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月L/NM】詭異生活論
> 【月L/NM】诡异生活论 01
我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
有点可怕。真的有点可怕。
什么KIRA啊……L啊还有MN和FBI&CIA……我脑子里的名字乱糟糟混成一团。扭头看看窗外有点发亮的天空,我想新的一天又到了。我该……我该做些什么呢??……
我爬起来,抓抓头发。不知道今天是哪天,连现在是哪一年都不知道。房间里没什么奇怪东西吧?我跳下床四处查看了一番,直到没发现任何传说或迷信中的『污物』才松口气。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神经质了呢??我郁闷地想着,都是那个梦害的吧。可恶。
我到浴室里去洗脸刷牙,然后看到镜子里的那张脸孔——我已经是个男人了。棱角分明的脸孔与四年前那个满脸稚气的大一生截然不同,可为什么我的记忆却那么深刻地停留在那个时候呢??仿佛再见昨天才入东大不久,在入学会上致了发言辞……我记得当时还有个男孩子和我一起致辞的,可他又是谁呢??我努力想了很久,忽然惊觉时间已经不早了。
我一边看着报纸一边朝嘴里塞三明治。事隔那么久,报纸上还在洋洋洒洒地谈论当初轰动世界的基拉案件,这群白痴!抓到就算了嘛,说来说去也不嫌烦么?我不耐烦地翻掉一刊过去,反面居然还是刚才那篇的深入报道——连那个基拉的童年经验都登出来了。据说童年的整个经历会带来某种性格结构,或更确切地说,是开始了它的发展。那个男人——叫什么来着,噢,魅上照——据说是受以前经历的影响导致性格扭曲……算了,关我什么事。
我三口两口解决掉早餐,看看差不多到了站,连忙折好报纸塞进口袋起身朝门外挤去。该死的地铁,总是有这么多人!我费力费时地钻出去,到公司打计时卡的时候发觉还差一分钟就要迟到了。该死该死……不,幸好幸好……正当我神经质地叽里咕噜时,身后一个男人猛拍我的肩膀,“喂,打完卡拜托请去一边谢天谢地好吗?我他妈要迟到了啊!!”
我连忙让开位置,发觉后面几个人都在用杀人的目光看我。
回到位子上,同事立刻堆过来一堆文件,“哪,今天的工作!加油吧!!”
我知道我所在的公司是个相当不错的公司,很多人挤都挤不进、更别提在这里拿高薪。我却倚仗爸爸的声望和自己的光辉过去毫不费力地在这里做到高层。事实上很多人都很诧异为什么我不再继续警官那份工作,我说我感到厌倦。事实上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原因。
我好像先后抓了两个基拉,一个是火口、一个是魅上。不过过程和结局我都记不多少。反正世界清静了,我也不想再做什么警官,于是辞职到了这个大公司一帆风顺地到现在。
工作不错,人缘也好。走到哪里我都是众人眼里的焦点,喜欢我的女人可以塞满一列地铁。可是……我总是觉得好像空落落的难受。我说不出是因为什么,我总会感到困惑。

“打扰一下,请问开水间在哪里?”一把很温和的嗓音在我面前响起。我忙着工作,本来不想抬头的,可是为了保持在大家心目中彬彬有礼待人亲切的夜神月形象,我还是微笑着抬头并亲自给那个发问的男人指了指:“开水间在———”
我忽然愣住了。
眼前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眼熟的??我手里的笔和文件都掉到了桌上,滑到脚下。我想不起来去捡,只是呆呆望着眼前那个发眼的男人发呆。他仍然微微弓着背,似乎在等我回答,可我已经把要回答这回事忘掉一边去了。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恐惧。
“对不起,我去问别人好了。”他客气地点了点头,转身正要走开,我忽然霍地站起,“喂!我……我带你去开水间好了。”他看了我一眼,没答应也没拒绝。
我带他到了开水间,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接了水,才抬起头。“谢谢你,夜神君。”
“……噢,我、你怎么知道我是……”我有些张口结舌,公司里有这个人吗??
“我是新来的,但是我知道你。事实上这个公司里没人不知道你,不是吗?”他微笑。
我觉得像是被那抹笑容触到了,心猛地狂跳起来。“那、那么你是……”
“龙崎。”他回答,“请多关照。夜神君。”
“你的真名吗?”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么句莫名其妙的话,脸有些发烫。
“……嗯。夜神君为什么会这么问的呢?”他歪着头看我,“你又不是基拉。”
“啊……啊,抱歉!真的抱歉……”我朝他连连道歉,“对不起,龙崎……对不起。”
“我必须去工作了——进来这个公司可真的挺不容易呢!”他笑着说,然后转身朝外面的工作间走去。“对了,谢谢你亲自带我来开水间,夜神君。”
可我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朝那个有些微驼的背影发愣。那么熟悉的感觉、那么熟悉的气息……他说他叫龙崎。龙崎,龙崎……这个名字为什么让我感到心脏猛地疼痛。狠狠揪紧般地疼痛、几乎要窒息一般的……龙崎,龙崎……我大口喘息着,感到胃部绞痛起来。

中午在公司餐厅用餐的时候,我看到龙崎坐在那里,便莫名其妙地端着餐盘过去了。
“你好,这里有人吗?”我客气地问他。
他咽下口里的食物,抬头望着我。“噢,是夜神君。……嗯,没有人,请坐吧。”
于是我在他对面坐了下去。我看到他正在吃海苔饭,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默不作声。我看到他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突然想朝他大喊。『你怎么是这样坐的呢?你应该蹲在椅子上才对啊!你几时吃过这样的饭?你不是应该吃草莓蛋糕水果塔一类的东西吗??你为什么之前在喝开水呢?你不是应该喝咖啡的吗?加了四五颗糖的……还有!你怎么居然会穿着职员的制服呢??你一直都是白白的衫子和洗到发白的裤子啊!还有!你怎么穿鞋子呢?!!』
我以为只是想想而已,然而当看到整个餐厅的目光都聚拢过来,我才发觉自己已经把想的话全部喊了出来、还是很没礼貌地朝着龙崎大喊。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的身上,惟有他仍然在一声不吭地吃饭。
我呆呆看着他吃好,然后起身走开。“夜神君,你的饭要冷了呢。”我听到他如是说,忽然觉得整个身体变得无力、像是散了架。
我……我怎么会冒出那大番话来的??……
我再也吃不下东西,满脸涨红、在议论纷纷中狼狈地逃出餐厅。

下班后,我看到龙崎在对着报纸发呆——确切地说,是在对着上面的租房信息发呆。他在找公寓吗??我忽然想到自己那两人间的房子,于是忍不住又多嘴。“龙崎?”
他看看我,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又是你啊,夜神君。”
“……呃……”我有些尴尬、似乎一整天都在围着龙崎转。“你在找地方住吗?”
“是的,我刚刚到这里来,没有地方睡呢。”他说着,低头继续找下去。
“……这,如果、如果你不介意……我的公寓是、两间……”我结结巴巴地说。
“嗯?”他终于又抬头看我,“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住吗?”
“我想……我有个伴也好。”我低声说,“一个人总是有点害怕的……”
“夜神君也会有害怕的事吗?”他忽然笑了。
“……有时候吧。”我说。
“多少钱一个月呢?”他问。
“这个……到时候再说吧。”我看着他,“你愿意搬进去住吗?”
他想了想,摇摇头。“不,我还有很多其他麻烦事的。不想打扰你。”
“怎么?如果拿不出钱也没关系!我一个人交那点费用没什么……”我急忙说到,像是生怕他不会住一样。可龙崎还是摇头,怎么也不答应。我有些恼了,“你到底要找什么?!”
“我不是一个人住。”他回答。
我忽然觉得心猛地一抽。“你……有女朋友?”我迟疑地问。
他摇头。“不,还有弟弟。”
“弟弟??”我想着自己那间公寓,如果客厅也腾出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当然,前提是他的弟弟同意的话。“那也不碍事啊,龙崎。我的房子很大……”
“你这么想我去住吗?”他微笑着看我,手里却放下了报纸。“我没有多少钱给你的。”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我连忙说到,“不给也不打紧。帮个忙是应该的。”
他看了我很久,终于站起身。“那——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

我和龙崎在一个酒吧里找到了他的两个弟弟。我原本以为是一个的。我原本以为是孩子的。我原本以为他们跟龙崎一样是发眼的……可见到之后我发觉自己完全错了。他们两个已经不小了,龙崎说他们有十九岁。或许西方的少年很早熟,我觉得他们两个和我和龙崎是差不多大的。龙崎指着他们告诉我,那个金发的叫寐罗,银发的叫尼亚。
当时那两个年轻人喝得醉醺醺地摇晃着出来,让我有种非常错愕的感觉。为什么我觉得寐罗的脸上应该有伤疤?我觉得他应该咬着巧克力……我觉得尼亚不会站起来、更不会喝酒。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可是我那些莫名其妙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呢??……
他们两个摇摇晃晃地跟着我们走,时不时地身体跌一下要摔。我和龙崎只能一人一个拉着那两个家伙,搭计程车又坐地铁,路过超市买了大堆食物回到公寓。我突然感到不可思议。我为什么要带他们回来呢??我干吗突然一天收留了三个家伙呢??……
我看看在公寓里忙着收拾另一间房的龙崎,又看看两个倒在一起醉在沙发上不省人事的那两个人,觉得一切是那么诡异。可我总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们似的……尤其是龙崎。
“妈的。他妈的!!混蛋……”寐罗嘟囔着,吓了我一跳。我转过头看看他,他仍然在沙发上睡着,蜷缩在尼亚怀里,像只猫一样。而尼亚口中则一直发出冷笑般的呓语。
“他们……没事吧??”我望着龙崎,不安地问到。
“没事,把他们弄进来睡吧。”他停了手,走出来拖起寐罗朝房间拽去。我急忙拉上尼亚,跟着龙崎一起把那两个跟我们差不多高的家伙放倒在床上。他们动也不动地继续睡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7.01(16:59)|【月L/NM】詭異生活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