放在他的额上。……至少有39℃。那些该下地狱的混帐老师和医生还有管理员都他妈的死到什么鬼地方去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5(16:48)|【MN】恍若隔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